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初恋啊!
    林涛看了秦晓婷发来的短信,阴郁的心情稍微好了些,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迅速穿好衣服,走出酒店。

    他没有开老乌送给他的奔驰轿车,因为车里装有监控系统,怕去秦晓婷家次数多了,把秦晓婷和韩雪家的地址给暴露了。于是走到路边,招来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后报了秦晓婷家的小区地址,之后仰坐在后排座椅上,闭目沉思。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李婉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路边的夜市喝了不少酒,听着电话里面的忙音,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林涛狠狠的给剜了一刀,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埋着头趴在桌子上伤心的低泣着。

    夜市卖烧烤的店主是一对中年夫妇,胡子拉碴的中年老板正烤着烧烤,见旁边桌子的李婉茹哭了半天,就朝他媳妇使了个眼色,低声道:“那个姑娘喝了半天酒了,一边喝还一边哭,估摸着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别在咱们这喝出什么事哟,你去劝劝看,顺便开导开导她,哎。”

    “那姑娘刚才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她情绪很低落,不过人长的还真是漂亮,跟电影明星似得,也不知道是遇到什么难事。”老板娘嘴里嘀咕一句,然后放下手中的碗筷,用抹布擦拭了一下双手,这才走到李婉茹那桌,在李婉茹身边坐下,轻声问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李婉茹依旧充耳不闻的低泣着。

    老板娘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知道李婉茹一定可以听见,便自言自语的道:“像你这个年龄的姑娘,能够到这里来买醉还哭的这么伤心,一定是为了感情上的事情。哎,我是过来人,说句不该说的话,这个世界离了谁都照样转,也许你现在觉得你男朋友无情的离开了你,感觉很心痛,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了,甚至没有活下去的动力,其实这都是你心灵最柔软的那一处在作祟,觉得不舍。但不舍归不舍,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等你放下他了,渐渐结识了新的爱人,你会发现自己曾经为那个放弃自己的男人哭的死去活来是多么的幼稚和不值!”

    “妹子,听大姐一句劝,不要太伤心,好好的生活,活的比他好,以后他一定会后悔的!”

    李婉茹突然坐了起来,抹着眼泪,红着眼眶问老板娘,“会吗?”

    “啊,什么?”老板娘见李婉茹突然坐直了身子,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顿时被她搞愣住了。

    “如果我活的好,他会后悔吗?”

    老板娘温和的笑着点头,说:“会,一定会!”望着李婉茹漂亮的脸蛋,心里却幽幽的叹气,暗衬:“哪个男人这么蠢,连如此漂亮的女孩子都抛弃,如今的社会啊,哎……”

    李婉茹听了老板娘的劝,开着她那辆甲壳虫车晃晃荡荡的回到家,刚打开门,就见她父亲李太国和母亲蒋淑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阴晴不定的盯着她。

    “死丫头,大晚上跑哪去鬼混去了?打电话也不接,你想急死我跟你爸啊?”蒋淑芬一脸愤怒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瞪着李婉茹说道。“妈……”李婉茹声音中带着哭腔。

    蒋淑芬这才察觉到女儿的情绪不对,眼眶红肿的跟桃子似得,惊呼一声,忙走过去拉住李婉茹的胳膊,道:“女儿,你这是怎么啦?眼睛肿这么厉害?”

    李婉茹见到父母就像是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小孩子,心里装满了委屈,突然一把抱住蒋淑芬,再次哽咽了起来,“妈,我……我好难过!”

    在蒋淑芬的印象里,女儿一直都是大大咧咧,坚强勇敢的性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抱着自己痛哭过,即便是小时候分数考的少了挨打也不吭一声,今天却哭的如此伤心,蒋淑芬见了也是一阵难受,偷偷抹着眼泪,轻轻拍着李婉茹的后背,道:“好女儿,咱不哭,不管发生什么事,有什么难过的事,都有爸爸妈妈陪着你,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等把李婉茹安慰回卧室,看着她睡着之后,蒋淑芬又帮李婉茹整理了一被角,这才轻手轻脚的走出卧室。

    坐在客厅闷头抽烟的李太国见妻子出来,轻叹一声,问:“婉茹睡着了?”

    蒋淑芬轻轻点头,一脸担忧的说:“喝了不少酒,瞧她哭的那伤心劲,我还从来没见过她那样,你说她为了什么?”

