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为了回复功力拼了
    他朱宁却不这么认为,他自视极高,自命不凡的紧,若非父亲死于重伤不治,若非当时锦长春的狗屎运是在太好,在门内大比胜过了他,若非自己父亲因那些老不死的逼迫,自己才是掌门!

    自己必然可以参悟‘战痕印法’带领玄野宗走向辉煌!这一切让锦长春毁了!之后锦长春占着门派最多的资源,作威作福。若非自己百般隐忍,若非自己走了大运的遇贵人!自己这辈子都要苟活于锦长春的身下!

    此时时机虽不成熟。但是事已至此,只要将锦长春在这里当众击败,后续计划自然水到渠成!若是不能也可知锦长春现在的深浅,这世道终究是实力说话!

    想到多年积怨得以发泄,新仇旧恨交加。这一下甚至将锦长春的退路都封住了!那小贱人和小畜生在一起,锦长春避无可避!而自己秘密修炼的冥火真焰又正好完全克制锦长春的青木长生真气!想到这里,朱宁强忍仰天狂笑的**,只等锦长春不能招架,自己将其大败之后,杀了小畜生,再把那个贱人抓起来,踩在锦长春身上时才是狂笑的时机!

    本以为势在必得,自己大占上风!哪曾想,锦长春一拳直袭而至,自己的力量面对这一拳竟然犹如阳春之余白雪,山川之余小溪。那里有半分影响?

    这一拳至简至洁,隐有天人相宜之感。天地灵气自然汇聚在这一拳上。甚至影响了朱宁对天地灵力的共鸣!

    一拳打在了朱宁的丹田a不留情,没有一丝拖泥带水。虽然谈不上废其内力,可是朱宁为了克制锦长春,修行的真气与锦长春的截然相反。法力是真气与天地共鸣而来的狂暴力量,本就是人体无法吸收的存在。如今这狂暴的力量带着截然相反的属性在朱宁丹田中冲突起来。

    “不!!!”朱宁强提真气镇压这股异力。好不容易镇压下去,只觉诸脉俱损,五脏皆伤!自身苦修多年的真气竟然瞬息消失了大半!留给他的力量,连虚丹境界都无法维持!

    “这不可能,你是真人巅峰,我也是巅峰境界!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真人巅峰?呵呵,若非我多年前被人暗算,岂会止步于此?而且境界是一回事,实力是一回事!你这蠢货怎么会明白?”

    锦长春摇了摇头,几分怜悯但更多的是不屑一顾的神态,淡淡道:“我知道,你不服我。你自命不凡心比天高。可惜,你就是个垃圾,如果没有师父将众多天才地宝,不惜工本甚至损害门派利益给你服用,以你的天赋心性,金丹境界就是你此生的巅峰,通过外物度过心魔就不错了。我时常在想,你究竟是没有想到,还是装做知。竟然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天才?”

    “不,不,你是嫉妒我!哈哈,你是玄野宗掌门,所有好东西都被你拿走了。现在装作一副很厉害的样子。哈哈,你就是个垃圾!垃圾!你就是个下贱的贫民小子!”

    “你们几个,把朱长老和其公子带回去c歹现在也是我玄野宗长老。一切还得等长老院决议后的公审大会!”锦长春随口吩咐几个弟子将其带走。

    “锦长春,你违约背誓不得好死!”锦长春疯狂的叫嚣起来,状若疯魔的大笑道:“哈哈,你完了,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以道心起誓违约的你此生不得寸进!”

    锦长春不在搭理他,命几名弟子将其带走。随后看向林涛道:“有人要见你,和我来一下。”

    林涛跟在锦长春身后,心中发虚。竟有些心中发虚。心知此时气氛过于沉闷,却不知如何打破僵局。

    锦长春走在前面,淡淡的道:“小子,我就想问你是怎么看待锦儿的?”

    林涛不由得一窒,他就怕问这个,地球上沾花惹草的事情他弄的多了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心中不免有些悔意,自己在地球随意惯了。可锦若云的态度,当真让他感受到非比寻常的沉重!说不出来,心中有几分怕,又有更多的温暖。

    但林涛反而不敢承认自己对锦若云的好感,言不由衷的道:“我就是拿她当个小妹妹罢了,哪里有什么看法!”

    锦长春深深的看了林涛一眼,用更加深沉的语气沉声道:“那就好!”

    “你回去以后,就尽快将我女儿的关系整理清楚。不要这样当断不断的!我们是修真者,首要目标应该是天道!锦儿还小难免被俗世所迷惑,你既然清楚。那么回去就给我负责和锦儿讲清楚!”

    “好……”林涛弱弱的回应,之后的路程里两人没有一句话!林涛几次想开口询问是谁要找他。可是看到锦长春面目阴沉的脸色,几次想要张嘴却有作罢。

    锦长春走到一处小木屋,上前敲了三下门,恭敬道:“凌老,人请来了,我就不留了。”

    只听屋内“嗯”了一声,锦长春闻声退走。不在搭理林涛!

