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喂,流氓先生!
    韩雪见林涛玩了自己左脚又捧着自己右脚一阵抚摸,漂亮的脸蛋上飞起一抹红霞来,让她感到羞赧的是,她竟然很享受林涛捧着她脚丫的感觉,他那大手揉捏着自己的小脚,如暖流一般,酥酥麻麻,让她忍不住想要夹紧双腿。

    自己是不是疯啦?

    虽然从来没有男人这样亲密的跟自己接触过,但也用不着这么春心荡漾吧?

    “先生,你对女孩子一直都这么没有绅士风度吗?”韩雪俏脸上红晕未散,美眸直勾勾的盯着林涛,气哼哼的说道。

    林涛不解的挠挠头,一副憨厚的模样问道:“我怎么没绅士风度了?”

    “哼,女孩子的鞋子你都随便脱,还敢说自己有绅士风度?”

    林涛腆着脸说:“医者父母心,在医生的眼里,患者不分男女,治病如救火,挺急的。刚才看你一脸痛苦,一时情急才脱了你的鞋子帮你查看伤势,并不是因为你是美女才那样做,换做是抠脚大叔,遇到这种情况,我还是会……呃……会帮忙的!”

    “呸,你才是抠脚大叔呢!”韩雪笑着啐了林涛一口,又好奇的问:“你真是医生?”

    林涛咧嘴笑了笑,“我非得是医生你才让我看脚吗?哦不对,是治脚伤!”

    韩雪斜眼望着林涛,不屑的道:“切,就算你是医生,也是个流氓医生!不过呢,你年纪轻轻的,应该不是医生吧?”

    林涛干咳一声,“暂时还不是,不过,虽然我没有行医执照,但我医术还是可以的。”

    韩雪挑了挑眉,轻哼一声,“既然不是医生,那你就是在耍流氓!”

    “耍流氓?”林涛笑了起来,反问道:“我摸你屁股了?”

    韩雪:“……”

    “还是我摸你胸部了?”

    韩雪:“……”

    “既然都没有,你好意思说我耍流氓?”

    韩雪被陆源质问的差点噎着,心想,这家伙真会强词夺理,便气呼呼的辩解说:“可是你摸我脚了!”

    林涛翻着白眼说:“摸你脚就算耍流氓了?我都没嫌弃你脚臭,你怎么好意思说我耍流氓?!”

    “你脚才臭呢,我天天洗脚换袜子,才不臭!”韩雪红着脸解释,最怕别人说她不讲卫生。

    林涛故作调侃的笑道:“不臭吗?我闻闻看!”

    “呀,不行!”

    韩雪娇呼一声,忙把黑丝玉足缩了回去,穿上鞋,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红着脸骂了一句无赖,然后拖着行李箱,气赳赳的就往家的方向走。

    不过,她刚走了几步,突然意识到什么,低头看了一眼崴了的脚踝,然后又扭头看向了林涛,见林涛一脸高深莫测的望着自己笑,这才惊觉,刚才还疼痛不已的脚踝,现在虽然还有一点不适,但比刚才好了很多。

    “喂,流氓先生,没想到你还真有一点能耐呢。”韩雪拖着行李箱笑眯眯的又走回到林涛身边,美眸闪烁的盯着林涛看了两眼,说道。

    林涛苦笑的摸了一下鼻子,“流氓先生?”

    “对呀,这个称呼很符合你的气质嘛,嘻嘻……”韩雪嬉笑的调侃林涛一句,然后看了看周围,好奇的问道:“流氓先生,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在街上乱转悠什么呢?”

    林涛见韩雪单纯的可爱,灵机一动,故意苦着脸,唉声叹气的说:“哎,说来话长,今天到省城来找朋友,没想到在火车站被人偷了钱包,我现在身无分文,饥肠辘辘,快要饿死了。”

    “啊?这么倒霉?”韩雪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林涛,问道:“那怎么办啊?哦对了,你可以联系你朋友啊!”

