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南国有佳人
    “爸,醒醒啊,我们老板来看您了!”

    樊小军对着病床上熟睡的干瘦老头轻声喊道。

    “别叫醒你爸!”

    林涛忙阻止了樊小军,紧接着伸出手搭在樊小军父亲的脉搏上诊断一番,心中轻轻叹息,暗衬,“确实是病入膏肓了,非人力能够医治,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涛哥,你真会医术么?”

    樊小军见林涛像模像样的给自己父亲樊大海把脉,心下好奇的问道。

    “略懂一些!”林涛谦虚的道。

    樊小军随口问道:“你觉得我爸还有救吗?”

    林涛将手给收了回去,看了樊小军一眼,默默的摇了摇头,道:“肺部的癌细胞已经全部扩散,已经无力回天了!”

    樊小军听了林涛的话,眼眶有些湿润,他仰起头来,偷偷的抹了一下眼泪,旋即,伤感的叹息道:“我爸这辈子算是白活了,我母亲去世的早,我爸又当爹又当妈的把我和我妹给养大,一天福都没想过,好不容易熬过来,家里条件稍微强了些,他又得了这该死的肺癌……”

    说着,他再也压抑不住,冲到窗户边,掩面哽咽起来。

    这时,打完水回到病房的曹岚看到这一幕,眼眶也跟着红了。

    林涛看向曹岚,说:“曹小姐,我们可以出去聊聊吗?”

    曹岚微微楞了一下,随后将茶瓶放在了地上,点点头,说:“可以!”

    林涛与曹岚先后出了病房。

    站在病房的走道中,林涛看着曹岚妩媚的俏脸,说:“曹小姐,你最近一段时间会一直留在省城照顾小军他爸,是么?”

    曹岚挤出笑,道:“是啊,怎么啦?”

    林涛将刚才来医院前取出来的一万块钱递向曹岚,道:“这钱你先拿着。”

    “啊?”曹岚见林涛朝自己递来一沓钱,美眸瞪的老大,疑惑道:“林先生,你给我钱做什么呀?”

    林涛道:“用这钱先给老人换一个高级病房,他得了肺癌,不应该跟那些病人住在一个病房,这个时候他更需要的是清净和舒适的环境,刚才我已经跟小军提过此事了,待会儿你们就去换病房。”

    “这……”曹岚有些为难的看向林涛。

    林涛苦笑道:“这钱又不是给你的,你不用为难,钱是用来给老人家看病用的,在省城住院,医疗费用不低,这些钱你先拿着,算是替小军保管,等后期需要做手术或者需要化疗的时候,你在告诉我一声。”

    “哎!”曹岚感叹的笑了笑,轻声说:“也不知道小军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遇到你这么好的老板,那这钱我就替小军收下了,林先生,真的很谢谢你!”

    “别客气!”林涛笑了笑,看看手上戴的腕表,说:“时候也不早了,那我就先走,麻烦你替我跟小军说一声,让他先安心的在这里照顾他爸,我那边可以晚点再去。”

    “好的。”曹岚抿嘴一笑,顿时模样风情万种,“我送送你吧。”

    “不用了,留步吧!”林涛阻止了曹岚送自己,刚走出没几步,突然想到什么,又折返回去,对曹岚说:“曹小姐,方便把你电话号码告诉我吗?”

    曹岚啊了一声,俏脸不自然的红了红,悻悻的拿出手机,说:“可以的。”

    “算了,你直接把我号码记下来吧。”

    林涛将自己的号码报给了曹岚,嘱咐道:“医院这边有什么事情,或者需要医药费了就打电话告诉我一声。小军那小子要面子,肯定是不会主动开口找我的,所以还得麻烦曹小姐了。”

    “林先生,你太客气了,应该是我们麻烦你才对呢,你真是个大善人,嘻嘻……”曹岚娇俏的笑了笑。

    “大善人?”林涛苦笑道:“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评价我!”

    ……

    林涛离开医院之后,曹岚回到了病房,樊小军已经控制住了情绪,见只有曹岚一个人回来,便好奇的问道:“表姐,我们老板呢?”

    曹岚道:“已经回去了。”

    “啊,怎么走了?”

