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像母亲的怀抱
    咚咚咚……

    27楼,韩雪家门口。

    林涛站在门口敲了半天房门,里面没有丝毫动静。

    “天都快黑了,这个韩雪跑哪去了?”

    这时,电梯处叮的一声响,林涛以为韩雪回来了,正要迎上去,就见秦晓婷从电梯里走了出来,手里拧着一包中药。

    瞥了一眼秦晓婷拧着的中药,故意用鼻子嗅了嗅,林涛念念有词的道:“通草、党参、黄芪、当归、王不留……”

    秦晓婷微感震惊,这些中药都是她爸给他开的,利于通奶涨奶的药方,这家伙竟然用鼻子嗅一息就全知道了?

    “你是属狗的吗?”秦晓婷白了林涛一眼,朝家门口走去。

    林涛笑眯眯的说:“我的鼻子不仅能闻到草药味,还能闻到淡淡的奶香味。”

    “……”

    秦晓婷被林涛说的脸有些发烫,见林涛站在门口,就戏虐的说:“没带钥匙吧?”

    林涛正要开口,秦晓婷幸灾乐祸的继续说:“中午的时候,我看你女朋友拖着行李箱出门了,估摸着这会儿都不知道飞去哪个国家了!”

    “啊?”林涛怪叫一声,“靠,怎么走也不跟我提起说一声,这下可糟了,怎么进家门啊?!”

    秦晓婷不理会林涛,快步朝家门口走去。

    “美女,大美女……”林涛朝秦晓婷追了上去,“你好心先收留收留我呗?”

    “不可能,想都别想,我……”

    秦晓婷正说着话,脚步猛的停下,声音戛然而止。

    林涛追的太急,一下子撞在了她后背上。

    “咋了?”林涛好奇的问道。

    秦晓婷声音有些颤抖的指着门口,道:“有……有贼!”

    林涛见秦晓婷家的房门虚掩着,疑惑道:“会不会是你出门的时候忘记锁了?”

    秦晓婷脸色惨白,“不可能,孩子在家里,我不可能这么马虎!”

    “孩子,孩子……”秦晓婷突然瞪大了眼睛,娇呼一声,直接冲了进去。

    林涛怕她出事,也紧跟着冲了进去。

    秦晓婷进屋后直接冲进了婴儿房,朝婴儿房里的婴儿床看去,轻轻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道:“幸亏孩子还在!”

    “你快检查一下家里有没有丢什么东西。”林涛提醒一声,说话的时候朝婴儿床里瞥了一眼,这一看,脸色马上变了,“快让开!”

    秦晓婷被林涛的反应吓了一跳,忙问:“怎么啦?”

    “孩子有危险!”

    经林涛这么一提醒,秦晓婷仔细观察,见孩子一动不动,整张小脸变成了酱紫色,顿时吓的双腿一软,不是林涛及时搂住了她的腰身,她非得摔在地上不可。

    “孩子……我的孩子怎么了?呜呜……”秦晓婷发疯了似得一把推开林涛,就要去抱她的孩子。

    “别乱动她!”

    林涛赶紧将她拦住,“你这一动,她就真没救了!”

    “你的意……意思是她还有救?”秦晓婷情绪激动,泪流满面的盯着林涛,一脸希冀的问道。

    林涛微微轻叹一声,“婴儿体质太脆弱了,我试试看吧!”

    “求求你,一定要救活我女儿,如果你能救活她,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秦晓婷就差给林涛跪下了。

    林涛拿出从江湖骗子那里顺来的银针,吩咐秦晓婷,“把孩子抱上床,然后解开衣服,我给她施针。动作一定要小心!”

    秦晓婷虽然不敢确定林涛的医术,但这个时候了,也没有其他办法,于是连连点头,小心翼翼的将自己女儿从婴儿床里抱了起来,然后抱到床上,双手颤抖的解开了孩子的小肚兜。

    林涛给银针消毒之后,一脸正色,用手覆盖住婴儿的胸口,将真气源源不断的输入她体内,护住她脆弱的心脏,紧接着银针轻轻刺入她的天枢穴、阳陵泉、风池穴、风府穴、少冲穴、申脉穴……

    一连刺出二十多个穴位,婴儿的体质与成年人不同,所以施针的力道也得轻缓许多,真气消耗太多,林涛脸色渐渐变苍白,脸上全是汗水,显得无比虚弱,身子轻轻晃动一下。

    秦晓婷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儿吧?”

    林涛不敢去抹脸颊的汗珠,任由它们从嘴角划过,涩涩咸咸的,也不敢接秦晓婷的话茬,怕分心,一脸严肃的继续快速施针。

    秦晓婷看在眼里,心中莫名感动,跟林涛接触两次,印象里,他是个地地道道的流氓无赖,总是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心里烦透了这种男人,但却没想到,他在遇到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这么的认真一丝不苟。

    十分钟后,林涛刺出最后一针,缓缓的将手掌从婴儿胸口拿开,银针也从她天灵盖取了出来,抿了抿毫无血色的嘴唇,欣慰的笑道:“没事儿了,救过来了,太悬了,再晚十分钟你女儿恐怕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了!”

    秦晓婷激动不已,见自己女儿脸色恢复如常,呼吸平稳,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的看了林涛一眼,由衷的感谢道:“谢谢你!”

    林涛虚弱的笑了笑,脑袋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一晃,差点摔在地上。

    “啊,你没事吧?”

    秦晓婷惊呼一声,忙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林涛。

    “我很好,没事!”

    刚说完,林涛眼前一黑,直接一头栽在了秦晓婷的怀里。

    这两天,林涛实在是消耗了太多真气,先是为医馆的老头秦汗青治疗风湿病,使用了真气外放针灸术,紧接着又用大量的真气护住秦晓婷女儿的心脉,再用真气为她女儿施针,这些消耗对于初入‘真气外放’门槛的林涛来说已经超了负荷,所以才会吃不消的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林涛感觉自己的脸颊紧紧的贴在秦晓婷的胸口处,蹭了蹭,胸口软软的,酥酥的,暖暖的,带着奶味芳香,像母亲的怀抱......

    “唔…….这家伙!”秦晓婷轻轻抱住林涛的腰身,显得有些哭笑不得。

    ……

    (ps:看书的读者请帮忙收藏加入书架,谢谢。)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