    林涛又是一阵悲叹,“手机跟着钱包一起被偷了,联系不上朋友。”

    “呀,那可就真有些麻烦了。”韩雪微微蹙起了柳叶眉,有些替林涛着急,虽然林涛刚才表现的有些轻浮,但她能感觉到,林涛人并不坏。

    “你看我一个人到陌生城市,又被偷了钱包,无依无靠的,要不……”

    见林涛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韩雪犹豫了一下,说:“要不我给些钱你,你先到旅店凑合一晚?”

    “别介啊,你家就在附近吧?”

    “是啊,怎么了?”韩雪不明白林涛为什么这么问。

    林涛嘿嘿笑了起来,“既然你家就在附近,我还浪费那钱干啥啊?直接住你家不就得了!”

    “不行不行……”韩雪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忙说:“绝对不行!”

    “为什么啊?”

    韩雪没好气的说:“你觉得呢?孤男寡女,怎么能够共处一室?更何况,我刚认识你不久,对你不了解,又怎么能把你带回家!”

    从韩雪的话里,林涛得到了有用的信息,这空姐是独居诶,独居啊!!!

    于是更加打定主意,今天晚上必须赖上这个单纯的美女。

    “哎,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我会把你怎么样,因为……因为……”

    韩雪见林涛一副欲言的表情,忍不住好奇的问:“因为什么?”

    林涛将嗓音调的尖细了些,羞涩涩的道:“因为……因为人家喜欢男人嘛!”

    “啊?”韩雪如同被雷劈了一般,身子一下子僵硬住,瞪大美眸,捂着樱桃小嘴,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林涛。

    林涛伤心的瘪了瘪嘴,“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歧视同性恋,歧视我?!”

    “啊,没有没有……”韩雪一下子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忙摆手否认。

    “说实话,你真的喜欢……”韩雪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真的喜欢男人?”

    “真的!”林涛很认真的点头,“你想想啊,这种自毁名誉又没什么好处的事情谁会干?”

    韩雪思考了一下,觉得林涛说的有些道理。

    林涛见韩雪松动了,便乘胜追击的继续说:“其实我看你就跟你看其他女人一样,你看女人会有感觉吗?”

    “不会!”韩雪木纳的摇头。

    “那不就结了,我看你也没感觉。在我眼里,年轻的帅哥才是我的最爱!”

    “呃……”韩雪听的浑身哆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好吧,看在你替我治脚伤的份上,就收留你一晚上。不过,如果你敢骗我,哼哼……”韩雪鼓着腮帮子,比划着白嫩细腻的小拳头,恶狠狠的道:“我就锤死你!”

    林涛心里一阵窃喜,不留痕迹的忙示弱,“不敢不敢。”

    “那跟我走吧。”

    “好嘞!我帮你拎行李箱。”

    韩雪欣然同意,将行李箱递给了林涛。

    林涛顺势一把搂住了韩雪,笑嘻嘻的说:“以后我们就做闺蜜吧!”

    韩雪虽然相信了林涛喜欢男人,但这么被他搂着还是挺别扭,就挣扎了两下,见挣扎不开,也就只能随了林涛,否则,她怕林涛又该说她歧视同性恋了。

    香喷喷的身子搂在怀里,林涛乐得屁颠屁颠的,暗衬,在这大都市能遇到这么单纯的大美女,简直是捡到宝了啊!

    两人走到一家蔬菜店门口,韩雪止住脚步,对林涛说:“我们进去买些蔬菜,晚上自己做饭对付一下,行吗?”

    “好啊,我没意见。”

    韩雪就走了进去,走到堆放黄瓜的位置开始挑选,林涛到她旁边,满含深意的问道:“黄瓜你是买来吃还是买来用?”

    韩雪红着脸看了林涛一眼,说:“买来用!”

    “哦,那我来帮你选吧。”说着,在黄瓜堆了拨了拨,拿起一根粗大的黄瓜,笑眯眯的说:“这根好,又粗又长表面还光滑。”

    韩雪俏脸又是一红,提醒说:“我是买来敷脸的。”

    林涛坏笑了起来,“我说的就是敷脸啊,要不然,你以为我说的什么?”

    韩雪臊红了脸,啐道:“讨厌,你故意的吧?不想理你了!”

    “啊哈哈,说说嘛,除了用来敷面膜,你还用来干什么?”

    “流氓,去死吧!”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