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邪恶的报复
    拿到杜明义画押的证词以及相关证据之后,林涛和沈曼丽离开了禾木家具城。

    坐进车里,林涛笑着将证据递给沈曼丽,说:“只要把这些证据交给警方,王晓峰那小子少说得判个五六年。”

    沈曼丽推开林涛的手,发动车子,冷声道:“不用把这个给我,这是你们酒店的事情,所以这东西应该由你交给警方。”

    “你想让我来做这个恶人?”

    “难道不应该吗?”沈曼丽挑了挑柳叶眉,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

    林涛笑着将证据给缩了回去,点头道:“应该,您是大嫂,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回到红星酒店,林涛推开车门,扭头问沈曼丽,“大嫂,还要去我办公室坐坐吗?”

    “你办公室有什么好坐的?赶紧下车,不要耽误我的宝贵时间。”

    “真不去?”

    “少废话!”沈曼丽已经不耐烦了,美眸瞪向林涛。

    林涛突然朝沈曼丽神秘的笑了笑,说:“据我这几次对大嫂您的观察,我发现您有病!”

    沈曼丽以为林涛在骂自己,脸色一下子寒了下来,冷冰冰的质问道:“你骂谁有病?”

    “呃……”林涛尴尬的挠挠头,说:“您误会了,我不是骂您,是您身体确实出现了症状,如果我猜得没错,您跟老乌的这些年从来没有过孩子吧?”

    沈曼丽听了林涛的话,紧紧的盯着他没有出声,在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林涛压低声音继续说:“我对中医略懂一二,可以看出大嫂您身体属于极阴之体,也就是说身体常年不容易暖和,对吧?”

    沈曼丽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讶之色。

    林涛笑了笑,又说:“由于您特殊体质的原因,这些年根本怀不上孩子,是不是看过不少医生,那些医生都束手无策?”

    沈曼丽有些诧异,“你真会医术?”

    “不信你可以回去问乌老大啊,乌老大上次心肌梗塞差点死掉,就是被我给救回来的。”

    沈曼丽将信将疑,不过表情缓和了些,神情不自然的说:“你刚才说的极阴之体是什么意思?”

    “其实说通俗点,就是你的身子属寒,一般女孩子的身体都会偏寒,不过你却异于常人,身体里的寒气是平常女人的五倍以上,你来亲戚的时候是不是会觉得生不如死?这就是因为你身体内的寒气造成的。”

    “要怎么治?”沈曼丽心动了,因为林涛所说的这些全都是正确的。

    每一次来亲戚,沈曼丽都感觉好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那种痛苦伴随了她快二十年,折磨的她身心疲惫。

    林涛见沈曼丽动容了,得意的笑了起来,说:“用中药温补,再用针灸的方法给你驱除体内的寒气,不过如果你真想治愈,那就得做好长期治疗的准备,因为中医不像西医那样用药之后效果显著,中医它是一个循环渐进的过程,而你这种病西医又没法治,所以只能靠中医慢慢调理。”

    “你确定你能治好我的病?”沈曼丽很严肃的问林涛。

    “能不能治好,试试不就知道了?反正试了你也没什么损失,以你身体现如今的状况,还能比现在更糟糕吗?”

    “好!”沈曼丽觉得林涛说的有道理,点头答应下来,说:“如果你真能把我的病给治好,我会报答你的。”

    沈曼丽身上的病就像是她的梦魔一般,每个月都得死去活来一次,如果真能治好,她在所不惜。

    “什么时候开始?”林涛笑着问道。

    沈曼丽此时没有了冷漠女神范,脸上露出迫不及待的神情,说:“要不马上就开始吧?”

    林涛苦笑道:“我还没准备好药材和银针呢。”

    “那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林涛低头想了想,然后抬头看着沈曼丽,说:“要不我现在去准备一下,从晚上开始给你治疗?”

    “嗯,好!”沈曼丽点头答应下来。

    “成,那大嫂你先回去,晚上我带上药箱去你家。”

    “真是很难相信,你年纪轻轻的竟然会中医!”临走前,沈曼丽深深的看了林涛一眼,说道。

    沈曼丽走后,林涛没有回酒店,直接开着他那辆奔驰轿车去了秦汗青的中医店。

    中医医馆依然房门紧闭,林涛站在门口敲了半天门里面都没反应,便扭头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到他,于是直接掏出一根铁丝,在门锁上一阵捣鼓,很快就把锁芯给打开了。

    医馆大堂内黑黢黢的没有一点光线,大堂的右上方有一个偏厅,里面是专门供秦汗青吃住的地方,林涛进入医馆之后,直接去了偏厅。

    林涛心想,如果猜的没错,秦老头此刻恐怕还在废寝忘食的练习着针灸术呢。

    他刚踏进偏厅,一股难闻的气味迎面扑来,便捂着鼻子咒骂一句,“靠,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秦叔,你……”

    林涛一眼就看到了手捧针灸术复印本的秦汗青,正一脸狂热的站在人型模具旁,手里拿着银针在模具的穴位上刺来刺去。

    听到声音,秦汗青扭头望去,见是林涛,先是一愣,随后好奇的问道:“师哥,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

    林涛翻了个死白眼,郁闷道:“能不能别叫我师哥?听的别扭,咱们还像以前那样称呼对方。”

    “那可不行,既然我学习了老神医的针灸术,那么就得按规矩来!”

