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谈判
    离开流金岁月,林涛在路边招来一辆出租车直接回了浮云阁小区。

    他之所以这么火急火燎的离开,是因为他突然想起自己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天救老乌的时候秦晓婷似乎刚跟老乌吃完饭,两人明显是认识的,如果他们真认识,那他们之间又会是什么关系,这都是林涛必须马上搞清楚的。

    ……

    秦晓婷家门口。

    林涛站在门口敲响了房门。

    片刻,房门被打开,秦晓婷穿着一身咖啡色丝质睡衣,模样慵懒站在门口,还没来得说话,林涛直接侧身溜了进去。

    “嘿你小子,我让你进来了?”秦晓婷没好气的笑道。

    林涛道:“你是我姐,我来看我外甥女还得经过你同意啊?有没有天理了!”

    “孩子刚吃完奶睡下,别给她弄醒了。”

    秦晓婷见林涛进婴儿房,便提醒道。

    “不会,我就看看。”

    从婴儿房出来的时候,林涛打趣说:“小蓓以后肯定跟她妈妈一样是个大美人。”

    秦晓婷的女儿叫秦小蓓,是秦汗青给取的名字。

    “那是当然,我女儿长相随我。”秦晓婷抿了抿嘴,笑道。

    “姐,你过来坐,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林涛坐在沙发上,然后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对秦晓婷说道。

    秦晓婷见林涛少有的正经,好奇的坐过去,双腿并拢,双手放在大腿上,问道:“你想问什么?”

    林涛故作漫不经心的说:“我突然想起来,那天救那个秃顶男人的时候你好像刚跟他从那个叫‘聚贤庄’的饭店出来,你们认识啊?”

    秦晓婷不明白林涛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愣愣的点头,说:“是啊,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林涛心中一突,表情怪异,故作吃味的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秦晓婷美眸瞪了林涛一眼,心中好笑,这小子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真把自己当成他的女人了?

    一想到这个,秦晓婷妩媚的俏脸微微红了一下,这才说:“能是什么关系?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呗。”

    “啊?”林涛怪叫一声。

    秦晓婷幽幽叹了口气,说:“我刚离婚,手里没有多少积蓄,小蓓又正是花钱的时候,不工作怎么养的活小蓓,这不就应聘到了乌总的红星集团,那天就是去找他面试的。”

    林涛苦笑道:“面试不应该在公司吗?怎么跑到吃饭的地方去了?”

    秦晓婷说:“就是在公司面试完了,到了吃饭的时间,顺便请我吃了个饭呗。”

    “就这么简单?”

    “你以为呢?”秦晓婷白了林涛一眼。

    林涛这才放下心来,于公于私他都不希望秦晓婷跟老乌有什么瓜葛。

    将事情弄清楚之后,林涛心思又活络起来,瞅了瞅旁边秦晓婷白嫩光滑的美腿,心头一热,嘿嘿笑道:“秦姐,今晚需要小弟侍寝么?”

    秦晓婷瞥了林涛一眼,戏虐的说:“嫌丢人丢的不够,还想再来一次?”

    林涛臊红了老脸,心中不平的暗道:“不就在是你床上梦遗了一下下吗,至于天天挂在嘴边么?”

    讨厌!

    ……

    次日,林涛正在睡梦中被电话给吵醒了。

    迷迷糊糊的接通电话,电话那头大大咧咧的道:“二哥,下午三点准时到流金岁月来,咱们跟狼狗的人谈判!”

    “二哥?”林涛还有些癔症,对这个称呼有些陌生,待看清是王三彪打来的电话,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加入了老乌的社团,一时间不由得有些唏嘘。

    “好,我知道了。”

    王三彪笑道:“得准点啊,没有你来咱们这边没人镇得住场。”

    “放心好了,忘不了!”

    挂断电话之后林涛没了睡意,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客厅,见韩雪不在,估摸着这会儿不知道又飞去哪个国家了。

    昨天林涛回去之后,韩雪心情不是太好,劝说林涛不要跟老乌这群人混在一起,怕林涛堕落掉,担忧林涛的安危。

    林涛好说歹说才劝住她,并承诺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事后想想有些好笑,这丫头不会真把自己代入到女朋友的角色中了吧?

    ……

    下午三点,流金岁月总统包厢内。

    老乌和林涛两人坐在沙发上喝酒聊天,身后站着王三彪和二十多个手下。

    林涛昨天在流金岁月一战已经在老乌社团内部传开,小弟们一传十,十传百以讹传讹,把林涛吹捧的都快成战神了。

    也不怪他们如此激动,跟着老乌的这两年,他们吃够了狼狗那一伙的苦头,虽然人数比狼狗他们多,但是人家那边各个身手了得,一个顶五六个,所以每次一有集体打斗事件,总是以老乌方惨败收场。

    正因为如此,狼狗的人才会越来越嚣张,而老乌的人士气越来越低落,甚至许多小弟远远的看到狼狗的人都吓的躲到一边。

    所以昨天晚上那一架绝对是扬眉吐气的一架,这会儿小弟们看林涛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拜。

    “林涛老弟,你说待会儿咱们找狼狗他们索要多少赔偿合适?”

