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又起风波
    林涛驱车赶到‘流金岁月’夜总会时还是下午四点多钟,夜总会没到营业的时间段,显得有些冷清,只有一些服务人员以及陪酒公主在里面晃荡着说笑着。

    迈步进入‘流金岁月’时,一名身材高挑,穿着旗袍的年轻女人立马认出了林涛来,林涛上次在流金岁月大显神威,让人印象深刻,估摸着‘流金岁月’内部人员没几个人不认识他。

    “林总,您来啦!”女迎宾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

    林涛笑着止步,问道:“你认识我?”

    女迎宾抛着媚眼娇声道:“咱们流金岁月的姐妹们最近私底下聊的可都是林总您,又怎么可能不认识您,嘻嘻……”

    林涛好笑的问:“都聊我什么呢,我有什么值得聊的?”

    女迎宾捂嘴笑着睨了林涛一眼,说:“您上次在这里怒打那群凶神恶煞的黑社会,实在是太帅啦,哪个女人见了不动心?更何况林总您又这么年轻帅气,咱们那群姐妹现在都视您为她们心中的白马王子呢。”

    林涛听了哑然失笑,正打算进去找刘福生时,大门口突然停下两辆车,从车中走出四五个彪形大汉,将一名年轻男子护在中间,气势汹汹的朝这边走来。

    走到林涛身边时,其中一人正想把林涛给推开,刚一出手,就见林涛身形一动,一下子躲过了他的推搡。

    那壮实的男子惊讶的看了林涛一眼,不过也没多放在心上,表情马上又恢复了凌冽的模样,紧紧的护在年轻男子身边。

    看着六人进了‘流金岁月’,林涛无意间瞥见女迎宾脸色有些难看,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认识他们?”

    女迎宾表情复杂的叹气说:“何止是认识,他是咱们这里的常客。”

    “照顾咱们生意不是挺好的吗?那你怎么这副表情?”

    女迎宾又是叹了口气,愁眉苦脸的道:“林总您有所不知,这人叫常子龙,家里有权有势,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最近看上了咱们夜总会的台柱子丁瑶瑶,已经暗示过好多次,想让丁瑶瑶陪她睡觉,丁瑶瑶又不像其他的姐妹,有钱什么都好说,她说什么都不愿意,常子龙觉得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扬言如果丁瑶瑶不顺从他,他就把丁瑶瑶给弄死,刚才看他气势汹汹的样子,恐怕……”

    “这么嚣张,他什么来头?”林涛皱眉问道。

    女迎宾一脸忌惮的低声说:“听姐妹们私底下说,这个常子龙好像是常氏集团的太子爷,父亲常太极手眼通天,黑白两道通吃。”

    林涛虽然来羊城时间不长,但是常氏集团的大名早已经如雷贯耳,常氏集团是羊城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许多商业楼以及民用住宅都是常氏集团开发的,其集团的总资产超过二十个亿,是真正的豪门大鳄。

    林涛怎么也不会想到常氏集团的太子爷会是‘流金岁月’的常客,而且竟然如此纨绔霸道的欺男霸女,如果换做平时没撞见也就算了,但是既然在自己的地盘撞见了,林涛管他是谁,都不会让他在‘流金岁月’里撒野。‘流金岁月’豪华包厢内。

    常子龙气焰嚣张的翘着二郎腿依靠在沙发上,身边站着五名职业打手,寸步不离的保护着他,这时,身材肥硕的刘福生从包厢外面走了进来,脸上赔笑的道:“常少,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常子龙不耐烦的道:“少特么废话,把丁瑶瑶给我叫过来。”

    “这个……”刘福生挤出笑,为难的说:“丁瑶瑶今天生病了,请假没来。常少,要不我给您叫一个新来的美女,保证不比丁瑶瑶差,您看行么?”

    “刘福生,你特么当我是傻子?丁瑶瑶生病了?我怎么那么不信啊?”常子龙目光阴沉的盯着刘福生,冷声道:“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限你二十分钟之内把丁瑶瑶带到包厢里来,否则你知道后果会是什么。”

    刘福生浑身开始冒汗,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讪讪的说:“常少,我真没骗您,丁瑶瑶她……”

    嘭!

    刘福生话还没说完,常子龙突然拿起酒桌上的酒瓶直接朝他头砸了过来,酒瓶破碎,刘福生脑门涔涔的往外流血。

    刘福生惨叫一声,捂着脑袋蹲在地上哎哟哎哟的痛苦呻吟起来。

    常子龙丢掉手中的半截碎酒瓶,拍了拍手,戏虐的盯着刘福生,冷笑道:“我说过,不要跟我说废话,今天丁瑶瑶我势在必得,你特么现在马上去把她给我叫过来,再特么多说一个字我就卸你一条腿!”

    刘福生知道常子龙的身份背景,又哪敢再多说什么,捂着脑袋从地上站了起来,看都不敢看常子龙,默默的走出了包厢。

    夜总会后台化妆间。

    刘福生唉声叹气的捂着脑袋进入化妆间后,立即引来了不少陪酒公主的娇呼。

    “呀,刘经理,你脑袋怎么啦?”

