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大乌龙
    秦晓婷开着她那辆白色的奥迪a4到了市医院后,小跑的朝林涛的病房赶去,刚到病房门口,就看到了一个长相不错的少妇正细心的照料着林涛。

    秦晓婷在病房门口停留几秒,朝少妇身上打量几眼,而后快步走了上去,忙出声问道:“我小弟没事吧?”

    “啊?”曹岚正躬着腰身给林涛擦着额头上的汗,忽然听到有人在她背后询问,忙站直了身子,转身望去,见一个身材高挑,长相漂亮的女人正关切的盯着林涛,眼眶有些泛红,便说:“你就是刚才给林总打电话的那位吧?”

    “嗯,我是他姐。”秦晓婷紧张的点点头,走到林涛的床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问曹岚道:“快给我说说,我小弟到底怎么中的毒?有没有什么危险?”

    曹岚就把自己知道的经过一股脑全告诉了秦晓婷。

    秦晓婷听完后一阵后怕,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哽咽的道:“那个叫李立丰的也太歹毒了,简直不是人,你们报警了没有?”

    曹岚尴尬的摇头,说:“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大清楚,不敢冒然报警,我表弟已经去找那个叫李立丰的人去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等找到李立丰,救了林总,再看林总该如何处置他,你说呢?”

    秦晓婷思索片刻,觉得曹岚这么做也对,大家都还不知道林涛跟李立丰之间有什么矛盾,万一报警了把林涛也给牵连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便赞同的点头,说:“那就先不报警吧。”说完,她看了曹岚一眼,试探的问道:“谢谢你帮我照顾我弟弟,还没请教你是?”

    曹岚抿嘴笑了笑,开始自我介绍,“我叫曹岚……”

    ……

    樊小军照着林涛说的地址,找到了‘流金岁月’夜总会,气势汹汹的在门口询问保安,刘福生在什么地方。保安以为樊小军是来闹事的,双方便起了争执,紧接着矛盾升级,双方大打出手,最后樊小军以一人之力将‘流金岁月’七八个维持秩序的保安打的人仰马翻,不得不打电话求助刘福生。

    刘福生下午被常子龙打破了头,去医院包扎过后刚回办公室不久就接到了保安队长打来的电话,说有个硬茬子在‘流金岁月’门口闹事,还打伤了不少兄弟,刘福生听了后心中一突,心道:“莫不是常子龙又回来报复吧?”

    他原本打算给林涛打电话,但转念一想,林涛下午刚来‘流金岁月’,再给他打也不合适,于是翻出王三彪的手机号打了过去。

    王三彪这几天一直忙着装修训练基地的事情,在接到刘福生的电话,得知有人闹场子后,王三彪怒目圆睁,沉声问道:“老刘,知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刘福生叹气道:“这个还真说不好啊,不过对方非常厉害,你得多带些人过来啊,他一个人已经打伤咱们七八个兄弟了。”

    王三彪惊讶道:“这么厉害,难道是狼帮的人?”

    “应该不是狼帮的人,三哥你赶紧先带人过来再说!”

    挂断电话之后,王三彪立马叫上了被他挑选上,打算用来给林涛训练的十五名精英,风风火火的朝‘流金岁月’赶去。

    樊小军将‘流金岁月’门口的八个保安打翻之后,一把拽住了保安队长的衣领,怒声问道:“我特么再问你一遍,叫刘福生的经理在什么地方?”

    保安队长被打的鼻青脸肿,见樊小军凶神恶煞的模样,吓的一哆嗦,指着‘流金岁月’里面,带着颤音的说:“在……在里面的经理办公室。”

    樊小军松开保安队长的衣领,然后冷笑的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语气平淡的说:“带我去。”

    保安队长哪敢不答应,忙点头答应下来,领着樊小军去了刘福生的办公室。

    经理办公室内。

    刘福生此时就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在办公室踱着步子,空调开着冷气,却依然浑身汗流浃背,他正在考虑这个时候要不要先出去躲避一下,等王三彪出现了再露头,刚有这个想法,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保安队长鼻青脸肿的领着一个彪悍的小青年走了进来。

    “刘经理……对不住啊,我没拦住他,他实在是……实在是太能打了,哎!”保安队长垂头丧气的叹气道。

    刘福生恶狠狠的瞪了保安队长一眼,心里把保安队长全家都问候了一遍,然后赔笑的对樊小军说:“这位兄弟,我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把丁瑶瑶的手机号码给我!”樊小军面无表情的说道。

    提到丁瑶瑶,刘福生下意识的以为是常子龙派来的高手,心里直呼完蛋了,表面上讪笑的说:“这位兄弟,我……我没有丁瑶瑶的手机号啊!”

