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章 宴会
    :

    啪!

    一个中年男子猛地拍了一下面前的矮桌,将桌面上的酒水震洒了一地。

    “好大的胆子,一个名不经传的佣兵团,居然跟着咱们摆起架子来了!我看你们是活腻了吧?”

    林涛陪坐在白狼身边,扫了一眼周围已经几乎全员到齐的场景,也是微微挑了挑眉,这个家伙的确是有点过分了。

    实际上这说是个宴会,实际上连野炊都算不上,宴请的人也是连面子都懒得做,除了酒水什么都没有,仅仅是在一个草坪上摆了几个矮桌和竹蒲罢了。

    而且身为主人,到了约定时间还不出面,明显是故意想晾着其他人,这宴会从一开始就隐约有了杀气啊!但林涛已经知晓了这一次酒宴的目的,反而更有兴致起来。

    林涛随手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看着眼前一个个杀气腾腾的人,心下玩味。

    此时一个一脸轻佻的家伙走了过来,看着众人先是嘿嘿一笑随即道:“哈哈,真是热闹,看来我史某人错过了什么好戏?哎呀呀,说起来身为主人竟然让各位久候,实在是抱歉,所以在下自罚三杯,万望见谅啊!”

    话落,直接连续干了三杯,随后控了控酒杯示意酒水已空。

    “好大的狗胆,你在戏弄我们玩呢是吧?”那个中年人面色极为不善的看着走过来的史正平,声色俱厉的道:“听说你想给我们带头定个规矩?史正平你算什么东西?”

    “也就是说,张团长一定不行听我的话喽?”史正平笑容渐渐凝固,随即眼神冰冷的看了此人一眼冷声道:“我敬你,就乖乖受着,这是你的福气,少给脸不要脸!”

    “哈哈哈,笑话!臭小子老子给你点颜料,你还给老子我开上了染房?想要给我们立规矩?简单的很,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那个中年男子一声狞笑,顿时暴起冲着相距不远的史正平便是一记凶狠的直拳,这一拳又快又狠,带出呼啸的破空之声对着史正平当胸袭去。

    其他人也不由的为之侧目起来,这个史正平的想法在场的每个人都有,但是因为每个人都没有绝对的信心让其他人信服,或者说大家的能力都差不多,谁也不服,临时聚在一起谁也不想脑袋顶上多一个祖宗不是?

    但是却架不住有人就有这个想法,如果真能借此机会整合起来这些佣兵,也是一份不小的势力,足以顶得上一些小型宗门。

    只见那个史正平见到这来势汹汹的一拳没有丝毫的慌乱,而是在临身的瞬间猛地一拳回击,两个血肉之躯,却瞬间爆出了惊人的爆响声,结果史正平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后退了三步,而那个中年人却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被轰飞,右手更是呈现出诡异的扭曲状。

    “敬酒不吃吃罚酒!真是扫兴!”史正平一声冷笑随后才缓缓的笑道:“不过这家伙虽然不识趣,但是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咱们佣兵,不就是谁拳头大,谁说了算吗?现在还有人认为我没有资格吗?”

    在场的都是附近有头有脸的佣兵领导,实力也都不俗,都是铸体期的实力,包括

    白狼对于这个以前毫无名气的史正平有了一丝忌惮的情绪。

    林涛也是心中一阵惊呼:“靠,麻老你看看这家伙怎么回事?按照他们说的,这个家伙之前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佣兵团团长,忽然会这么猛?难不成是被遗漏的天才?”

    太真界的佣兵大多数不是犯了事的修真者,就是小时候天赋不好,但是有些仙缘,如果真的是好天赋的孩子,几乎都被那些门派,家族选走了,能漏出来的少之又少。

    “嗨,这家伙被一种秘术激发了身体的生命潜能,生命气息衰弱的厉害,显然是透支了潜能,以后再想突破基本不太可能。”麻老如此说道。

    林涛闻言立刻用精神力扫了过去,果然发觉对方代表生机的力量有些衰弱,不过没有足够强大的精神力是绝对做不到的就是了。

    “哈哈,阁下实力果然强横,不过,如果真以为靠蛮力就能让我们屈服,那也不假,但是阁下的实力我看还不是太够吧?”

    “对啊,史正平,我承认你的实力够强,但是我们也不见得弱了你多少,你何德何能让我们信服听你的?”

    “哈哈哈,我本来就没打算强迫大家什么,只不过我敢问大家一句,这两个月来大家有什么看法?”史正平忽然看向了白狼微微一笑道:“狂狼佣兵团我是晓得的,你们是青林镇三大佣兵团之一,我想请问白狼团长,这段时间青林镇日子不好过吧?”

