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一章 以弱胜强
    这里人太多了啊!

    锦若云只觉得周围的眼神似乎变得火辣辣的,可身体仿佛不由自主的随着林涛的意思行动。

    不过,心不在焉的锦若云,那里还有心练习?心中除了羞涩还有淡淡的窃喜,动作自然也有些轻飘飘的!完完全全不在状态的表现!林涛大是摇头。

    似是没有办法,抓着锦若云的双手,站在她背后。一招一式的比划,仿佛对锦若云满面通红的俏脸完全没有发现一般。

    该碰的不该碰的,几乎都碰了!周围的男弟子目瞪口呆,一时间惊为天人。这还是那任性好侠,大大咧咧,又争强好胜的锦若云吗?那个男人是谁?快把你的爪子放开让我来啊!那个人不是个弱鸡吗?神特么告诉他到底是怎么政府这位大小姐的?

    此时的锦若云,面犯桃花,眼含春水,仔细看竟然还画了淡妆!她不是最讨厌这些琐事的吗?谁能告诉我为什么!!!

    “呃,这个男人是谁?我怎么感觉这人根底浅薄?这是在干什么?”

    “我看他好像是在指点师姐武技!开玩笑吗?真气浮躁不稳,这是大忌!强者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波动!”

    “靠,这哪里是指点,分明是占便宜!日啊,这里是让弟子修炼的地方啊,这么**为什么长老还不来啊!那位前辈快把这两位收了吧!”

    “天啊,他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教教我啊!”下方男士一片哀号。

    其实不止男士就算女生也是心中好奇,只是没有男生那么张扬,小声的在下面议论。

    锦若云和林涛将一切停在耳里,却耳充不闻。可是朱明却是再也忍不下去了!他本想在林涛独子一人时,将其拿下。好好的料理,哪曾想林涛就向演武场走去不说,这一路上人来人往,始终没有下手机会。

    本打算隐藏起来,等其返回伺机下手。可见到如今的一幕,朱明觉得自己在不出面,别说杀那个垃圾。自己现在就要气血攻心爆体而亡了!在看锦若云那副模样,此时甚至连她都恨上了!那副下贱的样子!简直恬不知耻!

    “简直是个笑话,身为掌门之女竟然找一个废物教导,传出去我们派数百年的声誉岂不是毁于一旦?”

    朱明冷笑强忍心中的怨毒,故作不屑的走上前道:“我倒也真是佩服你这个废物,不知用什么手段,竟然把若云师妹弄丢了魂9从掌门师伯面前混了过去!把我们玄野宗弄的乌烟瘴气!今日我就要将你这个废物垃圾,扫出玄野宗!”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若说毁我玄野宗的声誉,你和你爹朱宁这对肥猪父子,你们若说第二,哪有第一?”锦若云一脸不屑道:“你们以为自己的事情很隐秘?若非我父亲念及旧情假作不知罢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朱明听到这句话脸色大变,死死的看着锦若云的反应。半响似乎明白了什么道:“呵呵,锦师妹对我父子成见颇深,暂且不提。但是这个骗子我却万万不能容他留在玄野宗误人子弟。传了出去岂不是让人耻笑?”

    “哦?废物叫谁?”

    “叫你!”

    “你可感再说一次,废物叫谁?”

    “叫你!废物叫你!”

    “扑哧”听到锦若云的笑声,朱明这才反过来。自己有特么上当了!

    林涛不等他发作就说:“总不能你说我低微就低微,总得有个章程吧?”心道,这家伙的智商也太低了。只觉毫无成就感可言!

    朱明怒气未收,突然又闻言一喜,心道:可算抓到了机会,脸色一时精彩纷呈,不由得应道:“就在这演武场,你我在此决斗,生死各安天命。你若不敢就给我滚出玄野宗!”

    “有何不敢?”

    林涛淡淡的回应,那漫不经心的态度,即使是其他人也是一阵光火!总是感觉如此可恶!

    锦若云本想说话,却不想林涛却把事情应了下来,心中大急!之前林涛说话她一直忍着没有插口,因为记得妈妈告诉她男人做事的时候女人不要插嘴。容易伤了男子的颜面!

    哪曾想林涛竟然应战了!朱明虽然不怎么样,可好歹也是虚丹中期中的翘楚!不由开口道:“林涛你有伤在身,功力尚未恢复何必在乎这个小人激怒?有我在我道想看看他能拿你如何!”

    朱明闻言,大喜过望对之前交手受挫也恍然大悟,怪不得体内真气虚浮暴躁,原来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那么锦若云也定是他捣乱才破坏了计划!想到这里,新仇旧恨之下一时竟然有些喜不自胜!

    朱明自己浮想联翩,心不在焉竟没反应过来林涛说的话,可忽闻周围哄笑骤然而起。顿时一呆!

    “废物叫谁?废物叫我!原来如此,妙极妙极!”一些不怕事的人故意大声的喊了出来。

    引得其余弟子笑声更大,不禁将周围的弟子也吸引了过去!更有好事者,将‘朱明挑战废物’这消息广为流传!

