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差点遭强暴
    老乌拿出手机朝林涛歉意的笑了笑,然后去一边接电话。

    王三彪抽空开始给林涛交代‘流金岁月’的一些相关业务以及日常事宜。

    ‘流金岁月’夜总会总共有三层,第一层是客人喝酒唱歌的包厢,不过当然不单单只是喝酒唱歌那么简单,还有打着擦边球的‘公主’给客人陪酒陪唱,如果小费到位,客人也可以适当的对‘公主’上下其手一番。

    至于二楼三楼则是洗脚按摩的业务,客人在一楼玩罢也可以去二楼三楼放松醒酒。

    不过二楼和三楼的消费档次又有所不同。

    二楼属于平民消费层次的按摩,虽然女技师们也如三楼的一样,各个衣着性感,制服丝袜,不过说起身材和相貌就要比三楼差上许多。

    林涛听了不由得微微皱眉,问道:“这里面不会涉及皮肉生意吧?”

    王三彪嘿嘿笑了起来,低声说:“皮肉生意当然不会有,乌老大也不会干这个,否则咱们也不用出去玩了,就在自家玩多方便。咱们这里是明令禁止陪酒公主和女技师在店里做皮肉生意的,至于私底下她们会不会……那就不得而知了。”

    林涛这才放心下来,点点头,示意王三彪继续。

    王三彪咧嘴笑道:“这流金岁月每个月的流水账很大,不过二哥你不用费心,经理刘福生会帮忙打理,那老小子是咱们自己人,账目方面你可以放心,只需要十天半个月象征性的查查账就行了。”

    林涛不解的问:“那我具体的做哪些工作?”

    王三彪笑道:“你是这个场子的老大,以后这里所有的事情都归你管,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也没什么可管的,夜总会遇到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或者有人砸场子,你出面解决一下就行了,还有每个月来查一次帐。”

    两人正聊着,打完电话的老乌走了回来,脸上露出苦笑的说:“今天怕是玩不成了,家里出了点状况,我得马上回去一趟。”

    王三彪忙道:“难道是大嫂出什么事了?”

    老乌没好气的白了王三彪一眼,“你小子什么意思?你大嫂能出什么事?不该问的别多问。”

    然后又朝林涛笑道:“兄弟,咱们改天吧,今天哥哥有事就算了吧。”

    林涛原本就对出去花钱找女人有抵触心理,这下正好遂了他的心意,便道:“大哥你忙你的去便是,咱们兄弟来日方长。”

    ……

    狼帮,秘密聚会地建在一个叫‘廖记’茶餐厅的二楼。

    平时狼帮内有什么重要事情都会在上面商议。

    此时,狼狗、五大金刚以及军师太白鼠围着一张桌子坐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操特么的!”

    一身伤的黑虎憋不住了,猛的一拍桌子,怒声骂道:“这个姓林的王八蛋,劳资如果不把他砍死,誓不为人!”

    昨天被林涛一脚踹趴下的黑虎被关押起来之后又被老乌的小弟一顿折磨羞辱,此刻他窝了一肚子火没法发,气的脸都青了。

    “虎子,这种事情怎么能自己做!”七人中年龄最小的黑狼,摸了摸自己红色的飞机头,冷笑的道:“咱们可以在帮里找两个年轻能打,不怕死的刀手去砍他,砍死倒没必要,直接砍残!”

    太白鼠眯起小眼睛,摇头道:“你们能不能长点脑子?最近羊城正在严打,这个时候找刀手去砍人,想往警察枪口上撞啊?再说了,那小子身手不是一般的好,你以为就凭两个刀手就能解决他?万一失手了,遭到这种高手疯狂的报复,咱们谁能保证在不被他砍死的情况下解决他?”

    众人一阵默然无语。

    沉默几秒,黑虎愤怒又不甘的道:“难道就这么算了?”

    太白鼠把目光看向狼狗,“大哥,你觉得呢?”

    狼狗回想着林涛的身手和动作,脸色凝重的说:“这小子是我见过的所有高手里面最厉害的一个,即便咱们六个联手也未必……哎!”

