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这是争风吃醋吗?
    “贵客?”朱明双眼微眯,嘴角冷笑道:“一个勉强修出一点真气的废物罢了!贵客?!”

    朱明一脸不屑又玩味的看着林涛道:“你是自己滚,还是我让阿大阿二帮你滚?”

    林涛不做回答却道:“废物骂谁?”

    朱明不曾想林涛还敢开口顶撞,想也不想道:“废物骂你!”

    “哦,废物骂我”起初见林涛神秘一笑,还没反应过来的朱明又听:“既然是废物骂我,我也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就这么算了吧。”

    若虚却是一个人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笑声出口,若虚心中悔的肠子都青了!这位朱明朱公子了!他仗着自己是大长老的儿子,在玄野宗一向横行霸道!他爹简直对其溺爱的不成样子!

    若是得罪了他,被当时一顿毒打还是好的。若是记恨上了你,那当真是没完没了!曾经有个刚入门的女弟子得罪了他,一只遭到朱明的报复!最后更是在一次任务中,将那个可怜女子折磨奸杀。可门派中的弟子却敢怒不敢言!

    “找死!”朱明脸色瞬间铁青,带着雷音电光的一拳就是打向林涛的要害!本来还忌惮得罪锦若云,可此时却把那些都扔到脑后。心中只想将这个大胆废物弄死!

    可林涛此时可不是刚刚破壁时那般虚弱,躯体得到真气滋养气力恢复,真气虽然依然运转不起来,但是留存丹田的部分还是可以使用!

    而且实力可不是比力气!只见林涛右手准确的抓住朱明手腕,一搭一拽,左手接上又是暗用巧劲,不仅将招式化解,还仿佛将其甩飞了一般!

    “你找死!”朱明双目血红一片。朱明的两个手下见状也是淡定不能。正欲一通出手击毙林涛!

    不想此时锦若云正好赶来,见此情景对着朱明就是一声娇喝:“你个死肥猪,林涛是我请来的人,怎么你有意见?”

    “嗨,我就听说锦妹妹你回来了,正想去看你呢。不过哥哥我得劝你一句,可别被外面的贼人骗了。现在人心险恶的很啊”

    这朱明却有些城府,闻言强压怒气笑眯眯的应道!再看这朱明,哪还有之前的阴霾摸样,看起来还好像有些憨厚的摸样,但那看向锦若云的双眼中的贪欲却是出卖了他!

    锦若云闻言一阵冷笑:“天下还有比你们朱家父子更险恶的人心?”也不等朱明回话,牵起林涛的右手便道:“林哥,咱们走!爹爹要见你!”

    锦若云抱着林涛的胳膊,撒娇道:“林哥哥,你之前的那是怎么做到的啊,教教我好不好?”

    朱明脸色阴沉如水,锦若云行至其身后时,方才恶狠狠的斜视着林涛,宛若择人而噬的野兽!显是对林涛恨之入骨!

    林涛也同时意味深长的看了朱明一眼。交身而过,半响锦若云忽然道:“林涛,我爹爹可能对你有些误会,你不要顶撞他!他脾气挺大的,如果他要是出口伤人你就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他!”

    林涛笑着应道,换他自己有个女儿,有一天领个男人到家里。还对自己夸那个男人如何如何,自己也受不了!

    锦若云敲了敲门喊道:“爹爹,你不是要见林涛吗?我把人带来了!”

    屋内,一个中年男子沉稳的声音传出:“知道了,我和他单独谈谈。”

    “为什么?”锦若云不满道。

    “不为什么,既然他自称是太乙门高人选中的弟子,还会在乎这点事?我不会拿他怎么样的,就是聊聊。”

    锦若云满脸不情愿,临走时还叮嘱林涛如果锦父凶人,一定要告诉她。听的锦长春在屋内一阵苦笑,这丫头!

    见得锦若云离去,锦长春便开口道:“坐”并未有什么刁难,反是颇为客气:“我主要是想问问你,对于当时的黑衣人,你有什么看法?”

    林涛仔细打量锦长春一眼,只觉对方双目炯炯有神、举止稳重却又显得锋芒毕露,不怒自威!玄野宗在太真界不过八十九名排位,在林涛看来不过是三流门派,却不曾想其掌门就有此等风采!

    “既然锦门主这么问,那我就不客气了”林涛微笑道:“那黑衣人显然是对锦若云极为了解,做足了功课。我若料想不错,必定是贵派出了内鬼!方才我听一位门童,说你们这有位叫朱宁的大长老。之前有位朱姓公子还十分巧合的碰到了我,又莫名其妙的发生冲突,我一直在想,是不是真的这么巧呢?”

    锦长春忽然笑了,看着林涛道:“果然我女儿还不是那么好骗的,你果然不是一般人。”又微微一叹:“真是家丑外扬,不提也罢,不提也罢!我女儿说你受了伤真气全无,这里有三粒天灵丹,你拿去服用。你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若是有事尽管开口,我锦长春能办到的决不食言。”

    话落,又似是欲言又止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碰见了太乙门的高人,我也不想知道。我只能这么告诉你,我虽然是半步真仙的境界,但是在太乙门连个卿客都当不上!”随后有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打着太乙门的名号,是祸非福!”

