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七章 传送离开
    就在林涛纠结要不要离开地球,去追求长生之术时,突然,他脑海中嗡的一响,旋即,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小子,出现紧急情况,原本给你的期限要提前了!”

    “你……你是什么人?”

    林涛惊讶的看向四周,却见四周除了他跟辛雨彤,再无其他人。

    辛雨彤见林涛自言自语,也是一脸惊诧,“林涛,你怎么了?”

    林涛没有回话只是朝辛雨彤摆摆手,随后再次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臭小子,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那你总该记得‘太乙门’吧?”

    “是你?”

    林涛惊呼一声,一脸的不可置信,“你是怎么跟我对上话的?”

    神秘老者语气焦急的说:“上次你离开是我在你身上释放了神识,无论你到哪里,我都能够找到你,废话少说,现在我的时间不多了,你得马上把修为提升到地仙境界,然后我通过传送阵将你穿过来,一旦我留在地球的神识彻底消失,你想去都去不了了!”

    林涛看你辛雨彤一眼,随后苦笑道:“算了,我改变主意了,不想去你们那边了。”

    “小子,你疯了么?”

    “我没疯,思前想后,考虑利弊,我觉得我留在这边更好。”

    “你小子真是傻了,你知不知道能够去那边的机会千载难逢,估计你将会是地球最后一个传送到我们那边的人,以后再想去是绝对不可能了,没有人能够打破空间限制,我们‘太乙门’也是老祖先留下的一个空间传送门,这才能够把你传过来,错过这次机会,你将永远见是不了我们这个界的精彩了。”

    林涛听神秘老者这么说,便问道:“你们那边地仙真的如蝼蚁?”

    “是!”

    “能够永生不死?”

    “这个嘛……咳咳,这就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如果你修炼到达了永生不死的境界,自然会永生不死。”

    “什么境界才能永生不死?”

    神秘老者道:“现在我时间不多了,没法跟你细讲,等你过来了我再慢慢告诉你。”

    “可是……一旦我过来了,我这边的亲人朋友都将永远见不到了。”

    “怎么可能!”神秘老者语气诱导的说:“你只需要修炼到能够穿梭空间的本事,自然可以再回地球,到时候你可以把你的亲人朋友都接过去!”

    “当真?”

    “我骗你作甚?”

    “修炼到能够穿梭时空的本事难不难?”

    神秘老者语气心虚的说:“那啥,以你的天赋其实并不怎么难,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如果你骗我,你就是个乌龟老王八蛋!”

    “咳咳,好,我骗你就是个乌龟老王八蛋,别再耽搁时间了,赶紧喝掉‘天泉神露’,直接提升到地仙境界,然后立马到华山洞府来找我。”

    “这么急?”

    “能不急吗,我在地球的印记最多还能支撑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后,我的神识印记将永远在地球小时,从此切断了与地球的联系。”

    “恐怕来不及!”林涛眉头紧促,说:“即便我到了地仙境界,我还得去替我爷爷重铸气海,去我爷爷居住的昆仑山都不止五个小时。”

    “小子,你是真傻,等你修为到了地仙境界之后,你的飞行速度足够你在一个时辰感到昆仑山……只要你抓紧时间,时间还来得及。”

    林涛听神秘老者这么说,内心再次纠结起来,到底要不要去那个他向往永生的神秘世界。

    “别

    再愣着了,赶紧啊!”神秘老者见林涛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忍不住低声咆哮起来。

    “林涛,你去吧!”

    辛雨彤突然对林涛说道。

    “恩?”林涛诧异的看向辛雨彤。

    辛雨彤道:“去吧,既然你在纠结,说明你其实更想选择去另一个世界,也许真如你说,能够修炼的永生不死呢。”

    “可是……”

    “别放不下,既然选择了修真之路,心中就不能有太多牵挂,如果真有一天,你能够修炼的永生不死,到那时候再回来接你的那些红颜知己不迟!”

    “好!”

    林涛一咬牙,决定下来,命运就是靠拼搏出来的,去了那边再做打算,慢慢想办法把自己在乎的人全都接过去。

    林涛不再犹豫,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掏出‘天泉神露’,打开瓷瓶,直接仰头喝了下去。

    轰隆隆……

    在林涛喝下‘天泉神露’的时候,方圆一公里的上空,一阵乌云压顶,伴随着林涛一阵惨叫,他的身体竟然渗出了黑色的泥垢。

    “啊,疼!”

    林涛再次惨叫,眼神狰狞的恐怖,表情极为痛快。

    脑海中的神秘老者忙低喝一声,提醒道:“守住心神,你这是在接受地仙的洗礼,到了地仙境界,你身体将再无尘世的泥垢……”

    很快,在林涛的气海内迸发出七彩的光芒,光芒之盛,直接穿透的身体,朝着四面八方冲去。

    辛雨彤在一旁看的瞪大了美眸,低声自语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地仙之境?”

    一刻钟后,包裹着林涛的七彩光芒才渐渐散去,而林涛也终于恢复了正常,身形便的飘逸起来,连肤色都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成了!”

    林涛对着辛雨彤惊喜的说道。

    辛雨彤也从惊讶中醒悟过来,朝林涛笑了笑,说:“赶紧走吧!”

