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巨变
    老者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你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就是想学,还未必学的会,能够领悟呢!”

    说完,右手食指一点,一道金光打入了林涛的脑海中。林涛只觉得一种极为磅礴浩瀚的声音回荡在灵魂,仿佛有洗涤灵魂的能力一样,林涛渐渐的忘记了忧愁,烦恼没有了苦闷,直达一种浑然忘我的心境!

    林涛看见了一个孩童长大、拜师、修行。看着他修炼种种武技,仿佛感同身受,却又能一自己的角度去思考错漏之处,甚至通过这个直接感受到了生成法力与天地共鸣的感觉!

    那孩子不知不觉的长大,变成了一个青年,武技法术越发纯熟。渐渐的几于圆满境界!一招一式在无破绽。

    可是那青年还是不满意自己的进步,不断的苦修。想方设法的增加一招一式的威力!不知不觉中渐渐的变得不再一样了起来!

    林涛渐渐的随之沉迷在这进步之中,或与其一同困惑,或先其一步想到办法而喜悦。不知不觉竟然将自己带入其中!心中喜不自胜!

    此时,锦长春带着锦若云来到木屋,敲开老者的房门,看见了入定中的林涛不禁反问道。

    “这小子真是太乙门的弟子?您传授他‘武道’是不是有些不妥?”锦长春皱起眉头,心道若是太乙门弟子,那就麻烦了‘武道’不比其他修炼,一旦修行等于断绝了其他道路!若是太乙门怪罪下来当真麻烦!

    老者笑道:“我当年就是在钻研‘武道’受恩于太乙门,也定下约定,传授后来弟子‘武道真义’至于其他却不是我管的了!”随后看着锦若云笑道:“这小子正在入定参悟,你就在这里照看一下吧。不要离开这个地方!”

    “朱宁这个废物,就这么完蛋了?幸好没指望这个废物能起到什么作用!”一个面貌黝黑,身材壮硕的农夫坐在玄野宗药田边。脖子上还挂着一块抹布,灰头土脸的样子,似乎在呢喃柴木油盐的琐事!

    可如果附近有人却会发现,一个不知来源的声音在农夫的身边回响:“是的,宗主!咱们的计划也因为一个小子而破坏。”

    农夫看向天空,似乎因灼热的太阳刺痛了双眼而叹气道:“我真的不想制造这些无意义的杀戮,可是,锦长春这人不简单,似乎发现了什么!这么多年始终打探不到,玄野宗有何祖传秘技或者特殊之处!为何当初‘黑天魔神’会有所反映?本想以其唯一爱女锦若云作为威胁,逼锦长春道出实情!哎!”

    “执行吧!锦长春早就有所警觉,这些年或主动或被动的清理可疑人员,咱们的探子被发现了大半。只要实行最终计划!一定要找到那东西!”

    “给朱宁‘神血’让他依法服用!他现在恨锦长春恨的只欲发狂,这种可疑的东西,正常带脑子的人碰都不会碰,可他却会甘之若醴!”

    一个多年的阴谋渐渐的浮现在玄野宗。可惜,门中弟子长老却全然不知,锦长春也只是心有所感,却也不知对手会何时发难。

    正在静心堂批阅文件的锦长春,只觉一道极为浓烈的杀意袭来。顺手取出宝剑,正是本来被他废去大半修为的朱宁!锦长春也不惊讶,持剑而立面对朱宁淡淡的道:“果然,你投靠了魔教呢!除了他们又办法将你短时间内恢复功力。也是,若非如此,你那里来的狗胆挑战与我?”

    “嘿嘿,锦长春受死!如今的我受大人赐下的丹药,不但功力尽复!而且修为更是大进一步!没想到我隐忍多年,竟然还是被你摸了底!让你在我的招式与功法上找到了破绽!如今我今非昔比,你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在绝对实力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朱宁疯狂大笑道。

    “是吗?”锦长春毫不在意的看向朱宁,这是朱宁最痛恨的神色!仿佛对一切漫不经心,尽在掌握!当年打败他时也是这副淡定的样子!分明是投机取巧打败的他,却好像天经地义一样令人作呕!

