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空姐韩雪
    李婉茹腰间的皮带被粗鲁的扯下来时,她那西装裤紧包裹着的浑圆臀部受到牵扯,一阵颤颤巍巍,让人忍不住就想去狂揉弄一番。

    咕隆!

    林涛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那充满弹性的臀部,简直是太让人抓狂了。

    “畜生,你如果敢碰老娘一下,老娘一定会宰了你,将你碎尸万段!”

    李婉茹艰难的扭过头,美眸死死的瞪着林涛,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林涛至少死了一万次了。

    林涛摸了摸鼻翼,没有理会她冷冽的目光,一个劲的盯着她诱人的臀形,惋惜道:“放心好了,我虽然确实对你感兴趣,不过,这种地方太脏,实在是不适合跟你这种警花卿卿我我。还有,我真不是来找小姐的!”

    说着,他用皮带绑住了李婉茹的双腕。

    李婉茹听到林涛说对她很感兴趣的时候,羞怒不止,想她堂堂警队女神探,竟然这么耻辱的被绑住双手让一个嫖客肆无忌惮的盯着看,心中的羞辱和怒火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又听林涛说他不是来找小姐的,李婉茹直接冷笑出声,道:“嫖客永远不会承认自己找了小姐,你狡辩也没用,你就是个嫖客,恶心的嫖客!”

    “呵呵,劳资嫖谁了?这里只有你和我,而且现在你正撅着屁股趴在床上,姿势不雅的对着我,如果你非得说我是嫖客,那你特么的就是小姐,劳资嫖的就是你!”

    “混蛋,你说谁说小姐?有种你再说一遍,老娘要杀了你,剥你的皮,抽你的筋,你有种过来,老娘非活活咬死你个杂碎不可!”

    林涛一下子触碰到了李婉茹的敏感神经,她就像是突然发疯了一样,歇斯底里的咆哮怒骂起来。

    “真是个疯婆娘!”

    林涛低声骂了一句,听见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渐渐逼近,便知道李婉茹的咆哮声把下面的警察给吸引上来了,自己再耽搁下去恐怕就得吃亏了,毕竟赤手空拳,对方可能有枪,房间又狭小,肯定是施展不开的,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嘿,警花同志,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哦!”

    李婉茹见林涛想逃,恨意十足的道:“人渣,有本事你别逃啊,老娘生吞活剥你个人渣的心都有了,还欠你人情呢,你怎么不去死?”

    林涛戏虐的说道:“你被我给制服了,原本我是有机会把你这个美女警花给吃掉的,但是我并没有那么做,你是不是该感激我?既然要感激我,是不是就等于欠了我一个人情?!”

    林涛的这套说辞让李婉茹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脑袋转不过来弯,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见李婉茹一脸的懵逼,林涛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以一个鲤鱼跳龙门的姿势,直接从二楼的窗户跳了出去。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三名穿着制服的警察从外面冲了进来。

    “啊,李队,你这是怎么啦?”

    三人中,唯一的一名协警见李婉茹趴在床上,双腕被皮带勒住,便瞪着眼睛,惊讶不已的问道。

    李婉茹又羞又怒,恶狠狠的骂道:“你眼睛瞎了?还不赶紧过来给我松开!”

    “啊!好,马上……”

    协警吓了一跳,忙去松绑。

    李婉茹被松绑之后,一个箭步冲到窗户边,见地面离二楼窗户有四米多高的距离,林涛已经没了踪影,不由得气愤的咒骂道:“最好是能摔死那该死的渣滓!”

    她又把目光看向身后的三人,怒斥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半天不知道上来,害得我差点......”说到这里,她一下子闭嘴了,一脸阴沉。

    最年轻的那名小警察忍不住讪讪的道:“我们这不是怕抢了您的风头吗,所以……”

    “张俊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喜欢出风头吗?”李婉茹寒着脸质问道。

    叫张俊凯的小警察就算再没有眼力劲也能看出来李婉茹此时怒火中烧,便耷拉着脑袋,不敢说话了,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触碰李婉茹的霉头,成了她的出气筒。

    “老王,那些嫖客都带回局里了没?”李婉茹瞪了张俊凯一眼后,又对三人中,年龄最大的民警老王问道。

    老王点头说:“全都带回去了。”

    “好,待会儿把他们隔离起来,我要一个个单独审讯!”

