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七章 懂事
    可以说,这就是武学常识与现实最大的冲突了,什么是尝试?大家学的都是如何破解,败敌自保之法,可是往往真正的战斗里,你是无法这么怡然的战斗。

    刚才他就是被这常识给误导了,一旦出现了自己猝不及防。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自己要怎么办?他的反应是学院教导的对拆。所以之前他被对方这么破解了自己的武技感到惊愕与茫然,这完全打破了他的常识。满心都是思考如何破解这一手!

    可是,事实上他的考虑完全用不到,何必考虑那么多。若是以命搏命,双方都是猝不及防,对方能占到自己半点便宜吗?而且,最后的那一句话,更是如同画龙点睛一般,让他对以前修炼者棍法诸多不解之处产生了豁然开朗的感受。

    不疯魔,不成活!原来如此,怪不得过去的修炼,总感觉这棍法有许多生涩的地方,原来不是武技本身有问题,而是自己不够疯狂!

    是啊,怪不得……

    想到这段时间被药帮弄的灰头土脸,维郎冷声道:“多谢了兄弟,范阳你要继续,我便依你,不然别人还不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维郎的一切变化都在范阳眼中,而此时维郎的气势一扫颓气。心中顿时一抽,那个小子还真是多嘴,本来胜负已分。对方心气都没了,那里还有一战的能力?就算勉强也不过是狗眼残喘罢了。

    可是却让林涛一言惊醒,这就不一样了!

    此时范阳面对的是一个再无迷茫的对手,可就不能再那么轻视了!

    而偏偏此时可就没有了乘胜追击的余地,真是不爽,虽然不认为对方能够打败自己。但是这凭空的这番波折也是不爽到了极点。看着重振旗鼓的维朗却是毫不在意

    “哼,笑话!那小子一句话而已,你还以为能翻了天不成?”范阳冷哼一声,示意不屑维郎此时剧变的态度。可是心中却是警惕了起来!

    不管心中是怎么想的,但是范阳的脸上的态度依旧是不屑,但是心中却是对林涛这个多嘴多舌的家伙暗恼到了极点。

    不过更多的是一种忌惮。要知道,林涛到此迄今为止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却次次贴切要害,这让范阳实在是无法小看。

    这一次他可不敢那么托大,可是得拿出一点真功夫不可!顿时范阳浑身气息一变。哪里还有之前的漫不经心?显然是认真了起来,要知道对方的排名虽然低,但那也不是绝对性的差距。若是以前对一千二那么可以是碾压,但是显然他们之间的差距可没有这么大。

    故而范阳也是全力出手,不过相比维朗澎湃如火的真气,他的木属性真气要低调许多,但是瞳孔中微微泛着一抹淡青色却是其真气运转的明显表现之一。

    这一次范阳没有在让维朗的棍法再度肆无忌惮的施展,反而是率先抢攻了上去。只不过刚刚交手没有几个回合就让范阳有些皱眉,对方果然没有在一味的追求快速的畜力叠加。而是开始有意的控制,最麻烦的是仅仅对方的棍法也变得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起来。

    只见范阳的双掌直接迎上了维郎的铁棍。只听,砰砰砰的一连数响,竟然发出了如同金铁交击的声音。在看范阳的双掌也是浮现了一层细密的青光,使得双掌的坚硬程度丝毫不亚于铁石。

    虽然也有后撤,但是有条不乱,身形与双手没有一丝的颤抖,稳定的让人心惊,这必然是有后手!果不其然,当维郎的招式用老之后,范阳的反击也瞬间变得极为凌厉起来,双手化作漫天的残影罩向了维郎。

    却不想维郎没有去防御闪避,而是借着之前积累的棍势锲而不舍的当头砸下,这一下立时就是两败俱伤的情况!面对这种打法,范阳眉头微微一皱当机立断的转攻为守,而维郎也没有追击而是与对方一同拉开架势。

    “嘿嘿,范阳都说你是什么无影铁手,不过看上去倒是有点眼花缭乱,但可惜貌似没什么用啊。”维郎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方才的交手,实际上他的确处于下风,拳掌功夫的最大特点是灵活,而非单纯的威力。

    范阳闻言却是毫不示弱的冷笑道:“疯魔棍法?分明就是一条疯狗!两败俱伤而已给你狂的,真实不知所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占了我多大便宜,真是笑话!”

    而实际上当维郎的棍法奈何不了对方的掌力之时就是处于下风,若是之前的自己可能真的是斗不过这个家伙,但是现在么!

