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初展身手
    林涛一眼就认出了齐肩长发的王三彪来,老乌手下的第一号爱将,道上的人都尊称他为王三哥。

    这些年跟着老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过也是他自己有本事,凭借着一股子蛮劲和当年跟着一名武学大师学过些皮毛的武功,在这羊城市也算是打遍羊城无敌手,替老乌摆平过不少的黑帮对手,间接辅助老乌统一了羊城的地下势力。

    可惜好景不长,两年前一个自称是‘狼狗’的男人,带着七八个手下,愣是将原本已经统一羊城的地下势力打开一个缺口,硬生生的从老乌手里抢去不少地盘。

    即便是王三彪也在狼狗手里吃过大亏。

    听说当初王三彪知道有人去他的地盘砸场子便召集了二十多个手下跑去找这群不知死活的人算账,谁知道他们去了比多方多出三倍的人,却愣是被对方七八个人打的连连败退,甚至王三彪在那次打斗之后在医院躺了个把月。

    经此一战之后,那伙人便渐渐在羊城地下势力中打响了名头,一些原本已经被老乌打压下去的小势力团伙纷纷跑去投靠,渐渐与老乌形成了对立势力。

    而这伙人的老大‘狼狗’也因此在羊城地下势力中与原本的地下皇帝老乌平起平坐,各占羊城半壁江山。

    老乌对这个抢走地盘的狼狗是恨之入骨,可惜狼狗手下高手众多,他手下能够拿出手的只有王三彪,王三彪却非狼狗敌手,所以这两年老乌是求贤若渴,一直在招揽高手,但高手哪那么容易找到,即便找到,又有几个甘心做他手下?

    就在前两天,老乌犯了心肌梗塞,被突然出现的年轻人给救了,而且年轻人无意中露了一手,手指只是轻轻弹了一下王三彪的胳膊,王三彪整条胳膊便失去了知觉,这是何等的能力?

    老乌原本想留住这名年轻高手,奈何对方并无意投靠,老乌又急着去医院检查身体,所以才与高手失之交臂,事后老乌跟王三彪提及此事时后悔不已,暗叹当时怎么没能多些诚意留住对方。

    王三彪暗暗将此事记在了心里,没想到这才过去两天,又在老乌的场子‘流金岁月’碰到了那名叫林涛的年轻高手,于是起了替老乌招揽的心思!

    林涛见王三彪热情的和自己打招呼,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却也感觉意外,能在这里遇上王三彪。

    和王三彪握手之后,王三彪才发现现场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大大咧咧的道:“林涛兄弟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目光向对方瞥去,当看到一群人中的古文丹时,微微一愣,诧异道:“是你小子?”

    古文丹尴尬不已,心说,感情您刚才根本就没看见我呢?

    古文丹的老爹虽然有些家底,但毕竟只是普通的商人,哪里敢得罪王三彪这种人物,古文丹忙赔笑道:“王三哥好久不见啦,上次咱们一起吃饭还是半年前了吧?”

    古文丹曾跟着他父亲一起宴请过老乌,当时王三彪也在场,自然对王三彪印象深刻。

    王三彪也记得古文丹这号人,不过不知道他和林涛有什么过节,便只是瞥了古文丹一眼,根本没有搭古文丹的话腔,反质问道:“你说说看,什么情况,是不是惹我林兄弟不痛快了?”

    “你兄弟?”古文丹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涛,浑身有些哆嗦的道:“他是您兄弟?”

    “怎么,有什么问题?”王三彪虎目一瞪,吓的古文丹屁股尿流。

    “不敢不敢……”古文丹连连摆手,他平时在他们那个小圈子里横倒无所谓,但是遇到真正的硬茬子,哪有他嚣张的份,一下子就变成了软骨头,脸色难看的挤出笑,说:“林涛兄弟是我朋友的朋友,咱们刚才开玩笑呢。嘿嘿,闹着玩闹着玩。

    “是闹着玩么?”林涛插话冷笑一声,然后指着古文丹身边的车子问道,“这是你的车?”

    古文丹不知道林涛为什么这么问,纳闷的点头。

    林涛淡淡一笑,走了过去,对车子一阵赞叹,然后一只手扶着宝马i8的剪刀门,道:“这车质量应该不错吧?”

    “啊?”古文丹惊疑一声,继续点头,“宝马i8那是进口豪车,质量自然很好。”神情中有些得意。

    不过,他话语刚落,只听见嘭的一声响,宝马i8剪刀门上直接被林涛印上去一个巴掌印。

    “我擦!”

