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假药当做圣药用
    林涛还纳闷呢,怎么打着打着,这妞的叫声变了味了?

    看李婉茹一脸的绯红,表情迷茫,也不挣扎了,似乎很享受这种过程。

    丫该不会是受虐体质吧?

    “咋不叫了?不是说要杀了我吗?不是说要把我千刀万剐吗?”林涛停了手,见李婉茹依旧保持着撅臀的动作,戏虐的看着她讽刺道。

    李婉茹漂亮的脸蛋竟然看上去没多大的情绪波动,与先前喊打喊杀的架势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两人。

    “继续打啊!”李婉茹突然冷冷的盯着林涛,很平静的说道。

    李婉茹一句‘继续打啊’,差点惊掉了林涛的下巴。

    “你该不会是喜欢别人虐待你吧?”

    “你叫什么名字?”李婉茹没回答林涛,反问林涛的名字。

    林涛一脸警惕的看着李婉茹,“打听我名字做什么,想报复我?”

    李婉茹露出鄙夷之色的道:“刚才打我的时候你不是挺神气的么?这会儿怂了?连名字都不敢报?”

    林涛突然笑了起来,“你该不会是被我打爽了,喜欢上我了吧?哈哈哈……”

    见李婉茹面如寒霜的看着自己,林涛立马闭嘴了,悻悻道:“好吧,这个玩笑确实不好笑!”

    这女人肯定是被打傻了,别再赖上自己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那啥……我真还有事,不能耽搁,先走了啊!”

    不等李婉茹开口,林涛急急忙忙的朝男厕外面走去。

    “混蛋,回来!”

    李婉茹气的大骂。

    林涛又怎么会听她的,脚步更快的出了厕所。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捂着小腹,躬着腰身小跑了进来,突然看到站在水池边的李婉茹不由得一愣,心道:“不会吧,这是女厕所吗?”

    李婉茹恢复了火爆女警花的本色,横眉冷对,娇声喝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滚!”

    那男人以为自己走进了女厕所,忙说对不起,灰溜溜的跑了出去,肚子疼的厉害,也没顾得上看厕所标识,直接又跑进了女厕所,紧接着女厕所传来一声尖叫,“啊,流氓!滚!!!”

    ……

    李婉茹站在水池边上,盯着镜子里面媚意十足的俏脸,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滚烫滚烫的。

    “难道真如那个人渣说的那样,自己喜欢被虐?”

    李婉茹不肯相信,自己哪有那么贱?

    一迈腿,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感传遍全身,疼的她柳眉紧皱,咬了咬下唇,表情恨恨的低声道:“死嫖客,下手真狠,给老娘等着……”

    李婉茹像个丧尸似得,僵硬着身子脚步缓慢的走出男厕所,见尔冬冬已经不在了,便鄙夷的冷笑一声,心道:“窝囊废,随便被那个该死的嫖客威胁一句就怂了,这种人走了也好,免得自己还得浪费精力去应付。”

    ……

    老乌这些年从一个小混混成为江南省几大社团巨头之一,期间做了不少损阴德的事情才混到今天的地位,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也结过不少仇家。

    去年被仇家砍伤一次之后,变的小心谨慎,出门时身边至少会有五六个小弟贴身保护。

    林涛甩开李婉茹之后,朝着聚贤庄赶过去,见老乌的那辆商务奔驰车还停在聚贤庄门口,表明他人还没离开,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有个问题让林涛犯难了,到底怎么样才能悄无声息的潜伏到老乌身边而不被怀疑?

    难道真如那个服务生说的,去杀掉他的死敌‘狼狗’拿下投名状?

    那种做法的目的性太强,难免不被老乌这种阴险狡诈的老江湖怀疑。

    就在林涛一筹莫展之际,不远处一棵杨树下,摆着地摊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骗子引起了林涛的注意。

    一个念头很突然在林涛脑海中闪过,他笑眯眯的朝身穿灰色长衫,邋遢不已的江湖骗子走了过去。

    “你这药都能治什么病?”

    江湖骗子捻着山羊胡,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望着林涛,眯着眼睛微笑道:“你有什么病?”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林涛心中冷笑,不动声色的说:“我没病,我家老人有心肌梗塞,看你宣传单上说你家祖传圣药包治百病,能治心肌梗塞么?”

    “心肌梗塞啊,当……”

    山羊胡骗子正要说当然可以治,话还没说完,林涛便打断了他的话,指着用油纸包着的‘圣药’,问道:“多少钱?”

    “三百!”

    林涛眼神一瞪,“多少钱,再说一遍?”

    山羊胡骗子有些心虚的讪讪道:“五……五十?”

    “你卖东西的,你问我?”

    林涛没好气的掏出钱包,拿出一沓钞票,正当骗子以为林涛出手阔绰,露出兴奋神情时,林涛从里面抽出一张面额最小的五块丢到了摊位上,“我看这药连五块钱都值不了,给你五块吧。”

    说着,拿起一包‘圣药’,然后偷偷的从地摊上顺走一支银针。

    骗子:“……”

    ……

    又等了一刻钟,在一群小弟的簇拥下,老乌从聚贤庄走了出来。

    不过,出来的时候他身边多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乍一看去竟然有些眼熟。

    再看她那颤颤巍巍的大胸脯,是了,不就是三天前在电梯口撞上的那名少妇么!

    可是,这少妇跟老乌会是什么关系?

    见老乌红光满面的跟少妇有说有笑的握手道别后,准备上车离开时,林涛也顾不得那少妇会不会把自己认出来,手中的银针轻轻一弹,银针脱手而出,簌的一声,精准无误的射中了老乌的胸口。

    老乌刚抬起一只脚准备进车,身体突然一僵,紧接着脸色痛苦的捂着胸口,身子直挺挺的朝后倒去,身后的小弟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他。

    “老大!”

    “大哥!”

    六七个兄弟同一时间围了上去。

    原本准备离开的少妇见到这一状况吓了一大跳,美眸盯着老乌,眉头紧锁。

    “别乱动,赶紧让他平躺在地上,否则他心脏会受不了!”躲在不远处的林涛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提醒道。

    老乌的得力打手王三彪,一个留着齐肩长发的男人瞪着眼睛问林涛,“你是医生?”

    林涛摇摇头,“虽然不是医生,但是懂一些医术,他这是心肌梗塞,需要赶紧平躺让心脏减轻压力!”

    “快,照他说的做!”王三彪忙吩咐小弟。

    一旁的少妇见突然蹿出来的年轻人,微微一愣,下一秒表情变的怪异起来,很显然,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调戏过自己的猥琐男人!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