    也是朱明在玄野宗仗着其父亲朱宁,无法无天,其余弟子敢怒不敢直言。如今又了机会,却是不再顾及!朱明再恶还能报复全派这么多门人弟子?一时之间添油加醋的谣言四起!

    什么,‘朱明自称废物、‘朱明乘人之危’开始这么流传出去,这还是最开始,往后几日朱明才算是彻底明白人言可畏的道理!

    当下暴怒不已,自己竟然又上当了!朱明双眼毫不掩饰的杀意肆意。只想将林涛踩在脚下狠狠蹂躏,既然废了就该当个废物!妄想在他朱明身上咸鱼翻身?嘿嘿……

    二话不说就杀向林涛,双掌上法力浮现,仿佛化为两条火龙,环绕周身。这是朱明参考之前的失利,可以选择的方法!经过之前的交手朱明心中已知林涛体内真气薄弱,只是有些古怪门道。

    但利用招式动作破坏自己的法术,更是牵引气机卸了自己的真气。这次就不再将法术凝聚在双掌,而是环绕周身!让林涛无从下手。

    其实,从一开始林涛就知道,朱明乃是彻彻底底的小人。若是让其记恨,肯定是从早到晚的去设计报复。加上锦长春对其女儿好像漠不关心,但实际上却已对全局了若指掌!如此特意让他休息后再走。自然也是表达了态度!

    他不在乎自己和锦若云到底什么关系,反正朱家父子定然容不下自己。他何必做个恶人?而且,他们敢抓锦若云,几乎可以肯定要图穷匕见!无论自己作何选择,锦长春都是满意的!

    实际上林涛对于锦若云谈不上什么爱情,只是几人接触,心中不由得对做个有些娇憨的小姑娘喜爱。拿她当自己的妹妹,来玄野宗一方面是为了询问‘太乙门’另一方面也是尽可能的回复功力!

    现在的自己就好像是一个普通人养了一辆劳斯莱斯去上班,一个月工资都砸进去都不一定够车子的耗损钱。心太累!

    多亏了那‘天灵丹’否则还真不好应付!虽然林涛此时未尝不能破了这两条火龙,可是未免导致元气大伤。得不偿失,于是不去硬碰,而是与朱明这憨货游走起来。虽然看起来威力十足,颇有气势,但实际上还不如‘天机老人’果然这些人都是温室里的花朵。

    朱明运足十二分的功力,想要一举拿下林涛,可不曾想,此人竟如泥鳅似的滑不留手。每每在其以为可一举拿下时险之又险的避开。一开始朱明只以为是运气,可一而再再而三,他又不是傻子,心中不敢在有轻视,心念一动,腰间的一块玉佩徒然崩碎闪出一抹绿光。

    周身青气大涨,虽然不见有多大的威力,但是火龙受青气激发,立时膨胀了一倍不止!游走的范围也变得更大,火势凶猛,一时间林涛竟然看似岌岌可危!

    这却不是朱明的本事,而是借用外物!这玉佩是低级宝物,能激发出一道低级风盾,但是却正好配合这‘游龙诀’风助火势威力倍增!

    “无耻!”锦若云心下一紧。只欲情况不妙便随时出手。

    周围的玄野宗弟子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此时火龙威力极大,虚丹巅峰都不能小视。更何况伤势未愈的人?虽然对于林涛并不认识。可是不禁为其可惜!

    “哎,这人的身法了得,可惜伤势未愈啊,至今身法招式真气极少,想来伤势不轻啊!”

    “这朱明也真是不要脸,此人也是,怎么看也不像是愚笨之人怎么会这么容易中了这么简单的激将法?”

    朱明听到别人这么说,心中暗恨之余不免有些得意。就算你曾经修为在高又如何?既然废了,就要有废人的样子,下辈子记得不该说的话不要乱说,得罪不起的人别得罪。

    心中得意,手上自然更加卖力,眼见林涛被逼到一个死角,本来环绕在朱明身体周围的火龙,竟然气势一变立时转守为攻!

    林涛嘴角微微翘起,脚下内力爆发,以之前数倍的速度极速掠过两条火龙!想想也不想便是一记直拳!

    此时朱明将注意力和真气全部集中在火龙的控制。哪里还有的防?可所有的法术,不仅仅是念咒、掐印就能使用的。若是真让林涛打上,就是一顿王八拳自己都可能会输!

    不得已,将自己老爹送给自己的保命的宝物激发。腰间一块翠绿的玉佩化为粉末,朱明心下大恨,这是一块一次性的护身宝物,有金丹强者的一道法术‘仙风云体’!

    朱明肉疼的直哆嗦!这法术可谓攻防一体,好用无比,可是实在是鸡肋!因为强者根本不需要这些杂物!即使使用武器防具,也是以增幅自身力量为主,这些外来的东西,一来不好控制,二来材料非常贵,又是一次性用品!而且,如果其中法术太过高级,操控的时候反而无法使用自身的法术!

    看似只是金丹境界的法术。但这最少真人境界的高人,还得精通炼器才能制作出来!材料更是稀有,极为昂贵!

    可他如今不能输,不说被一个身受重伤的人击溃。单是这人与锦若云的关系就让他不能忍受!他心里早将锦若云视为自己的玩物,岂能让别人亵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