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特殊服务
    在沈曼丽的指引下,两人开着车子来到了一家档次非常不错的法式餐厅。

    餐厅位于闹中取静的人民路,法式梧桐的点缀让餐厅更显典雅,也更富有异国情调;餐厅里每一个角落都是经过精心布置的,踏入餐厅,灯光是浅蓝色,餐具是蓝的,桌椅是蓝的,让人恍惚之间有到了爱琴海边的错觉,唯美浪漫的装修风格,处处洋溢着地中海风情,应该算是情侣约会的不二之选。

    当然,一看这里的消费就不会低,一般情侣恐怕也消费不起这种地方。

    两人进入餐厅后,在服务员的带领下,选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服务员递上菜单交给沈曼丽,沈曼丽看了两眼后快速报了菜名,“一份香煎鹅肝、一份玫瑰三文鱼伴鱼子酱、一份凯撒沙拉。”报完后将菜单递给林涛。

    林涛怯场的接过菜单,看了一眼,全是些莫名其妙的菜式,暗衬,“为什么没有爆炒肥肠、小炒肉、火锅肉、鱼香肉丝、辣子鸡……”

    林涛眼睛盯着菜单,心里不停的碎碎念。

    “你倒是快点菜啊!”

    见林涛盯着菜单发愣,沈曼丽似乎故意要看到林涛窘迫的样子,脸上带着戏虐笑意的催促道。

    “咳咳……”

    林涛尴尬的咳嗽一声,把菜单递还给服务员,说:“把她刚才点的给我也来一份。”

    女服务员接回菜单,憋着笑点头,紧接着问:“先生需要喝什么样的酒?”

    “嗯……啤酒吧!”

    噗嗤!

    女服务员听到林涛说啤酒,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随即红着脸悻悻的忙把脸扭开,肩膀一耸一耸的憋着笑。

    “怎么,没有啤酒吗?”林涛挠挠头,尴尬的问道。

    女服务员憋红了脸,道:“抱歉啊先生,我们这里没有啤酒。”

    沈曼丽没好气的白了林涛一眼,说:“别丢人现眼了。”然后看向女服务员,冷声道:“一瓶93年的柏图斯红酒。”

    “好的,小姐!”女服务员微笑的答应一声,离开前有意无意的看了林涛一眼。

    林涛心里别提多郁闷,幽怨的看了沈曼丽一眼。

    沈曼丽端起柠檬水喝了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涛,美眸闪烁的道:“你跟我点一样的菜,待会儿有你哭的。”

    “什么意思?”林涛疑惑的问道。

    沈曼丽挑眉白了林涛一眼,“待会儿上菜你就清楚了。”

    说完,闷着头玩手机,不再理会林涛。

    十几分钟后,等菜端上来了,林涛才明白沈曼丽刚才话里的意思,他望着只有一根手指大小的鹅肝,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特么是喂猫的么?”林涛心里一阵腹诽。

    “这就是香煎鹅肝?”林涛表情讪讪的问沈曼丽。

    沈曼丽就知道林涛肯定会是这副表情,忍俊不禁的点头,道:“是啊,很好吃的,快尝尝吧。”

    “为什么只有一块?”林涛很郁闷。

    沈曼丽动作优雅的吃了起来,边吃边说:“你想要多少?”

    “难道不该来一盘吗?这哪吃的饱啊!”

    听林涛这么说,沈曼丽就懒得再理他了。

    接下来的三文鱼伴鱼子酱更是把林涛给吃哭了,简直是又少又难吃。

    这顿饭吃的林涛跟没吃差不多,看沈曼丽倒是挺满意的样子,真是难以理解这些女人的口味和食量。

    等到吃完饭结账的时候林涛是真哭了,“你说多少钱来着?”

    女服务员面带职业性微笑,重新报了一次价钱,“您好先生,您总共消费了两万九千五百六十八元。”

    “就我们刚才吃的那点东西要小三万?”林涛震惊了。

    女服务员耐心的解释说:“这位女士刚才点的葡萄酒是世界名酒,一瓶差不多两万八。”

    “……”

    乖乖呀,林涛这会儿心里正滴着血,刚才他把红酒当水给喝了,早知道刚才的红酒贵的出奇,他应该慢慢品尝才对。

    就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吃完了才知道它的珍贵,想再细细品尝已经没有了。

    “哪那么多事?”

    沈曼丽见林涛不停的问东问西,不耐烦的从包里取出银行卡,递向女服务员,道:“刷我的卡!”

    “不行!”

    林涛见了赶紧将沈曼丽的银行卡从女服务员手中夺过去,拿出他自己的卡,道:“刷这张!”然后有对沈曼丽说:“男子汉大丈夫,说了我请就是我请。”

    这句话说出来倒是挺潇洒,谁心疼谁知道!

