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谁更美
    丁瑶瑶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对着林涛坐下,双腿还微微张开,牛仔短裙内的春光若隐若现,一双套着黑色网袜的双腿在林涛眼前晃来晃去。

    林涛尴尬的咳嗽一声,不知道是该提醒丁瑶瑶好,还是不该提醒。

    就在这时,丁瑶瑶家的房门突然被人敲响,而且声音越敲越响。

    “丁瑶瑶,你开门,你特么的把门打开!”

    丁瑶瑶正喝着啤酒,听到外面的动静,微微皱了皱眉,道:“真是烦人!”

    林涛好奇的问道:“谁啊?”

    丁瑶瑶放下啤酒,郁闷的说:“一只烦人的苍蝇。你等我一下啊!”说着,起身就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瘦弱的年轻男人,一脸的怒火中烧。

    丁瑶瑶把房门打开一条缝,沉着脸盯着他,道:“李立丰,你是不是有病?”

    “我刚才在楼下都看见了,看见你带一个男人回家!”叫李立丰的男人怒声道。

    丁瑶瑶似笑非笑的道:“哪又怎么样?我带谁回家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说你没男朋友吗?”李立丰质问道。

    丁瑶瑶鄙夷的看着李立丰,说:“我今天刚交的男朋友,不行么?”

    李立丰情绪失控的咆哮道:“丁瑶瑶,我特么哪里不好了,追你这么久你都不肯答应,别人随便一追你就同意?”

    林涛见情况不对,忙起身走到门口,对丁瑶瑶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误会你麻痹!”李立丰见正主出来,死死的盯着林涛,就跟林涛是杀他全家的凶手一般。

    林涛原本想好心劝和一下,没想到竟然挨骂,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林涛还没发话,丁瑶瑶却不干了,怒声道:“李立丰你骂谁呢?赶紧给老娘滚蛋,老娘看了你就烦。我还得更正你刚才的话,不是他追的我,而是我追的他,这下你满意了吧?死心了吧?!”

    “唔……”

    林涛有些无语。

    李立丰怒声道:“我特么不信!”

    “不信?”

    丁瑶瑶笑了,旋即,在李立丰又惊又怒的情况下,一下子踮起了脚尖,搂住了林涛的脖子,红润的嘴唇朝林涛凑了过去,紧紧的贴上了林涛的嘴唇。

    林涛没想到丁瑶瑶会来这一出,瞪大了眼睛,想要推开丁瑶瑶,却被丁瑶瑶更加用力的搂住了脖子,而且更加放肆的是,一条湿滑柔软的小舌头试探性的在林涛嘴唇上滑动着……

    正当林涛有些不悦的时候,丁瑶瑶似乎感受到了林涛的情绪一般,松开了林涛,带着微喘的呼吸声,挑衅的看着李立丰,娇声冷笑道:“这下信了吧?”

    李立丰双眼通红,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一般盯着林涛,恶狠狠的点头,道:“好,很好。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弄死你的!”

    说完,转身就朝楼下跑去。

    林涛无奈了叹了口气,说:“遇到你就没什么好事,真是红颜祸水。”

    “嘻嘻,所以你就赶紧从了我,这样我就是名花有主的人了,身边就不会有苍蝇乱嗡嗡,你好我也好呀。”

    “好你个头!”林涛气的伸手就朝丁瑶瑶的脑门弹了一个爆栗。

    “哎哟,疼!”

    丁瑶瑶捂着脑门,轻哼一声,道:“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林涛重新坐回沙发,拿起啤酒喝了一口,道:“你还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啊?”

    “当然知道啦!”

    丁瑶瑶重新坐到了林涛对面,美腿和短裙又面向了林涛。

    林涛气的直翻白眼,道:“你给我过来!”

    丁瑶瑶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林涛,问:“怎么啦?”

    “你啥意思啊?腿张那么开,故意色诱我?”林涛又尴尬又气的教训道。

    丁瑶瑶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子和腿,这才恍然大悟,银铃般的娇笑起来,说:“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你别往哪看不就行了!还是说,你本来就想往哪看?”

    “你再这样我可走了!”林涛觉得自己已经够流氓了,这次算是遇上对手了,这丁瑶瑶比自己完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好啦好啦,我过来还不行嘛,想跟人家坐在一起就直说吗,干嘛还威胁人家!”

    丁瑶瑶装作一副很委屈的表情,拿起啤酒,屁颠的坐到了林涛身边。

    林涛对这小妞是真没办法了。

    酒过三巡,烧烤过半。

    丁瑶瑶从身上摸出烟盒,问林涛,“抽吗?”

    林涛摆手道:“不抽。”

    “噢。”丁瑶瑶从里面拿出一支烟,正要点上,又好奇的停下了动作,问林涛,“你是不抽女士烟,还是一直都不抽烟?”

    林涛打了个酒嗝,笑道:“一直不抽。”

    丁瑶瑶讪笑道:“那你讨厌女孩子抽烟吗?”