    “装,继续装,一会我把你踩在脚下,也希望你能这么淡定下去!哈哈哈哈哈~”朱宁状若疯癫的大笑,随即打出一张,一道邪气四溢的黑炎袭去,这力量雄浑无匹!又极为诡秘!这招完全不是与天地灵气发生感应转化法力,而是将天地灵气吞噬转化成无尽邪气!而且但以威能而论,纵然真仙境界,也罕有匹敌!

    锦长春摇头道:“朱宁我知道你不服我。说实话,我一直无法理解,你的脑袋为何会如此清奇!从修炼开始,你所谓的天才名号都是吹捧出来的,实际上你毫无修炼天赋!只是你父亲另行蹊跷,给你弄了大量的资源和天才地宝,从小就鼓励你修炼,你从小就是被夸奖吹捧长大的!”

    随即又叹到:“你从未下山历练过!你有一个好爹!你仗着自己天才地宝服用的多,依靠自己更高的境界,比同级别对手更雄厚的真气,在一开始在玄野宗那一带弟子里称王称霸。你父亲从来没有指点你修炼任何武技,你知道吗?你的每一招每一式都破绽百出!我还知道,你特意安排若我女儿实力不止一筹的人,教那个人熟悉我女儿的所有路数。说实话,肯定是你,但我真不理解。你的脑子里装的是水吗?”

    锦长春十指连连弹动,面对犹如毒蛇猛兽般袭来的攻击,没有任何防御措施,而是击在空出滑过一道道的流光。流光带出的法力波动互相共鸣震荡,竟然连天地灵气都随之震动!朱宁突然发觉此时天地的灵气,竟然暴动起来,疯狂的反噬自己的法术!他发出的黑炎,竟然在疯狂的吞噬了一阵之后,突然迸散在天地间。

    朱宁见状不在使用法术,依仗境界碾压的想法,而是选择近战交锋,可锦长春见状又淡淡的道:“八极掌,你从出拳姿势到步伐动作,总共出现了十三处破绽,说实话,就算普通弟子都比你要强。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好奇,你看起来也不像傻子,到底是真的看不出来还是假的?”

    其实说实话,若非锦长春对朱宁一清二楚。也不会如此的轻松,双方的差距已是一个大境界,虽然让锦长春来说,可能对方还不如一头猪。但也不是自己可以轻易招架的!这副淡然的神态一半是习惯,更多的是为了激怒对方!

    果然,朱宁如锦长春所料般中计!“去死,去死,去死!”朱宁疯狂的打出自己所学的所有武技、法术。可是竟然丝毫奈何不了锦长春!不像是朱宁强于锦长春,反而好似是后者调戏前者一般!“你个垃圾,有种和我正大光明的打一场!你有种别跑啊!你个垃圾,杂种!”

    从当初修炼就是其父亲给他弄了大量的资源修炼,从不让其下山历练,在玄野宗一时称王称霸。看似强,实则是跳梁小丑。从未真正的吃苦修炼过,不过也正因此,本是资质平平的朱宁,硬是有希望冲入真仙境界!

    锦长春却也感慨万分,当真是天意难测,心中不禁有些佩服其上任掌门,莫非他早就料到了这一天?这朱宁愚钝却专一,谁也没想到竟然能修炼到真人巅峰的境界!

    锦长春随即拔剑出鞘,周身气势徒然一边,朱宁攻势不禁的缓了下来。心中莫名的出现了几分惊恐!锦长春看着朱宁突然笑道:“好啊,我也正好不想陪你玩了!你主子来了呢!”

    朱宁浑身上下的寒毛倒竖,不知为何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慌乱!明明自己此时拥有绝对的实力吧?明明自己已经今非昔比!为何会如此恐惧?他说不上来,可是本能的在身前构建一个又一个的防御。想要阻止锦长春的靠近,他想要逃跑,可是却不敢转身!无名的恐怖笼罩着他!

