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八章 功力恢复有望?
    话说自己这是下游,自己岂不是喝了洗澡水?不过,倒也不吃亏!

    林涛一时浮想联翩,那曾想游到岸边的姑娘,素手一挥就是一片烟雾遮体,迅速穿戴好衣物,提剑便向林涛杀来。

    “色狼,出来受死!”美人出浴未施粉黛的俏脸依然秀丽绝伦,可惜脸上的表情却好像阴沉的似乎要滴出水,破坏了几分美感!

    湿漉漉的散发和尚未来得急擦拭的身体,侵润了着身的儒衣。显得倍加诱人!此时的女子,回复镇定,宛若秋水的双眸配加其上的两道剑眉,凭空又添几分英气出来!使人眼前一亮。

    一对没有现代女子bar的小兔子,一蹦一跳,若隐若现!看的林涛惊心动魄,直担心会掉出来。

    看着林涛此时反而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胸口,锦若云下意识的低头,这一看差点气炸了!方才慌乱竟然忘记将自己的躯体烘干!

    瞬间,锦若云周身浮现出红芒,衣物迅速干燥起来。不复之前若隐若现的贴身景致,林涛一脸惋惜的叹了口气!

    却忘记了,锦若云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锦若云一想到此人那色眯眯的样子!想到这个人二话不说直接扎入河中,自己肯定被他光了!想到这里,锦若云满口银牙都快咬碎了一样。

    林涛看着锦若云,仿佛变色龙一般巨变脸色,心知不妙,有心为自己辩解,可是怎么解释啊?

    说实话,林涛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能让人家相信。结果林涛无赖的本性爆发,反而想开了!

    林涛把心一横,舔着脸:“这位姑娘,敢问这是哪里?您一直这么看着我,虽然我长得帅。但是,你这样看着人家,人家会害羞的。”

    锦若云简直要气疯了!反而不知道从何生气了!

    锦若云没有回话,而是站在河边,忽地左手掐出法诀,水面蓝光一闪。林涛只觉得河水忽然绷紧,忽地一股力从河水激发而出,一道水柱将自己射向岸边。

    对着林涛就是一剑,这一剑力道十足,毫无顾忌!剑身带有淡淡红芒流转于剑身,好似真气布于剑身一般,却呈现与地球上的截然不同的威能!

    所幸,锦若云心中恨极了林涛,出手便是全力一幅,不留丝毫余地!却不想反而救了林涛一命!

    林涛此时元气尽损,这一剑强上三五分,弱个三五层对于林涛,毫无区别!可若是换成一记快剑,此时的林涛非得去了半条命不可!

    话虽如此,林涛心中一紧,慌忙的躲闪,可前一刻还是地仙。而此时的林涛功力尽失,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去适应!自然谈不上灵便!

    这一下虽然躲了过去,可是却步伐出错,自己却将自己拌了个踉跄。简直和平地摔有一拼的笨拙!

    锦若云见状,右腿一扫,就将其踢飞,在空中那叫一个自右旋转跟一个陀螺似的,狼狈到了极点。

    锦若云不禁噗然冷笑道:“原来是个废物,亏得你也有胆出来当淫贼!姑奶奶今天要替天行道,叫你们这些整天琢磨女人,害女人清白的淫贼好看!”

    见到此情此景,锦若云反而越发愤恨,只想加倍折磨一番眼前淫贼,也好解了刚刚自己被窥之恨。

    林涛本就因为刚刚破壁时身体元气耗尽,身子虚的不行,加上这女人出招无守,很快就觉得自己要濒临崩溃了。

    林涛心中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心中大是英雄末路之感!满心窝囊!

    未曾想一道黑影猛地向锦若云飞射而来,林涛心中却并未憎恨这女人,心知不好嘴上大喊:“小心身后!”

    谁知,锦若云却以为林涛是在和玩声东击西,不禁露出一丝嘲笑,口中轻蔑道:“幼稚的可笑!”

    林涛闻言简直下巴要惊掉了,心说这傻妞难道连杀气都感觉不到,就出来装蒜?

