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被埋没的天才?
    林涛极力的控制真焰的力度大小,全身心的投入到丹药的炼制,当然不至于如同小培元丹那般,几乎超负荷的运转,但也是再无半点杂念,此时的林涛心中除了这炉丹药,再无他物。

    这种心境是炼丹公认的最好状态,精神力半发半收,就算炼制失败,有过半的精神力稳定心神也不会受到反噬。在这种状态下林涛对于自身状态的了解也是清晰的令人发指!

    此时其他几人才发现林涛虽然境界不足,但是炼制速度绝对不慢,至少远胜寻常的金丹期修士!真焰看起来不是非常凝练,但是似乎具备极高的穿透力。药物淬炼的效果也非常不错,至少从出炉的品相上看丝毫不逊色桑正文。

    热了一会手,林涛感觉差不多了便拿起改动最大的药材之一的回风草,这也是桑正文失败的地方,林涛对此没有丝毫的犹豫,反而是相当随意且果断。

    抓起案板上的回风草投入到了丹炉之中,随后又加入封存在玉瓶中的七心莲根茎汁液以真气包裹,碰到真焰并没有瞬间挥发,而是渐渐的被真焰淬炼入了回风草之中,而也就是现在,正是桑正文失败的地方。从叠峰手转柔云手三个呼瞬间在更易到叠峰状态。

    这一来一回,可不是开门关门那么简单,想要完美衔接更是难上加难,此时林涛更是用上了百分之一百二的专注,要知道这里是最后融丹的关键,此时的转折越是完美,那么最后的成丹效果越是出色。如果水平达不到合格线,那么可以说这炉丹药也是注定了失败。

    熟悉的感觉再度降临到林涛的身上,明明林涛其实根本没有碰过几次,可是那种生动的画面在林涛眼前不断地闪现,手上的动作也不由自主的开始如同画中人物一样运动起来。

    两种手法的奥义仿佛尽数展现在了林涛的眼前,而林涛也是在这时理解了,为何要转换手法,还偏偏要玩瞬间切换。

    那就是因为后者的药力不足以镇压前者,强行运转只会让七心莲根茎中作为调和剂的性能失效,所以半途转为柔云手,使得药性得以融合。这也是叠峰手段被称为低阶手法的原因,限制太多。

    至于再度换成叠峰手,那是为了保证药力中蕴含的真气性质尽可能的统一,在恰当的时候转换柔云手,三个呼吸的时间足够药力互相融合,如此在切换成叠峰手自然无碍。

    不过若是掌握不好这个度,无论快慢都是问题。所以林涛要趁着此时状态不错尽快将最重要的几种药材制作出来。

    而在这时,林涛忽然皱起了眉头。

    而这一幕却依然没有让旁边不远处的桑正文错过,相反他看见了林涛早早的第一个就炼制自己方才失败了的回风草,心中顿时恼怒不已的同时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而回风草这一步,与其说是手法与真焰的操控,倒不如说是精神力的控制,两种截然不同的手法的切换会产生巨大的冲突,想要消弭冲突,靠的是敏锐的精神力感知确保丹炉内瞬息万变的反应保持平衡。

    原来这个家伙并没有掌握纯熟,果然不出所料。这一步对精神力的要求太大,金丹期修士想要保证必成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看你还能不能装的这么淡然!桑正文恶狠狠的想着。

    而这一切林涛却是不得而知,当然知道也不会在意。相反,林涛冷静的打开了丹炉从其中飞出了颜色变得更加深沉的回风草时,桑正文捏着印法的双手不由的颤抖了一下。险些因此而再度失败。

    你特么都成功了,你还皱眉?皱你妹啊!在桑正文看来,那一株回风草显然是成功了,至少品相上绝对可以进行最后一步了。

    马的,这小子运气真好。而且之前自己失败还是自己太过托大,若非自己逞强又怎么会折在这一步?想到这里,桑正文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心中的冲动,不能再鲁莽了实际上就是准备最后慢慢攻克回风草为首的几味药材。

    而林涛却是非常不满意,因为这一次没有把握好炉中药性的冲突,多停留了二个呼吸时间,这就导致七心莲根茎汁液最至关重要的那部分丧失了大半效果。最终的融丹也必然会发生剧烈的冲突,就算勉强成功品相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过林涛也没有将这一株回风草当成垃圾,万一自己真的再度失手两次,还要靠它救场呢!想到这里,林涛将这株草药放在木制案台上,闭目凝神细细回味方才的过程。

