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吓哭警花
    七月中旬,骄阳似火。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林涛接到了陈淼打来的电话,两人约在省城近郊的一处废墟加工厂见面。

    至于为什么跑这么远,陈淼说是怕暴露了林涛的身份。

    大热天的,林涛总不能满大街的去找出租车吧。

    想起秦晓婷有车,于是跑到隔壁,敲响秦晓婷家的房门。

    好一会儿秦晓婷才把门打开,瞥了林涛一眼,问道:“什么事?”

    林涛笑着搓搓手,道:“秦姐,借你车用一下呗,我有点急事。”

    嘭!

    林涛一脸错愕,秦晓婷竟然什么都没说,直接将门给重重的关上了。

    “还说要当我亲姐,还说以后照顾我呢,呵呵!”

    林涛气的拽耳挠腮,正要离开时,房门又被打开。

    “拿去!”秦晓婷站在门口,直接把钥匙抛给了林涛。

    林涛一喜,赶紧接住,晃晃车钥匙,“姐,谢啦!”

    “刚才你在嘀咕什么?”

    “呃……”林涛心虚的讪笑起来,“我什么都没说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偷偷骂我!”秦晓婷美眸瞪了林涛一眼。

    林涛:“……”

    “别给我违章了,我已经没有分可扣了!”

    林涛拍着胸口保证,“秦姐你放心好了,我技术好着呢,绝对不会违章。”

    ……

    一路狂飙。

    林涛到底指定地点后,就见废弃工厂门口停着一辆普普通通的私家轿车。

    林涛的车子停稳后,那辆私家车车门被打开,陈淼从里面走了下来,看了林涛一眼,直接朝废弃工厂里面走去。

    林涛会意,紧跟上去。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一个泥土小道里停着一辆甲壳虫车,车中的李婉茹见一辆白色奥迪停在了陈淼车附近,从车中下来个男人,仔细望去,不是那臭流氓又会是谁?

    于是她推开车门,轻手轻脚的跟了上去,想看看两人鬼鬼祟祟的到底在干些什么。

    一个嫖客怎么会认识公安厅的副厅长?

    废弃厂内脏乱不堪,散发着刺鼻的气味。陈淼把包递给林涛,说:“我得跟你重申一遍,以后这种事情不要给我打电话,只有到万不得已,或者重要情报的时候才能打给我。”

    林涛谢了一声,接过自己的旅行包,讪笑道:“有必要这么谨慎吗?”

    “有!”陈淼很严肃的说道:“我告诉过你,在你之前已经有三个卧底牺牲了,希望你能够重视起来。我怀疑在我们警察内部有老乌的奸细,恐怕这也是三个卧底牺牲的主要原因,所以我才会这么谨慎的单线跟你联系,实话告诉你,在整个省厅,只有厅长和我知道你的存在,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不暴露的情况下顺利的完成卧底任务。”

    林涛点点头,旋即,一脸正色的说:“我已经接触过老乌一次了。”

    “哦?”

    林涛把在‘聚贤庄’门口救老乌的事情说了一遍,接着又说:“他邀请我替他做事,我没同意。”

    陈淼欣慰的笑着点头,道:“你做的很好,老乌为人心狠手辣且有多疑的毛病,你马上就答应他,他说不定会怀疑你,等到下次再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毫无破绽的混到他身边去。”

    “知道了!”

    陈淼拍拍林涛的肩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关切的说:“一切小心。我先走,等我走了之后你再出去。”

    “好!”

    望着陈淼离开工厂,林涛脸色阴沉下来,朝某个角落瞥了一眼,冷声道:“躲在暗处的朋友,出来吧。”

    李婉茹没想到林涛这么厉害,自己几乎没发出什么声音都被他察觉了,只能硬着头皮走出去。

    “是你?”

    见美女警花走出来,林涛沉着的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是我!”李婉茹心虚却硬着头皮迎着林涛的目光。

    “你刚才听到什么没?”林涛阴沉着脸问道。

    李婉茹道:“离的太远什么都没听见。”

    “你是偷偷跟着陈……陈女士过来的?”

    “什么陈女士,副厅长就副厅长,你以为我不知道她是谁啊?”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我就容不下你了……”林涛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朝她走了过去。李婉茹吓的朝后退了两步,有些害怕的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你想干什么?”

    “荒郊野岭的,最适合杀人抛尸了!”

    “你……你敢!”李婉茹浑身哆嗦一下,林涛的厉害她是知道的,根本在这混蛋手里走不过一个回合,这混蛋想杀自己太容易了。

    心里暗自后悔,出来的时候应该带枪啊。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知道了我的秘密,你必须死!”林涛步步紧逼。

    李婉茹俏脸显得有些苍白,林涛逼近一步,她就后腿一步,“你别乱来,我可是警察,你知道杀死警察有多大的罪名吗?!”

    陆源戏虐的笑道:“我把你杀了,然后再把你碎尸,装上石头,沉到湖底,即便过些日子被人发现了你的尸体,你觉得能够追查出凶手么?”

    “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李婉茹开始服软了。

    虽然是警队女神探,但毕竟是人,是人就会怕死。

    她见林涛跟陈淼这么神秘的见面,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也就相信了林涛会杀她灭口这件事。

    “你说你没听见,怎么证明?”

    “这种事情怎么证明的了?”李婉茹又气又委屈的说道。

    林涛笑了笑,“那就对不起了,你还是得死!”

    说着,手中如同变魔术似得,多出了一把泛着寒光的瑞士军刀。

    “你……你别过来!”

    “放心,我办事干净利落,很快的,不会很痛苦,刀子往你脖子这么轻轻一划,很快你就没知觉了。”

    李婉茹感觉脖子凉凉的,吓的瘫软在了地上。

    见林涛越来越近,李婉茹俏脸苍白,眼眶一红,趴在地上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呜呜,我不想死,我还没结婚,还没生子,还没孝敬父母,呜呜……我不能死!”

    林涛呆滞的看着嚎啕大哭的李婉茹,差点被她的举动给惊掉了下巴。

    靠,这还是那个火辣英勇的女警花吗?

    竟然被自己这么一吓,就吓哭了?

    林涛有些哭笑不得。

    看来,这女人啊,都是纸老虎诶!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