    李婉茹故意将审讯两字说重了一些,三人都知道她话里的意思,看来今天晚上,那十几个嫖客注定要度过凄惨的一夜了。

    “咦?”

    李婉茹正要出去时,身边的协警突然惊疑一声,道:“李队,你快看!”

    李婉茹随着协警的目光看去,见床边上安安静静的躺着一个军绿色的旅行包,原本带着怒意的眸子一下子迸发了光彩。

    “这……这一定是刚才那个人渣留下的!”李婉茹一脸狂喜,旋即,又咬牙切齿的道:“你倒是逃啊,有本事你这旅行包就别要了,即便你不来拿,老娘也可以根据你旅行包内的信息把你这个人渣给揪出来,老娘这次如果整不死你,就跟你姓!”

    ……

    林涛一口气跑出好远才突然想起来,“擦,旅行包竟然没拿!旅行包里面可是放着爷爷留给我的孤本医书啊!”

    “不行,必须把旅行包拿回来。”

    林涛重新折返回去时,发现刚才那家按摩店已经被查封了。

    想来自己的旅行包肯定是被那警花给拿走了。

    抱着侥幸的心理,林涛运足内劲,双腿微弯,接着弹跳而起,直接跳到了二楼的窗边,然后打碎了玻璃潜入进去。

    果然,刚才的房间哪里还有自己的旅行包?

    “靠,这下玩大了,难道自投罗网的回去找女警花要旅行包?”

    林涛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会儿回去还不得被女警花给生吞活剥了啊,只能等那女警花消气了让陈淼帮自己要回来了。

    幸好钱包和手机贴身保管着,要不然就得流落大街了。

    林涛郁闷的离开按摩店,打算找个旅店先住下,明天开始对‘老乌’进行守株待兔,刚走到一个公园附近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柔弱的娇呼声。

    “呀,疼死我啦!”

    林涛迎着声源望去,只见一名穿着浅蓝色职业套裙的女孩子卧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脚踝,表情痛苦的呻吟着。

    “崴着脚了?”林涛走上前去问道。

    “嗯。”那姑娘微微抬头,看了林涛一眼,然后柳眉又紧紧的蹙了起来,显然是疼的厉害。

    “真美!”

    女孩子抬起头时,林涛看清了她的长相,忍不住暗自赞叹。

    看她这身打扮应该是名空姐,精致的五官上化了淡淡的妆容,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光彩照人,齐大腿的裙摆因为她本人坐在地上的原因,裙摆往上牵扯,露出一双套着黑色丝袜的修长大腿,从大腿慢慢往下,延伸到小腿,再到穿着黑色高跟鞋的玉足,彼此之间形成了一条优美诱人的曲线……

    “我会医术,让我帮你瞧瞧吧。”

    没等女孩开口,林涛不由分说的就蹲下身子,脱掉了她的黑色高跟鞋,露出穿着丝袜的玉足,顿时看的眼热,有些心猿意马,浑身燥热起来……

    “呀,流氓!”

    韩雪今天真是郁闷坏了,飞巴黎的时候遇到了不良乘客的语言调戏,这刚飞完巴黎回到省城,离家不远的时候就崴了脚,崴了脚也就算了,竟然还跑过来一个男人,毫无绅士风度的就脱了自己的高跟鞋,眼热的对着自己的小脚就是一阵猛瞧,还美其名说是帮自己看病!

    韩雪红着脸骂了声流氓,然后忍不住提醒道:“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呀?我明明崴的是另一只脚嘛!”

    “呃……”林涛老脸一红,尴尬的缩回手,讪笑起来,道:“弄错了,弄错了,嘿嘿……”

    说完,又去脱韩雪的另一只高跟鞋了……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