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一战成名
    “小兄弟身手不错啊!不过口气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狼狗目光冷峻的盯着林涛,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信的话,可以来试试看!”

    林涛依然一脸淡然。

    狼狗笑了起来,“要不咱们打个赌如何?”

    “说!”

    狼狗冷下脸来,“我派个人跟你比一场,如果你赢了,一百万我奉上,如果输了,呵呵……黑虎给我交出来,还有,你自断一只手!”

    “二哥,别答应他!”王三彪赶紧说道。

    林涛笑了笑,道:“我当然不会答应他!”

    狼狗讥笑道:“你怕了?”

    “怕?”林涛摇摇头,说:“那一百万是你必须拿出来的,所以不能算赌注,如果要赌,那就这么来赌,你赢了,黑虎你带走,我自断一手,如果我赢了,你把一百万拿来,跟我比试的人自断一手。当然,黑虎也照样会放。”

    狼狗饶有兴致的道:“你们老大还没发话,你做的了主么?”

    老乌这会儿醒悟过来,忙说:“林涛是我兄弟,也是我们社团的老二,他说的话就等于是我说的!”

    狼狗微感诧异,这年轻人明显是新加入社团的,老乌怎么会如此重用这个年轻人?难道他真有什么过人之处?

    林涛的胸有成竹倒是让狼狗有些犹豫了。

    “怎么,害怕了?”林涛学着狼狗刚才戏虐的神情反击道。

    “哼,我狼狗在越南枪林弹雨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和稀泥玩呢?劳资会怕?”狼狗冷哼一声,“小子,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我了!”

    “黑腹蛇,你上!”

    狼狗一出手就用了五大金刚里面最厉害也最阴毒的黑腹蛇,明显是想让林涛一败涂地。

    老乌脸色微微一变,冷声道:“狼狗你特么也太无耻了!”

    黑腹蛇的手段和残忍老乌是有所耳闻的,听说在越南的时候,一个人偷偷潜入仇家家里,在悄声无息的杀死十几个保镖后灭了仇家满门,死状全都是被一刀抹了脖子放干了血。

    老乌连狼狗都不怕,就怕这个恶毒的黑腹蛇。

    这也是老乌这两年被狼狗那伙人打压的厉害却也只是象征性的还手的原因所在。

    老乌虽然知道林涛身手不凡,但毕竟太年轻,对上黑腹蛇未必有胜算啊。

    “我无耻?我怎么无耻了?这位小兄弟也没说不能派黑腹蛇跟他比吧?”狼狗得意的冷笑一声。

    “黑腹蛇就黑腹蛇,谁上对我来说都一样!”林涛瞥了黑腹蛇一眼,语气平静的说道。

    “哎呀,林涛兄弟你千万不要上当啊,这个黑腹蛇成名已久,凶名在外,咱们没必要现在逞一时之快。”老乌赶紧劝解。

    王三彪也是一脸焦急,“二哥,大哥说的对,这个黑腹蛇真的很恐怖,没必要这个时候去犯嫌啊!”

    身后的小弟们跟着低声议论起来。

    “诶,你说林二哥能是黑腹蛇的对手吗?”

    “我看悬啊,虽然他打赢了黑虎,但黑虎又比黑腹蛇差了很多,所以,哎!”

    “咱二哥还是太年轻了,有些冲动,以他现在的身手,再勤练几年,未必不是黑腹蛇的对手,何必逞一时之快啊!”

    有人却想法不同,“开玩笑,二哥一拳干翻了黑虎,就算黑腹蛇比黑虎厉害很多,咱二哥也比黑虎要厉害很多啊,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狼狗见老乌和王三彪都不赞成林涛比试,便冷笑道:“到底比不比?如果认怂了就直说,趁早点把人交出来!”

    “比,谁说不比了?”林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兄弟,你……”

    林涛抬手制止老乌继续说下去,“大哥不用担心,对付这头毒蛇,也就是一拳的事情!”

    老乌苦笑不已,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小子还有心情吹牛逼!

    “人小口气到不小!”黑腹蛇走了出去,站在了几十平米包厢的正中央位置,朝林涛招了招手,“让我来见识见识你手上功夫是不是跟嘴上功夫一样厉害!”

    黑腹蛇大概有一米七四左右,嘴唇就像是那种中毒很深的乌黑色,一双眼睛眼白很多,瞳孔却很小,仿佛和蛇的瞳孔一般,看上去无比毒辣。

    林涛淡然的站在黑腹蛇对面,一脸平静的说:“知道为什么说打你就只需要一拳么?”

    不等黑腹蛇开口,林涛继续说:“因为,对于我来说,任何人都是一拳的事情,不分高手还是低手。”

    当然,后面还有一句林涛并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除了修炼内功,达到‘真气外放’境界的人除外。

    这种话林涛自然不会跟黑腹蛇讲。

    “小子,找死!”

    黑腹蛇觉得林涛侮辱了他,眼中杀机一现,紧接着手中多出两把通体乌黑的匕首,直接朝林涛冲了过去。

    林涛面色平静双手负背,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黑腹蛇高难度动作的在空中来了个前空翻,然后匕首向林涛胸口刺去......

    五公分!

    三公分!

    两公分!

    啊!!!

    此时,王三彪身后的小弟们一阵哗然,胆小的甚至已经将脸给捂了起来。

    老乌脸色剧变,忙喝道:“兄弟,当心!”

    就在匕首离林涛还有一公分的时候,林涛双眼一凝,突然动了。

    他整个身子猛的一个下沉,躲过黑腹蛇致命一击,紧接着斜着身子一个侧转,闪电般的拳头直接轰向了黑腹蛇的胸口!

    嘭!

