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条件
    “老三!”

    见流金岁月的大厅一片狼藉,老乌先是脸色一沉,随即见不远处的王三彪捂住肚子神情萎靡,便赶紧上前去,关切的问道:“老三,伤的严重吗?”

    “大哥,没事儿,一点小伤,不碍事。”

    老乌这才放心下来,扫了一眼对方的几人,目光瞥到黑虎时,微微一愣,惊讶的道:“来砸场子的人是黑虎?”

    王三彪冷着脸点头。

    老乌不解的是王三彪怎么能够干翻黑虎,他进来的时候只看到了有人扶着王三彪,误以为是王三彪的手下,却根本没注意到,其实旁边的人是他这几天一直后悔没有招揽的林涛。

    “老三,你最近又勤学苦练了吧?竟然打赢了黑虎?”

    王三彪苦笑一声,道:“大哥,我能力有限,又怎么会是黑虎的对手,你看我身边的这位兄弟是谁!”

    老乌经王三彪提醒这才疑惑的往他身边的年轻人看过去,这一看一下子就愣住了,旋即,露出狂喜之色的道:“林……林涛兄弟?”

    林涛含笑的点头。

    “哎呀,没想到是林涛兄弟,真是抱歉,刚才失礼了。”老乌道了个歉,接着好奇的问王三彪:“老三,林涛兄弟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王三彪就把刚才在流金岁月门口碰到林涛的事情给说了出来,然后一脸心有余悸的继续道:“刚才如果不是林涛兄弟救我,这会儿我只怕真的身首异处了!”

    老乌听完后怒声道:“狼狗这个王八蛋简直是欺人太甚,我不理他,他还真当我老乌是软柿子了,随便来我的场子打砸,好,很好,呵呵……”

    “大哥,黑虎怎么处置?”王三彪沉声问道。

    老乌道:“砸了我们的场子,又打伤了我们这么多人,这笔账哪能就这么算了,先把他们给关起来,狠狠的打一顿,明天让狼狗拿钱来赎人!”

    老乌带来的手下将黑虎等七人像死狗一样拖走之后,老乌含笑的望着林涛,说:“林涛兄弟,这次多亏了你啊,你先是救了我一命,之后又救我兄弟一命,这么大的恩情我老乌一定得还,咱们去包厢坐坐,边喝东西边聊,你看成么?”

    林涛自始至终不卑不亢,“好啊,不过我先跟我朋友交代几句。”

    他走到韩雪跟前,笑道:“小雪你先回家去,我跟他们谈点事情。”

    韩雪目光复杂的看了林涛一眼,点头说:“你自己小心些。”

    “放心!”

    老乌忙对身边一名亲信说:“你开我的车子送林涛兄弟的朋友回家。”

    “是,老大!”

    那人领着韩雪和李苗苗离开,站在一旁的王喆原本想叫住李苗苗,张了张口,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古文丹原本打算趁这个时候开溜的,刚转身,突然发现王三彪已经注意到了他,心中一突,暗衬,“糟糕!”

    只见王三彪似笑非笑的朝古文丹走了过去。

    “你要去哪啊?”

    古文丹吓的浑身直哆嗦的说:“三哥,我……我回家。”

    啪!

    “回家!”

    古文丹捂着自己脸,又惊又怕,故作不解的说:“三哥,您这是?”

    啪!

    王三彪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古文丹脸上,“你特么刚才笑什么?”

    “我……”

    啪!

    “看老子笑话是吧?”

    “我没……”

    啪啪啪……

    李苗苗原本已经走出好远了,听到动静转身见王三彪打古文丹就跟打龟孙子似得,心里别提多痛快。

    见门口停着老乌的劳斯莱斯幻影,李苗苗一脸羡慕的对韩雪说:“小雪,你这次算是走运了,林涛绝对要发达了。”

    韩雪红着脸讪讪一笑,却没多说什么。

    ……

    此时,在流金岁月的豪华包厢中。

    老乌跟林涛挨着坐在真皮沙发上,王三彪打开一旁xo然后倒上三杯,分别递给老乌跟林涛。

    老乌笑眯眯的端起酒杯,对林涛说:“林涛兄弟,上次我没能留住你十分惋惜,今天没想到咱们有缘还能再见,而且还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啥话不说,我先敬你一杯。”

    林涛微微一笑,道:“这都是小事,我陪你一杯。”

    两人一饮而尽。

    王三彪继续给林涛和老乌倒酒。

    老乌把酒杯端了起来,开门见山的说:“林涛兄弟我真心很希望你到我身边来做事情,只要你能来,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林涛推诿的说:“我这个人不喜欢受人摆布,我看还是算了吧。”

    老乌偷偷跟王三彪对视一眼,王三彪会意,笑呵呵的道:“林涛兄弟,只要你肯加入进来,别说什么摆布不摆布,以后咱们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除了乌老大,没人敢使唤你。”

    “哦?”林涛装作有了些兴趣,淡淡的笑了笑,饶有兴致的看着老乌,问道:“乌老大为什么这么在乎我的去留?”