    果不其然,一只暗器直接从锦若云手臂之上带出一片血丝,狠狠钉在了一旁的参天树桩上。

    锦若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急速转身,却见一道黑影急速袭来。心中大恨,二话不说一式剑法‘刃树剑山’就迎向黑衣人!

    只见锦若云此时,身体真气激荡隐隐与天地产生共鸣,无视气刃浮现在锦若云身边,气势惊人,锦若云更是驱使气刃互相再度碰撞!一时间天地灵气暴动道肉眼可见的地步!

    黑衣人一见锦若云迎击,不慌不忙的退了三步。这一式是玄野宗招式中威力极大的一式,只不过颇为耗时耗力,锦若云选择此时用出倒也应时,颇得其中三昧。

    可只见这黑衣人,随手甩出几枚飞刀,锦若云驱动护身的锋刃拦截,谁料对方接下来每每投出的飞刀,都会击在自己最薄弱之处,一时间竟然疲于应对。每一次对方的飞刀砸在护体护罩,都会使自身灵气与天地灵气激发而受挫

    剑势因此一顿散了大半,此时正好距离这黑衣人一步之遥!显是对方此前就算好了三步,当下便又是连连抢攻生生的将这一招硬是破掉了!锦若云见状心下大惊!

    自己此前从未想过可以这么破除‘剑刃树山’!

    此时不禁想起父亲见她使出刃树剑山时,摇头不满时对她说道的:“刃树剑山,关键在于‘山之势’而不是其他的一切变化,一味追求威力。舍本逐末!”

    自己这一招在玄野宗几乎无往不利,总觉得那些旧教条毫无意义,缺乏变通。想到当初不以为然的自己,锦若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心中百感交集。

    黑衣人也是心中大恨,本想着一击中的,谁曾想那个被锦若云欺凌的废物竟然开口阻挠!真是个贱人!莫不是此人乐在其中?

    若是偷袭得手定可废去锦若云的战力,那还用此时大费周章的搏击的对拼?

    黑衣人心中暗恨不已,只是此时先机已失只得先行对付这位玄野宗的大小姐。至于那个废物随时可以解决不足为虑,黑衣人心中早已将林涛当成死人!卯足力气只想尽快拿下锦若云。

    两人一经交手,锦若云却处处受制。好像敌人对自己所修的剑法招式极为了解,招招针对,明明自己的境界要高于对手。可就是无法施展的起来!每每使用一式剑法,敌人都会一套抢攻,竟然就破了去!

    此时锦若云才隐隐有些后悔自己不听父母的话,若是有随从护卫跟随,那里会陷入如今的困境?

    她天生男孩性子,不喜那些琐碎佩饰。又自持武力了得,从不挟带防身宝物,弄得堂堂玄野宗掌门之女,如今却陷入窘境之时竟然拿不出一件像样的宝物应急!

    锦若云银牙暗咬,强行去取锦囊之中的天音符,这是可将信息,传达给方圆千里内门派弟子。可以迅速求援!

    心知这般下去,局势只会越发恶劣。自己的剑法招式,招招被其克制,久战必败!不料,打开锦囊后左手探入神识探去竟然没有天音符的感应!锦若云当时就傻了!

    本就准备强行取出‘天音符’的锦若云忽然一愣。就见黑衣人并未用匕首袭杀自己,而是反握匕首迎面出拳!锦若云匆忙伸手一挡,不料却是虚招,黑衣人一记扫踢入腹。锦若云“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后飞而去!

    林涛早就料到这一幕,他早就看出其中名堂,有心提醒奈何此前出声,这黑衣人已然记恨于他!此时若在直接干预。定不会放过他!心下暗叹:“这小妞生得一副好皮囊,当真是胸大无脑!”

    此时看见锦若云被黑衣人一脚踢飞,急忙上前迎去。正正好好的落在他的怀中,娇躯入怀。林涛只觉入手温软,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低头看去,只见锦若云此时不再似之前凶巴巴的!让林涛不禁一荡,

    受伤之后的锦若云,多了

    几分女子的娇柔无力,娇躯微颤,感觉有人接住了自己,心中不禁以为是同门师兄弟,娇躯后仰却大失所望叹道:“竟然是这个废柴!”

