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小姐的短信
    “特殊服务?”

    林涛在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谁在跟自己逗闷呢?

    不过经过他一一排除,发现熟人逗自己的可能性不大。

    因为他到羊城之后重新换过电话号码,知道他新号的人并不多,除了那几个红颜知己以外,只有老乌、王三彪、樊小军以及流金岁月的经理刘福生知道他的号。

    “难道真是小姐?”

    林涛暗自嘀咕一句,闲来无事,打算逗一逗这名‘小姐’,便编辑短信回复道:“都有哪些特殊服务?”

    “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只要您价钱到位,小女子的服务绝对让您满意。”‘小姐’很快回复过来。

    林涛看了短信后忍不住笑了,心说这‘小姐’还挺有意思的,于是继续回复,“吹拉弹唱是什么意思?我很单纯的,不太懂,能给我解释一下么?”

    ‘小姐’马上回复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林涛翻了个身,回复道:“赶紧说啊,如果你把我说心动了,我不介意照顾你的生意。”

    消息发过去之后就如同石沉大海了,再也没有音讯。

    林涛等了一刻钟,苦笑道:“难道这位小姐真害羞了?现在的小姐脸皮都这么薄么?”

    ……

    樊小军和曹岚商量过,两人晚上轮流着照顾樊大海。今天晚上该曹岚休息,她在医院附近的一个连锁酒店开了一间房,住进去后一个人闲来无事翻看手机,不经意间翻出了林涛的电话号码,感觉林涛挺有趣的,就起了逗弄他的心思,假装小姐看林涛会不会上当。

    没想到林涛很快就回复了过来,好像还对小姐的特殊服务还挺感兴趣的。而且一直追着询问特殊服务都有哪些。

    曹岚又哪里知道‘吹拉弹唱’都是什么服务,红着脸对着手机啐了一口,低声道:“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都经不住考验。”说完,放下手机就去洗澡去了。

    等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见林涛又回复了过来,而且继续追着自己询问‘吹拉弹唱’是什么意思,还说如果满意就照顾自己的生意。

    照顾自己的生意是什么意思?

    “天呐,难道这家伙真想找小姐?年纪轻轻的为什么不正正经经的找个女朋友,找什么小姐呀?哎呀,还要不要回复他呢?没想到小军的老板是这种人!”

    将手机扔到一旁,看了一会儿电视,曹岚还是忍不住,又摸起了手机,想了想,把短信回复了过去,道:“想知道吹拉弹唱是什么意思,照顾了我的生意不就都清楚啦!”

    林涛原本躺在床上都快睡着了,听到短信铃声,见是‘小姐’发来的短信,他一下子又兴奋起来,忙捧着手机回复道:“好吧,那你先发一张照片让我看看。”

    “为什么要发照片呀?”曹岚回复道。

    林涛翻了个身,回复道:“我总得看一看你长的如何吧?万一是只恐龙,那我岂不是亏本了?!”

    噗!

    曹岚看了林涛的短信,忍不住娇笑出声,接着回复说:“讨厌,人家长的还不错啦!”

    “无图无真相,少特么废话,赶紧发照片,只要好看,劳资马上点你的钟!”

    机智的曹岚赶紧用手机上网,从网上找了一张看上去长相还不错,又不会被林涛怀疑的美女生活照发了过去。

    “这是你本人么?”

    “当然是我本人呀,如假包换!”

    “长的倒还行,唔……是上门*服务吗?”林涛看了照片后,继续调戏道。

    “上门*服务得加钱哟。”曹岚笑了。

    林涛回复道:“没问题,不过我老婆在家,不能让她知道了,咱们出去开房吧。”

    曹岚微微一愣,心道:“原来已经结婚了呀?真过分,结婚了怎么能……”

    曹岚对林涛的媳妇有些抱不平,打算教训一下林涛,便马上回复道:“可以呀,你先开房,开好了告诉我,我直接过去!”

    “好的,我现在马上就出门,你也准备准备。”

    曹岚笑着回复:“对了,你对我的衣着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特殊要求?”

    “比如学生装、空姐装、警察制服、兔女郎……”

    林涛发了个坏笑的表情,接着回复道:“兔女郎吧!”

    “坏银,怎么可以吃兔兔!”

    林涛回复道:“我特么待会儿吃死你,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爷们!”

    “切,你们男人啊,都是一张破嘴厉害,真落实到实际上来,也就顶多三分钟的事情,你们这种男人我见的多了!”

    “呵呵,三分钟?你给大爷等着,待会儿大爷分分钟折腾的你叫爸爸!”

    曹岚看着林涛回复过来的短信,俏脸一下子变的滚烫,心里竟然觉得这么跟林涛玩暧昧短信挺有意思的,想着想着,浑身竟然酸软无力,毕竟她跟她丈夫闹矛盾之后很久没有干那事了,这被林涛一撩拨,刚换的内裤又得重新洗了。

    林涛躺在床上看了会儿电视,故意忍了二十分钟才给曹岚发短信,“我已经到华凯酒店了,506房间,你赶紧的,我完事了还得回家呢,不能被我老婆发现。”

    “好的先生,我马上就到!”

