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可怜的宁可竹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林涛可不是那些文人墨客,向来是喜欢仇不隔夜。这两个人从对他产生杀机的时候开始,只要可以,林涛就必须要他们两人死!

    至于会不会如他自己说的那么容易蒙混过去?这一点林涛却是并不在乎,不说浮沉与青岩,就说自己又选的那个便宜师傅也能把事情轻松搪塞过去。

    不过光是杀了这两个打手却是不足为道,背后的那个该死的药帮才是真的该死!不过此事就没这么简单了,林涛反而不急于一时。

    不过说实话,这二人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少,但是真正能够用得上的东西并不多,大多数都是一些丹药,至于学分什么的林涛却是一点想法都没有。

    很可惜的是,那些丹药的成色真是不怎么样,莫非都是药帮的手笔?若真是这样,那这里的猫腻可真是大了去了!

    最开始林涛是不了解炼丹的难易,可如今林涛却是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概念,不用去品也能知晓这丹药实在是不尽人意,古人云:观一叶可知秋,看到这枚丹药,林涛对药帮也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概念。

    没有太大的竞争压力,没有完善的管理制度,又是流水式的学员管理。随着时间的推移药帮的炼丹水准是这个程度,林涛还真是不奇怪!

    想到和其他人的约定,林涛再度上路将几种寻找难度相对较大的草药依次找了出来,可惜的是除了李蓉找到的穗铃米,再也没有林涛所想要的丹。虽然这也在林涛的预料之内,却依然让他不由得有些失望。

    就是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收获?不由的林涛对李蓉还产生了一点期待感,或许这丫头还能有好运气也说不定呢!

    也不知道是傻人有傻福,还是这丫头真的有那么冰雪聪明,林涛当时故意刁难不将她身体隐患说出来,她居然毫不在意还是敢处处与自己作对的起劲。

    其实这个丫头的情况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是功法与体制又冲突,这个冲突非常隐性且稀少。故而谁都没有发觉,实际上只要略微调整一下功法的修炼就可以。若真是冲突的厉害根本就不可能修炼成功。

    问题还在于她的那门功法太过霸道,结果反而与体制发生了剧烈冲突,弄巧成拙,人与人的躯体构造多少都有不同,毕竟有名的例子就是心脏长在右侧。

    通常来说,是没有什么影响的,但是往往许多高深的功法就将就一个精益求精当将某一点追求到了极致,各种各样的要求就会纷纷出现。

    就如这太乙玄功,若非要求那门死板,也不至于愣是在太真界找不到继承人,逼得跑道地球上找自己这个陌生人当成弟子。

    这只是最显然的一个例子,李蓉的那门功法显然没有这么霸道的要求,不过就算是这一角也算着实不凡了!

    “喂,可竹,那个家伙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李蓉显得有些急躁,看的宁可竹一阵好笑道:“马越大哥已经说了,实际上跟没有太大的危险,就是那群狼兽有些唬人罢了,如今已经被咱们打残了那里还敢出头?”

    “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那两个混账啊!”李蓉无语道:“如果真要碰到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反正李蓉对那两个毫无节草的家伙是一点都不相信,此时林涛不再这里,双方隶属统一阵营,反而如同破天荒似得为林涛担心了起来。

    “碰到了不正好!”宁可看着李蓉,似是无所谓的道:“真出了什么问题,你应该更高兴才是吧!”

    李蓉闻言先是瞪大了美眸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第一反应是怀疑,要知道,宁可竹那个丫头在这之前可一直说林涛的好话,现在这转变的是不是有些太大?李蓉表示自己有点接受不能。

    可是随后看见了宁可竹眼中透出一抹戏谑的清雅的笑容,她那里还不明白对方的意思?顿时满面的潮红狠狠的白了对方一眼。

    “我只是害怕他要是被人弄死了,我的病可就没人治了!”李蓉眼睛扑闪扑闪的,可是话语中却是丝毫没有往日的硬气劲。显得有些软绵绵的!