    嘿,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他的棍法不仅仅是弥补了缺陷,更是将过去不顺手的软肋也一并抹平,威力并没有明显增加,但是掌控力却偏偏上升了一截!

    过去的自己一味的去思考战斗,没想到反而成了约束自己的障锁。如今彻底释怀,完全按照心中的野性战斗,这棍法的掌控力与威力竟然直接就上升了这么多!

    “哈哈,你不用管这是什么棍法,只要能打你们这些狗腿,这就是好棍法。”维郎毫不畏惧的回应起来,此前或许他对药帮尚有几分心悸,但是彻悟了的维郎却是毫不在意了起来。何必顾虑那么多?

    而范阳也是面色阴沉,迟迟没有进行莽撞的交手。经过方才的又一轮交手,他的心情很糟糕,非常糟糕。不是对方实力强到超过他,而是对方居然有些摸到了‘意’!

    同样的棍法可是这次却隐隐有了自己的战斗风格的体现!

    这是真正初步开始领悟‘意’的开始,他可是卡在了这个境界迟迟不能突破,此时看见自己之前的对手居然在自己面前因为一句话领悟,心中的滋味那可真是别提了。

    一般人看不出来,可是真正的行家却是会清楚的很,该死,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一句话就将这家伙之前的迷障轻易点破了?这种厉害的家伙怎地如此眼生?而且又怎么会来看这个擂台的比赛?

    这一切都让范阳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但是此时的对手可不是之前那么好对付了,他一时之间竟然不敢分心他顾。

    而跟他一并来的那些家伙,却没有他想的这么多,这些人的眼中林涛是相当碍眼的家伙,好端端的在哪里,更是不爽,他们的境界与实力都远逊于范阳,就连之前的维郎都不一定比的过,自然不清楚这变化所代表的情况。

    但他们却看出来,这种麻烦是林涛惹来的,自然是一个个的眼神不善的看着林涛,心道非得给这小子一点颜色看看不可。尤其是当他们真的仔细打量林涛时,发现了对方的境界居然如此低微的时候更是满不在乎了起来。

    “你这小子还真是多嘴,我们药帮的闲事你也敢管?”一个眼神阴霾,满脸厉色的年轻人带着剩下的五六人来到了林涛面前,对着林涛厉声道:“你知道那个家伙为什么会被我们盯上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林涛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男子,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心中只感觉面前的这个人,境界虚浮相比其他人,实在是不堪一击。就算是那个没脑子的姚冲也要比这个家伙好上许多,至少姚冲还算有点本事。

    而这个人呢?实在是不知所云,走起路来左摇右摆,完全没看出修行之人应有的风采,反而如同那些二流子一般。

    “嘴巴到挺硬!”这人冷笑道:“那个人的帮会是猛虎帮,在学院也算是一方势力。别人都说是因为和我们药帮发生了争执,但实际上……”

    “实际上是你们药帮要招揽他们,被拒绝了吧?”林涛根本没等这家伙把话说完,便抢先一步说道。其他都是假的,更实际的是猛虎帮太弱,所以换成青莲会,流云阁。若是维郎是红榜上的高手,那么药帮也不会如此咄咄逼人。

    此人瞬间眼神变得极为凶狠起来,而他身后的一个人也是立刻快步上前,一副狗腿摸样的指着林涛鼻尖怒叱道:“你这个贱人贱命的杂碎,也敢抢赵高公子的话?你是不是活腻味了?”

    赵高眼神中甚至隐隐流出几分杀气,死死的盯着林涛随后才冷声道:“看来你小子也是个聪明人!好,我喜欢聪明人。你应该明白要怎么做了?”

    “当然,当然知道了!”林涛一副笑眯眯的点头说道。

    赵高傲然道:“算你小子懂事!”

    这个态度,赵高心气方平,从鼻子中轻哼了一声,鼻孔仿佛恨不得仰到天上一样,双手抱胸,一根食指在外不断的点着肩膀,好像还挺着急的样子。

    似乎就是等着林涛接下来的动作。若是以为随口说个对不起什么的敷衍,那是想多了。得罪了他赵高,想轻易的了事?他赵家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不过他身后的另外一些手下,却是眉头轻轻皱起。太乙学院除了赵高这种不学无术的奉读生,那里还有一个善茬?你看这个家伙境界平平,但是放到外头,那也是同辈之中十项全能的人!

    三十岁以下达到凝神期,这在外界那就已经是无数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程度了!你指望这种刚刚入院的天才会很好说话?

    笑话!但是看着这位爷的样子,他也不敢扫了人家的‘雅兴’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