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黑熊和黑狼听到这突如其来如鬼魅般的声音,脸色皆变。

    一分钟前,两人还在商量如何干掉林涛,一分钟后,林涛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他们身后,他们能不惊慌么!

    黑狼反应速度极为快,脸色一变,随即,从沙发上一个鲤鱼打滚,躲避到了离林涛三米开外的地方,匕首横于胸前,随时准备出击。

    黑熊就不像黑狼这般身手敏捷了,他本身块头就大,身体显得有些笨重,又是以力量型著称,让他跟别人比力气他少有敌手,但是速度就不尽人意了。

    林涛站在他身后,他一动也不敢动的定坐在沙发上,身体挺的笔直,他怕自己一动,林涛就会对他下手,他没有一点把握躲开林涛这背后一击。

    屋内异常安静,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一般。

    与两人凝重的神情相比,林涛显得轻松许多,双手负背,一脸淡然的道:“你们不用去找我了,我现在主动上门,你们省事我也省心。”

    黑熊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却不敢伸手去擦,开山刀就放在他身边也不敢去拿,他怕自己手稍微一动,林涛就会立马出击。

    这时,黑狼问了一句非常愚蠢的话,“你来找我们有什么用意?”

    林涛被黑狼无脑的问话给逗笑了,戏虐的道:“我说我来找你们斗*地主,你信么?”

    “别特么逗闷子,既然来了,就把狗命留下!”黑狼眼中闪过杀意,猛的用脚背挑起脚下的一把木凳,朝林涛那边砸去,与此同时,匕首反握的朝林涛冲了过去。

    就在同一时间,坐在沙发上的黑熊也动了,他一把握住了开山刀,一个转身,直接朝身后的林涛横砍过去,刀身锋利力道猛,这一刀如果砍在林涛身上,非死即残!

    林涛一个闪身躲过了两人的偷袭。

    其实就在刚才,林涛原本可以悄声无息的制服他们,不过他并没有那么做,就像是猫抓老鼠,有时候猫本可以一下子将老鼠给咬死,但是它偏偏不弄死老鼠,就得虐着老鼠玩。

    这会儿林涛就是这种猫戏老鼠的心态。

    自从林涛离开部队之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实战训练了,一时手痒,打算拿黑熊和黑狼活动活动筋骨。

    他没有使用古武学里面的招式来个一击必胜,就用最传统的招式与两人过招。

    几分钟过去,两人合围林涛,都没能碰到林涛的衣角。

    “你们实在是太弱了!”

    黑熊虽然力道很强,但致命的弱点是速度太慢,而黑狼虽然速度不错,手上的功夫却差强人意。

    林涛叹息一声,没了玩的兴致,打算结束这场‘游戏’。

    他一个急速后退,紧接着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武学!”

    黑熊心中猛的一突,暗叫一声糟糕,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无影拳!

    只见林涛暴喝一声,一股气流从他身边荡漾开来,紧接着仿佛有无数双拳头朝四面八方砸去。

    嘭嘭嘭!

    由气流产生的拳意如排山倒海般向四周扩散,周遭的家具器皿全部被轰的粉碎。

    而在林涛不远处的黑熊以及黑狼根本来不及做出防御,胸口就如同被千斤巨石砸中,身体倒飞出去,鲜血从口中狂喷而出,身子砸在了对面的墙壁上,然后又摔在地上。

    身子瘦弱的黑狼落地后感觉眼前一黑,直接昏死过去。

    而黑熊摔在地上后,艰难的挣扎了几下,萎靡的目光看向林涛,一脸的不甘,最终又是一口老血从口中喷出,黑熊也相继晕死过去了。

    林涛迅速将两人捆绑后扔进了事先准备好的麻袋中,然后分两次将两人从楼上运到了楼下黑狼的车里,一个丢在后排座椅上,另一个扔进了后备箱中。

    等事情都搞定后,林涛坐回车中,掏出手机分别给省公安厅的副厅长陈淼和马莉发去短信通知。

    紧接着,启动车子,迅速朝郊外的废弃加工厂驶去。

    马莉一直等在公用电话亭旁边,收到林涛的短息后,她脸上露出一丝笑,迅速拨通了报警电话。

    与此同时,非常巧合的是,今天省公安厅的陈淼副厅长来公安局分局视察工作,警方接到报警电话,说郊区有人正在毒品交易时,立即向分局领导汇报了此事,而分局领导又不敢隐瞒,将此事告知了正在分局视察的陈淼,陈淼当机立断,命令警方立即出警。

    若是换做平时,分局的领导们肯定会开会先商量一下此事的真实性,然后在磨蹭一阵子进行任务分配,这一来一去如果真有贩毒的恐怕早就闪的没人影了。

    没有任何人会想到,其实陈淼今天对分局进行工作视察只是林涛计划里面的一个环节而已。

    有了陈淼的命令,分局哪敢磨蹭,立马派出三辆警车十名公安干警前往废弃加工厂。

    等三辆警车呼啸般赶到废弃加工厂时,正巧看到一辆黑色吉普车停在大门口。

    十来个警车举枪迅速将此车给包围,然后就见到车里坐着两人。

    不对,更准确的说是就看见驾驶座椅和副驾驶座椅上趴着两人。

    “死了?”

