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闹心的门铃
    伴随着酒香的香软小舌如同一条狡猾的泥鳅,一下子钻入了林涛的嘴中,沈曼丽搂着林涛的脖子,如同一个走在荒漠里的缺水饥渴者,狂热的汲取着林涛嘴里的水分。

    林涛被沈曼丽的热情所感染,浑身的血液全都沸腾起来,脑袋里一阵嗡嗡作响,想到此前沈曼丽那成熟冷傲,不可一世的模样,再看看这会儿搂着自己拼命亲吻的浪荡模样,这种反差让林涛充满了征服的快感。

    就像是学生梦寐以求的想要扑倒美女老师,上班族想要将女上司弄上床是一个道理,把她们扑倒啪啪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其实是男性的一种征服的**,征服比自己强大的女人,那种心理的满足比啪啪啪时来了**还让男人兴奋激动。

    而此时的林涛就有种征服沈曼丽的感觉。

    沈曼丽作为老乌的女人,林涛的大嫂,平时又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样子,哪个男人能够亲近沈曼丽?几乎没有,但是今天,就在此刻,沈曼丽竟然主动搂着林涛热情的狂吻起来,这能不让林涛浑身轻飘飘么?

    借着酒劲,林涛将心一横,死就死吧,既然沈曼丽主动勾引自己,那自己为什么还要做柳下惠?

    这么一想,他忽的将沈曼丽的紫色裙子给撩到了腰际,露出一双让男人看了能够垂涎三尺的修长美腿,紧接着压在了沈曼丽的身上,没有慌着去扯沈曼丽的内裤,而是学着岛国小电影里的套路,先来撩拨一下沈曼丽。

    将沈曼丽全身亲吻了个遍,终于,当林涛亲吻到沈曼丽敏感的耳垂时,沈曼丽红着脸嘤咛一声,紧接着死死的按住了林涛的脑袋,带着哭腔祈求道:“别……别再折磨我啦,求你……求你要了我吧!”

    沈曼丽的求欢声就如同催情剂一般,让林涛听的一下子**高涨,浑身血液就像烧开的水,沸腾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他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掰开沈曼丽的双腿,架在自己肩头,接着释放出早已经狰狞到快要捅破天的‘化身’,正要对沈曼丽发起总攻的时候,突然,一声门铃声从一楼客厅传了上来。

    林涛听到门铃声,身子一僵,一下子愣住了。

    沈曼丽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林涛的‘入侵’,双眼迷离的看着林涛,带着醉意的催促道:“快……快点呀!”

    林涛回过神,慌张的将裤子给提了起来,低声道:“大嫂,有人按门铃。”

    “别……别管他!”

    “那可不行,万一是乌老大,那就……哎,我去看看。”

    林涛迅速整理好衣服,一把扯过被子盖在沈曼丽的身上,低声道:“大嫂,如果是乌老大回来了,你可千万别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给说漏嘴了。”

    提醒完沈曼丽,见沈曼丽闭着眼睛含糊的嘀咕一句,也不知道她听没听见,林涛叹了口气,赶紧朝着楼下跑去。

    ……

    将一楼客厅的大门打开,林涛见保安亭的老保安站在门口咧着嘴对自己笑,便暗自松了口气,与此同时心里又郁闷不已,心道:“这老头门铃按的也太特么准了吧?”

    临门一脚被喊停,是个男人都会郁闷的想暴揍这保安老头。

    不过咱主角可是秉承了中华传统美德的大好青年,尊老爱幼是他做人的基本准则,虽然这老头挺欠揍,但咱主角还是硬生生的将暴揍老头的冲动给憋了回去,挤出笑,问道:“大爷,你有什么事吗?”

    保安老头笑眯眯的朝屋里张望一眼,悻悻的道:“林总,您叫我老陈就好,今天这事挺吓人的,也怪我没有做好安保,把那小子给放了进来,出事之后,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觉得对不起沈小姐,让沈小姐受惊了,我应该当面跟沈小姐赔礼道歉。”

    “这就是你敲门的目的?”林涛脸上带着笑意,心里早已经把老陈骂的狗血淋头。这老头就是怕沈曼丽事后责备他,再把他给开除咯,怕丢了工作,所以想来想去,决定主动承认错误,希望能够保住这份闲散待遇又不错的工作。

    老陈尴尬的嘿嘿干笑两声,道:“是啊,林总,还请你在沈小姐面前给我美言几句,我年龄大了,找份这样的工作不容易,如果为了刚才那事把工作给丢了,实在是冤枉啊!”

    林涛心道:“我特么没揍死你就算不错了,破坏我的好事还指望我给你美言几句?没门!连窗户都没有!”

    “老陈啊,你说你这叫什么事嘛,你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还道什么歉啊?”

    老陈没心没肺的笑道:“如果换做平时这个点我肯定不敢敲门了,这不今天林总您还在嘛,我想着沈小姐肯定还没睡,正好你也在,我给沈小姐赔礼道歉的时候,你在旁边再帮我附和两句,我这劫难不就过去了吗!”

    林涛:“……”

    林涛只感觉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老陈!”

