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屈辱感
    林涛从李苗苗家离开,回到浮云阁小区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钟。

    将车子停好之后,林涛打算先去秦晓婷家里一趟,明天他就得从韩雪家搬出去了,得事先跟秦晓婷说一声。

    咚咚咚……

    “谁呀?”

    “姐,是我!”林涛站在秦晓婷家门外,说道。

    房门‘吱呀’一声响,一身白色蕾丝性感睡衣的秦晓婷将门给打开了。

    “喝酒了?”闻到林涛身上的酒气,秦晓婷轻声问道。

    “恩,喝了一点。”

    秦晓婷微微侧身,“进来吧。”

    进屋后,林涛自顾自的往沙发上一坐,端起茶几上的半杯水就喝了起来。

    “嗬,那是我的水!”

    林涛笑眯眯的道:“我知道啊,咱们之间还用分你我?”

    秦晓婷:“……”

    给林涛泡了一杯蜂蜜水端到他跟前,秦晓婷在他身边坐下,问道:“这么晚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林涛叹气道:“是的,我来告诉你一声,明天我就得从韩雪家搬出去住了。”

    “啊,怎么回事呀?”秦晓婷好奇的问道。

    林涛苦笑道:“她爸妈明天要从老家过来,所以……”

    “哦。”秦晓婷若有所思的点头,旋即,似笑非笑的道:“那你来告诉我是什么意思,想住我这里?”

    林涛嘿嘿笑道:“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不过后来打消这个念头了。”

    秦晓婷表情怪异的看着林涛,说:“为什么打消这个念头了,怕隔壁的丫头吃醋?”

    “姐,她又不是我女朋友,吃得着我的醋么?”林涛苦笑起来。

    秦晓婷道:“那你为什么不愿意搬我这里来?”

    说完,见林涛眼神怪异的看着自己,才觉察到自己似乎显得不够矜持,俏脸忍不住红了红。

    “姐,不是我不愿意搬过来,只是你也知道,我现在跟着老乌做事了,老乌以前有过许多仇家,我怕他的那些仇家盯上我,所以为了你们的安全起见,我以后得少跟你们走动。”

    秦晓婷有些忧虑起来,“小弟,你这么说我更担心你了,要不咱不去老乌那了,把钱还给他,随便找份工作,钱多钱少都无所谓,安全最重要啊。”

    林涛含笑的拍了拍秦晓婷的手背,安慰道:“姐,你就放心好了,能伤着你弟的人还没出生呢。就是以后不能经常见到你,肯定会想你。”

    秦晓婷听了林涛动情的话,整个芳心乱跳起来,妩媚的俏脸就像是红透了的苹果似得,声音软糯的说:“如果想……想我跟小蓓了,就经常回来,姐给你做好吃的。”

    林涛握住秦晓婷软若无骨的小手,回想起刚才在李苗苗家被李苗苗撩拨的场景,浑身又是一阵燥热,“姐,我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你,要不咱们现在……”

    两人早已经发生了超友谊的事情,虽然没有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但那也是迟早的事情了,该干的不该干的都给干了。

    “你……你今晚留在我这?”秦晓婷红着脸将手给缩了回去,问道。

    林涛苦笑道:“我还得去韩雪那边收拾东西,今天晚上恐怕得住在那边。”“那你……还想……”

    “这不现在时间还早,咱们可以先……嘿嘿,你懂得。”

    秦晓婷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幽幽道:“一身酒气,那你先去洗个澡。”

    见秦晓婷答应下来,林涛一脸激动,先照着秦晓婷脸颊亲了一口,然后屁颠的跑去浴室冲澡去了。

    ……

    廖记茶餐厅,二楼狼帮议事处。

    此时,狼帮的高层全部到场。

    狼狗坐在为首的位置,右手放在桌面上,食指轻轻的敲击着桌子,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望着太白鼠,道:“咱们派人去砸了他们的场子,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沉的住气,没有来报复咱们,真是可惜了啊!原本已经给警局的副局长打好了招呼,只要他们的人到咱们的地方砸场子,立马抓他们一个现形,来个瓮中捉鳖,可惜啊。”

    五大金刚的老二黑虎大大咧咧的道:“会不会是那群蠢蛋不知道是咱们派去的人砸了他们的场子?”

    太白鼠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你以为谁都跟你这么没脑子?”

    “死老鼠,你特么找死是么?”黑虎一下子怒了,他也知道他脑子不太灵光,但生平最恨别人说他蠢,谁敢说他蠢他就能跟谁急。

    “别吵了!”狼狗眉头一蹙,喝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闲功夫搞内讧?”

    众人见老大发火了,都不敢再吭声。

    狼狗又把目光看向黑腹蛇,问道:“从泰国请的那个黑拳王者潇玉郞什么时候能到?”

