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醉酒
    夜里十点三十八分,一趟由新加坡飞往羊城的飞机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羊城机场。

    一名身材矮小,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伛偻着身子夹杂在众旅人中走出了机场,她四处张望一阵子,目光停留在了一辆黑色宝马车上。

    宝马车里坐着的是狼帮的军师太白鼠,此时他正拿着手机给狼帮老大狼狗打电话,说道:“老大,那个泰国杀手潇玉郞是这趟航班吗?时间会不会搞错了?”

    “应该不会出错,说的就是这趟航班,你耐心等着,那种高手一般不按常理出牌,说不定他就混在人群中,毕竟他是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头号要犯,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机场。”狼狗躺在家里的大床上,身边搂着一个肌肤白皙的妖艳女人,朝她胸部上揉了一把后,对太白鼠说道。

    “哦,对了。接到他后暂时不要带来见我,先让黑腹蛇试探试探他是不是有真本事,我可不想花大价钱请一个废物!”

    狼狗话音刚落,黑色宝马车的车门突然被人给打开,紧接着一个老太太如同鬼魅般坐在了太白鼠身边,太白鼠眼睛一花,手中的手机就跑到了老太太手里。

    老太太脸上褶皱无数,看上去极为吓人,她拿到电话后,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对电话里的狼狗道:“你就是狼帮的狼狗吧?虽然你是我的雇主,但是对于说我坏话的人我都不会放过,这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否则下次你会变成一具没法开口的尸体!”

    说完,不等狼狗开口他直接将电话给捏的噼里啪啦响,竟空手将手机给捏碎掉了。

    狼狗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回想着对方不阴不阳的诡异语调,仿佛脖子被人勒住一般难受,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皱着眉头暗道:“难道是……是潇玉郞?”

    ……

    太白鼠见身边突然坐了一名模样诡异的老太太,一时没反应过来给吓了一大跳,等他回过神来时,脸色一变,一脸惊恐的质问道:“你是什么人?”

    老太太将捏碎的手机扔在一旁,拍拍手上的碎渣,咧嘴笑道:“我就是你正等的人啊!”

    “潇玉郞?”太白鼠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见老太太不做声,太白鼠惊讶道:“这怎么可能,潇玉郞怎么会是一个老太太?”

    “人头猪脑,我现在被国际刑警组织追铺,能以真面目示人么?”说话间,老太太如同变魔术般,撕扯开脸上的假皮,露出一个白白净净的中年男人的模样,头上的银白色假发去掉后变成了一头橘黄色短发,“这才是我的真面目!”

    太白鼠看的惊叹不已,脸上马上换了一副恭维的表情,嘿嘿笑道:“潇玉郞先生不亏是泰国顶级杀手,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乔装打扮的技术更是一流,真没想到您华夏语也说的这么好。”

    “知道我华夏话为什么说的这么好吗?”

    太白鼠忙摇头。

    潇玉郞脸上露出冷冽的笑意,道:“因为我师父当年就是死在华夏宗师之手,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在学习华夏语,钻研华夏功夫,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杀掉那名宗师,替我师父报仇。”

    太白鼠一惊,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名华夏宗师姓甚名谁,可否方便告知?”

    “华夏第一武学宗师,林惊涛。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当年他和我师父比武的时候已经是花甲之年,这二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人世,希望他还没死,否则我怎么能亲手击败他,来告慰我师傅的在天之灵。”

    “哦对了,你们狼帮让我杀的目标是不是也姓林?”潇玉郞突然盯着太白鼠问道。

    太白鼠微微一愣,木纳的点头,道:“他叫林涛!”

    “林涛,林惊涛?!”太白鼠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一变,忙道:“您该不会是觉得,这个林涛跟当年的宗师林惊涛有什么关联吧?”

    “有没有关联,会一会他不就知道了!”潇玉郞白净的脸色露出一丝诡笑,旋即,低声自语道:“世界上哪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名字相仿又同是武学高手,在如今古武学凋零的年代,会古武学的少之又少,这个林涛一定和林惊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林涛啊林涛,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哟,嘿嘿……”

    ……

    “大嫂,咱们已经喝了快五瓶红酒了,虽说这红酒度数不高,但也经不住咱们这么个喝法啊,会醉的,别喝了吧?”

    林涛看桌子上已经空了四个酒瓶,另外一个瓶子也快见底了,又见沈曼丽喝的醉眼朦胧,便打着酒嗝劝阻道。

    沈曼丽一口将杯子中的红酒给喝完,舔了舔湿润的红唇,然后带着酒意,妩媚的俏脸上露出戏虐的神情道:“你别跟我说你不行了?男人可不能说自己不行哟!嘻嘻……”

    林涛苦笑道:“大嫂,你这是在调戏我吗?”

