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古针灸术
    次日清晨。

    林涛在小区内晨练一番,打了一套招式复杂的拳法之后,到了小区外面,寻到了一家中医医馆,买了一服跌打损伤的药膏,然后朝医馆环视一圈,开口问那名在柜台前打着算盘算账的唐装老者,道:“老先生,你们这里有无果叶吗?”

    戴着老花镜,胡子花白的医馆药师秦汗青听了林涛的话,抬起头来,扶了扶眼镜框,有些好奇的道:“小伙子,你竟然知道无果叶这种药草?那可是极其偏门的一种药材啊,很少有人知道。”

    林涛含笑的说:“我爷爷是一名老中医,我跟着学过一些,对草药略知一二。”

    “不容易啊,现在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去学习中医,不错,小伙子不错啊。”秦汗青赞叹的笑了笑,接着问道:“哦,对了,你要无果叶做什么用?”

    林涛解释说:“我一个朋友跌倒了,需要跌打药。这无果叶配上市面上最普通的跌打药放在一起文火煎半个小时,等到冷却之后,效果是普通跌打药的好几倍呢。”

    秦汗青听了林涛的话,浑浊的眼珠不由得一亮,忙从柜台里面走了出来,笑道:“小伙子,来来来,咱们坐下来边喝茶边聊。”

    林涛苦笑的婉拒,道:“今天挺忙的,就不坐了,如果你这里没有无果叶,我再去别家看看。”

    “有,谁说我这里没有了?”秦汗青笑眯眯的道:“就算你拿到了无果叶不也得费时间煎药吗,我这里有现成的药罐可以提供给你,你一边煎药,咱们一边喝茶,岂不快哉?”

    林涛想想觉得说的也对,便同意下来。

    将一服跌打药和三两半钱的无果叶丢进药罐之后,秦汗青邀请林涛喝茶,说是极品大红袍,雨后刚从山上采摘没多久的。

    林涛端起茶杯,轻轻嘬了一口,吞入喉咙,品味片刻,点头笑道:“入嘴苦涩,入喉甘甜,入肠留有余香,好茶啊!”

    “妙哉妙哉,小伙子竟然还懂茶?”

    “家里的老爷子喜欢喝茶,跟着他也养成了喝茶的习惯。”顿了顿,林涛看着秦汗青,说:“刚才看老先生你走了二十多步路,至少捂了三次膝盖,你风湿病有些严重啊!”

    秦汗青叹气的说:“几十年的老寒腿,我这个老中医都束手无策啊!”

    林涛放下茶杯,笑道:“老先生如果信任我,我可以帮你针灸治疗,虽然不能立马康复,但是暂时可以减缓疼痛。”

    “谢谢小兄弟的好意,但是没用的,我自己也会针灸,才得风湿病的那些年,针灸还有些用处;不过,这么多年下来,我这老腿早就成顽疾了,针灸起不了作用了。”

    “话不能这么说,如果是用‘烧山火’、‘透天凉’两种针灸之术相辅相成,您觉得会有效果么?”

    “烧山火和透天凉?”秦汗青震惊了,“这两种失传已久的古针灸术你全会?”

    林涛没有回答老者,只是很装x的双手负背,神情傲然的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秦汗青艰难的吞了口口水,浑身颤抖的起身,忙说:“我……我这就去拿银针去。”

    从柜台后面拿出一个精致的锦盒,秦汗青赶紧走到林涛跟前,将锦盒递了过去,说:“这套银针质地非常好,是我前些年无意中收到的,你就用它来针灸吧。”

    林涛没在意银针如何,从锦盒中取出一支,在酒精灯上消毒之后,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捏住银针,银针周身竟然起了一层淡淡的火雾。

    “这……这是真气?!”秦汗青终于无法淡定,一脸不可思议的失声叫道。

    林涛笑而不语,针起针落,带着火雾的银针在秦汗青的膝盖处或刺或挑,或深或浅,将‘烧山火’的驱寒以及‘透天凉’的泻阳中和,再配合通经接气的‘白虎摇头’、‘青龙摆尾’、‘苍龟探穴’、‘赤风迎源’等手法……

    一套古针灸术配合上林涛所使出的真气,针灸手法如行云流水般赏心悦目。

    呼!

    林涛重重的舒了口气,收针笑道:“老先生,你站起来走走看。”

    秦汗青感觉膝盖暖暖麻麻的,刚才的酸痛彻底消失了,内心激动不已,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走了两步,随即,毫无征兆的就朝林涛跪了下去,痛哭流涕的道:“小兄弟,哦不,师傅,我拜您为师,求您教我古针灸术吧!”

    秦汗青一生都为中医痴狂,但却学艺不精,不能怪他天赋不好,只是没有真正的中医圣手对他进行指导。

    秦汗青就像是一个学艺不精的武痴,突然遇到了一个绝顶高手,那种激动之情,想要拜入门下学习高深武功的心情,外人根本无法理解。

    秦汗青心甘情愿的对林涛下跪拜师的那种心情,只有秦汗青自己能够体会到。

    “老先生,你赶紧起来,这不是折我阳寿嘛!”林涛吓了一大跳,赶紧把秦汗青给搀扶起来。

    “您就收下我吧!”秦汗青老泪纵横,可怜兮兮的望着林涛。

    林涛叹气的说:“收你是肯定不合适的,让你这个岁数的老人喊我师傅,我怕遭雷劈,不过如果你想学针灸术,等我跟我爷爷汇报之后,他同意,我就教你!”

    秦汗青激动的忙说:“他老人家在什么地方?我亲自去拜访。”

    林涛道:“他已经很多年不见外人,也不会收徒弟,如果你真想学,等我爷爷同意了,我抽时间教你。”

    秦汗青见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林涛煎好药,装包之后,秦汗青询问了林涛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并嘱咐林涛一定要常来医馆,以后在羊城市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他帮忙。

    林涛走后,秦汗青又是一阵抹眼泪,低声感叹道:“能够在有生之年看到古针灸术,甚至是学它,这辈子也不枉此生,死也值得了!”

    林涛煎好的跌打药必须在冷却后的十五分钟内敷上效果最佳。

    于是他火急火燎的回到小区,坐进电梯,等电梯到二十七楼时,一下子蹿了出去,却没想到这时也有人急着进电梯,两人风风火火的撞了个满怀。

    “哎哟!”

    一声娇呼传进了林涛的耳朵,紧接着林涛突然感觉胸膛上挤压了两个超级大的‘深水炸弹’,颤颤巍巍。不仅如此,他还从那‘深水炸弹’上闻到了淡淡的哺乳奶香味。

    疑惑望去,只见一个长相极美的少妇正一脸愠怒的瞪着他,胸口充满弹性的晃动着。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