    黑腹蛇坐在角落的位置,如同入定了一般,一动不动,眼神如毒蛇似得,看上去极为瘆人,“大概一周之内,在咱们之前他接到了一单买卖,做完那单买卖就马上赶过来。”

    五大金刚里面的老三黑熊,跟黑虎是一样的超级壮汉,一看就是力量型的高手,聘请泰国高手来对付林涛,黑熊和黑虎最为反对,黑熊这时候有些埋怨的说:“老大,咱们何必花那么多钱去请一个泰国佬来对付林涛,我觉得凭我们兄弟几个的实力,对付林涛肯定没问题。”

    “还真不行!”一向不喜欢说话的黑腹蛇主动开口,阴沉的道:“如果是在越南的时候,咱们手里有家伙,对付林涛倒没什么问题,但是在华夏,在不能用枪的情况下,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黑熊虽然心中不服,但是黑腹蛇在他们里面威望最高,即便不服气,也只能憋着生闷气。

    太白鼠接着话茬说:“听说这潇玉郞是地下黑拳界的新一届拳王,一手古泰拳打的是出神入化,曾经听传闻,他一拳打碎了千斤巨石,有这事么?”

    黑腹蛇表情恢复如常,惜字如金的嗯了一声。

    “那你觉得他能搞定林涛么?”

    黑腹蛇沉默片刻,仿佛在拿两人作对比,随即,眼神凌冽的道:“能,虽然林涛很强,但是比起潇玉郞还是要差一截。”

    他又哪里知道,林涛对付他们的时候,也只是用了几成的力道而已。

    狼狗阴恻恻的道:“既然他林涛不识时务,那就只能去见阎王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散会之后,黑熊故意放慢了脚步,走在五大金刚里面的老五黑狼身边,悄声说:“老五,你说说看,你觉得林涛有那么难对付么?”

    红色飞机头的黑狼年轻傲气重,听了黑熊的话,他不屑的撇撇嘴,道:“那天也就是不小心被他给暗算了,否则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黑熊听黑狼这么说,面露喜色,压低声音,道:“老五,我有个想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配合我……”

    “说说看。”

    “不如这样,这几天咱们……”

    ……

    黑熊和黑狼商量怎么对付林涛的时候,林涛正打着喷嚏,穿这个大短裤从浴室里走出来。

    秦晓婷原本心不在焉的翻着一本杂志看,见林涛只穿了个短裤就跑出来了,忍不住红着脸啐道:“都快要感冒了,也不知道把衣服穿上。”

    林涛嘿嘿笑着走到秦晓婷身边,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身,道:“我身子强壮着呢,我这不是感冒了,肯定是有人在议论我!”

    秦晓婷忸怩两下,见挣脱不开,便顺势倒在了林涛怀里,声音娇柔的道:“谁稀罕你似得,大晚上的还要去议论你!”

    “惦记我的人多着呢!”林涛似笑非笑的道。他所说的惦记他的人其实是指狼帮的那群人,但是听在秦晓婷的耳朵里,就觉得林涛在炫耀自己女人缘好,顿时有些生气的朝林涛腰间掐了一把。

    “惦记你的人那么多,你怎么还死皮赖脸的往我这跑?”

    秦晓婷掐的力道很轻,就像是给林涛挠痒痒一般,把林涛掐的心里痒痒的,目光火热的盯着妩媚动人的秦晓婷,说:“姐,你吃醋了?”

    秦晓婷被林涛盯的有些难为情,低下了头,悻悻道:“鬼才吃你的醋呢。你又不是我老公。”

    林涛心头火热,“姐,要不你叫声老公来听听?”

    “我才不叫,你让隔壁小空姐叫去!”

    林涛故作威胁的道:“你叫不叫?”

    “就不叫!”秦晓婷仰着脸蛋,像个小姑娘似得,还跟林涛较上劲了。

    “这可是你逼我的!”林涛突然一下子将秦晓婷给横抱起来。

    “呀,你干嘛!”

    秦晓婷娇呼一声,双手拍打着林涛的胸膛。

    林涛坏笑的抱着秦晓婷快步走进卧室,接着一把将秦晓婷给扔在了床上,欺身压了下去,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动弹不得。

    “再问你一次,叫不叫?”

    “就不!”

    “嘿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林涛一把托起了秦晓婷的腰身,让她的臀部撅了起来,紧接着大手直接朝秦晓婷浑圆挺翘的臀部上打了下去。

    啪!

    清脆的把掌声,在安静的卧室显得无比响亮。

    隔着白色蕾丝睡裙打下去,手感依然非常不错。

    不过,这一打,把林涛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秦晓婷可不是暴力女警花,他心里没底,也不知道被打了屁股的秦晓婷会不会生气。

    “你……”

    秦晓婷回过头去,不可思议的盯着林涛,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打过她屁股,如今快三十岁了,竟然被比自己小的男人给打了屁股,一时间各种滋味袭上心头,心里觉得既屈辱又委屈。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