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美女救英雄?
    朱明虽然肉疼,但心中也是大为期待,他对这法术很有信心,林涛若是打中,必定会被其反噬。这仙风云体,不仅仅防御攻击,更是能吸收反弹!而且对自己的速度也有极高的加强,在金丹境内是数一数二的优秀法术。

    可不曾想,林涛的拳头在即将打中他时,徒然停了下来。反而是开始后退!满心期待顿时变成了愤恨!这家伙怎么能反应的过来!

    愤怒的看向林涛,只见其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朱明淡淡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傻吗?有十分的肚量硬吃十二分的饭,怪不得这般蠢胖!”

    武学之道,博大精深。你全力攻击敌人,击中还好,若是不中又要怎么办?天下万物的道理都是一样,过犹不及。这朱明若非想要一击绝杀,也不会露出那么大的空门。看他那副肉疼恼怒的样子。林涛心中大乐!

    说时迟那时快,见林涛锦遇险锦若云心下大惊,想要出手阻拦,不想朱明的几个狗腿竟然上前阻挠。心中一冷,此时的锦若云反而冷静了下来。想到平日这些狗东西助纣为虐,不知干了多少坏事。当下拔剑便是对其中一人当胸一剑!

    那人没有防备,两眼瞪得大大的看着锦若云!一脸不可置信的倒在地上,脑袋一沉竟然断气了!锦若云不是第一次见血了,强压不适感。这个人作恶多端是朱明平日的狗头军师不知干了多少坏事。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的一松!

    “你们这些不长眼的狗东西,本姑奶奶也敢拦,我到要看看,你们谁还敢顶上来!”这声娇喝,没有多大动静,可却让周围的人心中不禁一寒!这是真切的感受到了其中的杀意!

    所有人不禁的退了又退,一时间竟然一锦若云为中心让出了一大片空地!

    见林涛脱险,锦若云心中松了口气:“果然,林哥哥不说鲁莽之人!既然敢应战必是有必胜的信心。我未免太过杞人忧天了!”

    朱明此时,无法使用其余法术,身体臃肿的他,在速度上自然不擅长,虽然有仙风云体的加持。也是远不足以压制林涛,一来二去。反而比一开始还要被动看起来大占上风,可是有苦朱明自知……

    仙风云体是外来力量,自会消失。速度自然渐渐慢了下来!朱明心知速度追不上林涛,便要撤去仙风云体,暗暗筹备起了‘游龙诀’只想打个出其不意!

    就在他撤去仙风云体切换龙游诀的瞬间,林涛骤然贴了上来!右手化爪,抓在了朱明的左手三阳络、汇总、支沟三处穴位,朱明只觉三道细微的真气注入其中,顿时左手暗藏的真气,竟然不听使唤,开始在静脉四处乱行起来!顿时大惊失色!

    就在朱明不知所措的时候,林涛左手看似不重的打在了膻中穴,顺势在朱明周身连点!只见朱明此时毫无反应,只是双眼大瞪!不或者说鼓胀更恰当!

    徒然一个身着朱红色道袍的男子从空中徒然出现,对着林涛就是一掌挥出,只见其掌心中翻滚着金白色的真炎!化为一条金白色的匹练,向林涛袭去!

    爆喝道:“小畜生,住手!”

    林涛心知不妙,观其气势,定然是金丹境之上!自己决然无法取胜。顺势抓起朱明,就是往前一送。

    那人打出的这一掌,竟然绕开迎上去的朱明,在度袭去林涛,林涛反而一脸淡定的。抓着朱明就是一顿胡打乱敲!

    一时竟然奈何不得林涛,见其将自己爱子持为人质,在仔细看儿子的情况,真气在体内失控浑身无法动弹!气血鼓荡之下眼球突出,满面通红,心中更是恨不得将这个小畜生生吞活剥!

    再看这人,体型和这朱明差不多。隐隐有些神似,加上阴沉似水的脸、三角眼加上恨欲发狂的眼神!不是朱明的父亲还能是谁?

    却不曾想,这里不是地球,而是太真界!不再是武道而是修真主流的世界!

    没见朱宁有何举动,自己手上的朱明周身赫然被一层金色光芒笼罩,林涛心‘咯噔’一下!心道不好!

    “小畜生,竟敢在我玄野宗伤人!以为我玄野宗无人了吗?”

    朱宁自从锦若云被林涛救下,心中就极为不安!所以隐隐放纵其子试探林涛深浅。不曾想自己儿子竟然这么没有心机,竟然独自就和此人交手,心道不好!朱宁没有他儿子那么简单那的大脑!相反,他觉得很不正常!

    听闻朱明要林涛与其交手,林涛应战传出去没多久他就知道了,可惜还是慢了!

