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一章:僵持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可以解决的了。我要上报给总教大祭司!”

    彩衣祭祀,脸色煞白。

    光明骑士团,是教宗所属势力当中,一个最强的武力机构。

    十二神圣骑士长,无一不是闪耀星空的大人物!

    他们的实力,都极为强大,各个都是半步神境强者!

    一品圣境和半步神境比起来,何止差了半筹。

    一旦打起来,三两招,金甲骑士长,就可以取彩衣祭祀的性命。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彩衣祭祀知道金甲骑士长的强大,不敢耽误,就要悄然离开。

    可是,半步神境何等强大,那铺天盖地的神念,瞬间,笼罩了全场。

    金甲骑士长,已经发现了彩衣祭祀。

    “还想要逃?”

    “你走得了吗?”

    金甲骑士长,腾飞于空,大手一挥,强大的力量,摄人心魄。

    一柄火焰枪,直接-投-射-到-了彩-衣祭祀藏身的地方。

    彩衣祭祀,狼狈地躲避着,一下子就暴露了行踪。

    不过,他的那些亲随们,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金甲骑士长的一击火焰枪,可没有那么好接下的。

    那些亲随们,大都被余波给震死掉了。

    既然,已经无法挑走。

    彩衣祭祀,也是一横,索性飞到了空中与金甲骑士长,对视着。

    “金甲骑士长,幸会,幸会!”

    彩衣祭祀,强自镇定。

    “幸会个屁呀!你带领这些圣堂武士,苦行僧过来?有何用意?让他们全部化身杀手,刺杀神之子?你们总教大祭司的人马,也太嚣张了吧!”

    “你可知道,这是要下地狱的死罪!”

    金甲骑士长,暴怒地喝道。

    彩衣祭祀,冷笑道:“呵呵,神之子?”

    “那个人,验证了身份吗?”

    “只不过是你们教宗一系的人马,一厢情愿了吧。”

    彩衣祭祀,唇枪舌剑地回击道。

    他好歹也是,坐镇一个星系的教会大佬,面对半步神境,勉强可以做到临危不乱。

    “强词夺理!”

    金甲骑士长,怒吼一声。

    “但是,这些短兵护卫,都是属于大教堂主教的人马。你的手下化身杀手,来刺杀我们教宗地人马,这也是大罪。”

    “你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

    “今天,就跟我去一趟骑士团的牢房里头待一待!”

    金甲骑士长,冷喝道。

    彩衣祭祀级别不低,媲美星系主教。

    没有上头批准,金甲骑士长,可不能擅自杀了他,只能先将其拘禁起来,再做处罚。

    “你敢!我是总教大祭司的人,奉大祭司命令,坐镇银河星系,你抓了我.........”

    彩衣祭祀,拼命挣扎着。

    可是,金甲骑士长,哪里会跟彩衣祭祀说理。

    在这类,拳头就是王法!

    “呼!”

    一道金光一闪,金甲骑士长出手了。

    这一击若是击中彩衣祭祀,彩衣祭祀,瞬间就会失去反抗能力。

    “当!”

    一道黑色的光芒,极速地闪过。

    黑色的光芒与金色的光芒,碰撞再一起。

    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传了过来。

    一个面色森冷,身披黑袍的男子,隔空踏来。

    黑袍男子,朗声道:“金甲骑士长,宗教内部裁决审判之事,皆归我宗教裁判所管。彩衣祭祀,位高权重,今日之事,自当有我宗教裁判所来管。你们光明骑士团的手不要伸得太长了。”

    “呵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宗教裁判所的黑面执行长呀!”

    金甲骑士长,神色冷峻。

    这个黑面执行长不好对付。

    在宗教裁判所里头,总审判长之下,设立了十二个正职执行长,也是等同副教父级。

    黑面执行长的实力和金甲骑士不分上下。

    他们都是半步神境。

    随着,黑面执行长的到来,一些宗教裁判所的强者们,也是呼啸而来,人数也不下千余人,和光明骑士团争锋相对。

    这一次,不同于,彩衣祭祀和大教堂主教的博弈,还在暗处。

    这一次,两方人马,直接在明面上,交锋了起来。

    看见是黑面执行长来了,彩衣祭祀激动不已,几乎是朝着黑面执行长下跪了。

    “执行长大人,您可要为小人做主呀。金甲骑士长,仗着自己修为高超,就要强行将小人给劫持到光明骑士团的牢房里头呢!”

    “这哪里将宗教裁判所放在眼里?”

    彩衣祭祀,将矛头指向金甲骑士长。

    在教会里头,各部门,各司其职。

    从某些方面来说,金甲骑士长的确是越权了。

    “住口!”

    “你这个彩衣祭祀,以为黑面在这里,就能够保住你吗?”

    金甲骑士长,也被激怒了。

    他一生征战,荣耀至极,手底下连半步神境都被斩杀了几尊,何曾受过一个一品圣境的侮-辱。

    “金甲,呵呵,今天,我黑面,还就保定了。”

    “彩衣祭祀,是总教大祭祀一方的人,你若是想要带走他,就得问问我黑面愿不愿意。”

    黑面执行长,执掌教会内部刑罚,是酷吏的代表,一身实力,极为强悍。

    金甲骑士长若是和黑面执行长一战,两个人,都是五五之数。

    “骑士,何在?”

    金甲骑士长,高喝一声。

    “骑士,在!”

    “荣誉!”

    “为光明神而战!”

    千余光明骑士,整齐划一地呐喊道。

    “当我裁判所,没有人吗?”

    黑面执行长,毫不畏惧,这一次,他也带了自己的精锐,并不弱于金甲骑士长。

    双方僵持不下,眼看,就要发生一场大战了。

    南天上前对着金甲骑士长道:“骑士长,你好!”

    “你是?”

    金甲骑士长,疑惑地问道。

    银一顺势拿出了身份令牌,给金甲骑士长介绍道:“骑士长,这位是神之子殿下!”

    “什么,神之子,还活着?”

    彩衣祭祀,脸部不禁抽-搐一下。

    他可是亲手用破星弩,击碎了轿子。

    但是,没有料到,南天竟然活了过来。

    “原来是殿下!”

    金甲骑士长,顿时躬身道。

    “神之子?”

    “呵呵,我看只不过是假冒的!”

    黑面执行长,冷声冷语地道。

    “大胆,黑面,身为宗教裁判所执行长,竟然敢亵渎神之子!”

    金甲骑士长,怒目而视,手中长枪飞旋,随时准备出战,与黑面执行长拼个你死我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