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沈曼丽的威胁
    “别啊!”

    林涛笑眯眯的看着沈曼丽,说:“你看都到晚饭的时间了,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沈曼丽因为教了一下午的舞蹈,浑身黏糊糊的,忍不住抹了一下鼻尖的香汗,冷笑的道:“想再把我灌醉?”

    “大嫂,说话得凭良心啊!昨晚上我是不是劝了你很多次让你少喝点?你非不听,还说要把我灌醉,这能怪我么?”

    沈曼丽避开这个话题,冷笑的问道:“那你主动请我吃饭有什么目的?”

    林涛讪笑道:“就单纯的请你吃饭,能有什么目的?别把我想的那么不老实好嘛!”

    “你很老实?”沈曼丽戏虐的笑了起来。

    林涛很认真的点头,说:“我一直觉得我很老实。”

    沈曼丽鄙夷的道:“老实人会假装溺水,骗吻?”

    “唔……”林涛这就有些尴尬了,心虚的道:“我是真不会游泳啊!”

    “骗鬼!”

    沈曼丽睨了林涛一眼,说:“如果你不嫌烦,那就在这等着,我先去洗个澡!”

    说完,拿着自己的衣服,朝着舞蹈室专用浴室走去。

    林涛愣了一下,看着沈曼丽靓丽的倩影,这才明白过来,沈曼丽答应了自己的邀请。

    ……

    泰国顶级杀手潇玉郞到羊城已经三天了,这三天他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吃喝就是玩女人,狼帮的黑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气冲冲的跑去他房间想把他拎出来暴揍一顿出气,却被他一脚给踹了出去,受了轻伤。

    廖记茶餐厅二楼,议事厅。

    “老大,咱们花重金让他来不是吃喝玩乐的,他倒好,来了三天什么都不干,就特么知道玩女人!”黑虎捂着受伤的小腹,气愤的对狼帮的老大狼狗抱怨道。

    “黑腹蛇,人是你找的,你怎么看?”狼狗把目光看向阴森森的黑腹蛇,皱眉问道。

    黑腹蛇抿了抿发黑的嘴唇,摇头道:“我不清楚,潇玉郞的性格非常奇怪。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既然他拿了佣金,就一定会解决掉目标,在这一方面,他从来没有失手过。”

    军师太白鼠心有余悸的点头,道:“那天去机场接他时我亲眼见识过,他徒手硬生生的把我的手机给捏的粉碎,手段确实不一般。”

    黑虎愤怒的道:“手段再好不干活有个屁用,林涛和老乌一天不除,咱们狼帮就一直处于被动局面。”

    狼狗接话道:“老乌倒是不足为虑,就是这个林涛……我真有些担心,潇玉郞能否是他的对手。”

    黑腹蛇眯着眼睛,阴恻恻的道:“林涛的身手我清楚,虽然算得上顶尖高手,但是对上潇玉郞他绝对是九死一生。”

    身材瘦小的黑豹坐在角落里,一脸担忧的看向狼狗,说:“黑熊和黑狼被老乌他们算计,如果真判了刑,至少得坐十几年牢,咱们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兄弟在牢房里度过余生啊,大哥,你想想办法啊!”

    如今的五大金刚只剩下老大黑腹蛇,老二黑虎以及老四黑豹。

    提起此事,狼狗也是一脸烦闷,憋着气道:“我能怎么办?难道跟警察拼命去劫狱?要知道这里可是华夏,不是当初咱们当雇佣兵时候的越南。跟华夏官方作对只有死路一条。”

    太白鼠眯着小眼睛道:“大哥,要不您再去跟副局长说说,他这几年收了咱们那么多钱,总不能只拿钱,到了关键时刻就置身事外吧?”

    狼狗冷笑道:“你还想指望这帮无耻的贪官?收钱的时候手伸的比谁都长,真他娘的让他们出手相救的时候他们的手比谁缩的都快!”

    黑腹蛇啪的一下将桌子前面的玻璃杯拍的粉碎,阴沉的道:“告诉我他家的地址,如果他敢不帮,我灭他全家!”

    众人听了黑腹蛇的话皆是一阵后脊梁发凉,黑腹蛇并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毕竟他曾在越南时干过灭人满门的事情。

    “黑腹蛇,不可胡闹!”狼狗沉着脸斥责道:“我说过,这里是华夏,对付普通人可以,千万不要跟华夏的官员作对!”

    太白鼠却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挑了挑他那又细又短的眉毛,说:“大哥,其实不要那么紧张,咱们可以让黑腹蛇去副局长家里坐坐,不杀他但可以威胁威胁他呀!他这几年收钱收的太舒坦了,应该让他明白咱们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狼狗听了太白鼠的话,低头沉思起来,众人都把目光盯向他,等着他发话。

    片刻,狼狗一拍桌子,咬牙沉声道:“去他娘的!”他把目光看向黑腹蛇,继续道:“去他家再问他一次,这个忙他到底帮不帮,如果他还是坚决不同意,那就给他些教训,但是千万记住,不要出人命!”

    黑腹蛇阴恻恻一笑,瞳孔如毒蛇般吓人。

    ……

    林涛在舞蹈室等了沈曼丽大概半个小时,一直到外面快要天黑了,沈曼丽才一身靓装的从浴室走了出来,原本身上穿着的墨绿色长裙换成了香奈儿的黑色蕾丝连衣短裙,一头齐腰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后背,刚洗过澡的肌肤白里透红,配上她成熟妩媚的俏脸,看的让林涛怦然心动。

    “美女洗澡都这么慢吗?”

