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八章 林涛式情不自禁
    不是心跳的声音,而是一种耳朵无法分辨,却让人从非视觉的角度,感受到生机勃勃的错觉!似乎有情人在哪里温声软语,让人从奔行中有一种探索欲,想要听清说的是什么!

    静心堂此时看似没有变化,可实际上,原本的土木堆积的房屋,此时竟然变成了鲜红的血肉!不断的跳动,宛若生物的心脏!又似乎孕育着什么,呈现一种异常的鼓胀,形态极为别扭,仿佛紧绷到极点一般!又似是流动的血液,不时翻滚。

    那邪异又澎湃的气息竟然化作实质的流淌出来,接触了空气,又似乎凭空消失!可是整个空间都弥漫一种令人作呕的扭曲!

    必须承认,这个行为有些莽撞,但既然到了这里,就不能无所作为!让妞妞离开一段距离,林涛隔空一拳带着磅礴的劲气打在这个面貌全飞的静心堂上。

    随即飞速暴退,可是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似乎真的是个无止无觉的建筑一般,没有任何生命的自卫本能体现!可是那蠕动愈合的外壳却又代表其属于有机生命!

    而且受伤掉落的血肉,散落满地宛若化为了屠宰场!在看着眼前的血肉房屋,竟然再次恢复如初!那些血肉竟然因着其内的一种极为邪恶的里,而蠕动起来,渐渐的要聚合到一起!林涛寒毛乍起!迅速出拳将其碾为粉末那种邪恶的力量似乎才消失!

    此时的林涛极为警惕,生怕再出变数。可不想竟然没有任何变化!

    随即小心翼翼的接近,没有感动危机!若非对方有蒙蔽六识的能力,那就是真的没有?!

    右手飞快的在血红色的肉块上碰了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进入身体!右手的血肉翻滚,似乎一种极度异常的悸动在身体中流淌!

    那是一种身体的渴望!强忍身体剧烈的冲动,林涛抿了抿嘴,只觉满嘴腥咸,为了刺激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将嘴唇咬破!此时的林涛身体和灵魂仿佛分裂一般的感觉。

    强忍**的莫名躁动,林涛心中惊惧不已!

    理智上的东西很多都应该避免,可实际上身体会驱使人去寻求!只是绝没有这般可怕,仿佛唤醒了身体中某个野兽一般,疯狂的渴求!

    这一瞬间,林涛就感觉自己体内徒然出现一股与自身真气格格不入的力量!所幸,林涛早有了解这邪术的本质,迅速切断根源,镇压下了身体的异变!

    “这家伙!”林涛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的怪物!那完全的违背了常理!意识控制身体,那一瞬间林涛若非心志坚定,甚至会被**的**反噬!

    林涛在其中没有感到任何‘秩序绝对的无序混乱!但也让他清楚了一点!这家伙或许真的没有任何神智!在地球上修炼的内功不同都会影响人的性格,神智!

    这个怪物扭曲到这个地步,完完全全的无序,怎么可能有智慧可言?这是‘邪神’的力量吗?为什么会有人愚蠢的去信仰这种东西?

    暗自吁了口气,林涛猛地一拳挥出拳劲以震荡的技巧隔空激射道血肉墙壁上!重重劲力击打在上面,产生了肉眼可见的波纹,扩散到整个静心堂!

    林涛见状有效,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上面,之所以这样,主要是担心被打碎后的那种诡异变化,那些蠕动的肉块给予林涛一种比被血肉重组的静心堂还不妙的感觉!

    每一拳都蕴含着林涛的意念,将这东西彻彻底底年成粉末的意志驱使着拳意。每一拳看起来毫不起眼,却有一种莫名的威势!受到林涛拳意的影响,这血肉怪物也是不断累积着身体的伤势。

    嘣,嘣的闷响接连不断的回响。

    好半天,赵馥才带着其他几人来到这里!不是她们有意拖延,而是真的太困难了!

    虽然她此时将邪术隔离,可是没曾想,一行人反而受到更恐怖的意志摧残!

    她真的听见了‘邪神的低语’如此才更加确信林涛所言!那是会让万事万物堕落腐化的力量!充斥着人类无法接受的智慧!拥有人类无法接受的力量!

    如果无法察觉,潜移默化的受其影响那还好。可是当你真的明悟‘邪神之语’将其隔离,你才真正的面对它!

    此前的种种,实际上都是堕落魔化的过程!而现在却是在对抗邪神的力量!真正的以自身去抵抗!