    要知道,林涛全神贯注下是可以解除到祖师留存的智慧。只要林涛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并且有所感悟的前提下,可以说学习任何东西,都如同神助一般轻松。

    但是此时林涛却受了挫,那变化太多,太快,实在让林涛应接不暇,此时林涛没有选择硬来而是凝神回忆之前的举动。

    而此时桑正文却是开始了他的表演,回风草、丹红花、一株株被改易了的灵植药材被其炼制出来,速度更是在林涛之上。一下子就将林涛之前累积的一点点优势超了过去。

    刑奇见状感到很是奇怪,脱口而出道:“靠,这小子一下子吃火药了怎么?怎么会忽然变得这么快?”

    原本刑奇也没打算能获得解答,却不想苏沐雪居然回答了他的疑问:“这个丹方本来就可以拆开的,他从简单的开始下手,又有经验上的优势自然让人感觉飞快。”

    “那也就是说,后面难度大的这家伙还会失败喽?”刑奇恍然的点了点头,自认为是听出来苏沐雪隐藏的意思了。

    却不想苏沐雪却是轻摇稽首平幽幽道:“我可没有那么说,只不过……”

    苏沐雪不由的再度审视桑正文,此时他将最后一味药物炼制完成,只剩下被其视为‘心腹大患’的几种灵药。他故作无畏的再度从回风草开始,右手一抛便落入了丹炉之中。

    起初炼制的还算顺利,只是当再度进入转折之时,桑正文却是不由的犹豫了起来,实在是他没有多大的把握去尝试将手法转换成功。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总不能将这半成的草药拿出来吧?

    就在这犹豫的关头,桑正文就晚了一瞬,见状他急忙降低火温。心中打起了歪主意,自己不能保证必成这一点但是就算丹方要求三息成功,自己在要求上慢一点,晚上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以通过火温来降低对药性的损耗。

    说干就干,在他看来这也是学徒常用的办法之一,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多影响一点丹药效果,略微影响成丹的几率。但是自己有足够的经验来弥补这一点,自己炼制的药物起码比以前的那些家伙,糊弄事的要强的多。

    想到这里,他就真的在转换柔云手时慢了几拍,甚至多滞留了三个呼吸,而在火温的回落控制,使得他最后取出的药材并没有出现问题,单论品相甚至比林涛的还要好!

    白城看到这里,也是松了一口气面向苏沐雪戏谑的道:“还好,没有给学生会丢人,单论这株回风草的品相,更在那个什么林涛炼制的之上。不过一个金丹期能做到这一步,也足以自傲了,可惜就是心术不正!”

    实际上白城对于桑正文也有些另眼相看,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有这么好的发挥。是改良丹方太简单,还是对方真的有什么本事?不过这却不足外人道了。

    苏沐雪甚至感到了一阵荒唐,这种无耻更在她想象之上,不要脸居然能做到这般自然也真是让她只欲作呕。

    这一幕落在了苏沐雪眼中,那就是个笑话。有能力追求最好,却因为种种私心求疵求稳反而不如一个金丹期的新生更有追求。这种人也好意思说自己能革新一个丹方?

    随便找一位老师或者长老,都会给他一顿教训。这次的比试已经成为了一个笑料!而且自己爷爷可是最最讨厌自作聪明的家伙,他弄出来的丹方会有这么简单?

    但是桑正文看着自己练成的回风草心中很是激动,品相上佳,果然自己的选择没错。想到这里,胆子不由的更大起来,下面的几位草药炼制也是照葫芦画瓢。

    不过在他用这种近乎莽撞的炼制方法时,也的确出现了数次失败,都是因为火温等原因太小导致。不过这反而让他松了一口气!

    若真的没有影响,那创造丹方的家伙为什么要描写那么详细?现在出现了问题,反而让他感到一阵放心。起码证明只要炼制出来,就算没有问题,看到仅仅有几株药物成灰,他心中反而有些得意。

    接下来就差融丹了!想到这里他才深深的看了还在那闭目不动的林涛一眼。装模作样这是他唯一的评价。

    也真亏他能压得住性子,都快火烧屁股了,还能装的这么淡定。也是,或许对方是放弃了?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也不免有些得意,或许正是被自己炼制的过程吓到了,这才一直装模作样道现在。

    至少桑正文现在对于自己的速度十分满意,毕竟自己实际上是第一次炼啊!他果然是个被埋没的天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