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章 该死的理由
    看见方广脸色骤变,其手下侧步而出一人冷笑道:“这就成了小兄弟?这样可就更不能让你参与了,你岂不是明摆的要包庇这小子?”

    “方广,这是你的意思?”李响声音顿时冷了下去,虽然想把林涛这个麻烦扔出去,但是若是如此让方广带走,那可是在坑人了。李响可干不出这种事!

    “李哥,我这手下说话直白,但也不是没有道理。李哥你这副态度,实在不敢让人恭维啊!”方广说的客气,可是实际上还是一个意思。那就是不让李响掺和。

    李响冷笑道:“呵呵,方广有一点你弄错了,我们还没出这个门呢!我就是带林兄弟在这转转圈罢了。林兄和我回去在待会吧。”

    “有人控诉林涛,在校外为非作歹,无恶不作被天南地区通缉。此事已经惊动了学院的长老等人,很快就有人下来调查核实。”方广冷笑道:“你确定还要护着这小子?”

    李响听到这里,也是忽然一惊,这是真是假?说起来,学院招收弟子也不可能不调查一下对方背景来历,这要是真的那真是捅破了天。

    但这也有些太假了,莫非是药帮出手?但是出于药帮正处于风尖浪头之时,会弄这么大的动作吗?一个不小心就会得不偿失!至于冒这么大风险吗?

    林涛此时却是忽然开口问道:“你说有人控诉我?是谁?”

    这也是药帮的手笔?这胆子是真不小。林涛很是费解,要知道对付毫无背景根基的人或许还行,但是自己别的不说。多少也是学生会的人,他们药帮怎么敢?

    方广淡淡的看了林涛一眼,也没有藏着,反正那个人早晚都要露面他也没有瞒的必要淡淡的道:“那人叫姚冲,你应该认识,你丹堂的那名同学,当时你们俩还有点冲突?。”

    林涛恍然大悟,若是如此就对了,药帮和学生会显然都不敢如此做,投鼠忌器。而这姚冲可是太正常了,要知道,在这之前以姚冲这家伙的心性,只怕也会恨恼自己让他下不来台呢吧?

    而且他也的确能第一时间得知我被带走的情况,又岂能放过这落井下石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林涛忽然又问了个问题:“姚家是武国天南的家族?”

    “废话,若非如此,姚冲又岂会状告于你?”方广冷笑道:“怎么?你还想喊冤?姚冲可是说的明明白白,随时可以让人证出席。”

    “你见过那些人证并且取证调查了?”林涛好奇的问道。

    “没有,也不用!”方广淡淡的道:“姚家公子的话,我自然是相信的,而且你这种奸诈小人的话也半点信不得,如此我更怀疑贾似道是你害死的了。”

    林涛却是忽然笑了一声,随即转头看向李响淡淡的道:“李哥,别的我也不想多说,但是这明显就是栽赃陷害,弟弟我绝对是清白的。但不管李哥你怎么决定,弟弟我都不怪你!”

    “清白?”方广冷笑一声道:“清白不清白可不是你说的!人证就在今天到学院,好些事可由不得你!给我拿下!”

    方广心中更是冷笑不已,姚家公子要你死,药帮要你死,还想说清白?都是假的又如何?这可怪不得我了!他可是太清楚,姚家在学院里的面子有多大了!虽然不清楚二人如何结怨的,但是这就是这小子自己作死了!

    可就在此时,没想到李响却是忽然开口道:“林涛在我这里也有案情没有查清,抱歉我可不能把人给你,还是那句话想要调查我要在场!”

    “李响!你是一定要与我作对?”方广脸色一沉顿时恼怒道:“我以前喊你一声李哥是给你面子!可不要给脸不要脸!”

    李响可更不是个好脾气道:“方广,你胆子是真大了!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不信老子锤你?”

    “好,好好,算我方广怕你李响了,但是今天在你这不行,你还是跟我来吧。人家的案子是我负责,相关人员都在我的审查室等着呢,你们还是和我却一趟吧!”

    李响却是冷笑道:“还是算了吧,你让你的人带他们过来的好。我可不想和你事后扯皮!”

    这就是李响防备对方玩小手段了,自己把人带了过去,反悔了怎么办?或者找个借口把人扣了下去,难道他还能带着人大打出手?

    “好好好,你李响架子大,你有本事!算我怕你行了吧?”方广的话里夹枪带棒,随后转身对着自己的一名下属冷冷的道:“去把人都请来,一定要解释清楚情况,不要让人家误会,明白吗?”

    那下属闻言若有所思的道:“是。”

    但是方广的态度却让李响感到了几分不正常,要知道这方广往常可不见得这么好说话!莫非其中有诈?尤其是方广的那名下属走的飞快,几乎是飞奔的离去,实在是奇怪。

    这么急的奔行,就算是修炼者也会弄得灰头土脸,正常来说是没人会选择这么不体面的方式,行进,除非有什么急事。

    “方广,你这又是想搞什么花招?”李响忽然问道。

    “我能搞什么花招?”方广看着走远的下属冷笑道:“让他去找人啊,还能干什么?不用担心,无非是几个人证,还有学院派要一位长老核实。为了不耽误您的大驾所以我得把他们都请来啊!”

    “长老要来?!”听到学院长老介入此事,李响也是不由的为之变色起来。若真是这样,自己可能还真是托大了麻烦!本以为这方广做出来的事情,打的是先斩后奏的目的,不敢提前见人。哪里想到长老会介入此事?

