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别摔着胸
    “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

    秦晓婷最近涨奶,胸口本就疼的厉害,又被林涛这么一撞,顿时更疼了,不好意思揉胸口,只能把怨气撒在眼前这个罪魁祸首身上。

    林涛盯着美艳少妇看了一眼,又把目光看向那波涛汹涌上,争锋相对的说:“明明是你先撞的我,怎么好意思恶人先告状?胸大了不起啊!”

    “你……”秦晓婷俏脸一红,忙用双臂挡住胸口。

    林涛见了秦晓婷的动作,戏虐的说:“虽然已为人妻,不值钱了,但也不能自暴自弃啊,胸这么大还不穿内衣,丢不丢人!”

    秦晓婷被林涛赤果果的揭穿了没穿内衣的事实,心中又羞又怒。

    天呐!这是什么人啊?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喷?

    “无耻!”

    秦晓婷原本想跟林涛好好理论一番,但转念又一想,跟无赖理论吃亏的只能是自己,只能怨自己倒霉,出门碰到扫把星了,低骂一句后,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的进了电梯。

    “你丈夫一定很性福吧?”林涛看着秦晓婷丰腴的身姿,突然问了一句,而且故意把‘性’字说的很重。

    秦晓婷刚走进电梯,微微一愣,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见林涛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胸部,这才明白林涛话里的含义,顿时感觉要崩溃了,骂了句‘该死’,忙伸手按电梯开关键,她一秒都不想再看到这个无耻的混蛋了。

    小区什么时候多出这么一个地痞了?不行,待会儿一定要去物业投诉!

    “美女,你慢点走,本来重心就不稳,别再把胸给摔着!”

    秦晓婷恶狠狠的瞪了林涛一眼,等电梯快关上时,确定这无赖进不来,才敢大声开骂:“混蛋,去死吧你!”

    “哇!”林涛一脸狰狞,双手呈爪状一举,对着电梯门做了个饿虎扑食的动作,吓的秦晓婷娇呼一声,忙往后退。

    林涛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电梯门彻底合上,秦晓婷忙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气愤的道:“吓死是我啦,这人简直是个神经病!”

    ……

    回到韩雪的住所,见韩雪趴在沙发上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林涛好笑不已的说:“这么看着我干啥,难道我又变帅了?”

    “自恋,我还以为你不辞而别了呢!”

    林涛将煎好的跌打药放在茶几上,调戏道:“舍不得我?”

    韩雪俏脸一红,啐道:“切,你是我的谁啊?我为什么要舍不得你!”

    “真没良心,大清早就去给你弄跌打药,连一句好听的都不会说!”“不会吧?”韩雪惊讶的道:“这么早你专门出去给我买药啊?”

    林涛翻着白眼,“你说呢?”

    韩雪有些感动,讪讪的笑道:“谢谢啦!”

    “脱裤子!”

    韩雪刚产生的感动马上就因为林涛的话消失殆尽了。

    “你……你想干吗?”韩雪警惕的望着林涛。

    “敷药啊,能做什么?你自己能敷么?再说了,昨天晚上又不是没看过!”

    韩雪郁闷的道:“你能不能不耍流氓?”

    林涛轻轻叹了口气,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脸经历了世间沧桑的表情,道:“别人笑我太风骚,我笑他人看不穿!哥的心,你不懂!”

    “呸,少在我面前装深沉!”韩雪咯咯娇笑两声,然后说:“把药给我,我自己敷!”

    林涛也不勉强,将跌打药丢给了韩雪,然后去厨房忙乎早餐去了。

    等林涛煮完面条出来的时候,韩雪刚好敷完药,将裤袜穿好。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韩雪习惯了林涛口花花,笑嘻嘻的白了他一眼,“错过你个大头鬼!”

    “吃吧。”林涛将一碗带有荷包蛋的清汤面放在茶几上。

    韩雪就半跪在沙发上,撅着屁股开始吃面条,吃了一口便喜滋滋的说:“没想到你下面还挺好吃的?”