    “这世上只有三个隐世门派,除了灵山因为只收女子而处于避世外,只有太乙门和魔教神秘的总坛!”

    “灵山是女子宗派,在修行界还是颇有家底的。而且一方面是避嫌,另一方面,反而能吊起世人的胃口。魔门人人喊打,经营的产业若是曝光必被围剿。而太乙门神秘不亚于魔教!可是吃喝用度,修炼消耗哪一个不是钱?因此,太乙门的弟子反而是最少的!”

    锦长春笑眯眯的问道:“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呢?大家修炼为了长生!为了逍遥,求的是心意圆满。何苦那么约束呢?”

    林涛脸色巨变心道:“这么神秘?这么一说,还真的很不正常!嘶,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你也别乱想,太乙门是名门正派不是魔教之流,这事关上古秘辛。我也不清楚!不敢妄加论述,免得日后落个毁誉的名头。只是劝你一句,你也别多想。”

    “不过,太乙门终究是太真界的名门,不可能真跳脱出去!你如果一定要去。我可以给你一条明路,算算时间,明年差不多又是仙盟“这世上只有三个隐世门派,除了灵山因为只收女子而处于避世外,只有太乙门和魔教总坛两家”

    “灵山是女子宗派,在修行界还是颇有家底的。而且一方面是避嫌,另一方面,反而能吊起世人的胃口。魔门人人喊打,经营的产业若是曝光必被围剿。而太乙门神秘不亚于魔教!可是吃喝用度,修炼消耗哪一个不是钱?因此,太乙门的弟子反而是最少的!”

    锦长春笑眯眯的问道:“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呢?大家修炼为了长生!为了逍遥,求的是心意圆满。何苦那么约束呢?”

    林涛脸色巨变心道:“这么神秘?这么一说,还真的很不正常!嘶,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你也别乱想,太乙门是名门正派不是魔教之流,这事关上古秘辛。我也不清楚!不敢妄加论述,免得日后落个毁誉的名头。只是劝你一句,你也别多想。”

    “有关于太乙门,我也所知不多,但是我派中一位长者有所了解。待我问问便知……”

    林涛见锦长春说完这番话就闭目凝神不禁道:“我以为你会问问关于你女儿的事情!”

    “呵呵,女大不由人啊!”锦长春摇头一笑道:“我没有其他事情。本以为关于黑衣人需要详细了解,你说的那么清楚,我还何必多余呢?不过,你在我这歇息一下在走吧。”

    林涛若有所思,不自觉的拿出了锦长春送他的天灵丹

    林涛从锦长春那里走出,并未回住处,而是向着演武场走去!锦若云生性就有些大大咧咧与一般女弟子玩不到一起去。几乎每天都会到演武场,其实锦若云这般年纪,能有这等修为实力,着实不易。

    而在林涛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跟着几个人影,其中一人不是朱明又是何人?

    朱明阴沉似水的脸色,双眼冷光大盛,看着林涛的背影宛若死人一般!跟在他身边的两名手下,心中发寒,生怕一不小心惹得主子把气撒到自己的头上!

    这个垃圾,一定是去找锦若云!想起对自己不理不睬的锦若云却牵起了林涛的脏手,朱明简直要发狂了!起初他是好奇锦若云带的男人会不会是什么高人,谁曾想。竟然是一个功力低微的废物!

    此时的朱明想到这里,就有一种**,立刻拔刀将林涛砍成肉酱。可是心中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至少不能如此正大光明的将此人杀掉!此时在去往演武场的弟子众多。林涛可以死,但不能有任何东西指向他!

    否则就算父亲在门派中能保下自己,锦长春那老贼也会把事情捅到朝廷。到时候可就麻真烦了!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了一次,朱明可不会再犯这种错误!这个卑鄙小人!竟然敢当朝廷鹰犬!想到这里,朱明心中就是一阵不屑!

    一路跟着林涛,见对方似乎全无所觉。心中不屑更加浓郁了几分!不知和那个野狐禅学了几手,竟然弄的自己不清楚几斤几两了!以为巧合的给锦若云指点了几招就是高人了吗?

    真正的强者,唯有力量!绝对的力量!朱明想起之前自己的窘态,心中满是狰狞!他要让这个杂碎知道,自己的厉害!

    可是,谁曾想锦若云见到林涛,立刻就贴了过去!那亲密的样子,朱明气的双眼冒火!那副小女人的摸样,别说朱明了,就算其他弟子也是惊掉了一地下巴。

    更不曾让他们想到的还在后头!

    “林涛,你看我这个动作对不对?”锦若云摆出架势,一记有凤来仪,看起来很有气势。尤其是个美女试出来更是赏心悦目。

    “恩,有点不标准。剑锋应该在朝下一点,真气运转……”林涛走了过去,在锦若云身上东摸摸,西碰碰,手脚很不老实。

    锦若云俏脸不禁泛红。林涛此前虽然也指点,但从未这么……

    可锦若云却发现自己并不生气!只是……

    ……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