    “方广,你这家伙既然如此为何不早说?”赵虎恼怒道:“你这家伙分明是故意蒙蔽我们!”

    “我故意的什么?我接的案子,我自己办。可是你们老大一口回绝的!我之前可够客气的了!”随后方广冷笑道:“不过看样子你是怕了?若是如此,现在反悔还来的急!”

    “笑话!”李响冷声道:“学院的长老岂会为虎作伥?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还会怕了你不成?走林涛和我回去!”

    说完就拽着林涛回向之前待了两天多的地方。但这让林涛很是感动,说实话与对方最多也就算是萍水相逢,能做到这一步实在是让林涛汗颜,换位思考林涛可未必会如此帮一个不知根底的家伙。

    “多谢李哥了,这次真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了。日后若是有用得着兄弟的尽管开口。”林涛这话说的是真心实意,没有半点虚假的意思。

    李响却摆了摆手道:“我也没想到那个方广玩的这么大,但是覆水难收。他都派人去招人,咱们在跟在脚后面就算去了也没什么意思!反而让人觉得咱们怕了他。”

    李响说的平平淡淡,但林涛却是知道,影响不可能没有,相反学院的长老对于一般的学生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李响这种算在学院中任职的人,却会有不小的麻烦,这次人情可是着实欠的不小。

    实际上这还是林涛想差了,在他看来双方如同酒肉朋友,但是在李响等人看来林涛可是值得推心置腹之人。尤其是血食制作的方法都不吝惜的态度,虽然李响没有收,可却记在心里了。

    方广的脸色也更是难看,丝毫没有坑了对方而得意的表情。实在是太恶心了,他来这可不是为了和李响互怼的,双方此前无冤无仇,这一次弄成这样,以后又如何相处呢?

    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反正这个坏印象是肯定要给人家留下来了,这件事是姚冲的主意,他可没这么大的能量,发动校内校外的力量去对付一个人。原本以为无论怎样自己都是无忧的哪里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还是没避开这次的矛盾。

    方广一脸阴沉的坠在后面,走回之前关押林涛的地方。心中的郁闷那是别提了,

    讲道理,自己这次可是给足了他李响面子!尤其是此人之前就是担心会卷入麻烦之中,又不得不有个处理态度,怎么今天就变成了这幅样子?真是见鬼了!

    林涛面前空了一个位置是为那位不知名长老预留的,另一个位置坐着李响。而方广却是如同陪客一般,坐在了远处一副不想掺和的样子。

    不多时,便有人来到这里,那人还未进门,声音先传了进来。

    “早就听说李响一向倚老卖老的说法,可是没想到,架子是真不小。现在大爷来了。方广你赶快给那个小子定罪,然后咱们一起吃酒去!”

    这话一出口就是针对李响,脾气当真不小顿时引起了李响一众人的怒视,而林涛听到这个名字,却是无语的摇了摇头,不用说,肯定是姚冲那个脑残。

    这种极品大少,实在是脑回路清奇。人家有势力最多也就是不怕人,这位好。是生怕自己不得罪人。真不知道,若是有一天他失势之后,会有何种的惨状?

    方广乐呵呵的道:“姚公子,还请在等一等,有一位长老还没到呢。学院自有门规岂能让这种败类逍遥法外?”

    “长老要来?”姚冲先是一愣,显然他也不清楚这一点,不过随即又是一声冷笑:“处理这么一个瘪三还需要长老,实在是太抬举他了!”

    方广一脸赔笑到:“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学院的规矩就是如此,我也没办法。咱们还是等长老到这里在说吧,免得让他找到什么可乘之机!”

    姚冲点了点头,满脸得意的看向了林涛,眼中满是快意。站在林涛面前,仿佛用鼻子看林涛似的,当头就说一声冷哼。

    “林涛,怎么样?又见面了?呵,我就说了,你会后悔的。现在感觉怎么样?”姚冲又装模作样的四下打量了一番头冷笑道:“还行,虽然小了点,但是景色还不错。多看两眼吧看一眼少一眼,珍惜吧!”

    “白痴!”林涛说了这两个字。很是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这货已经让他讨厌到没有脾气了好不好?

    姚冲冷面露狰狞的道:“你这个乡巴佬,死到临头还敢这么挑衅我,我真是好奇你死的时候会不会还这么让人生恶!”

    “有意思,真有意思。”林涛笑道:“从头到尾都是你找我麻烦,反而好像都是我的不是喽?而且我更不明白,你弄这个局废了多大的力气,但万一暴露了你要怎么办?”

    “你说的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啊,不过你这家伙就是该死。”姚冲随即轻蔑一笑道:“暴露什么的,不存在的懂吗?”

    “真不知道,你这么一个无根基,无背景,无实力的垃圾,怎么有这么狂傲的眼神!你知道吗?每次看见你的眼神我就一阵不舒服!”姚冲冷冰冰的道:“我这辈子就没这么讨厌过一个人,你是第一个!”

    “说实话,我也是这么看的你。”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要冲毫不客气的伸出了腿,直接担在了桌子上,双手抱胸淡淡的道:“我也是觉得,你这家伙就是该死,这一点还真想到一块去了!”

    “你这个垃圾!”看见对着自己脸的鞋底,姚冲面庞一阵抽搐,当时就想给林涛一点教训,却没想到刚刚有了举动,就被方广拦住了。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