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厕所里的声音
    “在跟我说话吗?”

    林涛愣了一下,好奇的转过身去,当他看到美眸怒瞪的李婉茹时,叫苦不迭的暗衬,“真是冤孽啊,怎么哪都能碰到这个活菩萨?”

    李婉茹今天休假,被母亲强迫着来跟一个优质男相亲。

    男方是李婉茹母亲朋友的儿子,刚从国外留学回来,外企工作,月薪两万,在省城算的上是优质股了。

    李婉茹实在是被母亲唠叨烦了,才答应出来见一面。

    两人约在茶楼相亲,见面后客套一番,要了茶水点心开始闲聊,屁股还没坐热,李婉茹就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从二楼快步走了下来,定睛望去,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大仇人又会是谁?!

    这两天李婉茹一直盯着林涛落在按摩房的旅行包,等着林涛回来认领,好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一雪前耻。

    却没想到等了三天也没等来这个人渣认领,就在她郁闷的以为林涛不会要那个旅行包,自己也没法雪耻的时候,茫茫人海中,两人又相遇了。

    “大姐,我这会儿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你就放过我吧!”

    见美女警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林涛又急又无奈,只能告饶。

    守株待兔了三天,好不容易等来‘老乌’,却又碰到这个脾气火爆的警花,林涛心中苦叹不已。

    “重要的事情?呵呵,你一个无耻的嫖客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李婉茹美眸紧盯陆源,挑了挑眉,继续说:“不过,想要我放过你也可以,你现在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叫三声姑奶奶,我就饶了你!”

    “你别太过分了,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那天去按摩房是有原因的,我很忙,没时间跟你废话!”

    说完,转身就走!

    “想走,没门!”

    李婉茹飞身就是一脚,朝着林涛屁股上踢去。

    林涛着急离开,一个没防备,被李婉茹踹了个跄踉,差点栽在地上,扭头瞪了李婉茹一眼,“满意了吧?大小姐,真的别再缠着我了,没空搭理你!”

    李婉茹原本踹了林涛一脚心里痛快不少,又听林涛竟敢说自己纠缠他,顿时火气又蹿了起来,“人渣,今天你哪都别想去,跟我回警局去录口供!”

    林涛心想,看李婉茹这架势,是不打算轻易放过自己了。

    扭头看看聚贤庄,‘老乌’刚进去,一顿饭怎么着也得吃上个把小时吧,于是也不忙着走了,看了一眼跟李婉茹一起过来的年轻男人,不理李婉茹,快步朝那男人走了过去,坐在他对面,笑着打招呼道:“嗨,哥们,怎么称呼?”

    相亲男微微一愣,下意识的报出自己的名字,“尔冬冬。”

    林涛点点头,指着快要赶过来的李婉茹,说:“你女朋友?”

    尔冬冬戴着个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家教严格,所以性子显得有些沉闷内向,摇摇头,说:“第一次见面。”

    林涛立马明白,感情是正在相亲呢!

    于是,故意当着尔冬冬的面,端起李婉茹的茶杯美滋滋的喝了一大口水,道:“作为过来人,我得提醒你一句,这妞不适合你,那方面的要求太强了,刚才看到她踹我没?就是因为我吃不消她了,把她给甩了,所以她怀恨在心......”

    李婉茹赶过来的时候,听到林涛对尔冬冬说的话后,气的浑身哆嗦,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半杯茶水直接倒在了林涛脸上,怒斥道:“混蛋,你胡说八道什么?”

    林涛抹了抹脸上的茶水,心里冷笑,既然你特么一直找劳资麻烦,那劳资也不让你好过,于是继续道:“难道我说错了?求求你别再缠着我了,既然已经有接盘侠了,你就好好跟人家过日子,干吗还要留恋我呢?”

    “王八蛋,老娘撕烂你的嘴!”李婉茹气疯了,直接就朝林涛扑了过去,也顾不上用什么擒拿手了,直接对着林涛的脸就是一阵挠。

    “靠,你个泼妇!”

    林涛猝不提放,被挠了个满脸花,疼的他直龇牙咧嘴,怒不可遏的一把推开她,然后粗怒的将她双手捏住,一把给横抱了起来,朝着厕所走去,边走边愤怒的道:“劳资忍你一次又一次,你还得寸进尺了,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

    尔冬冬起身想要阻拦,林涛怒瞪一眼,威胁道:“坐下,否则劳资连你一起收拾!”

    尔冬冬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座椅上。

    “畜生,放开我!”

    李婉茹被林涛抱住,就感觉像是被一个巨大的钳子夹住了身子,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急的大喊大叫。

    林涛怒气冲冲的走到洗手间门口,一脚将洗手间的房门踹开,然后将房门反锁,捏住李婉茹的后颈,一把将她给按在了水池台上。

    李婉茹今天没有穿制服,出来相亲的时候换了一身性感休闲的打扮。

    脚下穿着一双白色小皮鞋,修长美腿上套了超薄的肉色丝袜,浅蓝色的牛仔短裙紧紧的包裹着挺翘臀部,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体恤,因为被林涛按在水池台上的缘故,体恤领口就往下坠,从水池台的镜子上面正好可以看到体恤里面的黑色内衣,和那一抹乳白深邃。

    啪!

    李婉茹被林涛按在水池台上,臀部自然而然的撅了起来,林涛扬起手,狠狠的就朝李婉茹隔着牛仔裙的臀部上抽了下去。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林涛恶狠狠的道:“说,还特么惹不惹我了?”

    李婉茹的臀部被林涛抽的一阵颤颤颠颠,如海潮般起伏汹涌……

    李婉茹先是一呆,随即如同发疯了一般挣扎,俏脸狰狞的咆哮道:“人渣,畜生,我要杀了你,我保证,我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

    啪!

    “让你再骂劳资!”

    啪啪啪!

    “让你再挠劳资的脸,劳资今天非把你屁股打开花了不可!”

    啪啪啪啪啪……

    此起彼伏的暧昧拍打声在厕所里响起,原本口不择言一通乱骂的李婉茹被打的俏脸绯红,贝齿紧紧咬住了红唇,整张脸上布满细小的汗珠,由刚才的痛骂变成了哎哟哎哟的痛苦呻吟。

    表情似痛苦又似享受。

    不知道情况的,听了这呻吟声,估摸着还以为里面正在进行一场少儿不宜的男女大战呢!

    尤其是,李婉茹的呻吟声还那么的诱人心弦,想不让人多想都难。

    厕所外,尔冬冬听着里面啪啪啪的声音以及李婉茹婉转的啼吟声,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某种十八禁画面,顿时恼怒不已,暗骂:“这女人实在是太浪荡了,大庭广众之下,自己还在呢,就和别的男人在厕所里面干那啥,无耻,简直是不知廉耻!哼,我妈怎么能把这种恶心的女人介绍给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告这女人一状!”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