    林涛原本有一百万资产,其中五十万是老乌给林涛的报酬,另外五十万是跟狼帮的狼狗打赌赢来的。

    这一百万拿出了五十万给了秦晓婷作为以后的创业基金,剩下五十万拿出了二十万给上次在流金岁月会所被打伤的十几个保安给分了,前几天拿了两万给樊小军,今天去医院看望樊小军的父亲又拿出一万,满打满算,林涛身上只剩下二十多万。

    晚上这一顿饭就花了他差不多三万块,他能不心疼么!

    走出餐厅,沈曼丽见林涛低头不语,便讥笑道:“怎么不说话,心疼钱了?”

    “没有!”林涛笑了起来,打趣道:“只是在考虑该多赚些钱了,否则以我身上的那点钱,不够请你吃几顿饭的。”

    沈曼丽轻轻吁了口气,看着林涛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拜金?”

    “还好吧,毕竟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品位和档次太低也说不过去。”

    沈曼丽听了就痴痴的笑了起来,道:“我也是从贫困生活中过来的,路边摊其实我也不嫌弃,如果哪一天,我愿意和一个男人坐在路边上吃着小吃,说明那个男人就是我的真爱。”

    林涛接话茬笑道:“也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

    “你?”

    沈曼丽走到车边停了下来,瞥了林涛一眼,摇头道:“如果有一天我和老乌离婚了也不会考虑你!”

    “为什么不考虑我?”林涛苦笑起来。

    沈曼丽一脸嫌弃的打量林涛两眼,说:“你一个毛头小屁孩,穿衣服没品位,人还不老实,我为什么要选你?再说了,你跟着老乌混,迟早会被他带坏,我可不想刚爬出一个火坑,再掉进另一个粪坑里。”

    “靠!”林涛见沈曼丽把自己比喻成粪坑,眼皮子往上一翻,气的直跳脚,愤愤不平的道:“你骂谁粪坑呢?”

    “骂你怎么着?”沈曼丽美眸一瞪,迎着林涛的目光,娇俏中带着妩媚丝毫感觉不到她很凶的样子。

    “三万块啊!”林涛一下子泄了气,欲哭无泪的道:“花了三万块,就换来粪坑这么个称呼,沈曼丽,你欺人太甚啊!”

    “谁让你直呼我姓名的?叫姑奶奶!”沈曼丽得意的扬起了俏脸。

    林涛看着沈曼丽妩媚又得意的俏模样,心里痒痒的,邪恶的想,“还叫姑奶奶呢。沈曼丽啊沈曼丽,你给我等着,哪天如果被我给按倒了,看大爷在床上怎么收拾你,分分钟让你死去活来的叫爸爸!”

    想到兴奋时,林涛情不自禁的露出了邪恶的笑意。

    沈曼丽把林涛的猥琐表情看在眼里,知道他肯定没想好事,便瞪着美眸皱眉道:“你在想什么?”

    “啊?”林涛回过神,心虚的笑道:“没……没什么,今天天气真好啊,嘿嘿,那啥,大嫂,我送你回去吧!”

    沈曼丽没好气的白了林涛一眼,冷笑道:“天气好个屁,都天黑了,少给我装蒜。”顿了顿,她拉开车门,说:“我今天不回去了,送我去学校。”

    “回学校?”林涛诧异的道:“回学校你住哪啊?”

    沈曼丽道:“学校给我们老师分配的有教职工宿舍,我住那边。”

    “真和乌老大闹僵了?”

    沈曼丽没急着上车,饶有兴致的问道:“你这么关心我跟他的事情做什么?”

    “好吧,就当我没问。”

    沈曼丽道:“别人家的事情你少管,一个大男人这么八卦!”说完,直接坐进了副驾驶位置。

    两人都上车后,谁也没有再说话,都很默契的选择了沉默,毕竟车上有监听器,两人的谈话都会被老乌给听见。

    十几分钟后,车子开到了艺术学院大门口,沈曼丽看了林涛一眼,然后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林涛赶紧将车子熄火,追了上去,道:“大嫂,在学校住几天意思意思得了,别跟乌老大闹的太僵,对你没好处。”

    “不用你管,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今天晚上咱们在一起待了这么长时间,老乌一定会知道的!”沈曼丽戏虐的朝林涛笑了笑,然后踩着高跟鞋,如同一只高傲的白天鹅一般,踏进了学校大门。

    林涛还真是有犯难,该如何跟老乌解释才不会被他怀疑。

    回到红星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林涛原本打算找张梅谈谈她和樊小军的事情,不过在大堂没找到张梅人,问了前台的女孩才知道今天晚上不该张梅值班,已经下班了,暂时也就只能作罢。

    回到办公室,林涛先进浴室冲了个热水澡,换上了清凉的短袖短裤,然后把休息室里面的空调打开,刚准备躺上床时,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滴的一声响了起来。

    见是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林涛好奇的点开,上面的内容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短信内容是这么写的,“先生,请问您需要特殊服务吗?”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