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狠心拒绝
    林涛从沈曼丽的别墅回到红星酒店办公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突然想起韩雪父母今天要从老家到韩雪那去小住,便忙拿出手机打算给韩雪打个电话问候一声,不过转念又一想,怕她父母在身边,她不方便接电话,于是编辑了一条询问的短信发了过去。

    发完短信之后,随手将手机放在办公桌上,回想起晚上跟大嫂的旖旎风情,浑身又是一阵燥热,沈曼丽简直就是一个随时随地都能吸引男人目光的妖精,一个眼神亦或者一个动作都能让男人为之神魂颠倒,想到此处,心中不免有些嫉妒老乌的艳福。

    真特么好白菜被猪给拱了啊!

    正有些愤愤不平时,手机短信的铃声响起。

    林涛伸手拿起手机,见是韩雪发来的,于是忙点开。

    韩雪回复道:“下午去火车站接了我爸妈,晚上带他们出去吃了饭,刚回家不久。你呢?找到住的地方没有?”

    林涛回复道:“你不用担心我,我住在公司里面的酒店,舒服着呢,不过你爸妈来你这里的目地跟你说了没?”

    韩雪那边短信很快就回复过来,“能有什么目地呀,还不就是逼我回去跟他们朋友的儿子处对象吗。”

    虽然隔着手机,林涛也能够想象到韩雪愁眉苦脸的样子,便道:“要不要我帮忙啊?”

    “你怎么帮我呀?”

    “能怎么帮啊,还是昨天晚上说的那样,冒充你男朋友呗。”顿了顿,林涛发了个笑脸,补充道:“如果做你真男朋友我也不介意。”

    “还是不劳您大驾了,我怕您越帮越忙。”

    林涛看了短信又好气又好笑,忙回复,“靠,你什么意思啊?我又那么不靠谱吗?”

    “你靠谱吗?”韩雪反问道。

    林涛气的连连点头,自言自语道:“好你个韩雪,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找机会把你屁股打肿!”

    他正要编辑短信的时候,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敲响,于是他放下手机,一脸正色道:“请进!”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身职业套装的张梅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走了进来,笑眯眯的道:“林总,没打扰到您吧?”

    林涛笑着摇头,说:“我也是刚回来不久,正打算休息呢,张经理有什么事吗?”

    张梅脸上含笑的解释说:“刚才在大堂看见您,见您喝酒了,就想着给您热杯牛奶,睡前喝牛奶可以提高睡眠质量呢。”

    “张经理有心了!”林涛暗自点头赞赏的看了张梅一眼,然后指了指办公桌侧面的沙发,说:“你坐,我正好有些事情要跟你说一说。”

    “啊?”张梅没想到林涛会这么正经的跟自己谈事情,心里有些紧张,答应一声后,将牛奶放在茶几上,正襟危坐的坐在沙发上目光疑惑的看向林涛。

    林涛见张梅有些紧张,就笑着说:“不用紧张,其实也不是你的事情,是樊小军的事情。”

    张梅听林涛提起樊小军,心下更紧张了,以为林涛要找自己男朋友秋后算账呢,便忙道:“林总,真是对不起,下午小军确实是鲁莽了,我替他向您赔礼道歉,您……”

    林涛苦笑的打断张梅的话,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说了要找他麻烦么?我是想谈他工作上的事情,他现在不是在乌总那边做保安吗,我想把他调到我身边来,这事我已经跟他说过了,想问问你的意见。”

    “啊?”张梅一下子被林涛说愣住了,“你们见过面了?”

    林涛笑着点头,道:“晚上在乌总家做客,所以正好看见了樊小军,我觉得你男朋友是一个好苗子,在那边做保安太屈才了,所以想让他来跟着我干。”

    张梅闻言一脸喜色的说:“呀,这是好事啊,林总您看的起我们家小军那是我们家小军的福分,我没有意见。”

    林涛原本想提醒张梅,樊小军跟着自己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但是出于对樊小军的考虑,林涛决定把这些事情留给樊小军去跟她解释,至于樊小军愿不愿意把其中的利害说清楚,就看他自己的意思了。

    “既然你同意的话,那就没什么事了,你先去忙吧。”

    林涛不愿意跟张梅多待,毕竟孤男寡女单独待在一起,传出去了好说不好听,于是下了逐客令。

    张梅忙起身,说:“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您有什么吩咐只管叫我。”

    等张梅走后,林涛才发现自己刚才只顾着跟张梅谈话,忘记回复韩雪的短信,韩雪又主动发来一条,询问自己是不是生气了。

    林涛见了微微一笑,打算晾韩雪一阵子,看她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如果着急了说明把自己放在心上了,如果根本不当一回事,那么……

    轻轻叹气一声,林涛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朝着休息室走去。

    在休息室的浴室洗了个澡,刚躺上床打算休息,放在枕头下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林涛以为是韩雪打来的,心里一喜,暗道:“这妮子心里还是有我的吗。”

    拿起手机一看,却并非是韩雪的电话,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李婉茹的名字。

    “这么晚了,她打电话来做什么?”