    樊小军并不知道‘流金岁月’是老乌的产业,也不知道林涛是‘流金岁月’的管理人,双方搞了个大乌龙,樊小军以为刘福生刻意隐瞒丁瑶瑶的手机号,想要害林涛,也不跟刘福生多说废话,甩手就是两个大嘴巴子,打的刘福生哇哇直叫。

    “劳资没时间在这跟你耗着,我就再问你一遍,丁瑶瑶的手机号你到底给还是不给?”

    刘福生捂着火辣辣的脸,心里那个恨啊,今天出门踩狗屎了么?一天挨了几顿打,想想都感觉自己特别委屈,自己招谁惹谁了嘛!

    “我可以问一下,你要丁瑶瑶的电话号做什么吗?”刘福生想要拖延一下时间,等王三彪赶过来,便小心翼翼的问道。

    樊小军冷声道:“少特么废话,你只需要告诉我丁瑶瑶的手机号码。”

    “那我可以问一下,你是常少派来的么?”

    “什么常少,劳资不认识!”

    “啊,你不是常少派来的啊?”刘福生愣了一下,诧异的道:“你既然不是常少派来的,为什么要打听丁瑶瑶的电话号码?”

    见樊小军又要发火,刘福生赶紧说:“你总得让我搞清楚事情之后再告诉你号码吧?否则我们员工的号码怎么能够随便告诉你!”

    “我需要她的电话号码来救我大哥。”樊小军语气缓和了些,声音僵硬的说道。

    刘福生更诧异了,丁瑶瑶什么时候成医生,学会治病救人的本领了?

    “能告诉我,你大哥是谁么?既然认识丁瑶瑶,说不定我也认识呢?”

    樊小军不耐烦的道:“我大哥是林涛,你特么到底有完没完?”

    “啥玩意?”

    刘福生瞪大了小眼睛,“你说你大哥是林涛?”

    刘福生感觉自己内心要崩溃了,不等樊小军开口,他摸了摸脸颊,委屈的道:“你丫的就不能事先把事情说清楚么?林总也是这家夜总会的老板之一,早知道你是林总的手下,我特么刚才就把电话号码给你了,哪还用的着白白挨两巴掌。”

    “刘经理,我被打的更惨!”一旁的保安队长也是一脸委屈。

    刘福生气的骂道:“你特么活该,就该打死你个王八蛋玩意,你特么不把他带过来,我能挨打么?”

    这就尴尬了!

    樊小军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讪讪的道:“对不住啊,搞错了。我也是心急,所以才……”

    樊小军将林涛中毒的事情跟刘福生说了一遍,刘福生听完后脸色凝重的道:“我现在马上就跟丁瑶瑶打电话,你直接去她家找她去。对了,林总在哪家医院,我待会儿去看看他。”

    ……

    丁瑶瑶等林涛走后,又喝了一罐啤酒就没了喝下去的兴致,洗完澡正准备躺下时,接到了刘福生打来的电话,得知林涛出事了,丁瑶瑶娇呼一声,忙道:“他刚才不还好好的在我家喝酒吗,怎么突然就……”

    刘福生把李立丰暗算林涛的事情说出来后,丁瑶瑶气的怒声骂道:“李立丰这个混蛋王八蛋,老娘跟他没完,非活剥了他不可!”

    挂断刘福生的电话之后,丁瑶瑶立马换上衣服,在小区门口等樊小军过来。

    十来分钟后,林涛的奔驰车子开进了小区,丁瑶瑶赶紧朝车上的樊小军招手。

    樊小军将车子停好,下车打量丁瑶瑶两眼,说:“你就是丁瑶瑶?”

    “是我,林涛现在没事吧?”

    樊小军摇摇头,道:“赶紧带我去找那个李立丰!”

    说完,脸色阴沉的可怕。

    “好,我这就带你去,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跑路!”

    李立丰家就在丁瑶瑶旁边的那栋楼房,三分钟后,两人便站在了李立丰家门口。

    咚咚咚……

    丁瑶瑶敲响了李立丰家的房门,娇声喝道:“李立丰,你给我把门打开!”

    房内没有人回应。

    丁瑶瑶跟樊小军对视一眼。

    樊小军皱眉道:“你让开,我把门踹开!”

    丁瑶瑶点了点头,刚闪开,李立丰家的门突然打开了。

    开门的不是李立丰又会是谁!

    只见,一副营养不良模样的李立丰身子依靠在门口,戏虐的看着两人,道:“有事么?”

    丁瑶瑶俏脸一沉,愤怒的道:“李立丰,你少跟老娘装蒜,赶紧把解药交出来。”

    “解药,什么解药?”李立丰依然一脸平静的笑望着两人,脸色充斥着得意的神情。

    樊小军见他这副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冷声道:“对付这种杂碎,就不能跟他好好说话!”

    说着,他猛的向前一步,一把掐住了李立丰的脖子,直接把有一米七左右的李立丰给掐的举了起来,朝着屋内走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