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台柱子丁瑶瑶
    “哟,这是谁在这里大放厥词啊?”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外面传进了化妆间,紧接着一群人从外面蜂拥而至,来人不是常子龙他们又会是谁?

    刚才刘茉莉跟丁瑶瑶吵完架之后逃了出去,心里气不过,便偷偷跑到了常子龙的包厢,把丁瑶瑶在化妆间的事情告诉了常子龙。

    常子龙听完后立马带着人冲了过来,进了化妆间后,他把阴森森的目光看向了刘福生,慢慢的朝他走了过去。

    刘福生心中大惊,知道自己恐怕又要倒霉了,捂着脑门连连往后退步。

    被常子龙逼到了墙角,刘福生没了退路,朝常子龙挤出笑,说:“常少,您这是……”

    啪!

    常子龙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刘福生的脸色,冷声道:“你不是说丁瑶瑶不在么?”

    “她……她刚才确实不在啊!”刘福生捂着被扇红的胖脸,哭丧着脸道。

    “是么?”

    常子龙阴沉一笑,抬起手正要再次打向刘福生时,站在后面的丁瑶瑶怒声道:“常子龙,你有完没完?”

    常子龙举起的手掌又放了下去,转过身去看向丁瑶瑶,盯着她旗袍包裹的妙曼娇躯,眼中充满贪婪的笑道:“当然没完,除非你跟了我!”

    “休想!”

    丁瑶瑶恼怒的挤出两字。

    “丁瑶瑶啊丁瑶瑶,你太不知好歹了,常少能够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做人别太没自知之明。”

    常子龙还没说话,刘茉莉一脸戏虐的说了起来,大有看好戏的架势。

    “无耻的婊子!”丁瑶瑶知道人是刘茉莉领过来的,恨不得冲上去撕光她的衣服,狠狠的打她一顿来解气。

    常子龙不是个能耐下性子说话的人,也不打算跟丁瑶瑶好说好商量,朝他旁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两名保镖会意,直接朝丁瑶瑶冲了过去。

    “你们干嘛,放开老娘,常子龙你不得好死!”

    丁瑶瑶被两名保镖给架了起来,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便气的破口大骂起来。

    “哈哈,你就骂吧,待会儿看看谁不得好死,看劳资玩不死你!”

    常子龙大手一挥,沉声道:“带走!”

    刘福生忙拦住常子龙,悻悻的道:“常少,您不能这样啊,这样可是违法的!”

    “我去你大爷的违法!”常子龙一脚将刘福生给踹翻在地,极为嚣张的朝刘福生小腹上踹了两脚,恶狠狠的道:“违法,我特么叫你违法,劳资特么的就是法,知道么?!”

    “你就是常太极的儿子?”一个语调平淡的询问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刘福生正抱着肚子哎哟哎哟的叫着,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先是一愣,而后露出喜色道:“林总?”

    话语刚落,林涛的身影出现在了化妆间大门口。

    常子龙见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堵住了去路,并直呼自己父亲的大名,顿时脸色阴沉下来,眯着眼睛盯着林涛,问道:“你特么谁啊?”

    “这个场子归我管!”林涛这么说道。

    常子龙立马明白过来,脸上露出了轻视的笑意,不屑道:“原来是个小混混,你特么知道我是谁吗?识相的话赶紧滚开。”

    “我说过,这个场子归我管,既然归我管,你就别想从我这里把人给带走!”林涛脸色依然平静的说道。

    常子龙拉拢下脸,咬牙切齿的道:“找死!”然后一挥手,另外三名保镖直接朝林涛冲了过去,为首的保镖便是刚才在‘流金岁月’大门口推搡林涛的人。

    三人呈三角之势朝林涛围了上去,林涛根本没将三人放在眼里,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常子龙。

    那三人快逼近林涛时,直接举起拳头朝林涛冲了过去。

    林涛冷笑一声,拉开架势,手掌缓慢一推,一个看似极慢,实则极快的手掌一下子打向第一个冲上来的保镖,这一掌直接打在他胸口,一声闷响之后,他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摔在墙壁上。

    第二个第三个又冲了上来,林涛笑了笑,朝前迈出一步,一个太极姿势踢出一脚,紧接着推出一掌,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打倒在地。

    众人看了一时惊呆住。

    这是什么路数啊?

    看林涛动作缓慢的如同龟速一般,竟然一个呼吸的功夫就将三个健硕的男人给打趴下?

    大家心中都有一个疑虑,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常子龙率先醒悟过来,脸色变了变,质问道。

    林涛撇嘴道:“看场子的人,还需要我说第四遍么?”

    常子龙冷声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知道啊,常太极的儿子。”

    “那你还敢跟我作对?”常子龙阴狠的瞪着林涛。

    林涛笑了,“为什么不敢?常太极是天王老子么?”

    常子龙被林涛噎的竟一时无语,气的浑身直哆嗦。

    那个被林涛打到吐血的男人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丝,忌惮的看向林涛,紧接着走到常子龙身边,低声在他耳边低语一句,常子龙脸色更加阴沉了。

    “你今天非得管这个闲事,是么?”常子龙脸色恢复了平静,问道。

    林涛摇头道:“这不是闲事,这是我分内的事情。”

    “好,很好!”