    “刘经理,这是谁打的呀?下手这么重。”

    “刘经理,你脑袋流了好多血啊!”

    刘福生郁闷的朝众公主摆手,嘴里说没事没事,目光环视一圈,落在了一名身材高挑,长相清纯的漂亮女孩身上,朝她走了过去,叹气的说:“瑶瑶,实在是没办法,我已经尽力了,今天恐怕是躲不过去了,看常少的意思,对你是势在必得。”

    丁瑶瑶刚化完妆,换上一件黑色的绣花旗袍,旗袍极为合体,将她身子包裹的凹凸有致,漂亮的脸蛋浓妆艳抹,烈焰红唇,看上去极为诱人,怪不得常子龙对丁瑶瑶势在必得,实在是她太能勾起男人的**。

    “我不去,打死我都不去!”

    丁瑶瑶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娇愤的说道。

    刘福生旁边站着的一个陪酒公主一直嫉妒丁瑶瑶的长相比她好太多,这个时候露出丑恶的嘴脸,落井下石的讥讽道:“丁瑶瑶,我实在是搞不定你装什么纯情?既然来了这里就有搞清楚自己的定位,你以为你是谁?大小姐不成?别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你看看你把刘经理都害成什么样了?常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得罪了常少还牵连咱们流金岁月!”

    “刘茉莉,你骂谁是婊子,你信不信老娘撕烂你的狗嘴?”

    丁瑶瑶看似美貌出众,但性格却十分跋扈,像个小太妹般瞪着眼睛怒视叫刘茉莉的陪酒女,大有一眼不合就要撸起袖子干翻她的气势。

    刘茉莉还真有些不敢跟丁瑶瑶正面交锋,毕竟丁瑶瑶比她高出太多,真动起手来吃亏的肯定是她,于是她装柔弱的躲到刘福生后面,冷笑的道:“丁瑶瑶,你也就只会欺负欺负我这样的弱女子,有本事你去跟常子龙对着干啊?呵呵……”

    “弱女子,我呸!”丁瑶瑶冷笑的反击道:“在座的谁不知道你刘茉莉是个悍妇,客人只要掏钱什么都愿意干,你也不嫌恶心,你那张破嘴含过多少男人的那玩意?还弱女子,笑死老娘了,哈哈……”

    “你!”刘茉莉脸色一红,表情极为难堪,虽然众人都知道她私底下的那些龌龊勾当,但是从来没有人把那些事情放到明面上来说,今天被丁瑶瑶这么一说,刘茉莉感觉又羞又气,仿佛被人扒光了衣服当街示众一般无地自容。

    “你个臭婆娘胡说八道,你这是诽谤,丁瑶瑶你就等死吧,常少是不会放过你的,呵呵,我倒要看看,在常少的淫威下,你会不会给他舔那玩意,有本事你就跟他对着干,有你哭的时候!”

    刘茉莉气急败坏的对着丁瑶瑶一阵骂,见丁瑶瑶朝她这边冲了过来,她吓的娇呼一声,直接扭头就朝外面跑去。

    “贱人,你给老娘等着!”丁瑶瑶气的双手叉腰的恶狠狠的骂道。

    刘福生沉着脸斥责道:“闹够了没?现在是吵架的时候吗?常少限我二十分钟内把你带过去,否则不仅我要倒霉,咱们流金岁月都得受到牵连,你说该怎么办吧!”

    丁瑶瑶不做声,默默的给自己点上了一支女士烟,轻轻吸了一口,檀口中吐出淡淡的烟雾,低头沉思一阵后,随即抬起头,决绝的说:“一人做事一人当,刘经理我现在就过去,如果那混蛋真敢用强,老娘就跟他拼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刘福生听了丁瑶瑶的话,叹气道:“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说鱼死网破就能鱼死网破?他是什么背景,你又是什么背景?你是鱼不错,但对他来说只是一条毫无杀伤力的小鱼虾,他可不是一般的渔网,你怎么跟他鱼死网破?”

    丁瑶瑶恨恨的说:“大不了我在身上藏一把刀,他刚对我用强,我豁出性命了也要捅死他!”

    刘福生没想到丁瑶瑶性格如此强悍,完全与她的美貌不符,怕她真做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来,便劝解道:“你这是何必呢?常子龙虽说是个纨绔,但也是正儿八经的超级富二代啊,你跟了他,只要把他哄开心了,荣华富贵不是唾手可得么?总比在这夜总会陪酒要强吧?”

    丁瑶瑶又吸了口咽,将半截女士烟丢在地上,用脚尖碾灭,大大咧咧的摆手道:“你不懂,老娘做人是有底线的,让我陪酒可以,我凭自己的酒量赚钱,不脏。但是让我陪男人上床,出卖自己的身体,呵呵,不可能!”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