    “七个,是七个人好嘛!”太白鼠直翻白眼。

    “你啊,顶多算三分之一个人,你动动脑袋还行,动手嘛,连普通人都不如!”老四黑豹嗤笑的道。

    “黑豹,你小子看不起我,待会儿给我等着,我要找你单挑!”

    “好啊,我让你一只手一只腿!”

    “这可是你说的,看我待会儿怎么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狼狗敲敲桌子,沉声道:“说正事。太白鼠,你觉得这个事情怎么办?咱们吃这么大的亏,就这么放过那小子肯定不可能!”

    太白鼠道:“其实在回来的路上我就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

    “哦?谁来听听!”狼狗忙说道。

    太白鼠一脸神秘的微笑道:“招安!”

    “招安?”

    众人疑惑的看向太白鼠。

    太白鼠顿了顿,说:“大家都看过水浒传吧?应该明白招安是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狼狗诧异道:“把他拉拢到咱们这边来?”

    “老大不愧是老大,一点就透!”

    “死老鼠,你特么是不是吃耗子药把脑袋吃坏了?不砍死他就算了,还要拉拢他?”黑虎怒声道。

    太白鼠没好气的道:“你懂个屁,这种高手如果被咱们拉拢过来,那就是如虎添翼,对咱们以后统一整个羊城的地下势力有非常大的帮助,比起统一羊城地下势力,你们这点小伤小委屈算的了什么?”

    狼狗听了太白鼠的话,眼前一亮,果断的道:“太白鼠你这个建议非常好,就这么办,花大价钱把他挖过来,必须挖过来,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狼狗一锤定音,黑虎心中不平也只能忍着,嘴里愤愤的说:“这也就是在华夏枪支弹药管的太严,如果是在越南的时候,劳资一梭子就扫死他了……”

    太白鼠没理会黑虎抱怨的话,皱着眉头对狼狗说:“就怕那小子不肯来啊。”

    “不肯来?不肯来就加钱,加到他心动无法拒绝为止,钱咱们多的是!”狼狗自信满满的笑了起来。

    旋即,又眼神阴狠的呢喃道:“如果真不识时务,那就必须死!”

    ……

    和老乌以及王三彪分开之后,林涛直接回了浮云阁小区。

    因为韩雪飞国外航班还没回来,林涛一个人又懒得做饭,便想着去隔壁秦晓婷家蹭顿晚饭。

    此时,在秦晓婷家中,一个身材中等,戴着金丝镜框的男人正将秦晓婷按在地上,粗鲁的撕扯着秦晓婷的衣服,眼看着白色体恤被撕扯烂,胸口露出一抹白嫩,正要下手时,房门很不合适宜的被林涛从外面敲响了。

    秦晓婷正想对着门口尖叫,眼镜男面露惊慌之色,赶紧捂住了秦晓婷的嘴巴,另一只手掐住了秦晓婷的脖子。

    秦晓婷嘴里发出呜咽声,双腿乱踢,却无论如何都挣扎不开。

    “秦姐不在家吗?”林涛挠挠头要离开时,突然听到了屋内的婴儿啼哭声,一下子止住了脚步,“这个秦姐,怎么不长记性?又把小蓓一个人扔在家里,真是服气了……”

    林涛左右张望一阵子,见楼梯道上有一把扫帚,就走过去从上面掰下来一根比较细的木枝,然后回到门口,对着锁芯一阵鼓捣。

    屋里的眼镜男原本以为敲门的人已经离开了,露出狞笑的正要对着秦晓婷为所欲为的时候,房门突然啪嗒一声轻响,被林涛从外面推开了。

    “呜呜……”秦晓婷见到林涛,拼命的发出呜咽声,与此同时眼泪哗哗的就流了出来。

    林涛进门一眼就看见了被按在客厅地上的秦晓婷,顿时怒火攻心,猛的朝前冲出几步,在眼镜男还没防备过来的情况下,狠狠的揣在了他的脸上,直接将他踹出两三米远,眼镜被踹碎,鼻血横流。

    啊!!!

    眼镜男发出一声惨叫,身子卷曲在地上,双手捂着鼻子一阵鬼哭狼嚎。

    “秦姐,你没事儿吧?”

