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太极十八式
    “哦,对了。”陈淼差点把打电话的主要任务给忘记了,于是忙道:“忘了提醒你,黑腹蛇既然已经对王副局长痛下杀手了,那么他也有可能铤而走险的对你下手,最近这段时间你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在黑腹蛇没有落网之前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林涛丝毫没把黑腹蛇放在眼里,因为黑腹蛇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便大大咧咧的说:“陈厅,你放心好了,黑腹蛇不是我的对手。”

    陈淼知道林涛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便冷哼一声,提醒道:“也许他拳脚上的确不是你的对手,那他如果拿刀呢?又或者拿枪呢?你身手再厉害,能比子弹的速度快么?”

    听陈淼这么说,林涛这才重视起来,讪讪道:“你的意思是黑腹蛇有枪?”

    “那种亡命之徒有什么都不足为奇,我只是提醒你一定要多加小心,黑腹蛇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林涛道:“陈厅,给我申请一把枪。”

    “不行!”陈淼果断的拒绝了林涛的无理要求。

    “为什么啊?如果黑腹蛇真的有枪,又专门来找我报仇,我还真不好应付。”

    “如果给你一把枪,让老乌发现了,你怎么解释?”

    “我可以说是我偷偷买的呀!”

    “不可能!”陈淼皱眉道:“老乌在羊城混了这么多年,你在哪买的枪,他随便一问,你就得露馅。”

    见林涛不说话,陈淼怕林涛心里有小情绪,便缓和语气,安慰道:“不过你也不用过多担心,我们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很快就能把黑腹蛇抓捕归案。”

    林涛其实也不算太担心,即便黑腹蛇手中有枪,真找到了他,他也有能力避开黑腹蛇的追杀。

    他刚才想向陈淼要把枪并不是为了防身,而是太久没有摸枪,手有些痒了。既然陈淼不答应,他只能作罢。

    挂断陈淼的电话之后,天空渐渐泛起了鱼肚白,林涛已经没了睡意,便洗漱一番,打算出去晨练。

    自从搬到酒店办公室住之后,林涛已经连续几天没有晨练过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他出了酒店之后,绕着附近的一条僻静的街道小跑一圈,在离酒店两公里外的松鹤路上发现了一个花园式的大型公园。

    公园内小桥流水,鸟语花香,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芳香,极为适合晨练。

    林涛又绕着公园跑了一圈,在公园深处找到一片竹林,便在竹林中练起了古武学中的‘太极十八式’。

    林涛所练的‘太极十八式’表面上看似与那些老头老太太锻炼身体时练的太极没什么区别,实则却区别大了去。

    据林涛的爷爷讲述,这套‘太极十八式’是张真人在一百零三岁时偶得天地之灵感,集毕生之精髓所创出的拳法。

    此拳法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亦可上阵杀敌,所向披靡。

    每一次练‘太极十八式’,林涛都会把自身的内力运用到极限,以内功为辅助来练习‘太极十八式’,刚柔并济,用肉眼观察,林涛的每一拳每一式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缓慢轻柔,但若是落实到实际,每一拳下去都是有石破天惊的威力,且此拳法包罗万象,几乎没有任何破绽。

    这套‘太极十八式’已经被林涛练的熟能生巧,一套完整的拳法打下来,就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自然飘逸。

    呼!

    打完‘太极十八式’后,林涛将内功收敛,轻轻吁了口气,感觉整个人精力比之前充沛了许多。

    出了公园,在路边吃过早点,等回到酒店时,正是上班的早高峰,林涛刚到红星酒店大门口,就见一辆别克越野车停在了他附近不远处的停车场,从副驾驶位置下来一个女人,他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这一看便愣住了。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樊小军的女友张梅。

    在他愣神的功夫,一名年轻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然后小跑到张梅跟前,凑到张梅脸上亲了一口,而张梅则朝对方痴痴一笑。

    林涛将此情景看在眼里,心中变的沉甸甸的,整张脸拉拢下来,原本昨天晚上他回到酒店还想着劝说一下张梅,希望张梅能够对樊小军有信心,没想到张梅其实早就已经跟别的男人勾搭上了。

    张梅挥着手,盯着别克车走远后,刚一转身就看到了不远处正看着自己的林涛,脸色忽的就变的难看起来,有些心虚的朝林涛走了过去,挤出笑道:“林总,您起这么早啊?”

    林涛阴晴不定的盯着那辆远去的别克车,问道:“张梅,刚才那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张梅讪讪的道:“是我一个朋友。”

    “朋友?”林涛冷笑起来,“朋友需要亲脸告别?”