    林涛一脸无奈,不想跟秦汗青过多纠缠,直接说出过来的目地,“秦叔,我需要一些中药给一个女性朋友治病,你赶紧给我准备一下,这是药单。”

    秦汗青接过药单看了一眼,嘴里念叨着,“人参、鹿茸、刺五加、淫养藿、当归、冬虫夏草、黄芪……这些都是温补的药材啊?”

    “是的,我一个女性朋友是极阴之体,需要这些药材来调理身子。”

    “竟然是极阴之体?”秦汗青一脸震惊,不过马上又释然,笑道:“师哥亲自出面,即便是再困难的疑难杂症恐怕都能药到病除!”

    “秦叔,我求求你了,能别叫我师哥么?”林涛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他还想把秦晓婷给收了呢,老秦喊他师哥,那他跟秦晓婷的辈分怎么算?想想都觉得蛋疼。

    秦汗青死板又固执,摇头道:“不行,你本来就是我师哥!”

    林涛:“……”

    “得了,甭废话,给我抓药吧!”

    秦汗青讪讪的笑着将药单又递还给了林涛,说:“师哥,外面的药柜里,你需要的药材都有,你自己去抓药吧,我这正忙着呢!”

    林涛见秦汗青黑眼圈极重,眼球中布满血丝,诧异的问道:“你该不会是从拿到针灸术之后就一直在练习,两天两夜没睡觉吧?”

    秦汗青咧嘴嘿嘿一下,道:“差不多吧,困的厉害了就小眯一会儿。”

    “你这老头,简直是视中医如命,这针灸术又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掌握的,这么急功近利反而不妥,我看你啊赶紧好好睡一觉,等养足精神了再慢慢练习也不迟,中医的要领将就循环渐进,你这样不要命的练习会适得其反你知道吗!”

    秦汗青被林涛的话给唬住了,忙道:“不会吧师哥?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林涛没好气的白了秦汗青一眼,说:“你不困么?赶紧去睡一觉,等醒了再慢慢研究。我都把针灸术的副本给你了,又不会收回去,你着什么急啊!”

    “诶,好!那我听你的!”

    秦汗青将手中的针灸术副本小心翼翼的放进锦盒里,然后打了个哈欠,对林涛说:“还真困的不行,那我先去睡觉了?”

    “去吧,药我自己抓!”

    秦汗青点头后倒在床上,半分钟时间不到便鼾声如雷。

    ……

    林涛在医馆里抓完药之后,想到沈曼丽家肯定是不方便煎药的,于是顺便在医馆把中药给煎好直接给她送过去。

    煎完药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林涛坐进车里给沈曼丽打了个电话。

    沈曼丽接通后,林涛笑着说:“大嫂,中药我已经给你煎好了,我这就给你送过去,顺便给你针灸。”

    “知道了!”

    沈曼丽答应一声就要挂电话,林涛急忙说:“大嫂等一下,我给你煎了一下午的药,这会儿还没吃晚饭呢,待会儿你得管我晚饭呀!”

    沈曼丽知道自己的病情后,郁闷了一下午,原本没什么心情吃晚饭,也不打算做晚饭,听林涛这么说,她犹豫了一下,最后叹气道:“好吧,为了感谢你给我治病,我再给你做一次饭!”

    挂断林涛的电话之后,沈曼丽估摸着林涛顶多半个小时就能到别墅,于是直接进了厨房去给他做饭。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轿车缓缓朝着别墅大门口驶来。

    门卫亭只有老保安一个人,他认得这辆车子,是乌总亲戚王晓峰的座驾,就跟车里的王晓峰笑着打了招呼之后直接放行。

    如果此时樊小军在场,他一定会逮住这个差点强暴了他女朋友的罪魁祸首给活活打死,可惜天公不作美,昨天林涛给了他钱后,他今天赶早就拿着钱回老家给病重的父亲看病去了。

    而王晓峰为什么会突然来别墅,原因很简单,中午的时候林涛和沈曼丽从禾木家具城的老板杜明义口中逼问出了王晓峰损害酒店利益吃回扣的证据。等林涛和沈曼丽离开家具城后,杜明义纠结了很久,最终决定给王晓峰通风报信,让他赶紧跑路。

    王晓峰在得知沈曼丽竟然查自己的罪证时,怒火中烧,自己亲表姨不帮自己也就算了,竟然帮着外人反过来对付自己,他气的在家里乱发一阵脾气后,决定殊死一搏,亲自去沈曼丽的别墅,将罪证给抢回来。而且为了报复沈曼丽,他决定干一件他想了很久,却一直不敢干的事情,那就是把他那个妩媚到极点的表姨给按倒在床……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