    林涛赶紧蹲下身子,将秦晓婷给扶起来坐在地上。

    哪知道秦晓婷双手一下子搂住了林涛的腰身,伤心的低声哭泣了起来。

    哭了一阵子,秦晓婷声音哽咽的道:“你再……再晚点进来,我……我就被这个禽兽给……给……呜呜……”

    “秦姐,别哭,没事了没事了……”林涛顺势搂住了秦晓婷的柳腰,安慰几句,然后掏出手机打了报警电话。

    “秦姐,这人渣是谁啊,怎么会在你家?”报完警之后,林涛盯着一脸鼻血的眼镜男问秦晓婷。

    秦晓婷恨恨的道:“他我前夫,张子龙!”

    林涛惊讶道:“他前两天不是来过吗,还差点掐死你女儿,难道这次又……”

    秦晓婷用一只胳膊挡住了胸口的春光,俏脸愤怒的盯着张子龙说:“那天你把小蓓救活之后就晕倒了,所以不知道一些细节。当时我跟我爸查过楼道的监控器,发现这个混蛋来过我家,于是报了警,他也被警察带去问了话,但是因为证据不足就被放了出来,没想到刚出来就马上跑到我家里来报复我来了!”

    “真是个畜生,我现在就去宰了他!”林涛恼怒的就要起身,却被秦晓婷给拉住了。

    “林涛,别!警察马上就要来了,这种畜生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咱们没必要为了这种人渣毁了自己。”

    “我操,你特么谁啊?敢打劳资,你知道劳资是谁吗?信不信劳资弄死你个王八蛋?”

    张子龙这会儿缓过劲来,捂着流血的鼻子,对着林涛破口大骂。

    “呵呵。”林涛冷笑一声,朝着张子龙走了过去,然后慢慢蹲下身子,一把揪住了张子龙的头发,道:“有本事你再说一句试试……”

    “我特么……”

    啪!

    张子龙刚开口就直接被林涛给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力道极大,直接把张子龙的嘴脸打出了血。

    “我日……”

    啪啪!

    张子龙刚开口又被林涛狠狠的甩了两巴掌,一张脸被打的肿成了猪头。

    “再骂啊?”

    “我……”

    啪啪啪……

    “呜呜……”

    啪啪啪……

    巴掌声此起彼伏的响着。

    “别,别打了,我已经没骂了,为什么还要打我?呜呜……”

    张子龙直接被林涛给打的心理崩溃,痛哭流涕的嚎啕大哭起来。

    “一个大老爷们,像个娘们似得哭哭啼啼,就特么这尿性还敢玩强奸,呸!”

    收拾完张子龙之后,林涛将倒在地上的秦晓婷给搀扶了起来,提醒说:“秦姐,要不你先回屋去换身衣服吧?马上警察就要来了。”

    秦晓婷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这会儿见林涛提醒,俏脸微微一红,用手捂着白嫩的深沟,娇声说:“那你在外面看住他,别让他给逃了,我进去换一身衣服。”

    等秦晓婷换了一件连衣裙出来的时候,正好警察也赶了过来。

    了解完情况后,警察问秦晓婷有没有张子龙强奸的证据。

    林涛一下子气笑了,讽刺道:“警察同志,你这话不搞笑么?难道一个男人强奸一个女人,那女人还得在一边拿个录像机给录下来?”

    “小同志,我也就随口一问,你不要这么大的火气嘛!”那警察也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的有些不妥当,顿时讪讪的朝林涛说道。

    让林涛没想到的是,秦晓婷突然笑了起来,朝那名警察说:“警察同志我有证据!”

    秦晓婷指着客厅一角,一个隐蔽的位置道:“我在那个位置按了个摄像头,前天这混蛋偷偷溜进我家里差点掐死我孩子,但是因为证据不足,你们的人又把他给放了。我长了个心眼,为了保险起见,昨天在家里安装了摄像头,没想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他还真敢顶风作案,呵呵。”

    张子龙原本还想跟前天一样能够侥幸的逃脱法律的制裁,你秦晓婷想告我强奸,你有证据么?他觉得他还没来得及干秦晓婷,所以没在她身体里留下证据,以为这样秦晓婷就告不了他,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秦晓婷竟然会在家里安装摄像头。

    当张子龙听到秦晓婷说家里有摄像头时,他直接吓的一头栽在地上晕死过去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