    曹岚笑道:“走之前让我转告你,好好的在医院照顾你爸,他那暂时不需要你,你可以晚点去报道。临走的时候还给了老爷子一万块钱的医药费,喏。”

    说着,把一沓钱递给樊小军。

    樊小军眉头皱了起来,没去接钱,有些责怪曹岚,叹气道:“表姐,我们老板刚给了我两万块钱,我已经觉得很亏欠他了,你怎么又收了他一万块,咱们不能这么贪得无厌啊!我得把钱给他还回去。”

    曹岚没好气的白了樊小军一眼,道:“你这就不懂了吧?你们老板是真心的想帮你,如果你再把钱给人家送回去,人家说不定还会生气呢,你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就别再逞强了,真觉得亏欠你们老板的,以后多为他效力就是了。当务之急咱们得赶紧给你爹换一个环境好些的病房,这样老人家心情也会好很多。”

    樊小军觉得曹岚说的有道理,轻轻叹了口气,点头道:“好吧,我这就去找医生给我爸换病房。”

    ……

    林涛刚走出医院,坐进车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看,见是大嫂沈曼丽打来的,心头一喜,忙给接通了。

    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沈曼丽冷冷的声音,“你现在到艺术学院来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林涛听沈曼丽沉重的语气,心里一阵打鼓,忙问:“是不是有什么事?”

    “来了再说!”沈曼丽说完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林涛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一阵无奈,启动车子朝着艺术学院赶去。

    羊城艺术学院大门口。

    林涛把车子停在门口后,走下车把电话打到了沈曼丽那边。

    “大嫂,我到艺术学院大门口了。”

    沈曼丽道:“你往学校里面走,先来舞蹈室。”

    “舞蹈室在什么地方?”

    沈曼丽冷冰冰的道:“长着嘴不知道问人么?”

    林涛:“……”

    郁闷的挂断沈曼丽的电话,林涛心里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靠,这沈曼丽喝醉酒跟清醒状态下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艺术学院的舞蹈室在教学楼的三楼,跟一个女学生打听到舞蹈室的位置后,好不容易找了过去,站在舞蹈室门外,林涛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教授学生舞蹈的沈曼丽。

    她一头长发盘成了一个漂亮的发髻,身上穿着一件墨绿色的长裙,站在舞蹈室正中央,身段轻盈,婀娜多姿的翩翩起舞,就像是一个美丽的白天鹅一般,高傲而又鹤立鸡群,这让林涛突然想起了一首非常适合现在这个意境的诗词来,“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 华筵九秋暮,飞袂拂**。 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 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纻。”

    ……

    五分钟后,伴随着舞蹈音乐的停止,沈曼丽的舞姿也停了下来,她拍了拍手,给女学生们交代几句,之后这才解散了学生。

    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女学生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舞蹈室,林涛等最后一个学生走了之后,这才朝着舞蹈室里面走去,朝那边正在收拾东西的沈曼丽笑道:“大嫂,没想到你跳起舞来这么好看诶。”

    沈曼丽没有理会林涛,自顾自的收拾东西。

    林涛望着沈曼丽成熟妩媚的俏脸,想着昨晚上跟她亲热的场景,就好像是恍如隔世一般。

    “大嫂!”林涛无意间瞥到了沈曼丽手腕上带着的手链,微微一愣,随即上前两步,一把抓住她的皓腕,似笑非笑的道:“还说上次在百货商场的奶茶店碰到的人不是你?这个手链我可还记得呢!”

    沈曼丽被林涛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寒着脸甩开林涛的手,冷声道:“林涛,你放肆!”

    “大嫂,咱能正常点么?”林涛有些无奈。

    沈曼丽冷冷的道:“我就是这样的人。”

    “可是昨天晚上……”

    “不要再跟我提昨天晚上的事情!”沈曼丽美眸瞪向林涛。

    “知道了。”林涛被沈曼丽反差如此之大的态度给惹的有些气恼,表情沉了下来,不咸不淡的问道:“大嫂叫我来这里到底想说什么?”

    沈曼丽背对着林涛,将地上的舞蹈服给捡了起来,语气冷清的说:“老乌是不是给了你一部奔驰车。”

    “是的。”

    “你不觉得那车有什么问题么?”沈曼丽扭过头,看了林涛一眼,问道。

    林涛撇撇嘴,道:“我觉得挺好的啊!”

    沈曼丽冷笑一声,道:“那你就等死吧!”

    林涛若有所思的与沈曼丽对视,似笑非笑的说:“你想说的是车上有定位器和监听器吧?”

    “你……你都知道了?”

    沈曼丽见林涛一脸淡然,顿时惊讶不已。

    “从他给我车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林涛如是说道。

    沈曼丽深深的看了林涛一眼,戏虐的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城府这么深!”

    “有吗?”

    林涛觉得沈曼丽这么评价他完全是对他的一种污蔑,他明明很单纯好嘛!

    “有!”沈曼丽认真的说道。

    “……”,林涛翻了个死白眼,一脸无语。

    “嘿,大嫂,你为什么要提醒我?”林涛坏笑一声,突然问道。

    沈曼丽把俏脸移开,不让林涛看见她的表情,也没有回答林涛的问题。

    林涛玩味的笑了笑,继续说:“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之所以提醒我,是因为关心我吧?”

    “滚!”

    沈曼丽淡淡的说道。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