    凛冽,恐慌,那是一种无法言语表达发自内心本能的一种感受!最让人惶恐的是面对不知名的神秘,以此诞生出了一种无名恐怖!如影随形,伴随着无法理解的声音传入大脑,不知是烦躁还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头痛。

    仿佛整个大脑都在燃烧,汗水从无人全身不断的渗出,不知是惊惧产生还是因为疼痛刺激流出的豆大汗水,不断的流淌最后渐渐的脸汗水都没有了!体内的水分已经不足以让她奢侈下去。

    “呼,呼呼”

    浓重的喘息完全失去了控制!内息也不免混乱起来,强行使身体脱离那种状态的代价,是如此之大!

    她才这才知道厉害!怪不得,怪不得大学士临行前对他们说:“若是此行有敌人那还好,若是真正的接近核心没有阻拦,那才是真正的危机!因为天魔宗的力量,是连他们自己都无法控制的邪神之力!他们自己都不敢接近的力量,那本身就是最安全的防御!”

    只是完全没预料到,所谓的核心区域竟然如此广泛!

    到底是那个男人有办法应对,还是绝对坚定的意志,让其面对这种压迫也能面不改色,浑然不惧呢?赵馥不由的想起林涛,心中难免出现丝丝涟涤,她向来不弱于人。可此时却不得面对自己的窘境!

    此时她才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拦住林涛!林涛不屑一顾的掉头走开时,赵馥出于内心的高傲没有阻拦!反而有心在其陷入绝境时出手,最好能趁机将其征召道朝廷中!可惜一会就算是想见,也是对方拯救自己吧?

    哈!心中不由得自嘲了一下,赵馥努力的调整自身呼吸,人体灵气的问题与呼吸间隔息息相关,口鼻肺腑是吸纳灵气的主要器官!想要平息体内真气的稳定,呼吸时重中之重!

    “赵姐,这也太特么烦人了!”郑可皱眉咬牙,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但是,真的观察几人,当属他情绪最为稳定!

    “靠啊!居然真的是邪神低语!”孙斌和万岳痛苦的脸上不由得又出现几分懊恼!不由得也想起之前自己的鲁莽!

    早知道,早知道就不那样了!何苦来哉?其实邪神低语他们早有耳闻,只是根据古籍记载的邪神低语,是邪神的意志化作低语,直接人类灵魂!使人疯狂、堕落!摧残灵魂,那里是这种?

    轰隆隆……

    脚下的大地在震响,似乎在空气中不断盘旋的低语,忽然减弱了大半!赵馥等人精神一振,心知前方有变!除了张诚略带犹豫,其余四人急速向着中心靠拢。

    张诚嘴角抽搐了几下,无奈跟上!没办法谁让他是这些大少爷,大小姐的保镖?

    “呼!”林涛不由的松了口气,经过这一顿爆锤,锦长春的确是在里面,并且发觉外面有人传出了一段信息!可是,我特么怎么知道什么山泽损,兑为泽是那里?”

    是的,林涛精通中医,自然懂得易理,可是啊……

    太真界的易理可不是地球上的卦象那么简单,这分明是让他勘定风水,寻龙点穴一样的以对应方位破除阵法!

    说实话,林涛不觉得对方可以轻易的收拾一名真人!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不直接杀上玄野宗?为什么不直接杀锦长春让朱明代替?因为做不到!所以,从一开始林涛就认准了这一点,锦长春只是被困。

    否则凌老不会坐视不理!与其和余若文说的,在玄野宗和齐家父子斗智斗勇,林涛选择解救锦长春,这样不就万事大吉了?

    这才是林涛来到这里的目的,依他的想法,锦长春既然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困住了。多半是被什么阵法一类的困住,自己未必没有机会!就算余若文的话不假,恨意也是真的!可是他依然是被邪术影响!要知道他是吃了一种丹药,而不是单纯的邪术干扰!

    所以,不论看起来在怎么合理,都最好别信!在地球,最好不要相信吸毒者一样会神经错乱,各种嗨翻天,你要是信了,呵呵……

    听身后有人靠近!林涛迅速转身,看见了赵馥等人,林涛比她们还激动!

    “你来的正好!”

    赵馥就见林涛一副自来熟的摸样,伸出了爪子,一下子就把她的右手死死握住了。

    她那里经历过这样的情况?登时俏脸通红,想将右手拽出去,可是就算全盛时,不动法力她也拽不过林涛啊!

    “太好了,你要真走了我就麻烦了!来来来,你看看,这个是什么意思!”林涛一副见到了亲人的样子

    弄得赵馥是羞涩万分又不明所以!

    分明是来的时候,她在盼着是对方破了邪术,怎么着家伙比自己还激动?

    ……医流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