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多了个师弟
    “姐,我跟你开玩笑呢。”

    林涛见秦晓婷眼眶红了,泪水在眼睛里打转,顿时有些后悔刚才的举动。

    毕竟不是每一个女人都像李婉茹那般,被打了屁股似乎还挺享受的样子。

    “你走吧!”

    秦晓婷偷偷擦拭了一下眼角,语气有些冷漠的说道。

    “姐……”

    “我让你走啊!”

    林涛轻轻叹了口气,灰溜溜的爬下床,站在床边,歉意的说:“姐,我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真的只是跟你逗着玩,如果你不喜欢这样,我以后注意就是了。”

    见秦晓婷背对着自己一声不吭,林涛又是一阵叹气,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将话给憋了回去,郁闷的离开了秦晓婷家。

    回到韩雪那边时,韩雪已经洗完澡,穿着清凉的休闲装,怀里抱着一个抱枕看着肥皂剧。

    见林涛回来,韩雪放下抱枕,好奇的用大眼睛望着林涛,问道:“李苗苗家到这里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

    林涛狠狠的白了韩雪一眼,道:“你还好意思问我,哥们差点就回不来了。”

    “啊?怎么回事呀?”韩雪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诧异的看着林涛。

    林涛轻轻吁了口气,他不打算将实情告诉韩雪,毕竟韩雪现在视李苗苗为闺蜜,如果直接告诉韩雪,李苗苗心思不单纯,韩雪未必会信,还会觉得自己对李苗苗有成见,便不咸不淡的说:“反正你以后交朋友得慎重,有些人心眼没你想的那么单纯。”

    “你说的是苗苗吗?”

    林涛此时心情不佳,懒得多说,没好气的道:“你自己悟去吧!”

    韩雪对着林涛翻了个媚眼,见林涛情绪有点低落,便轻声道:“你心情不好?”

    “你看出来了?”

    “嗯。怎么回事,可以跟我说说吗?”韩雪用知心大姐姐的语气问林涛。

    林涛见韩雪漂亮的大眼睛盯着自己,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样子漂亮又可爱,心情稍微好了些,打趣的道:“明天就要搬出去了,心情能好的起来吗?”

    韩雪以为是自己让林涛心情变的糟糕,就歉意的说:“对不起啊,林涛。要不……要不等我爸妈走了你再搬回来?”

    “到时再说吧。”林涛拿话敷衍着。

    跟美女同居他又怎么可能不愿意,但如今是特殊时期,他不敢拿韩雪的安全做儿戏,可能这次搬出去之后,再想跟韩雪过同居的日子就难咯。

    “哦,对了。”韩雪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拿起茶几下面的一个信封交给林涛,说:“今天中午邮局的人送来一封信,我看了一下,收件人是你的名字。”

    林涛面露喜色,心道:“老爷子的信终于到了!”

    “谁的信啊?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用书信联络呀?”韩雪好奇的说道。

    “我爷爷的信,他不怎么会用手机。”说着,林涛将信封给打开了。

    快速将信给看完,大致内容有三点。

    一是,同意林涛教秦汗青针灸术,但不能把高深的飞针术教出去,毕竟飞针术是超乎寻常的暗器招数,练到炉火纯青时,运用内力使飞针术可以千米外取人性命。老爷子怕这绝技落入歹人手中,危害社会,所以这一辈子只将此绝技教给了林涛一人。

    二便是提醒林涛注意身体,因为林涛体质特殊的缘故,不能受太重的内伤,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这第三点嘛就有些奇怪了,让林涛有空的时候去一趟燕京,说是燕京的什么范家欠他一个人情,是到了该还的时候了,让林涛替他去了结这段因果。最后,附上了范家的地址。

    “范家,怎么从来没听老爷子提起过?”林涛嘴里嘀咕一句,将信重新收好,短期内他肯定是去不了燕京的。

    “你爷爷信上都说了什么?没什么事吧?”韩雪见林涛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林涛神情恢复如常,笑着说:“没事,老人家想抱重孙子了,让我赶紧娶个媳妇生个大胖小子。”

    “呃,那你看着我笑什么?”

    “突然想到,如果能跟你有个孩子,那我们的孩子一定是非常好看的,毕竟孩子他妈是个大美女。”

    韩雪听了林涛恭维的话,心里非常受用,得意的扬起脑袋,道:“那是自然。”

    不过,刚说完马上就发现不对劲了,红着脸啐道,“呸,谁要跟你生孩子了?流氓!”