    “这……”

    众人全都被林涛这一手给震惊住了。

    尤其是站在林涛旁边的古文丹,感觉最强烈,那可是碳纤维材质的车门啊,竟然被这小子活生生的给按凹陷进去一个巴掌印,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所致?如果这一掌按在自己身上,岂不是……

    想想古文丹就觉得后怕,非常懊悔刚才的鲁莽行为。

    “哎呀,不是说这车质量很好嘛?怎么轻轻一按就按出个巴掌印了?看来这什么豪车也不过如此嘛。”林涛似笑非笑的望着面如死灰的古文丹,说:“滚蛋兄,我这也是在跟你开玩笑呢,你该不会介意吧?”

    古文丹都快吓出尿来了,别说只是损坏他一个车门,就是把他这车当场烧掉,他又哪敢介意?

    唯唯诺诺的忙说不介意,此时只想早点摆脱这个妖孽一样的男人。

    他身边的玩伴,例如王喆、李杰早已经吓的大脑一片空白,双腿很不争气的不停在那抖啊抖的。

    “林涛兄弟真是牛逼啊!”王三彪从震惊中醒悟过来,朝着林涛竖起拇指,如果说一开始他还对林涛心存怀疑,那么刚刚林涛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已经彻底让他折服了,单单一只手轻松将车门给按出一个手印来,这种能力,世间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如果真能把林涛这种高手拉拢过来,狼狗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又有何惧?

    对于王三彪的夸赞,林涛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拉着一脸懵逼的韩雪,笑道:“咱们走吧。”

    韩雪木纳的点头。

    王三彪见林涛要离开,忙上前两步,脸上带着诚意的说:“林涛兄弟,如果你看的起我王三彪,咱们去里面喝两杯,聊聊如何?”

    林涛不动声色的扭头看着王三彪,“聊聊?”

    “对对,聊聊!”王三彪一脸喜色的赶紧点头。

    “好,聊聊就聊聊!”

    “林涛兄弟,里面请!”王三彪带来的十几个人分排站开,如同迎接贵宾的将林涛簇拥在中间,在古文丹那群人复杂的目光下,朝着‘流金岁月’中走去。

    此时,心情最为复杂的恐怕就是李苗苗了,原本她是可以利用韩雪的关系,跟这个连王三彪都要供为座上宾的林涛打好关系的,可惜因为她狗眼看人低,已经错过了良机。

    一想到刚才自己呈口舌之快的将林涛形容成**丝,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

    “林涛兄弟,里面请!”

    王三彪含笑的陪在林涛身边,请林涛进‘流金岁月’。

    刚走到大门口,王三彪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朝林涛歉意的笑了笑,拿出手机见是流金岁月的经理打来的,便大大咧咧的道:“刘经理有什么事吗?”

    此时的流金岁月里面并不像外面这么安静,一群凶神恶煞的黑衣人在里面一阵打砸,七八个身穿制服的保安被他们打的进气多出气少。

    流金岁月的经理刘福生吓破了胆,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跟王三彪打电话求援。

    王三彪听说里面有人在砸场子,语调一下子提高了不少,“谁特么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流金岁月砸场子?”

    刘经理战战兢兢的说:“是狼狗他们的人。”

    “草,又是这群王八蛋,等着,我已经到门口了!”

    愤怒的挂断电话,王三彪深吸一口气,挤出笑对林涛说:“林涛兄弟,真是抱歉,有人砸了我的场子,我现在得进去把这事给摆平了,怕耽误兄弟你的时间,要不明天我再约你?”

    “无妨,我这个人不喜欢把今天的事情拖到明天,我随你一起进去吧,等你把事情解决完了咱们再谈!”

    王三彪脸上露出喜色,如果有林涛助阵,王三彪就有信心对付狼狗手下的金牌打手了。

    “那我就先谢过林涛兄弟了!”王三彪朝林涛拱拱手,紧接着对他手下的十几个人大声道:“兄弟们,跟我一起冲进去,干翻那群王八犊子,今天谁特么干翻对方一个奖励五千,干翻两个的奖励一万,把里面的头目干翻的,我替老大做主,奖励十万!”

    此话一出,王三彪手下的小弟们跟打了鸡血似得磨刀霍霍。

    之后,王三彪领着林涛、韩雪以及他手下一帮子人浩浩荡荡的冲了进去。

    喜欢凑热闹的李杰见状对古文丹说:“丹哥,流金岁月的场子好像被人砸了,咱们进去看看吧?”

    古文丹阴沉着脸冷笑道:“最好是能把王三彪和林涛那狗杂碎一起收拾掉,走,进去看戏去。”

    古文丹等人紧跟着王三彪他们进了流金岁月。

    流金岁月内被砸的一片狼藉。

    王三彪进去后见到这场景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等道:“这群王八操的!”

    各种打砸的声音此起彼伏,并没有因为王三彪的到来而停下,一群身材高挑衣着性感的陪酒女躲在前台后面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也不知道是谁一个发现走进来的王三彪,惊喜道:“快看,王三哥来啦。”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