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中毒很深
    对于丁瑶瑶提出的问题,林涛还真在心里进行了比较,他发现他没法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因为丁瑶瑶和沈曼丽都是一等一的美女,若是其中一个姿色稍微差一些,那也好选出一个相对美的来,关键是两人除了风格不同以外,在长相上还真的难以比较。

    不过为了刻意打击丁瑶瑶,林涛违心的说:“当然是沈曼丽更漂亮。”

    “靠,凭什么啊!”丁瑶瑶郁闷的叫道。

    林涛笑着说:“你见过沈曼丽没?”

    丁瑶瑶白了林涛一眼,“没有。”

    林涛满含深意的道:“沈曼丽很有女人味。”

    “我知道,你想说我没有女人味!”

    “还不算蠢吗!”

    丁瑶瑶好奇的凑近林涛,问道:“你该不会是看上沈曼丽了吧?靠,他可是老乌的女人啊!”

    “你大呼小叫什么啊!”林涛心虚的一把捂住了丁瑶瑶的嘴,想起这是在丁瑶瑶家里,这才放松下来,松开手,没好气的说:“我只是说她漂亮,又没说看上她了。”

    “你最好是没看上她,否则你就惨了,毕竟老乌现在才是真正的老大。”

    “这还用你说?”

    丁瑶瑶幽幽叹了口气,“郁闷啊,没想到老娘不如沈曼丽,看来以后得去整整容,否则怎么配做老大的女人。”

    “……”

    林涛还真怕这小妞不是随便说说,忙道:“你虽然不如沈曼丽漂亮,但是已经不错了,如果整毁容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说完,看了看腕表,道:“已经不早了,我该走了。”

    “别走啊!”丁瑶瑶忙拉住林涛,“你还没喝醉呢!”

    “你还真想灌醉我啊?”林涛苦笑起来。

    “废话,老娘说要强了你,可不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丁瑶瑶酒量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已经喝了五六易拉罐啤酒,竟然毫无醉意,只是脸蛋有些泛红,说话口齿清晰,如果真较量下去,林涛不一定喝的过丁瑶瑶。

    “你还是强别人去吧!”林涛打趣的道:“一般都是我强别人,没有别人强我的份!”

    “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让你强了我!”丁瑶瑶美眸一闭,一副等着林涛来欺负的表情。

    林涛见丁瑶瑶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一抖一抖的甚是可爱,说一点都不动心肯定是假的,但动心归动心,世上的美女多如牛毛,如果每个动心的都得发生点什么,那林涛不比种猪还要种猪么?!

    “那啥,你自己玩吧,我先闪了!”

    林涛趁着丁瑶瑶闭眼的功夫,夺门而出。

    丁瑶瑶睁开眼睛,见林涛落荒而逃,忍不住捂嘴娇笑起来,笑的在沙发上前仰后翻,一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这才止住笑,轻声自语道:“傻帽,还真以为老娘要强了你啊?美得你呢!”

    林涛走后,屋子安静下来,丁瑶瑶看着冷清的小屋,幽幽叹了口气,仰头一口将半罐啤酒喝光,随即,带着哭腔道:“奶奶,我一个人好孤单,我想您了!”

    ……

    “这丫头片子,真是难应付。”

    林涛走出黑黢黢的楼道,苦笑不已的暗自嘀咕。

    他刚走到小区绿化带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的信号传来,下意识的身体往旁边一闪,胳膊朝着后面挡去。

    一个黑影同一时间闪了出来,手中的东西朝林涛后背刺了过去。幸亏林涛反应及时,不过胳膊还是被对方给划破。林涛迅速抬脚,一脚踢在对方的胸口上,这一脚把对方给踢出两三米远,手中的凶器掉落在了旁边,对方来不及捡凶器,捂着胸口连滚带爬的就朝小区南边跑去。

    林涛没打算去追他,因为他已经看清了那人的长相,就是刚才在丁瑶瑶家闹事的李立丰。

    “还真特么是个变态!”

    林涛望着李立丰跑远,低声骂了一句,然后走到他摔倒的地方,将凶器给捡了起来,竟是一个注射器,而且注射器里面有一半的不知名绿色液体。

    “靠,那家伙搞什么鬼?”

    林涛感觉脑袋一阵眩晕,身体有些发虚,难以置信道:“难道里面装的是毒液?”

    林涛凑近注射器嗅了嗅,无法判断是什么东西,如果是毒草之类的毒液林涛能够分别出来,但如果是别的什么化学成分的毒液那林涛就没办法了,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林涛不敢耽误,忙坐进车里,启动车子朝着市医院驶去。

    一路上,林涛把路线开成了s形,好不容易赶到医院,停好车子之后,林涛喘着粗气,满头大汗的从车中走了下来,脚刚落地就感觉双腿一软,差点没栽在地上,他赶紧扶住车,想来这个时候樊小军应该在医院里面照顾他父亲,便把电话打到了樊小军那里。

    ……

    今晚轮到樊小军的表姐曹岚守夜照顾樊大海,两人刚换班,樊小军正准备离开病房去找个旅店过夜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见是林涛打来的,樊小军对曹岚说,“是我老板打来的。”于是忙接通,道:“涛哥,有事吗?”