    曹岚发完短信之后,咬了咬红唇,忍不住将小手放进了双腿之间……

    脑袋中出现的竟然是林涛的身影。

    十几分钟,伴随着一声嘤咛,曹岚身子颤抖几下,达到了**的巅峰……

    气喘吁吁的拿起手机,见林涛又发来一条短信,催促的问自己到哪里了。

    曹岚笑了笑,回复道:“快啦快啦,马上就到!”回复完后,爬下床,去了浴室重新洗澡。

    等洗完澡出来时,见林涛又在催促,曹岚抿嘴笑道:“我已经到了呀,刚才敲了506房间的门,出来开门的是一对年轻夫妻,我没敢搭腔,说敲错门了。那对夫妻该不会是你和你老婆吧?我去,你该不会是想带着你老婆玩三人游戏吧?大兄弟,你可真会玩儿呢。”

    林涛见了短信差点笑喷,哈哈大笑的回复道:“哦,刚才那姑娘是你呀,我还真以为是敲错门的人呢,你再敲门呀,我给你开门让你进去。”

    曹岚捂嘴笑道:“感情是在忽悠我,还以为他真想找小姐呢。恩,这家伙人品还可以,经得住考验。”

    曹岚故意装作受了很大的委屈,发了个大哭的表情,道:“大兄弟,你怎么能欺骗我呢,刚才敲门进去,自报身份后,差点被那人的老婆给打死,呜呜,脸被挠花了,衣服也被扯烂了,大兄弟,你得赔我!”

    林涛看了短信又是一阵大笑,觉得忽悠到了一个‘小姐’非常开心,他从网上找了一段心灵鸡汤给‘小姐’发了过去,打算结束与‘小姐’的对话,“别人可以违背因果,别人可以害我们,打我们,毁谤我们。可是我们不能因此而憎恨别人,为什么?我们定要保有颗完整的本性和颗清净的心。”

    曹岚看了林涛发来的短信后微微一笑,娇声啐骂道:“死文青!”

    这一夜两人都是微笑着进入了梦乡。

    ……

    次日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刺耳又急促的手机铃声将睡梦中的林涛给吵醒,迷迷糊糊的摸到床头的手机,下意识的对着耳边接通,喂了一声,不耐烦的道:“谁啊?”

    “是我!”省公安厅副厅长陈淼低声道。

    “陈厅长?”林涛听到陈淼的声音立马睡意全无,他知道陈淼不会随便给他打电话,既然打了就一定有事。

    “陈厅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林涛忙问道。

    陈淼低声说:“今天夜里,市局的王副局长在自己家里被人谋杀了!”

    “啊?”林涛惊疑的叫了一声,不过马上又反应过来,纳闷道:“陈厅,这事应该跟我没什么关系吧?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陈淼道:“你先听我说完。”

    顿了顿,陈淼继续说:“我们根据王副局长家小区的摄像头以及周边街道的监控设备查出了犯罪嫌疑人,他叫周翔锋。”

    “这也好像跟我没关系吧?”

    陈淼道:“如果我说,他外号叫黑腹蛇呢?”

    “什么?”林涛这下淡定不了了,惊讶的道:“黑腹蛇的真名叫周翔锋?不过,他为什么要杀害王副局长?”

    陈淼道:“这事还不太清楚,我已经责令市局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不过,我想到过一种可能性。”

    “什么?”

    陈淼压低声音说:“前几天你不是设计把狼帮的黑熊以及黑豹给弄进了看守所嘛,我估摸着狼帮的老大肯定砸了不少钱给王副局长,想要把他那两兄弟给捞出来,有可能是王副局长收了他们的钱,却没给他们办事情,所以对方急了,就把王副局长给……”

    林涛听了陈淼的分析,沉默下来,片刻后同意陈淼的看法,道:“这种可能性很大,说不定王副局长就是他们狼帮的保*护伞,只不过如果只是为了些钱就把自己的保*护伞给杀害了,这种做法也太偏激了吧?”

    陈淼轻哼一声,打着官腔道:“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也不管王副局长有没有贪污受贿,杀害国家干部就是罪大恶极,这次我们省厅正好可以借着这件事情来彻底把狼帮给打压下去。”

    “别啊!”林涛忙道:“不能一次把狼帮给彻底打垮了。”

    “为什么?”陈淼愣了一下,不解的问道。

    林涛道:“你想想啊,我费了那么大的劲设计把狼帮的两个高层给弄进监狱,目的是什么?目的不就是为了打击老乌的死对头,来获得老乌的信任吗!如果你们警方这边一次把狼帮给彻底端掉了,那我在老乌那边的用处就不大了,我也就很难取得他的信任。你懂我的意思么?”

    陈淼听了林涛的话恍然大悟,接着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狼帮暂时别动,留给我来对付。你们先通缉黑腹蛇,没有了黑腹蛇的狼帮又折进去两名大将,如今已经不足为虑了。”

    陈淼在电话那头欣慰的笑道:“你小子不错嘛,有勇有谋,是个人才!”

    林涛嘿嘿笑着拍马屁道:“那也要您老人家慧眼识珠呀,我是千里马您就是伯乐。”

    这记马屁拍的陈淼还是挺舒坦的,笑眯眯的道:“你小子少拍我马屁,我等着你把老乌的制毒窝点给找出来,到时候给你开庆功宴,发奖章!”

    “好嘞,您就瞧好吧!”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