    林涛笑眯眯的看着一副欠揍模样的老陈,嘴里咬牙切齿的道:“沈小姐刚才心情很差,所以我陪她喝了些酒,这会儿她刚睡下,我也该回去了,你的过失不算太大,依照沈小姐的脾气,她应该不会找你的麻烦,所以你大可不必多此一举的找她赔礼道歉,嗯,就这么着吧,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啊,林总,你这就要走了啊?”

    林涛将别墅的门关上,郁闷的懒得再理老陈,直接坐进了奔驰车中,启动车子后一踩油门,车子飞速的朝着别墅外面驶去。

    老陈望着车子驶远,脸上突然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低声自语道:“小子,你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老乌是个什么人?在他家玩他媳妇,这不是作死吗?劳资就是故意按门铃的,你知道不?再不制止你小子,你小子恐怕……”

    望着夜色,老陈轻叹一声,郁闷的道:“又做了一件好事,可惜这小子把劳资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了,还给劳资甩脸子,劳资也是特么的犯贱哟,哎!”

    ……

    次日,沈曼丽从宿醉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晒三竿。

    伸手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隐隐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荒唐事,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幽幽的道:“看来啊这酒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昨天夜里那小子原本不是准备……最后怎么又放弃了?”

    沈曼丽想不通林涛昨天明明有那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但她可以确定的是,林涛绝对不会是因为不想乘人之危而放弃,她心里清楚,林涛并非正人君子。

    下午的时候,老乌才从外面回到别墅,昨天夜里被女教授马莉折腾的够呛,身子发虚,走路一阵轻飘飘。刚到别墅,保安老陈就拦下老乌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老乌在得知王晓峰竟然跑到家里来抢他吃回扣的罪证,不慎落水死在家里后,一阵心惊肉跳,没想到自己一晚上没回家,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心虚的走进别墅,见沈曼丽坐在沙发上,阴沉着脸盯着自己,老乌叹了口气,走到沈曼丽身边,歉意的说:“老婆,事情我已经听老陈说了,真是对不起,昨天我……我谈了一笔生意,喝多了,所以就住了一晚上酒店,没想到一晚上发生这么多事,那个王晓峰也真是丧心病狂,得亏他死了,如果他没死,我一定饶不了他。”

    “说完了?”沈曼丽冷笑的看着老乌。

    老乌讪讪的道:“老婆,我知道这次我犯了大错,要不你骂我几句,或者打我一顿?”

    沈曼丽嫌恶的瞥了老乌一眼,道:“不用在我面前装了,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更恶心。”

    “老婆……”

    “闭嘴!”

    沈曼丽唰的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烦闷的揉揉太阳穴,面无表情的说:“咱们现在的夫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了,与其如此,还不如早做了断,离婚吧!”

    “离婚?”老乌脸色沉了下来,道:“离婚是不可能的!”

    沈曼丽冷漠的看着老乌,嗤笑道:“不离婚也可以,既然你在外面找女人,那我也在外面找个小白脸,如果你不怕戴绿帽子,那就不离呗!”

    “你敢!”老乌动怒的瞪着沈曼丽。

    沈曼丽冷冷的看着老乌,语气淡漠的说:“那就试试看吧。”

    “沈曼丽,如果你敢背叛我,我杀你全家!”

    沈曼丽成功的激怒了老乌,让老乌原形毕露的咆哮起来。

    “哈哈哈……杀我全家?”沈曼丽一阵狂笑,旋即,红了眼眶,冷漠的道:“我的全家不就包括你吗?要不你先把自己给杀了?老乌,你再也威胁不了我了,我父母全都不在了,我也不怕死,有本事你就把我给杀了!”

    “你以为我不敢吗?!”

    老乌气的浑身直哆嗦,咬牙切齿的怒视沈曼丽。如果不是离婚涉及到财产被分割,他还真不在乎沈曼丽,有钱什么样的漂亮女人找不到?

    “你当然敢,黑社会老大有什么不敢做的?”沈曼丽满脸鄙夷的朝老乌笑了笑,直接朝着二楼卧室走去,走到楼梯转角处时,她停下脚步,又道:“要杀我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阴晴不定的看着沈曼丽回了卧室,老乌直接朝他办公室走去,将锁着的保险柜打开,拿出一个平板电脑,平板电脑里面显示的竟然是沈曼丽卧室的场景!

    任谁也不会想到,老乌竟然还会偷偷在自己家里安装摄像头。

    他想看看昨天晚上家里发生的一切,于是调出昨天夜里录下的视频,当看到王晓峰捆绑了沈曼丽时,老乌怒骂一句,“这个变态的小畜生!”接着继续往下看,当他看到林涛和沈曼丽醉酒后在卧室里面亲热的场景时,他气的脸色铁青,双拳捏紧,表情狰狞的道:“沈曼丽,你这个臭婊子,劳资要的时候你不给,却勾引林涛,林涛就是你要找的小白脸吗?”

    “林涛!”老乌咬牙切齿的喊着林涛的名字,表情阴沉的可怕,不过马上他又放松下来,阴恻恻的冷笑道:“现在还不能要你的狗命,我还得留着你对付狼帮。嘿嘿,等狼帮被铲除了,我特么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让你尝尝什么叫做满清十大刑酷刑!”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