    心中有几分惊讶,还有几分感动。惊讶于此前她与黑衣人交手。不说惊天动地,二人真气,法术冲击的影响,也绝不是自己之前对这家伙出手所能比拟。

    此人并未被吓跑,可见其胆色的确不凡。念及于此,又想自己此前欲对此人砍杀了。心中不禁几分愧疚!又心中一荡,明明自己之前那么凶的对他,他还留在这里没有跑,莫不是……

    莫不是他喜欢我?可我见过他吗?想到这里有些脸热,所幸自己此时气血翻腾,看不出其他。又有些羞愤,就算是那样,也不能那么跳到河里去看人家洗澡啊!

    又想到自己此前并未留手,此人毫无内力根基,竟然也能坚持那么久,心中竟又感觉此人也不是那么废。

    林涛却不知锦若云此时的芳心百转,低头小声道:“你这傻妞,你也太憨了点吧?除非刻意针对,否则那里会有人招招克制与你?此人对你的武功路数肯定极为了解!如果不会其他路数,你比此人境界高,直接用境界压他!不成就以命搏命。非得玩什么技巧?”

    本来见得林涛俯身,锦若云心中小鹿乱撞,正在不知所措之时,就听见一句“你这傻妞”当时就气的懵了!正要发作,便听此人后面一番话,顿时恍然真是当局者迷!

    那黑衣人也是气坏了,此前根本没在乎整个蝼蚁。可谁曾想,这家伙竟然象个癞蛤蟆一样恶心y然冷到:“嘿?你个废物还想英雄救美?你也配?嘿嘿,老子一会抓住这小妞,让你看着老子玩弄这小妞不可!”

    锦若云压下了沸腾的气血,心中大骂林涛,闻言登时就将满腔怒火冲向黑衣人发泄,又是刃树剑山。

    黑衣人一见嘿笑道:“你这小皮娘也是不长记性。莫不是春心勃发,看上本大爷?要故意输给我不成?那倒也好,玄野宗不是什么大门大派,但我还是乐得去当锦长春的女婿。谁让他姑娘长得这般俊俏勾人呢!”

    这黑衣人再次如之前那般破开了这招,暗暗运足真气,正欲生擒锦若云!那曾想,锦若云拦下暗器,见他攻去不躲不避。反手便是一剑!这一下锦若云明显是欲拼得个两败俱伤!

    虚丹境界每一个小境界的差距都极大!这黑衣人心中不由得一虚心道,自己对锦若云的武功招式的弱点要害,了若指掌!气势登时就弱了下去!

    再度交手,锦若云招式大开大合,完全不按剑法所定的真气运行。不求激发真气与天地灵气的共鸣,就是死死的咬宗衣人,不让其脱身!

    黑衣人悔恨万分,只想速速脱身,心中大呼上当!当初就不该接这个任务!这一分神,气势更是弱到了极点!

    黑衣人来不及更多的悔恨,此时分的不是胜负!而是生死!

    锦若云此时打出了血性!她本就是个假小子,只是父母一向宠溺才养出了些女子气质,此时一战,锦若云畅快淋漓的很,先前的抑郁一扫而空!见对方持匕首刺来,想也不想,伸出左手就是抓住匕首,殷红的鲜血顺着手握之处流了满地!

    可不想锦若云一声不吭,贝齿紧咬,就是一带,右手顺势一剑黑衣人当时身首分离,当头溅了锦若云一身!

    这一下锦若云当时就冷静了下来。被血腥味一激的,当时就吐了出来,跌跌撞撞的冲向河边!

    林涛此就发现,他们身上的锦囊是个好东西!那是只在玄幻里才有的空间宝物,早就惦记上了黑衣人的这个锦囊!

    当即打开锦囊神念不由自主的进入其中,其中物品一一呈现在脑海!

    看见一些外观华美的玉瓶,林涛眼睛一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