    沈曼丽柳眉一挑,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林涛,说:“是又怎么样?”

    “乌老大提醒过我,说你喝醉酒了与平时不一样,看来啊,差别还真大。”林涛苦笑的感叹道。

    若是换做平时,沈曼丽绝对不会跟林涛这么开玩笑,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仿佛人人都欠她几百万似得。而喝了酒的沈曼丽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脸上带笑,神情妩媚,还时不时的开个暧昧的玩笑,比平时清醒的时候‘可爱’多了。

    “别提他!”

    沈曼丽烦闷的瞪了林涛一眼,拿起酒瓶,又把杯中的酒给倒满,说:“接着喝,今天我非得把你灌醉了不可。”

    林涛无奈,只能顺着沈曼丽的意思,重新倒上酒,好笑的问:“大嫂,你非把我灌醉做什么呀?我又没招惹你?”

    沈曼丽似笑非笑的道:“喝醉了酒,就可以干一些平时想干又不能干的事情呀。”

    “想干又不能干的事情?”林涛疑惑的看着沈曼丽。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沈曼丽也不解释,抿了抿嘴,举起高脚杯,毋庸置疑的道:“一口喝完,然后咱们再喝点白酒。”

    林涛:“……”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

    林涛自诩酒量还不错,但是又跟沈曼丽两人分了一瓶一斤装的茅台白酒之后,胃里一阵翻腾,脑袋感觉千斤重,一阵天旋地转。

    白酒与红酒搭配着喝非常容易醉人,这会儿沈曼丽喝的直接趴在了餐桌上,嘴里含糊的嘀咕着什么,林涛脑袋昏昏沉沉一句也没听清楚。

    “大嫂,你……你没事吧?”林涛感觉自己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大了。

    见沈曼丽趴在桌子上没了动静,林涛艰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一站起来,脑袋又是一阵眩晕,赶紧用手扶住了餐桌,摇摇晃晃的走到沈曼丽身边,轻轻推了推沈曼丽的肩膀,醉醺醺的喊道:“大……大嫂?你……你醉了?”

    “别碰我!”沈曼丽趴在桌子上,带着哭腔,含糊的说了一句。

    “别睡在这啊,会着凉的!”

    沈曼丽突然好像酒醒了一般,猛的坐了起来,醉眼泛春,呵呵笑着张开双臂,娇媚道:“那……那你抱我回房。”

    林涛看到沈曼丽这副妩媚的模样,心头狂跳,原本喝了酒就浑身发烫,这下被沈曼丽不经意的撩拨,身体更加燥热难耐起来。

    咕噜!

    林涛忍不住吞了口吐沫,小腹如同起火了一般,也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对方是什么身份了,一把将喝醉了酒的沈曼丽给横抱了起来,而沈曼丽在被林涛抱住时,双臂顺势搂住了林涛的脖子,美眸半眯的望着林涛,醉意十足的笑着说:“今……今晚就……就便宜你小子了,呵呵……”

    “大嫂,我……”

    “嘘……别……别说话,快抱我回……回卧室。”

    沈曼丽身高大概有一米七左右,身材属于那种不胖不瘦刚刚好的类型,被喝醉了就的林涛抱在怀里竟然丝毫不觉得沉重。

    林涛抱着沈曼丽去了主卧,刚把沈曼丽轻放到床上,谁知道沈曼丽用力拉扯了林涛一把,林涛重心不稳,一下子栽倒在床,直接压在了沈曼丽身上。

    香喷喷夹杂着酒气的香味飘进了林涛的鼻子,沈曼丽那绝美的脸蛋与林涛的脸贴在一起,她的嘴唇正好挨着林涛的耳朵,轻微的呼吸带着热浪喷薄到林涛的耳根处,使得林涛整个身子仿佛被点燃了一般,那种带着诱惑的呼吸声让林涛一瞬间迷失了自我。

    “大嫂!”

    林涛身子如同着火了一般,捧着沈曼丽的俏脸,对着那性感湿润的红唇就是一阵狂吻,紧接着上下其手的在沈曼丽丰腴的身子上一阵乱摸,当双手终于攀爬上那两座巍峨的‘山峰’时,林涛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波涛汹涌’了。

    “呜呜……”

    林涛的法式湿吻持续的时间太长,又太狂热,吻的沈曼丽差点憋死,她柳眉轻蹙,嘴里呜咽的摇晃了一下脑袋。林涛见状喘着气的抬起头,看向沈曼丽,而沈曼丽美眸微微张开一条缝隙,迷离的看了林涛一眼,紧接着再次搂住了林涛的脖子,主动朝林涛的嘴巴凑了过去……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