    一声闷响。

    紧接着噗嗤一声响。

    黑腹蛇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一口鲜血直接从口中狂喷而出。

    剧情简直是惊天大逆转!

    黑腹蛇的身子重重的砸在了后方的酒柜上,十几瓶红酒噼里啪啦的落在了地上,摔的粉碎,鲜红的酒液流的到处都是。

    “老二!”

    狼狗脸色惊变,彻底坐不住了,赶紧起身跑了过去。

    而老乌这边,老乌、王三彪以及王三彪身后的二十多个小弟直接傻了眼。

    一拳!

    竟然真的一拳就把狼狗手下的金牌杀人给解决了?!

    这身手,也太特么变态了吧?

    “林涛兄弟,你……”老乌第一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露出惊喜的道:“你实在是太牛逼了,竟然真一拳把黑腹蛇给干翻了,啊哈哈哈……”

    “哈哈,二哥牛逼,威武!”王三彪也醒悟过来,哈哈大笑的叫道。

    “二哥威武!”

    “二哥威武!”

    “二哥威武!”

    众小弟一脸兴奋,口号喊的震天响。

    “小子,我特么宰了你!”

    五大金刚里面的黑豹,怒火冲天的就要朝林涛冲过去,却被军师太白鼠给拉住,“小四,别冲动,这小子有些邪乎,你不是他对手。”

    太白鼠拉住充满杀气的黑豹,目光阴沉的盯着林涛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黑虎也是你出的手吧?”

    林涛摊开手,不可置否的点头。

    “我还纳闷呢,老三能打耐抗,老乌手下的那群酒囊饭袋怎么能把他拿下,原来是找了你这么个高手……”

    太白鼠的话让王三彪和身后的一众小弟脸色难看又尴尬,不过太白鼠说的是事实,他们无从反驳。

    狼狗把脸色惨白的黑腹蛇给扶起来交给黑熊黑豹后,面无表情的看着林涛说:“小子你可以啊,一出手就伤了我三个兄弟,很好,呵呵……”

    五大金刚和太白鼠知道,狼狗每次呵呵一笑就代表愤怒到了极点。

    “废话少说,愿赌服输,一百万放在这,还有黑腹蛇的一只手!”林涛表情冷漠的说道。

    “一百万可以给你,但是手,不可能!”狼狗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就说想反悔咯?”林涛戏虐的笑了起来。

    “我狼狗说一不二,但是手不能留下,我可以多出二十万算是买我兄弟的手!”

    “二十万?”林涛看了一眼满脸阴沉的黑腹蛇,似笑非笑的说:“五大金刚的老大,雇佣兵界的黑腹蛇,一只手才值二十万?”

    “那你想要多少?”狼狗脸上的怒意渐浓。

    林涛看向老乌,含笑的问:“老大,你觉得多少合适?”

    老乌今天终于在狼狗面前扬眉吐气,脸上充满得意的说:“怎么着也得五十万吧!”

    “那就五十万,五十万买你兄弟的手!”

    狼狗怒极反笑的连连点头,“好,好好好……很好!”他气的浑身哆嗦的从口袋里掏出支票,在支票上写一百五十万的数字,然后推到林涛和老乌跟前,“钱拿好了,这笔账咱们日后慢慢算!”

    林涛满不在意的撇撇嘴,“随时奉陪!”

    老乌脸上带笑的对王三彪说:“去让人把那只死老虎给放了。”

    王三彪答应一声,朝门口喊道:“放人!”

    ……

    狼狗等人怒气冲冲的离开后,老乌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痛快,痛快啊,好久没特么这么痛快过了,看狼狗那狗杂碎刚才的表情,都快气哭了,哈哈……林涛老弟今天干的漂亮!”说着,把支票推到了林涛跟前,笑眯眯的道:“里面一百五十万,一百万用来装修和弥补他们砸坏的东西,剩下的五十万是老弟你的!”

    “这不合适吧?”林涛昨天才收了老乌的五十万。

    “有什么不合适的,这五十万本来就是你跟狼狗赌博赢回来的。”

    “可是……”

    王三彪忙劝道:“二哥你就别推辞了,咱老大赏罚分明,这钱你就收下吧。”

    “那好吧,不过这五十万抽二十万出来给那些昨天被打成重伤的兄弟们,毕竟他们是为公司受的伤,你看行么?老大。”

    老乌笑的更开心了,“哈哈老弟你可真够义气,这钱是你的,你想怎么花都行。哦,对了,以后流金岁月这个场子就全权交给你打理了,以后这里的盈利咱们兄弟五五开!”

    “不行不行。”林涛连忙摆手,“这场子原本是三彪兄弟的,我怎么能……”

    “就他小子,他守的住这个场子么?换做狼狗没来之前,他倒是还行,现在啊他就跟我手里打打杂得了。”

    王三彪尴尬的笑了笑,对于老乌的话丝毫不在意,手下兄弟跟的久的,谁都知道王三彪是老乌的亲信,不可能不重要他的。

    “行吧,我也不矫情,大哥你怎么安排我怎么做!”

    王三彪突然嘿嘿笑了起来,凑到林涛身边,说:“二哥,今天赚钱了,是不是该请兄弟嗯嗯一下?”

    “嗯嗯一下?”林涛微微一愣。

    老乌一巴掌拍在王三彪后脑勺上,没好气的笑骂道:“你特么怎么就知道干这些事?”

    王三彪一脸委屈的道:“好像你不喜欢似得。”

    “你大爷的。”老乌一脸荡漾的笑了起来,说:“就算去,也不能让林涛兄弟掏钱啊,昨天说好了,我请客!林涛兄弟,今天可不能推辞了!”

    老乌话音刚落,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