    不过这话也不全是假话,她在知道情况之后,走访不少名医,也请教了学院的长老教师,甚至通过了家族关系找到了副院长。

    可惜都表示无能为力,因此她对于林涛的说法是认同了,可是却更加不信对方真有这个本事能够治好自己的伤势,这才是哪怕再度见到林涛,依然看对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关键。

    但是话在说回来,就算是绝症患者也都渴求一丝痊愈的可能性,更何况她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多种心情交杂在一起,那种滋味除了当事人,只怕就连宁可竹也只能说有所感触罢了。

    宁可竹却道:“只怕他早有打算了吧,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又岂会善罢甘休?虽然我不清楚他要做什么,却是知道你担心的问题,林哥必然也能料到……”

    李蓉却是撇了撇嘴道:“你到对他真有信心,他自是一个金丹期修士罢了,说不定只是想充英雄才那么说的,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

    “那可未必哦!”宁可竹笑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金丹期是常见,可是你见过那个金丹期十天能从初期达到巅峰的?”

    此言一出,李蓉这才反应过来,之前一直没拿林涛当回事,虽然对方气息更足了,但是却没有多想。完全忽略这至关重要的一点!

    初期到巅峰是何等巨大的差距?其中所欠缺的不仅仅是真气的量,更多的原因是修为瓶颈的阻碍,想到和林涛初次相遇不过是头几天的事情,李蓉就倒吸一口凉气。

    他修炼难道完全没有阻碍的?怎么可能!李蓉直接打消了这个荒唐的念头,随即想到了某些地方不由的惊道:“莫非他是铸体期修士因为某些原因境界跌落导致的?”

    当然真正的事实并非如此,只是林涛对太乙玄功本就玄妙非常,而林涛又得到了祖师的感悟,故而厚积薄发金丹期早就不是限制他的问题。

    只不过,欠缺的是底蕴,林涛想要争取一下完美突破,这才耽误在了金丹期上。不然此刻早已进入了凝神境。

    宁可竹却是一边采集药物,一边回应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起码证明了,林哥他不是一般人不是吗?”

    “哈哈,还是可竹有眼光。”

    二人闻言顿时侧目,正是林涛回来了,李蓉听到这句话,顿时如同本能反应一般冷笑道:“脸皮可真厚!”

    宁可竹见状微微一笑道:“林哥,收获如何?”

    “幸不辱命!”林涛笑道:“原定计划完成,我便回来了!”

    话锋一转看向李蓉,挑衅道:“你这丫头,脾气不好哦,眼光也不行。以后多和宁可竹学学。”

    “你说谁脾气不好?!”李蓉凤目一瞪,那副愤恼的表情仿佛恨不能将林涛一口吞掉。

    “说谁,某人自己应该很清楚才是,这么臭的脾气,也不真是不怕自己嫁不出去。”林涛却是从头到尾连正眼都没看李蓉一眼。话落还撇了撇嘴,作出极为不屑状。

    李蓉见状不由的气结,若非顾及手臂的伤势,只怕早就出手了。此时强忍心头恶气嗔道:“想娶老娘的人多了去了,你这土包子又能知道什么?!”

    对此林涛甚至没有和她争辩,只是那仿佛猝不及防的喷笑,实在让李蓉气的牙根都痒痒。

    林涛好像还被呛到了似得咳嗽了两声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继续,我没忍住。咳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李蓉被气得抓狂不已。

    宁可竹见状急忙拦住,连声劝慰道:“别冲动,别冲动。别疯啦小心别把伤口弄裂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一定要弄死这个家伙!一定!”

    林涛挑了挑眉毛,没想到这个丫头反应还挺厉害,看着宁可竹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忙道:“恩,李大小姐你慢慢玩,我就不陪了。”

    说完转身便要离开,宁可竹见状不由得苦笑一声,忙道:“林哥你先等等,关于阿蓉的病情,公子到底能不能治疗?还请坦诚相告。”

    林涛闻言一顿,看着李蓉心中不由的感到了一阵好笑,因为此话一出李蓉挣扎的力度都小了不少,显然是极为重视,但是你重视还非惹我,不肯开口。这算什么道理?

    不过林涛见宁可竹辛苦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声轻叹,暗道可怜天下父母心自己就不和这个傻丫头计较了。

    不由的点头道:“我既然说了,自然就是有办法治。不过么……”

    林涛用眼角斜了斜李蓉,撇嘴道:“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只见此时的李蓉,被宁可竹抱住,也不真的挣脱,却如小孩子一样不肯罢休的挣扎,碍不到林涛,就是控制她的宁可竹有些可怜巴巴的。

    ……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