    “您都看到了?”张梅脸色变的有些苍白。

    “你觉得呢?”林涛冷着脸道。

    张梅轻叹一声,不敢直视林涛,低头说:“林总,我跟您说实话吧,那人叫张锋,一个建筑承包商的儿子,家里条件不错,也追求了我很久,所以……”

    “所以你没有原则的就同意了?”林涛沉声质问道。

    “我也没办法,从小家里条件太差,我穷怕了,乡下家里有父母需要我养活,我跟小军在一起看不到任何希望。现如今他父亲又……”

    说着,张梅眼泪就流了出来。

    林涛轻轻叹了口气,为樊小军不值,又不得不感叹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无情,他心里没有多责怪张梅,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活法,他也没有资格去对别人的私生活指手画脚,只是气愤张梅的做法太不地道,还没跟樊小军正式分手就已经跟别的男人确定了恋爱关系,这叫什么事?

    “你跟樊小军分手了么?”林涛明知故问的问道。

    张梅低着头摇了摇脑袋,低声道:“还没来得及。”

    “还没分手你就跟那个叫什么张锋的在一起,你不觉得这样对樊小军很不公平么?”

    “我知道我对不起他,但是我真的没办法,我一个乡下姑娘,能遇到一个大城市条件好又对我不错的男人不容易。”

    林涛冷笑道:“你跟那个张锋才认识几天,你就能清楚他是真心对你好,而不是为了骗你上床?”

    张梅忙辩解道:“张锋人挺老实的,他不是那种人。”

    林涛只觉得张梅没救了,不想再跟张梅多说,沉着脸提醒道:“你可以跟那个张锋在一起,这是你的私事我管不了,但是有一点你得记住,你不能伤害樊小军。樊小军的父亲如今身患癌症危在旦夕,樊小军为了他父亲的事情已经够劳心费神了,如果再让他知道你已经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他不一定经得住这双重打击,所以我希望你能用一种温和的方式慢慢跟他分开。”

    “林总,那我该怎么做?”张梅忙问道。

    林涛不耐烦的皱眉说:“你别问我,这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还有我不得不说,你的眼界实在太低,等有一天小军崛起了,你一定会后悔的,你根本不明白你错过了一个真心对你好的男人,以后想要再遇到真心对你好的男人就非常不容易了。你自己好好想想看。”

    说完,看了张梅一眼,朝着酒店走去。

    张梅望着林涛进入酒店,耳边一直回荡着林涛说的最后一句话。她心里很乱,突然觉得很矛盾,如果樊小军的条件稍微好一些,她一定会选择樊小军而不是建筑商的儿子。

    下午的时候,张梅敲响了林涛办公室的房门走了进去,双手递上辞职信,愧疚的说:“林总,我对不起您,辜负了您的期望,我也没有脸再继续留在酒店,这是我的辞职信。”

    “你没有辜负我,也没有对不起我,这话你应该留着对樊小军说。”林涛拿起辞职信看了一眼,点头道:“既然你不愿意留下来了,那我也不强求,你去财务那领了这个月的薪水之后就可以离开了。”

    张梅红着眼眶点点头,默默的低头走出了办公室。

    林涛看着张梅离开,摇摇头,暗道:“看来她是铁了心要跟建筑商的儿子好了,樊小军也真够倒霉的,祸不单行啊!”

    正感叹着,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林涛拿起来看了一眼,见是‘流金岁月’夜总会的经理刘福生打来的,心说,流金岁月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于是忙接通,问道:“刘经理,这会儿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

    刘福生在电话那头语气恭敬的说:“林哥,已经月底了,您是不是来查一次帐呢?等查完帐,没什么问题的话流金岁月这个月的利润就可以打到您跟乌老大的账上了。”

    老乌承诺过流金岁月的收入跟林涛对分,这事并非说说而已,他昨天晚上跟沈曼丽吃过三万块钱一顿的饭后还在感慨得多赚些钱,没想到今天钱就自动送上门了。

    “啊,这么快就月底了?!”林涛一脸兴奋的问道:“这个月抛开所有的支出,剩下多少纯利润?”

    刘福生嘿嘿笑了起来,说:“大概两百多万,您跟乌老大每人可以进账一百多万。”

    “这么多啊!”林涛心头狂跳,感慨的说:“以前只听说过夜场赚钱,没想到这么赚钱。”

    刘福生在电话里笑道:“其实这还不算赚钱,以前夜场兴旺的时候一个月能够三四百万的纯利润。如今咱们南城这边夜场太多了,竞争压力也大,一个月纯利润两百多万也还算勉强过的去。您待会儿如果有时间就来一趟,我再具体的向您汇报。”

    “成,我马上就来。”

    有钱入账,林涛自然不会耽搁,挂断电话之后起身就朝办公室外面走去,一想到自己马上就是百万富翁了,顿时感觉浑身轻飘飘的,酥麻麻的,怎一个爽字了得!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