    林涛喝了口酒,玩味的笑道:“一百万吧。”

    “一百万?”老乌一惊,“一百万会不会太多了?他们会给吗?”

    林涛笑了笑,道:“他们砸了我们的场子,又打伤我们那么多人,一百万很多吗?他们的人在我们手上,他狼狗如果不要黑虎的命了,那他就不给呗!”

    “哈哈,好,兄弟牛掰,这次咱们勒索他丫的一百万,让他md的还嚣张!”

    “哟,老乌这是骂谁呢?这么大的恨意?”

    突然,门外一个粗狂带着戏虐的声音传了进来。

    声音刚传进来,门口便气势汹汹的来了六个人,为首的男人穿着一身迷彩装,个头偏中,一身肌肉看上去爆发力十足,短发,皮肤黝黑,眼神尖锐如狼般。

    门口两名老乌的手下刚要拦住那六人,却被他们一把推开,气势嚣张的走了进来,为首的男人自顾自的坐在了老乌对面,一脸轻松的翘起二郎腿,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老乌。

    王三彪站在林涛身后,这时候凑过来低声介绍,“这人就是狼帮老大狼狗,身后是他的‘五大金刚’和狗头军师。看见没,站在狼狗身后那个嘴唇发黑的男人是狼狗手下的王牌打手,比黑虎还要厉害的多,外号‘黑腹蛇’。”

    王三彪把目光看向黑腹蛇时,黑腹蛇敏锐的察觉到,目光如刀子般盯着王三彪看了一眼。

    王三彪冷笑的回了他一眼,接着对林涛介绍,“在黑腹蛇旁边的那个贼眉鼠眼阴沟鼻的是狗头军师‘太白鼠’,另外三大金刚分别是‘黑熊’、‘黑豹’、‘黑狼’。”

    林涛不动声色的点头,把目光看向狼狗。

    只见狼狗冷哼一声,一副吃定了老乌的表情,说:“闲话不说了,老乌,识相点就把我的人交出来,免得伤了和气!”

    “伤和气?”老乌一脸阴沉的冷笑道:“昨天你的人在我场子里打砸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伤和气,想要人可以,拿一百万来我马上放人!”

    “呵呵,一百万?”开口的是狼狗的狗头军师太白鼠,他眼睛眯成一条缝,阴森森的讥笑着说:“你也不怕一百万烫手?小心有命拿没命花哟!”

    “操nmd,死老鼠你特么有种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劳资砍死你?”王三彪指着狗头军师骂道。

    太白鼠瞥了王三彪一眼,一脸鄙夷的道:“就你那花球秀腿?别丢人了,呵……”

    “你特么……”

    “老三!”老乌喝止住王三彪,似笑非笑的盯着狼狗说:“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得讲道义,你这两年从我手里抢走不少地盘,我就不说什么了,你手下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到我场子来闹事,你觉得如果我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说的过去么?我老乌在道上混了二十年有余,什么人没见过?跟我耍流氓可以啊,我奉陪到底,还是那句话,一百万拿来我立马放人,没有一百万,出门左拐,好走不送!”

    “那就是没得商量咯?”狼狗突然拿出一把打火机,在手里把玩起来。

    “要么拿钱,要么走人!”老乌态度坚决。

    吧嗒一声响。

    狼狗手中的火机突然被狼狗打燃,与此同时,在狼狗身后的一个红毛男人猛地向前迈出一个,隔着酒水台,直接飞出一脚朝老乌踢了过去。

    狼狗一群人来之前便已经商量好了,以狼狗手中的打火机为信号,如果谈不拢,狼狗点燃火机,五大金刚里面的老五‘黑狼’就负责偷袭老乌,将他拿下作为交换黑虎的人质。

    这一脚来的太突然,任何人都没想到对方说都手就动手。

    “大哥!”王三彪脸色一变,想要去拦住黑狼却已经来不及了。

    咚!

    电光火石之间,一直拿着杯子抿酒的林涛突然将酒杯朝黑狼掷了过去,就在黑狼的脚要踢到老乌的脸时,酒杯一下子砸在了黑狼的小腿上,紧接着林涛屁股没有离开座位,直接一个高抬腿,一脚朝黑狼踹了过去。

    嘭!

    黑狼惨叫一声,身子倒飞出去,朝着狼狗那群人砸了过去。

    “老五!”

    狼狗身后的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赶紧迈出一步,两人合力将黑狼给接住。

    “老五,没事儿吧?”

    “啊!操!!!”

    黑狼右脚刚落地,大腿处传来钻心的疼,忍不住又是一声惨叫,身子一斜就要往地上倒去,幸亏身后的‘黑熊’一把扶住了他,才不至于狼狈的摔在地上。

    到此刻,狼狗他们一群人才真正的注意到老乌身边这个看上去没有任何威胁的年轻人。

    “如果不想缺胳膊断腿,最好不要乱来。”林涛表情淡然的看着狼狗,脸上带着一抹深邃的笑意。

    坐在林涛旁边的老乌没有任何反应,也不知道是太过淡定,还是已经吓傻了。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