    林涛盯着沈曼丽看了两眼,打趣的问道。

    沈曼丽洗过澡后似乎心情不错,撇撇嘴,说:“应该是吧,我以为你不会等下去。”

    “怎么会不等,别说半个小时,大嫂就是让我等一晚上我都心甘情愿的等下去!”

    “少废话!”沈曼丽不理会林涛的花言巧语,脸色淡漠的说:“我饿了,找个地方吃饭吧。”

    沈曼丽整个下午都在教学生们跳现代舞,运动量过大,这会儿确实是饿了。

    “这边我不熟,你选地方吧。”

    沈曼丽问道:“你吃西餐么?”

    “可以啊!”林涛笑了笑,其实还真不怎么喜欢,一来他很少吃西餐,对西餐不甚了解,二来嘛,总觉得西餐不合胃口,既然沈曼丽开口了,林涛自然不会反对。

    “艺术学院附近有一家西餐厅还不错,就去那吃吧。”沈曼丽看了林涛一眼,说道。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教学楼,林涛跟在沈曼丽身边,笑着说:“车子停在学校外面,还得麻烦您老人家多走几步。”

    沈曼丽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看了林涛一眼,问道:“你把那辆奔驰开过来了?”

    “是啊!”林涛刚回答完,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变,怪叫一声,“啊,糟糕,我疏忽了,乌老大肯定知道我来找你了!”

    沈曼丽倒是不以为然的抿了抿嘴,冷笑道:“你不用紧张,昨天晚上你把车子停在别墅大半夜,要紧张也该紧张昨天晚上的事情,不是么?”

    林涛脸色变了又变,他倒不是害怕老乌,只是如果因为这种事情,让老乌对自己产生隔阂,那么自己跟陈淼的潜伏计划恐怕就付之东流了。

    他和沈曼丽都不知道,其实老乌在家里安装了摄像头,他跟沈曼丽的一举一动都被老乌看在眼里。

    老乌的狡猾程度到了不显山不露水的地步,表面看上去平易近人,头脑简单且好色,事实上只是他伪装自己的一个幌子罢了。

    否则也不会让警方如此头疼,派出的几个卧底都被他发现,灭口后还找不到丝毫线索。

    “那啥……”林涛挠挠头,心虚的说:“大嫂,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急事要去办,就不陪你吃饭了哈。”

    沈曼丽冷笑的道:“怂了?”

    “不是怂了,是真有事!”

    “呵呵……”

    “大嫂,我走啦!”

    “你敢!”沈曼丽美眸突然瞪向林涛,似笑非笑的道:“你既然这么怕让老乌知道,那我就非得让他知道不可,你今天必须陪我吃饭去!”

    林涛:“……”

    林涛哭的心都有了。

    这特么不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么?

    “大嫂,咱不带这么坑人的啊!”

    “赶紧走,否则我就把你昨天对我做的那些事情告诉老乌。”沈曼丽邪恶的朝林涛笑了笑。

    林涛听沈曼丽这么说,顿时笑了,一是笑这话幼稚,二是觉得以沈曼丽冷高的性子竟然也会威胁自己陪她吃饭,挺有意思的。

    沈曼丽见林涛突然笑了起来,以为林涛不信她说的话,便似笑非笑的说:“你不信我会告诉他?”

    林涛好笑的道:“不信!你告诉老乌,就不怕老乌连你也不放过?”

    沈曼丽不屑的嗤笑道:“我都跟他闹离婚了,你觉得我还会怕吗?”

    “啊?”林涛惊疑不已,诧异的看向沈曼丽,见沈曼丽不像是开玩笑,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嫂,你为什么要跟乌老大离婚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林涛表情一滞,讪讪的道:“好吧,就当我没问过。”

    沈曼丽揪住林涛刚才的话不放,冷笑着说:“你不是不信我敢跟老乌说昨天晚上的事么,你看好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说着,沈曼丽从坤包中掏出了手机。

    “哎呀!”林涛吓的忙握住了沈曼丽的手,阻止她打电话,求饶道:“姑奶奶,我错了,你厉害。以后我不叫你大嫂了,改叫你姑奶奶还不成么!”

    沈曼丽见状,性感红润的嘴唇微微一扬,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不过这笑意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又把俏脸沉了下去,甩开林涛的手,淡漠的说:“陪我吃饭是你的荣幸。”

    林涛苦着脸,低声自语道:“我可以不要这个荣幸么?”

    见沈曼丽冰冷的眼神又盯向自己,林涛忙赔笑道:“嘿嘿,吃饭去,吃饭去!”

    ……

    十三号别墅内,老乌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中拿着平板电脑,当看到平板电脑上车载定位仪显示林涛的车子停在艺术学院门口,老乌脸色铁青的怒哼一声,咬牙切齿的恨声道:“林涛,你敢动劳资的女人,劳资一定要杀了你,一定!”

    老乌虽然并不怎么在乎沈曼丽,但是沈曼丽毕竟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林涛动他老婆就等于给他戴绿帽子,他又怎么能忍?

    不过,特殊时期,他必须先忍着,等把林涛利用完了就是林涛的死期!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