    可是左等右等不见招呼,林涛不由的上前敲了敲门问道:“老人家,您找我吗?”不想,从门上传来一道雄厚的内力,直冲身体各个大穴!林涛心中一惊,却发觉这股力量和自己的太乙玄功如出一源。竟然和当初认识便宜师父时一样,融入了自己的丹田!

    “进来吧!太乙门的弟子!”听老者的口气,重点强调太乙门,林涛心中不由一喜。想来这老者和太乙门颇有渊源!

    开门一看,只见木屋里端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老者轻抚长须笑眯眯的看着林涛道:“我和长春本来以为你这满嘴谎话的小子是个骗子,不曾想竟然真是太乙门的弟子!而且功力真的尽失!”

    林涛闻言一愣不由的想起之前冲入身体经脉最终融入丹田的真气!心中一跳,果然那老者又开口道。

    “你这小子如果不是太乙门的弟子,被我这乙木真气一冲必然要经脉受损!如果你小子身体真气作假,那直接就会爆体而亡。却不想竟然真的是太乙门的弟子y,既然你小子不想说,想必有其因由。太乙门对我有大恩,我岂会为难你?”老者笑道。

    听到这里,林涛头皮发麻,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心道:“特么的,果然不能撒谎,这可不是地球!测谎的方式也太惊悚了吧?”

    “老前辈找再下来所为何事?”

    “还能是什么?当初我被太乙门的行走所救,故而立誓。若是碰见太乙门的弟子,有求必应!有人自称太乙门的弟子,我打当然要见一见,若是欺世冒名之辈随手收拾免得到败坏了太乙门数万年的清誉!”

    老者嘿嘿一笑道:“不想竟然真的是弟子,说实话我还真没准备好。不过,我想你最想的是回复功力吧?刚才我顺便探查了你体内的真气,果然根基不在许多细微的经脉,已经枯萎。若是再不想办法,耽搁久了。日后修行都会受阻吧?”

    林涛闻言,心中不由得一震开口道:“老前辈有办法恢复晚辈的功力?传功吗?这不太好吧……”

    “想得美!自己的功力自己修炼才是正途!”那老头瞪了林涛一眼,没好气的道:“而且,真气岂能轻易的输送?真气是天人交感的产物。你小子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涉及灵魂意志!就算同门同派都不能随意的将功力传承下去!否则拿下万年门派岂不永垂不朽了?”

    “呃。”说实话,这个林涛倒是知道的,只是当初在山崖见到神秘老者前,就被其传功一举突破了一个大境界!加上进门前的一幕不由得想到‘传功’

    “小子,我问你,你可知道灵植与生灵的区别吗?”老者一副考究的表情。

    所幸林涛是被神医从小教导,精通医术!来到太真界也刻意了解了一下医术体系。答道:“植物吸纳天地灵气,但因其缺乏意识,所以灵气的转化倾向于生存,所以会各自具备毒性,炼丹之法便在于调和其不同的毒性!而生灵则具备攻击性,灵智越是完善,灵气特性也越难化解!”

    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嗯,理解的很透彻,简单的说,魔教之所以是魔教,就是因为他们甚至会摄取生灵的真元,也因此会渐渐的失去原本模样!变得奇丑无比,甚至扭曲成魔物!”

    老者看着林涛郑重道:“既然你知道这些道理,我就要认真和你说了!现在的修真者,讲究‘上体天心,顺应万民!’你修炼的大概就是这路线!所以面对你现在的情况也十分无力!”老者话锋一转又道。

    “你若以我的法门修行!功力恢复可是轻而易举,可惜却与正常的修炼体系大有违背。金丹境界之后,每个小境界都要应劫!渡不过就死,而常规法修,只有功至大境界才会有天劫降临!只因其逆天行事,与主流修炼体系截然相悖。”

    “听您这话,好像‘欲练神功,自废武功?的意思?”林涛嘴角抽搐‘太乙玄功’奥妙无穷,他可不想换功法!如果真那么厉害,玄野宗也不会是个三流门派!!这才是重点,话说你不是说太乙门和你有大恩吗?你要不要这么挖墙脚?

    老者白了林涛一眼道:“你小子要不要这么没见识!修炼我这一脉的绝技,不需要你重修功法,甚至不在于你修炼什么功法!而是另行蹊跷!实话告诉你,我知道你是极阳之体又修炼‘太乙玄功’否则我万万不会传授于你!反正机会给你了,学不学在你自己!”

    林涛闻言,前思后想半天,直到老者大感不耐才咬牙道:“我学!”

    渡劫什么的,听起来就那么回事!你看那些主角,哪里有怕过天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