    白狼闻言挑了挑眉淡淡的道:“没错,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青林镇距离鸠名山最近所以影响最大,但是最近这几个月可是让附近的乡亲日子艰难的很。”

    林涛更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史正平,显然对方是有备而来啊!

    史正平闻言微微一笑,随后又道:“大家也应该看到了,在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更何况大家在这里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魂林中那个‘一夜间覆灭’成谜的门派中的传承或者遗留的宝物吗?但是我也想问一问大家,可有什么进展?”

    “等等,史正平,你是雷鸣佣兵团的团长吧?我亲眼看见你带着自己的团队进入魂林!难道?”这时忽然有人反应了过来,显得异常惊讶。

    “哈哈,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史正平微微一笑道:“我也不再隐瞒下去了,我已经找到了魂林真正的秘密,只不过我一个人的能力有限,所以才有今天的事情。”

    “魂林真的有宝物,你一个人独吞不好?为何要分出来?别告诉我,你只是为了乐于助人!”

    “就是,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又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

    所有人除了冷笑,就是不信,谁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理由?我的实力突飞猛进还不是理由?要知道,我在两个月之前还只是一个凝神期的修士罢了!这还不是理由?若非我有那份机缘,又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史正平哈哈大笑道:“各位大多数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想必都应该很清楚,传说是怎么说的吧?那个门派一夜间覆灭,原因并不清楚,但也就是一整个门派的传承都留在

    这里,你说我为什么要找大家?”

    史正平半晌才收敛笑容:“我,想,开,宗,立,派!”

    这话一出,瞬间所有人惊讶的看着史正平,心中全是震撼,开宗立派,就算是个小型的门派,那开创的掌门也非得是分神以上的高手才行,没有那种本领,你如何能自创出一个独立的武功体系?如何收揽门徒?

    可是,史正平的话却代表着一种可能性,如果我拥有一个完整的传承那么是不是就可以了?

    而且在众人心中震撼的不已的时候,他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大家不是好奇我是如何增长的修为吗?我也可以帮你们提升!只要愿意听我的话,我就可以帮你提升,立竿见影!不过名额有限哦。”

    “要不,我先试试吧?”此时人群中一个上了年纪的人站了起来,低声道:“我年纪大了,自知修为再难精进,我就试试你说的法子。”

    “我也一样,如果真有他说的那么神奇,那是好事!”

    只见人群中果然不乏响应者,毕竟有史正平这个例子在前,可信度自然就高了。

    不过林涛却是撇了撇嘴,一脸无所谓的扫了对方一眼,这种话就算没有麻老的话,林涛也不会相信的,更何况有麻老的提醒在前,在上当他就是瓜!

    史正平扫了一眼愿意尝试的,有八个,不过想到启动一次秘术最高的权限是九人,随即又扫视了在场众人,忽然看见了一脸不屑的林涛,眼前一亮笑眯眯的道:“白狼团战身边的这位兄台,不如也来试一试如何?”

    林涛下意识的指了一下自己,一脸哔了狗的表情:“我?”

    “没错,这位兄弟放心,我这是亲身试验过的效果,绝对没有危害,我看兄台也是一位散修,修炼至今十分不易,如今还有一个名额,这场造化就给你了!”

    史正平却是看上了林涛的年轻,那代表旺盛的生命力,可以给他更多的力量。

    “别别别,你爱找谁找谁,我可没兴趣!”林涛一脸嫌弃的说道。

    之前这个家伙要坑别人,林涛不吭声,那是因为那些佣兵有一个算一个本身就不是什么好鸟,更何况他们未尝不是想杀了自己拿赏金,死就死了。

    可是哪里想到自己这么倒霉居然被对方盯上了,真是倒霉死了!为什么还能留出一个名额?再跳出来一个不好吗?林涛腹诽不已。

    听见林涛的回答,史正平顿时就不高兴了脸色沉了下去,而此时便有人跳了出来冷笑道:“你这臭小子不识抬举,你知不知道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可能求都求不到了?我劝你还是想清楚点。”

    “这位兄弟,虽然你可能会感觉离谱,但是千年之前的修真界可是比如今更为繁盛,你用现在的眼光看千年之前,那可就是笑话了!”史正平如此说着,更是一副我是为你好的样子,让林涛眼皮直跳。

    林涛气极而笑道:“你这机缘还是自己留着吧,或者谁想要我给他?我反正是不想试。”

    这话一出,史正平更不高兴了。

    https:///book_67234/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