    林涛犹豫了一下,忍住内心的冲动,不打算接,于是将手机扔到一边,也不挂断,就让它这么不停的震动。

    林涛以为她打一遍就不会再打了,谁知道他错误的判断了李婉茹的恒心,电话在枕头边不停的震动着,大概打了六七次,林涛实在是不忍心,也怕这么晚了李婉茹打给自己有什么急事,于是幽幽叹了口气,接通了她的电话,轻轻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李婉茹沉默了几秒,接着声音有些含糊不清的说:“我……我就这么……这么招你厌吗?连个电话都……都不愿意接?”

    林涛皱了皱眉,道:“你喝酒了?”

    “不用你管!你先回答我,为什么故意疏远我?”

    林涛心中苦叹,声音却装作冰冷的道:“我有吗?我们本来就不熟,谈的上疏远不疏远么?”

    “林涛,你……你混蛋!”

    电话里,林涛听的出来李婉茹很生气,属于咬牙切齿的骂出来的,由此可见,她是有多恨自己。

    “嗯,我混蛋,你本来不就认定我是嫖客吗,所以我混蛋也正常啊。还有事没?如果没事我就挂电话了!”

    林涛说完之后,李婉茹突然又沉默了。

    旋即,突然一阵低泣声从电话那头传进了林涛的耳朵里,听的林涛表情一怔,随后心里仿佛堵了一块石头似得气闷,五味杂陈。

    李婉茹低泣的声音让林涛心里无比心酸,虽然李婉茹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格火辣,但她毕竟是个女人,而且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对着自己哭的那么伤心,换着任何一个男人听了恐怕都会心碎。

    只是林涛真的没想到,李婉茹怎么就突然喜欢上自己了?这太不科学了?

    林涛何尝不郁闷,有一个美女主动向自己示好,原本是一件非常让人开心的事情,但偏偏两人的身份属于水火不容型,谁见过混黑道的去找一个当警官的女朋友。

    林涛刚混到老乌身边没多久,而且渐渐取得了老乌的信任,如果跟李婉茹纠缠不清,被老乌觉察到,事情很有可能败露,那么之前的努力就全付之东流了。

    一想到这些,林涛咬着牙,心肠硬了下来,故作不耐烦的道:“哭够了没?”

    电话那头的李婉茹哽咽两声,带着哭腔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是的。你性格古怪,脾气火爆,根本就不像个女人,而且处处针对我,你给我一个不讨厌你的理由!”

    “你知道的,我其实……其实并不是真的讨厌你才……才故意针对你,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就是想招惹你,我也知道你并不是什么嫖客,我……我……”说到这里,李婉茹仿佛很委屈似得,又断断续续的低泣一阵子,这才哽咽道:“你现在能出来吗?我想见见你!”

    林涛其实很想答应李婉茹,也想问她现在是不是喝醉了,是不是一个人在外面;一想到她有可能孤零零的一个人喝醉了在外面哭着给自己打电话,林涛恨不得不管不顾的马上答应她,跑去见她,然后紧紧的搂住她……

    但是理智的思维不允许他这么做,他紧紧的捏着拳头,声音中带着颤抖的语调,语气稍微放缓了一些,说:“很晚了,我已经睡下了。你如果在外面的话就赶紧回去吧,以后……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了,咱们不合适。”

    说完,听着李婉茹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林涛直接狠下心将电话给挂断了。

    “李婉茹,真的很抱歉!哎……”林涛后脑勺枕在双臂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轻声叹气道。

    躺在床上,林涛的情绪久久无法平静,心酸又难受。可以这么说,林涛从小跟着老爷子长大,从来没有过父母的关爱,他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他非常缺爱。李婉茹是第一个向他示好的女孩子,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微妙,就仿佛是心里的裂缝被这个女孩子慢慢的滋润着,却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狠心拒绝了这个女孩子对自己的滋润,那种感觉让他心里堵的慌。

    实在是睡不着觉,此时林涛想找一个人来安慰自己,想来想去,只有秦晓婷这个红颜知己能够抚平自己不安的内心,又怕她已经睡着,便发了个短信过去试探。

    “姐,睡了吗?”

    很快秦晓婷的短信便回了过来,“刚躺下,正准备关机呢,你短信就来啦。”

    “姐,我想你了,可以过来找你吗?”

    秦晓婷从林涛的字眼里发现他情绪似乎不对,便忙回复说:“如果你不嫌麻烦,就过来吧,我给你留门。”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