    林涛坐在驾驶座椅上,有些虚弱的说:“小军,你在医院吗?”

    “在啊,涛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樊小军听林涛的声音不大对劲,紧张的问道。

    林涛气喘吁吁的苦笑道:“我可能中毒了,这会儿车子停在医院露天的停车场,你过来接一下我。”

    “啊,中毒了?!”樊小军惊疑的叫了一声,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也没多问,忙说:“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就冲出了病房。

    曹岚听到林涛好像中毒了,脸色稍变,也急忙跟了出去。

    露天停车场。

    樊小军赶到停车场后,寻到林涛的车子,见林涛坐在车里,脸色苍白,浑身大汗淋漓,顿时惊诧的瞪大了眼睛,道:“涛哥,你没事吧?”

    “都成这样了能没事吗?”曹岚赶过来看了林涛一眼,吓了一大跳,没好气的呛了樊小军一句。

    林涛虚弱的朝曹岚笑了笑,道:“曹小姐也来了啊。”

    曹岚听林涛这么称呼自己,想起昨天晚上偷偷假扮小姐发短信忽悠他,俏脸不由得一红,不过也只是尴尬了一瞬间,马上道:“小军,林总中的毒有些厉害,你赶紧背上林总,咱们得快一点。”

    樊小军答应一声,先跟曹岚把林涛给扶出了车子,然后由曹岚扶着林涛,樊小军蹲下身子将林涛给背了起来,快速朝着医院跑去。

    背着林涛去医院门诊部验了个血,没过多久,一名中年医生表情严肃的对林涛三人说:“的确是中毒了,而且是一种毒性非常大的化学药剂,你这也就是擦破了一点皮,没有涉及到生命安全,如果刚才那些绿色液体全部注射进你的身体,你连一秒都活不过。即便是大象被注射了那些毒液也得当场死亡啊!”

    林涛听了医生的话一阵后怕,后脊梁凉飕飕的,真特么差点阴沟里翻船啊。

    樊小军忙问医生,“我大哥身上的毒解了没?”

    中年医生叹气道:“到现在为止,我们医院还无法解这种化学毒剂,如果真要彻底解毒,还得找到下毒的人才行,得对症下药。”

    “草,你们医生连这点毒都解不了,还当个屁的医生啊?!”樊小军暴怒的喝道。

    “小军,别胡闹!”曹岚瞪了樊小军一眼,对男医生歉意的笑了笑,问道:“那他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中年医生尴尬的扶了扶眼镜框,道:“暂时没有,不过拖的时间长了恐怕就……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个下毒的人。”

    樊小军忙对无比虚弱的林涛问道:“涛哥,是谁对你下的毒?你赶紧告诉我,我现在就去找他去,他如果敢不交出解药,我杀他全家!”

    林涛额头上的汗涔涔的往下流,意识渐渐薄弱起来,视线也跟着模糊,听了樊小军的话,他有气无力的低声吩咐说:“去……去‘流金岁月’夜总会找经理刘福生,让刘福生告诉你一个叫丁瑶瑶的女孩子的电话号码,然后打给丁瑶瑶,告诉丁瑶瑶,说李立丰对我下了毒,让她带你去找李立丰要解药!”

    “去流金岁月找经理刘福生要丁瑶瑶的电话号码,然后找李立丰。”

    樊小军默念一般,重重的点头道:“涛哥,你撑住,我去去就回!”说完,扭头对曹岚说:“表姐,你先在这照顾一下我涛哥。”

    “放心好了,你赶紧去,这里有我呢!”曹岚忙催促道。

    等樊小军走后,曹岚把目光看向病床上的林涛时,见林涛已经紧闭双眼晕了过去,便轻轻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担忧之色的拿起旁边一条毛巾,细心的给林涛擦拭额头以及脸上的汗珠。

    ……

    秦晓婷晚上右眼皮不停的跳着,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自从知道林涛加入老乌的社团之后,心里一直替林涛担心,这会儿一阵胸闷,又见林涛几天没联系自己,于是忍不住掏出手机,把电话打到了林涛那里,来确认林涛是否相安无事。

    林涛的电话响了半天,曹岚见是一个叫秦晓婷的女人打来的,犹豫了一下,还是替林涛接通了。

    秦晓婷见林涛的手机接通,心里松了口气,道:“小弟,你这几天忙什么呢?也不说给我打个电话。”

    “咳咳。”曹岚尴尬的咳嗽一声,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林涛。”

    听到电话里面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秦晓婷微微一愣,随即,有些吃味的说:“你是谁?我小弟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曹岚讪讪的解释起来:“是这样的……”

    得知林涛中毒昏迷后,秦晓婷眼眶一下子红了起来,惊慌失措的道:“他住……住在哪家医院,哪个病房?我马上过来!”

    打听清楚后,秦晓婷赶紧换好了衣服,正准备出门时,想到女儿小蓓还在婴儿床上,于是忙掏出手机把电话又打到了秦汗青那边,焦急的说:“爸,林涛中毒昏迷了,我现在去医院看他,你赶紧先到家里来帮我照看小蓓。”

    “啊,林涛中毒了?要不要紧啊?”秦汗青在电话那头诧异的问道。

    “我哪知道啊,等我去医院问过医生之后在告诉你他的状况。”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