    众警察彼此对视一眼,接着慢慢逼近两人……

    等黑熊和黑狼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进了警察局的审讯室。

    黑狼大声咆哮,“我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抓我?”

    老警察见黑狼醒来,冷笑道:“我们在你的车上发现了一千克毒品,而装毒品的箱子上有你跟你朋友的手印,证据确凿,容不得你们抵赖。”

    听了老警察的话,黑狼懵住了,片刻,他一下子醒悟过来,愤愤道:“林涛,一定是林涛那个王八蛋陷害我!”

    不过他的咆哮已经起不到丝毫作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他跟黑熊,而且他们又有黑社会背景,简直就是黄泥巴涂在裤裆上,不是屎也变成屎了。

    ……

    太白鼠给狼狗打电话的时候,狼狗正在他情妇家中做着苟且之事,见是太白鼠打来的电话,狼狗从情妇身上翻身下去,躺在了一边,气喘吁吁的接通电话,问道:“老鼠,有啥事吗?”

    “大哥,出大事了!”太白鼠说话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

    狼狗从床上坐了起来,语气沉重的道:“赶紧说!”

    太白鼠就把黑熊以及黑狼贩毒被抓的事情说了出来。

    “贩毒?这怎么可能!”狼狗怒声道:“咱们帮会从来没做过毒品生意,他们两个又怎么可能贩毒!”

    太白鼠叹气道:“据警方透露,两人的确在贩毒的时候被现场抓获,证据确凿啊!”

    “你安排一下,我要见他们!”狼狗根本不相信黑熊和黑狼会贩毒。

    太白鼠苦涩的道:“现在警方那边不让见面,说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王八蛋!”狼狗咆哮一声,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紧接着急忙穿衣服。

    狼狗的情妇一把揽住了狼狗的腰,腻歪道:“别走呀,你还没让人家舒服够呢!”

    “舒服你麻痹!滚!”狼狗暴怒的一脚将他情妇给踹开,提上裤子就朝着屋外走去。

    坐进车里,狼狗翻出一个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对方才接通,狼狗气愤的道:“陈局长这到底怎么回事?我那两个兄弟……”

    “狼狗!”电话那头的陈局长沉声打断了狼狗的话,压低声音道:“你别再说了,你那两个兄弟现在谁都救不了了,上面已经关注到这个案子,而且证据确凿。”

    “我那两个兄弟不可能贩毒!”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涉及毒品生意!”狼狗愤愤的道。

    陈局长冷声道:“你没做不代表你手下的人也没做,毒品利润那么大,也许他们为了利益,偷偷背着你贩毒呢?什么事情都不要说的太绝对!”

    “可是,陈局……”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此事到此为止。还有,我警告你,以后在我上班的时候不要给我打电话!”不待狼狗说话,对方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窝草你马蒂!”

    狼狗听着电话里面的忙音,气的直接将手机砸向了挡风玻璃。

    ……

    “哈哈哈……”

    此时,老乌站在别墅的游泳池旁边,听着电话里面林涛的汇报,兴奋的开怀大笑,“太好了,兄弟简直太牛逼了,有勇有谋,短短几天的功夫就把五大金刚里面的两个给收拾掉了,哈哈,这一次那两个混蛋怎么着也得判个十几年,看他狼狗还怎么嚣张!”

    挂断林涛的电话之后,老乌高兴的哼起了小曲。

    沈曼丽走到了老乌身边,问:“什么事值得这么高兴?”

    老乌微微一愣,显得有些受宠若惊,自己这个绝美的老婆已经很久没有主动跟自己说过话了,于是忙含笑的将林涛设计把狼狗手下给弄进牢房的事情说了一遍。

    沈曼丽听完后,红润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既然他立了这么大的功劳,那晚上就邀请他到别墅来吃饭,为他庆功吧。正好我也想见见这个年轻人有什么三头六臂!”

    见沈曼丽今天这么好的兴致,老乌自然欣然答应,又重新把电话打到了林涛那边,说:“兄弟,晚上到我家里来吃饭,你大嫂亲自下厨为你庆功。”

    林涛听完老乌的话后心中苦叹,“恐怕这位大嫂醉翁之意不在酒,估摸着是为了她那表外甥的事跟自己秋后算账的吧?!”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