    林涛有些犹豫,“我还没去跟她们告别……”

    辛雨彤自然知道林涛口中的她们是指谁,便道:“放心好了,我会替你转告她们!”

    林涛轻叹一声,点头道:“雨彤,我一定会回来的!”

    辛雨彤目光温柔的看着林涛,轻轻点头,笑道:“我相信你!”

    “再见了,雨彤!”

    “再见,林涛!”

    林涛深深看了辛雨彤一眼,随即脚尖点地,整个身子如同火箭一般,直冲云霄,片刻间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只留下辛雨彤一个人在湖畔幽幽轻叹……

    ……

    两个小时后。

    昆仑山,天玄洞内。

    林涛的爷爷李淳雄苍老的脸色在林涛灵力的滋润下再次恢复了活力。

    “小涛,真没想到你在如此短的时间就修炼到地仙之境了,即便是死,我也能含笑九泉了。”

    林涛无奈的瞪了李淳雄一眼,调侃道:“老头子,我都帮你重铸气海了,这次你就是想死都没那么容易了。”

    李淳雄第一次没有回击林涛,眼神有些不舍的说:“真要走?”

    “恩,等我求得长生之术,便回来。”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支持你,不是说时间不多了吗,就别再我这里浪费时间了,赶紧去吧。”

    “爷爷,我……”

    “滚蛋,老子不想听煽情的话,赶紧滚滚滚……”

    李淳雄故作嫌弃的表情,摆手让林涛滚蛋。

    林涛苦涩一笑,点头说:“您老保重!”

    说完,深深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李淳雄,随后如鬼魅般消

    失在了天玄洞中。

    林涛走的一瞬间,李淳雄留下清泪,嘴里自言自语道:“小涛,你也要多保重啊!”

    ……

    又花了一个半小时,林涛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华山深处的洞府。

    神秘老者的幻影已经在洞府里等着林涛了,见林涛以地仙之境赶来,神秘老者大喜,也不多说废话,当即大喝一声,“空间穿梭,给我起!”

    唰的一下子,在林涛和神秘老者的中间地带出现了一个犹如万千星光汇聚成的椭圆形传送阵,神秘老者忙提醒林涛,“别傻愣着了,赶紧跳进去,我顶多只能坚持十秒!”

    “你直接把我传送到你们‘太乙门’吗?”

    “是的,赶紧!”神秘老者语气很是紧张。

    林涛心情复杂的扭头往了一眼洞口,心里重叹一口气,“再见了,地球!”

    簌!

    林涛猛的往椭圆形传送阵跳去,而那传送阵仿佛有吸力,一下子将林涛吸了进去。

    啊!!!

    十秒后,椭圆形传送阵消失,洞府内只剩下林涛尖叫的回音……

    ……

    “靠,这个死老头。呼呼……”趴在地上,还未起身便骂了起来。

    林涛狼狈不堪的爬了起来,此时的他头晕眼花,四肢酸软。

    一边强忍着眩晕欲呕的感觉坐起身来。靠在一颗大树上喘息起来。

    这里是仙界吗?林涛一睁眼,只见周围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空气中弥漫的灵气极为充裕,不用入定,仅靠呼吸便可清晰感受,心下万分感慨。

    不过,这老头不会是给老子弄丢了把?不是说直接传送到“太乙门”吗?

    林涛凝神闭目,发觉自己丹田空荡荡毫无气感!而且**元气也亏损的厉害!

    这什么情况?林涛心中登时凉了半截!林涛呼吸不自觉的浓重了起来,他对天发誓,如果在看见老骗子,他一定会将自己四十二码的鞋拍到他脸上!

    绝对!咬牙切齿的林涛突然脸色大变,不禁脱口而出道:“这特么不会连太乙门都不是吧?!!”

    此时的林涛,欲哭无泪。心道:“自己在地球好好的,来这里玩个蛋啊!”

    地仙本来可以不用饮食,吞吐灵气,虽然不能真的不饮不食。但辟谷数月却是毫无压力。可是……

    如同飞机配上了电瓶车发动机。此时地仙境界的肉身,依靠本能吸纳的天地灵气根本是杯水车薪!

    缺乏灵气支撑的**,不断的催促林涛补充食物水源,完全不管林涛此时饿的林涛前胸贴着后背一样,口中更是干渴的不得了!

    拐过一座小山,眼前豁然开朗。看见清澈的河水,林涛双眼爆发出蓝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猛子就扎了进去,大口大口的喝起水来。手疾眼快的抓住一条大鱼,顾不得生熟的问题!林涛此时只想快快的垫些东西进胃。

    干渴的咽喉得到河水的滋润,又生食了条鱼垫了肚子,林涛此时才有的功夫难过,在地球时的自己何等风光,在想自己此时生冷不济,衣食不饱!心中一片灰暗!

    刚刚浮出水面还没难过一分钟的林涛,只听一声极为刺耳的尖叫声从不远处传来,“啊!!!”

    林涛懵了,回头一看,水中一位姑娘显然正赤身**的游在水中,看着林涛就是震耳欲聋的尖叫!

    纵使林涛阅美无数,也不得不承认,这姑娘面目娇俏,嫣红的嘴唇略显浓厚却极为和谐完全没有给人嘴唇硕大的感觉,浮出水面的娇躯更是如剥了壳的荔枝一般白嫩诱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