    林涛想了想,道:“说不上讨厌吧,不过女孩子最好不要抽烟,对身体不好,而且夏天女孩子抽烟身上的气味也难闻。”

    丁瑶瑶就把烟给放回了烟盒,美眸盯着林涛,笑嘻嘻的说:“为了你,我可以戒烟。”

    “别,你可千万别为了我,这跟我有毛关系啊!抽烟对你身体不好,又不是对我身体不好,你要戒烟是好事,就当是为自己身体着想,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学什么不好,非得学那些女混混抽烟。”

    “我突然觉得你真不像个混黑社会的。”

    丁瑶瑶一句无心的话让林涛心中一惊,放下手中的酒瓶,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丁瑶瑶戏虐的笑道:“如果真是混黑社会的,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是劝我戒烟,而是劝我陪你上床才对,这才是黑社会大哥该做的事情。”

    林涛还以为自己露出什么破绽来被丁瑶瑶发现,听丁瑶瑶这么说,他心里松了口气,故作恶狠狠的道:“劳资就是黑社会,而且谁特么说黑社会就不能做好事了?劳资不劝你跟老子上床是因为劳资对你不感兴趣,如果对你感兴趣,劳资早就把你给强了!”

    “咯咯咯……”丁瑶瑶见林涛又爆粗口又装凶狠,忍不住娇笑起来,点头评价道:“现在有一点老大的气势了。”顿了顿,她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不问问刚才那个人?”

    “有什么好问的?”

    “你不问我也要说,他是我的追求者。”林涛撇撇嘴,道:“看出来了。”

    “那你看出他有精神病没?”

    林涛一愣,“不会吧?”

    丁瑶瑶很认真的说:“不仅是精神病,还很变态!”

    “那你岂不是很危险?”林涛诧异的道。

    丁瑶瑶喝了口酒,说:“他对我倒没什么恶意,这人我从小就认识,咱们住在一个小区,他小时候不爱说话,很内向,但学习成绩很好,属于那种好到离谱的类型,后来家庭出了些变故,性子就越来越奇怪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盯上了我,非得追求我,还说我是他的人,经常跟踪我,你说变不变态。”

    “这也算不上变态吧?也许只是太喜欢你,如果可以,你从了他得了。”林涛打趣道。

    “去你的,休想!”丁瑶瑶白了林涛一眼,很正经的说:“老娘看上你了,你跑不了的。”

    林涛苦笑道:“你看上我哪一点了,我改还不行吗?”

    “切,少学别人的台词。你就算再怎么改,你林涛还是林涛,你能变成李涛、王涛么?”

    林涛失笑的说:“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我像是开玩笑吗?”丁瑶瑶反问道。

    林涛正视丁瑶瑶,认真的说:“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吧?我们彼此之后都没……”

    丁瑶瑶似乎知道林涛想说什么,抢着说:“你是第一次见我,但我是第二次见你。第一次是你暴揍那群黑社会的时候,那时候我就觉得你太帅了,太爷们了。也许你觉得咱们没怎么接触,为什么会喜欢你,认为这种喜欢是不是太儿戏,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这绝不是儿戏,我丁瑶瑶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男人,追求我的也不少,其中不乏富二代,官二代,但是我从来都不拿正眼看他们,虽然我自己也是个女混混,但老娘就是看不上他们,就是看上你了,不掺杂任何因素,就这么简单。”

    林涛苦笑的道:“也许只是因为我把你从常子龙手中救下来,你心存感激,就认为是喜欢上我了,毕竟,每个女孩心中不都是有一个被英雄救美的梦吗?”

    “屁!”丁瑶瑶鄙夷的看了林涛一眼,灌了一口啤酒,道:“你拿那群没断奶的小屁孩跟老娘比?老娘从来不做什么被英雄救的白痴梦。你今天再敢怀疑老娘的真心,老娘豁出去了也得把你灌醉,然后强了你!”

    林涛瞪了丁瑶瑶一眼,讽刺的说:“我算是服你了,我觉得我已经够流氓了,没想到你比我还流氓,要不我认你做老大算了?”

    丁瑶瑶拍了拍林涛的肩膀,老气横秋的说:“小伙子有眼光。不过呢,我还是喜欢做老大的女人,让所有小弟都喊我大嫂,就跟那个谁一样……”丁瑶瑶想了想,旋即道:“哦,对了,叫沈曼丽,就跟那个叫沈曼丽的女人一样,她不就嫁给了老乌,老乌手下的所有兄弟都喊她大嫂嘛。不过呀,她眼光没我好,找了个又老又丑的老大,嘻嘻……”

    林涛苦笑的道:“你连沈曼丽都知道啊?”

    “那是当然,据说她当初可是被誉为羊城第一美女呢。”丁瑶瑶很认真的问林涛,“你觉得我跟沈曼丽谁更漂亮?”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