    不说这还好,一说李太国便动了肝火,手掌心狠狠的拍在茶几上,怒声道:“除了那个叫什么林涛的小子,还能因为什么?难道你不记得了?前几天婉茹明明说要带那小子回来吃饭的,可是最后这事不了了之了,自那之后,婉茹一个笑脸印都没有。”

    蒋淑芬听了跟着怒骂道:“这个林涛真不是个东西,我们家婉茹哪点配不上她了?要模样有模样,要工作有工作,他算个什么东西,他有什么资格抛弃我们家婉茹,我们家没嫌弃他,他就烧高香了。混账玩意!”

    李太国阴沉着脸说:“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蒋淑芬听了自己丈夫的话,微微诧异,问道:“你难道还想找他算账?”

    “为什么不?”李太国一脸冷笑,“虽然我如今已经退下来,不再是公安局副局长,但许多人脉还在,想收拾那小子易如反掌!”

    “教训他一顿为咱女儿出出气得了,可别把事情闹大了啊!”蒋淑芬提醒道。

    李太国点点头,将手里夹着的烟蒂塞进烟灰缸,道:“放心好了,我有分寸!”

    ……

    夜晚太安静,林涛赶到秦晓婷家门口时,没有敲门,怕引起隔壁韩雪家的注意,掏出手机给秦晓婷发了条短信,“姐,我在你家门口了。”

    不多时,房门被打开,秦晓婷穿着一件咖啡色丝绸睡衣一脸温柔的看着林涛,轻声说:“快进来吧。”

    “嗯。”林涛情绪不高的答应一声,进到屋里。

    秦晓婷随手将房门给关上,关切的问道:“小弟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林涛现在还不能把这件事的原委告诉秦晓婷,也不是信不过她,只是不想让她替自己担心,就挤出笑,道:“我能有什么烦心事啊,就是想姐你了呗。”

    秦晓婷给了林涛一个温柔又妩媚的大白眼,知道林涛心里肯定有事,既然他不愿意说,秦晓婷也不打算勉强他说出来,便转移话题说:“哦对了,你知不知道我爸干什么去了?这老头,神神秘秘的,打电话关机,医馆的门也关了一天,会不会出什么事呀?”

    林涛笑着说:“放心好了,他好着呢,我把针灸术传给了他,以他对中医的热爱,肯定会暂时关掉医馆,闭关练习针灸术。”

    “啊?”

    秦晓婷惊讶的娇呼一声,没想到林涛还真说到做到,把失传已久的针灸术法传给了自己父亲,顿时又惊又喜,心中也无比感动。秦晓婷知道自己父亲对于中医痴迷到什么程度,能让他在晚年的时候学会他想都不敢想的针灸术,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莫大的慰藉。而作为秦汗青女儿的秦晓婷知道林涛将她父亲生平最后的夙愿都给实现之后,又怎么能够不感激林涛。

    “小弟,真的很谢谢你!”秦晓婷一脸温柔的对林涛说道。

    “姐,咱们之间以后不用说谢谢,我是真拿你当我亲姐姐来对待的。”

    说完这句话,林涛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见秦晓婷眼神玩味的看着自己,林涛老脸讪讪的红了,补充道:“是像对亲姐一样对你……唔,好像还是不对……”

    秦晓婷见状捂嘴轻笑起来,娇声的道:“你不用再解释啦,越解释越乱。”

    “困了吗?”秦晓婷又接着问道。

    林涛点点头,“折腾了一天,还真有些困了。”

    “那就去睡觉吧。”

    林涛悻悻的看着秦晓婷,“姐,我能跟你一起睡吗?”

    秦晓婷戏虐的说:“你不是拿我当亲姐对待吗?”

    林涛腆着老脸笑道:“谁说姐弟不能同床了?”

    “那你还……”说到这里,秦晓婷妩媚的俏脸微微一红,不自然的别过脸,脸红心跳的轻声道:“算了,看在你晚上情绪不好的份上,同意啦!”

    林涛脸上露出喜色,一把从后面搂住了秦晓婷的腰,道:“姐,我爱死你了!”

    “去去去,你不能爱我,你可是那我当亲姐呀,爱我不就是乱了伦吗?!咯咯咯……”

    “哈哈,那我就乱一个给你看看!”大笑两声,林涛如同大力士一般,一把将秦晓婷给横抱了起来,迈着四方步朝着卧室的大床奔去。

    上了床,林涛出奇的老实,没有对秦晓婷动手动脚,只是抱着秦晓婷纤细的柳腰,下巴搁在秦晓婷的肩膀上,语气轻柔的说:“姐,可以跟我讲讲你的初恋吗?”

    “初恋啊!”

    听林涛这么说,秦晓婷感慨一声,紧接着卧室一下子安静下来,秦晓婷没了动静,似乎在回忆着从前的那些过往……

    月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床上,将秦晓婷那张漂亮的脸蛋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她原本就精致的五官更添美感。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