    朱宁双眼血丝密布,面目狰狞可怕,投身向下。手中带着刺目的光芒顺势投向林涛,剧烈的冲击波辐射开来。冲击接触到朱明的保护层,就消失无踪,可对周围的弟子朱宁显然毫不理会!

    正是此时,锦若云一见朱宁心知坏了!朱宁对朱明的宠溺可谓毫不遮掩!为人更是极为傲慢骄纵!若非实力仅在父亲之下,若非是师祖的唯一嫡子,若非自己父亲重恩情,他怎会能留在玄野宗并且还身为大长老?

    心急如焚!锦若云眼见朱宁出手毫不留情,心知林涛肯定无力抵抗。竟然就这么冲了过去!

    “林涛,小心!”锦若云此时脑袋一片空白,她之前心知无法阻止,只好以自身作赌,赌朱宁不敢连自己一起杀害!可直面死亡不免心中一片茫然!

    可这些都没有阻挠锦若云,此时的她鼓足了真气。速度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越发快速起来!心中不知怎么一片安宁。

    丝毫没有恐惧,明明身体不断的提醒自己前面很危险。可她的心中一片安宁。她甚至知道除非父亲出手,否则朱宁不会罢手!他儿子生死不知,他岂会在意别人死活?

    什么啊,最开始无非是一个色狼,为什么自己会被吸引呢?是不是有些太傻了?可最终她的心却告诉她,就算这样也好!

    朱宁将一切进入眼底,心中的恨意翻滚仿佛将要沸腾一般!那个贱人!竟然不顾生死?呵呵,我成全你这个贱人!枉我儿对你一往情深,早知道就不该答应我儿!为什么要给这个贱人一个机会?

    金光璀璨刺眼,周围弟子不断后退。唯恐距离太近!可锦若云确如飞蛾扑火毫不犹豫。两者形成了最为鲜明的对比!

    “你傻啊!”林涛心中不禁哭笑不得,自己明明有缩地成寸这个法术。这丫头没头没脑的冲进来,算什么啊!

    可看见那丫头这个样子,林涛心中却大是感动。正欲使用缩地成寸。只听——

    “朱宁,可以啊本事见长,对小辈撒起泼还是威风得紧啊!”朱宁声势浩大的一击仿佛戛然而止,被一个身着与朱宁同款道袍的中年人拦住,不过道袍虽然是同款,可此人道袍周身刺有五彩祥云,而朱宁,却是两只仙鹤!再一看,不是锦长春又是何人?

    见得锦长春的到来,朱宁瞳孔不禁收缩,随即释然。自己都清楚,这位玄野宗掌门人只怕比他知道的更早!若非父亲临终前虽然传位于他锦长春,可也要他以道心发誓,不许刻意刁难他!要不是他凭本事爬上这大长老位置,这些年小心谨慎。只怕玄野宗早就没有他的位置!

    本指望锦长春没有到来,没想到他还真藏在暗处等待自己。朱宁心中一沉,随即心中冷笑一声:“还以为是以前的我吗?如今我刻苦修炼一直隐藏真实修为,嘿嘿,锦长春只怕你没想到我也和你一样。是真人巅峰!半步真仙了吧?”

    “锦长春!你是何意?竟要包庇残害我儿的畜生?”

    “呵呵,我倒要问问你,竟然要连我女儿锦若云都要击毙,更不在乎周围弟子肆意妄为!还不给我束手就擒!听候发落?”锦长春,此时勃然大怒,声色俱厉道!

    “嘿嘿,我自己出手自然有分寸。若云侄女我可保其无恙,其他弟子我一时激愤。没出问题,只怕算不得什么事吧?”

    “有没有事不是你说了算!”锦长春咬牙冷笑:“自有分寸?你留着这话在长老院说吧!”

    “锦长春,我现在不想和你一般见识!给我把那个小畜生教出来!否则休怪我不给你这个掌门留情面!你还没资格让我束手就擒!”朱宁满脸狞笑,显是完全不在乎掌门这个身份!

    话落,便跻身上前!说是要杀林涛,可其实却是对锦长春去的!他当年是掌门独子!哪曾想让一个贫民出身的锦长春处处压了一头!最后掌门之位他父亲一心想让他继承。可无论怎样锦长春都胜他不止一筹!

    自己在门派处处受挫,一定都是这个伪君子作祟!

    其实其他长老早对朱宁父子十分不满,可是锦长春一直压着不发作。这才有朱宁坐了这十多年玄野宗大长老的原因!当年其父亲在世时,尚有人能约束,而后其狂妄尊大!志大才疏的本性毕露无疑!那些长老怎么会选他?

    ……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