    ……

    次日,天蒙蒙亮的时候林涛就离开了韩雪家。

    昨天夜里,林涛一夜没睡,连夜将古医书上的前半部分关于针灸术的详细记载给抄写了一份,然后到了中医馆门口,敲响了秦汗青的医馆大门。

    很快,医馆的门就打开了,秦汗青见门口站着的是林涛,先是一愣,随即一脸热情的道:“哟,林先生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快里面坐。”

    林涛顶着一双熊猫眼,摇头道:“不坐了,来告诉你一声,我爷爷同意教你针灸术了。”

    “啊?!”秦汗青听到消息后,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嘴巴张的老大,好半天才醒悟过来,激动的浑身颤抖道:“你说……说,他老人家同意了?”

    “是的。”林涛不咸不淡的点头,然后将自己连夜抄写的针灸术前半部分递过去,道:“这就是针灸术的详细记载,你既然会针灸,那么对穴位肯定是非常熟悉的,只要熟悉穴位,学习针灸术就简单许多了,用不着我手把手教你,你自己拿去参详吧。”

    “啊,这……林先生,您……您把它给我了?”秦汗青一脸的不可思议。

    林涛笑道:“这不是针灸术的原本,是我手抄的。”

    “即便如此,这也是非常珍贵的宝贝啊!”秦汗青非常虔诚的双手接过,眼眶泛着泪花的对林涛说:“林先生,这么珍贵的东西你都给了我,你说让老头子我怎么报答你才好?”

    林涛打趣道:“如果你真要报答我,就把你女儿送给我吧。”

    “啊?”秦汗青一脸错愕。

    “林先生,你……”

    “哈哈,秦叔,我跟你开玩笑呢。以我跟秦姐的关系,怎么能让你报答我。你好好参详一下里面的内容,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秦汗青这才注意到林涛背着个军绿色的旅行包,顿时忙问:“林先生,你这是要去哪啊?”

    林涛敷衍道:“朋友家住不成了,所以得重新找住处。”

    “嗨,重新找住处多麻烦啊,你直接住我女儿家不就得了?”

    林涛心道:“我倒是想,但是不能啊!”

    “秦叔,我还是自己出去找房子吧,你想想看,秦姐刚离婚,我如果搬进去住了,对她名声多不好啊。”

    秦汗青觉得林涛说的有道理,就笑了笑,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房子就到我的医馆来住,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弟了,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

    “师弟?”林涛失笑中带着疑惑。

    秦汗青很正经的说:“是啊,如今老神医同意教我针灸术,就等于是我师傅,而你又比我早学针灸术,自然是我师哥。”

    林涛一脸苦笑,暗衬,“如果我是你师哥,那你女儿秦晓婷不就成为晚辈了?这样打起她屁股来是不是就更加的名正言顺了?!”

    “呸呸呸,我特么脑子里怎么净想着屁股的那档子事了!”

    林涛赶紧甩开杂念,对秦汗青说:“你爱咋称呼就咋称呼吧,我先闪了!”

    林涛走后,秦汗青赶紧将医馆的大门重新给关上,他迫不及待的要去参详针灸术里面的内容,而且已经做好了一个星期不开门做生意的打算。

    ……

    红星大酒店是老乌红星集团旗下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如今已经划分到了林涛的管辖区域。

    不过因为老乌仓促任命,许多手底下的人还并不认识林涛。

    就比如这红星大酒店,林涛也是第一次来,下面的员工自然是不知道有林涛这么一号人。

    原本林涛还挺揪心住宿的问题,偶然间想起自己不就管理着一家酒店么,于是直接开车导航到了红星大酒店。

    将车子停好,林涛直接进入了酒店大堂,档次虽然无法与五星级相比,但是也还算高档大气。

    走到订房前台处,林涛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直接掏出了身份证要求开房。

    美女前台面带微笑的接过了林涛的身份证开始给林涛登记入住,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怒气冲冲的朝这边走来,对着前台女孩大声斥责道:“小张,刚才让你去我办公室一趟,你当耳旁风了么?”

    被称作小张的前台见到西装男,脸色微微一变,显得有些苍白,声音中带着颤抖的语调道:“王经理,刚才有些忙,开房的客人挺多,所以给耽搁了。”

    年轻的王经理面色缓和了些,瞥了一眼开房的林涛,紧接着眼神中带着**的盯着小张看了两眼,似笑非笑道:“给客人开完房后马上到我办公室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哼哼!”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