    老乌苦笑一声,说:“不瞒兄弟,我现在真的是求贤若渴啊……”

    当即就把两年前狼狗等人的到来,以及如何从他手中抢走场子的事情给详细的说了一遍。

    林涛听完后沉吟片刻,说道:“他们整体素质的确很强,连手下的小弟都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王三彪苦叹道:“狼狗和他那几个兄弟以前在越南当过雇佣兵,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都是非常难对付的硬茬子,咱们这些野路子的还真有些应付不来啊。再这样下去,咱们迟早要被他们给吞并,没看他们现在多嚣张吗,敢明目张胆的来这里砸场子。”

    “我可以答应加入,不过……”

    老乌一脸惊喜,“林涛兄弟但说无妨。”

    “在这里,除了乌老大你以外,得我说了算!”

    老乌有些为难,毕竟王三彪跟了他十来年,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做对王三彪有些不公平。

    王三彪似乎知道老乌心中所想,忙说:“大哥,答应林涛兄弟吧,他救过我一命,而且能力比我强的多,我甘愿在他手下做事。”

    王三彪心里清楚的很,林涛可是修炼内功的高手,一拳一脚就将黑虎等人干翻,这种实力他心服口服。

    林涛满含深意的笑着说:“我还能给你做个保证,只要是让我做上了社团的二哥,我保证半年之内,将狼狗那伙人赶出羊城!”

    “半年?”老乌微微一惊,觉得林涛有些夸大了,即便他身手了得,也不能吹这么大的牛啊!狼狗的身手可也是非常厉害的。

    见老乌不信,林涛微微一笑,右掌轻轻往那瓶xo上凌空拍去,嘭的一声清脆响声,隔着两三米的距离,还剩大半瓶的xo直接爆裂开来,酒水溅的到处都是。

    啪嗒!

    老乌正端着杯子准备喝酒,看到这一幕,惊的一哆嗦,玻璃杯直接从手中滑落摔在了地上。

    “林涛兄弟,你这应该是……”老乌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涛。

    “没错,就是内功!”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世间还真有武侠小说里面的那种功夫,太不可思议了!”“乌老大,您没看见,刚才林涛兄弟仅仅一脚就把黑虎给踢飞出去了,黑虎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跺跺脚,地面的地板砖就碎了好几块,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王三彪一脸崇拜的回想着刚才的场景。

    “好!”老乌突然一拍大腿,哈哈大笑道:“林涛兄弟,就依你的要求,若是真能在半年,哦不,真能在一年内把狼狗给赶出羊城,我公司的所有收益分你百分之二十!”

    王三彪听了心中暗惊,心道,“这乌老大可真够下血本的,以他如今的财力,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每年份红利都能分得两千万啊。”

    “一言为定!”林涛抿了口酒,笑道。

    事情谈妥,老乌异常兴奋,拍着林涛的胳膊说:“以后咱们就是亲兄弟了,今天开心,咱们换个地方玩玩去?”

    王三彪咧嘴一笑,道:“大哥,为了庆祝林涛兄……哦不,应该叫二哥了,为了庆祝二哥加入,咱们今天是不是该找几个嫩模玩玩啊?”

    “你小子,逮着机会就狠宰劳资,哈哈,不过今天林涛兄弟入伙,劳资高兴,就玩嫩模了,不是羊城一流嫩模咱还不玩,林涛兄弟,待会儿哥哥给你挑一个最漂亮的,啊哈哈哈……”

    “乌老大,要不今天就算了吧!”林涛婉拒道。不是他故意装清高,早在来羊城的路上他就想清楚了,万一混到老乌身边,以后出入风月场所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就在刚才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差点被他忽略掉的严重问题必须马上搞清楚,否则任务很难继续下去。

    “别啊二哥,这种机会难得,你今天不去,说不定下次大哥就舍不得放血了!”

    “老三,你过来,劳资保证不打死你,你说说看,大哥我是特么小气的人么?”

    “哈哈,反正不大方!”

    “靠,过来!赶紧过来让劳资扇一巴掌。”

    老乌在王三彪后脑勺上糊了一巴掌之后,含笑的问林涛道:“今天真不去?”

    林涛嗯了一声,随便找了个借口,道:“今天内力消耗有些大,这会儿不在状态,下次吧。”

    “成,那就下次。”老乌笑了笑,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金卡递给林涛说:“秘密是六个八,里面有五十万先拿去花。”

    “这么多?”林涛忙摆手,道:“太多了大哥,这钱我不能要!”

    “你拿着!”老乌直接把卡塞进了林涛手里,说:“你救过我一命,今天又救了老三,再加上帮会所摆平了麻烦,这五十万是你应得的,咱们以后都是自己人了,别搞的那么生分。”

    “那就谢谢大哥了。”林涛也不再推辞,便收下了银行卡。

    几人又闲聊一阵子之后,林涛就率先离开了。

    等林涛走后,原本笑脸盈盈的老乌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对王三彪说:“老三,你觉得林涛可信么?”

    王三彪好奇的说:“大哥,你信不过他?”

    “也不是信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嘛,毕竟之前警方在我身边安插过三次卧底,虽然都被解决了,但不好说林涛会不会是他们安排过来的第四个卧底,所以……”

    王三彪会意的点头,道:“待会儿我就打电话问问王局长,看警方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行动。”

    老乌嗯了一声,又道:“这个月的份子钱给这老家伙没?”

    “我已经亲自送过去了,哎,这老家伙可真是个喂不饱的老狐狸啊!”

    “也不能这么说,咱们都是互相利用,有他在背地里罩着咱们,咱们省去很多麻烦不是。”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