    可是锦长春的剑或挑或刺,完全没有让锦长春的行动又任何停滞。超出朱宁想象的速度冲到了他的身前,右手凝聚真气下意思的攻击锦长春,可不料自己的行为竟不出其所料,早早的斜剑一挥。正中其手腕,朱宁只觉右手一凉,眼前纵横交错带着当着披靡的气势罩向周身。

    “为什么会这样?为何相差一个大境界级的力量,我会输?”这是朱宁最后的意识……

    “厉害,真是厉害,虽然不得不说这朱宁太过废物!可是要我说,阁下是玄野宗,立派八百年中最杰出的天才!哪怕当年被朱宁出卖遭到重创,多年功力停滞不前,却自行修成了‘剑意’若是放到万剑山庄加以雕琢,或许真能成一代天骄!可惜了!”

    这人一身粗布麻衣,没有一般修士的优雅。而是赤膊露颈,一副农夫的样子。

    锦长春闻言如临大敌,哪还有面对朱宁时那般的随意?

    再说林涛,在梦境之中看着青年的武技,隐隐感受到一种意志!那是一种极为细腻的意境,仿佛万事玩法都要顺应其理!那意境宛若化为了实体摄人心神!可林涛纵使觉得不对!

    仔细观看此人的招式,一招一式行云流水,连绵不绝!林涛一时竟找不出任何破绽v然,林涛灵光一闪,就是破绽!此人的招式追求尽善尽美,可是这世界上哪里有尽善尽美的东西?一位伟人说的好‘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所谓的圆满无暇不正是缺憾所在吗?

    想到这里,林涛徒然多了几分明悟和清醒!不在沉迷于这人精妙细微的境界,而是借由这股灵思,参悟自身的武学。外界,林涛的气势徒然一变,匮乏的丹田和经脉本来是徐徐吸收天地灵气。可是此时却极为狂野,本来不屑一顾的诸多灵气,竟然也一同纳入丹田,这一下子吸收速度何止快了十倍?

    而另一方面,本能的将纳入体内的真气依照‘归藏诀’分流处理,清气进入丹田,而其他灵气却是从另一条经脉运转,两者奇妙的没有产生冲突!最终归于膻中穴。

    在屋内无聊的要死的锦若云,也感受到了变化。可是只见林涛此时身体未动,可是全身肌肉,骨骼却自行蠕动了起来。若是放大几千倍,就可以发现林涛的身体以一种奇妙的规律运动,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变化!

    不再是灵气滋养身体,而是更加直观的改造k身的每一处经脉、肌肉、骨骼在细微的变化!此时林涛处于一种‘无想无念’的境界,否则那种感受绝对会让他发出生不如死的感慨!

    这变化完全符合其武学理念!可以这么说,平常法修是以身体为本。法术、武技去迎合每个人的身体条件!而‘武道’却是让身体去迎合‘武道’所以要武道理解深刻入骨的人,以武道真义镇压本能,才能吸纳诸多本来不会吸收的力量!但身体之所以不接受那些力量,大半是因为其对人体有损无益!只有极少数是例外!

    良久林涛才睁开双眼,只觉双目炯炯有神。身体也完全和之前不一样!真正的充满了力量!不由的回味起之前梦境中的一切,却又记不清到底看见了什么!再度凝神内视,只见除了下腹丹田外,竟然在胸口又多了一个金丹!但以体内境界,已接近虚丹境!

    相比下丹田的金丹,中丹田的金丹通体显得暗淡,其中酝酿的力量也与下丹田截然不同!流淌在静脉仔细感受甚至会轻微的破坏躯体,而下丹田的真气又迅速的恢复身体!不禁让林涛想起了,地球上的一种锻体技巧!就是通过不断的打击和恢复增强**防御力。可惜往往会透支躯体的潜力!而这种损伤与恢复都是瞬息而至,完全没有疲倦透支的感觉!

    “林哥,你功力恢复了?”锦若云喜不自胜,看那样子竟然比林涛还要开心,林涛见了心中暖暖的。

    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林涛心中犹豫半响,起身就欲像锦若云坦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