    噗!

    林涛正大口朵颐,听了韩雪有歧义的话,一口面条喷了出来,幸亏他没跟韩雪坐在一起,否则又得喷韩雪一脸。

    韩雪不解的问道:“你怎么啦?”

    林涛憋着笑,忙不迭的说:“没事,如果你喜欢,以后我经常‘下面’给你吃!”

    韩雪心思哪有林涛那么复杂,完全没听懂林涛话里的意思,一脸懊恼的说:“我下面一点也不好吃,等我技术学好了,再给你下面吃。”

    “你下面挺好吃的!”

    “咦,你又没吃过我下的面,怎么知道我下面好吃?”

    林涛憋红了脸,表情怪异的道:“你长这么漂亮,下面能不好吃吗?”

    “神经,长的漂亮跟下面好不好吃有什么关系!”

    ……

    吃过早饭,林涛随便跟韩雪撒了个谎就出了门,按照陈淼给的地址,到了三元路附近的一家名叫‘聚贤庄’的酒店。

    最近毒贩集团首脑‘老乌’喜欢上了聚贤庄的酱板鸭,一个星期至少要来两三次,在这里蹲守‘老乌’再适合不过了。

    这几天,他白天在聚贤庄对面的茶楼蹲守‘老乌’,晚上就到韩雪那里蹭吃蹭睡,当然,做饭洗碗的事情就被林涛给承包了,作为是给韩雪的住所费。

    不过,让林涛蛋疼的是,他一连在茶楼二楼靠窗户的位置观察了三天,根本没见到‘老乌’的人影,他怕自己搞错了地方,就问茶楼里面一个打杂的服务生,道:“帅哥,三元路这边有几家聚贤庄?”

    服务生笑道:“当然只有一家,即便聚贤庄要开分号,也不会开在同一条街啊。”

    林涛就纳了闷了,不是说那家伙一个星期要去两三次聚贤庄吗?难道信息有误?

    就在他准备打电话给陈淼,确认信息的准确信时,那服务生突然提醒林涛一声,朝二楼窗外努努嘴,说:“快看!”

    林涛朝外面望去,只见一辆黑色的商务奔驰停在了聚贤庄门口,紧接着从车内下来六七名精壮的黑衣汉子,将一个身材偏中的秃头男人护在了正中央,簇拥着他进了聚贤庄。

    林涛心里猛跳一下,看来这人应该是‘老乌’无疑了。

    装作疑惑的模样,林涛问服务生道:“怎么了?,这人很厉害吗?”

    服务生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这才低声说:“可不厉害吗,他可是咱们羊城市公认的道上大哥,听说手底下的小弟有上百号人呢。”

    “这么厉害?”

    服务生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道:“如果不是前两年崛起了一个社团跟他作对,恐怕他早已经统一整个羊城的黑势力了。”

    林涛又问:“他这么厉害,如果想到他手底下当小弟,有什么办法没有?”

    “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服务生一脸得意的说:“只要你能干掉‘狼狗’别说给他当小弟了,就是跟他称兄道弟都没问题。”

    “狼狗是谁?”

    “就是跟乌老大作对的另一个社团大哥。”

    林涛诧异的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服务生笑道:“我有一个表哥就是跟着‘老乌’混的,有一次他喝醉了大声嚷嚷,说他们老大说了,谁能干掉‘狼狗’就让谁做社团的二哥。把他给能的,当时提着个啤酒瓶子就想去干翻狼狗,狼狗是那么好干掉的?听说为人心狠手辣,曾经在越南当过雇佣兵,手底下有一帮亡命之徒。”

    林涛听完后笑了笑,没说什么,将一张百元大钞递给服务生,说:“茶钱,剩下的给你当小费了。”

    说完,快速起身,朝着楼下走去。

    刚走到茶楼门口,突然,一个娇喝声在他背后响起,“人渣,看你今天还往哪逃!”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