    常子龙虽然是纨绔,但并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今天带来的人不可能是眼前这个家伙的对手,与其在这里硬撑着,还不如先退一步,等事后找机会再把这个仇报回来。

    “咱们走!”

    常子龙一脸不甘的瞪着林涛,咬牙切齿的对手下说道。

    另外两名架着丁瑶瑶的保镖听了常子龙的话将丁瑶瑶给放开,丁瑶瑶摆脱控制后狠狠的朝那两个保镖踢了两脚,疼的他们龇牙咧嘴却不敢还手。

    他们心中都在庆幸,刚才幸亏架着丁瑶瑶没有出手的机会,否则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就是他们了。

    常子龙带着人走到门口,突然脚步又停了下来,盯着林涛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涛似笑非笑的道:“想打听我的名字事后好报仇?”

    常子龙被说破了心思,心中愤怒无比却又对林涛无可奈何。

    林涛嗤笑道:“你不用找我了,我会去找你父亲常太极,把咱们之间的帐算清楚。”

    “找我父亲?”常子龙冷笑起来。

    “是的,你伤了我的人,破坏了我们夜总会的设施,这笔账自然要算在你老子的头上。”

    “小子,你是我见过最嚣张的人,不过,很快你就嚣张不起来了。”

    “如果你再不滚蛋,我不介意从你身上留点什么做纪念!”林涛目光一凝,盯着常子龙说道。

    常子龙被林涛盯的心中一突,动了动嘴唇,始终没敢把嘴里的话说出来,只是含恨的朝林涛点点头,然后带着手下的人灰溜溜的走了。

    等常子龙走后,林涛直接朝刘茉莉走了过去。

    “你叫刘茉莉吧?”

    刘茉莉脸色一变,悻悻的点头。

    “从今天开始,以后不用来这里上班了。”

    刘茉莉慌张的道:“林总,我……”

    “滚!”林涛静静的从嘴里吐出这个字来。

    刘茉莉吓的一哆嗦,不敢再多说什么,她已经想到林涛让自己滚的原因,可惜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等刘茉莉羞愧难当的离开后,林涛朝众陪酒公主扫视一眼,道:“来这里上班的都不容易,我希望大家和睦相处,而不是互相拆台,更不是出卖自己人。希望这里以后不要出现第二个刘茉莉。”

    说完,他看了刘福生一眼,走了出去。

    刘福生会意林涛的意思,赶紧跟着出去。

    自始至终,林涛都没有看丁瑶瑶一眼。

    等林涛和刘福生离开之后,众陪酒公主一下子将丁瑶瑶给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跟丁瑶瑶开起了玩笑。

    “哎呀,瑶瑶啊,被英雄救美的滋味怎么样呀?”

    “嘻嘻,咱们瑶瑶被林总给救了,你们说她会不会感动的以身相许啊?”

    “瑶瑶,我可以采访一下你此时的心情吗?”

    丁瑶瑶美眸闪烁着,盯着林涛离开的方向,随即没好气的驱赶众女,“去去去,一边玩去,老娘烦着呢,都别理老娘!”

    ……

    刘福生的办公室。

    “林总,您快坐,我给您倒茶!”

    刘福生忙招呼林涛。

    林涛苦笑道:“坐什么坐,你瞧你都伤成什么样子了,还给我倒茶呢,我把你叫过来是想告诉你一声,今天的帐就先不查了,你赶紧去医院包扎一下伤口,小心别感染了,帐咱们抽时间再查。”

    刘福生摸了摸额头,苦笑道:“没事,都快结痂了。”

    林涛道:“那也得去包扎啊,你的医药费从公司里报销,咱们这边的损失我会去找常氏集团要回来。”

    刘福生听林涛这么说,惊讶道:“您还真要去找常太极啊?”

    “不然呢?”

    刘福生苦笑道:“您的做法我有点看不懂,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找常子龙要赔偿呢?”

    “你看不懂就对了。常子龙这种纨绔就跟苍蝇一样,盯上你了就在你耳边不停的嗡嗡嗡,我可没闲功夫一直陪这种纨绔浪费时间,直接找他爸更省事。让常太极去教育他去。”

    刘福生担忧的道:“林总,常太极可不是一般人啊,就算是咱们乌老大见了他都得礼让三分,你何必去跟这种大人物作对?”

    “这不是作对,而是讲道理!”

    刘福生还要说什么,林涛朝他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事你不用管了,我自有主张!老刘,你今天表现的不错,是个爷们,赶紧去医院包扎伤口,我过几天再来查账。”

    刘福生被林涛夸奖的浑身轻飘飘,仿佛喝了一顿美酒一般。

    走出‘流金岁月’,林涛正准备上车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喊声。

    “林涛!”

    林涛诧异的回头,就见一个穿着休闲装,扎着马尾辫的漂亮女孩俏生生的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美眸看向他,顾盼生辉的笑着。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