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章:金甲骑士长
    “去死吧,就凭你们,还敢刺杀殿下!”

    银一手起刀落,斩杀了一个蒙面杀手。

    银二一边和杀手们打斗着,也是一边提醒着南天:“殿下,外面太危险,您快回轿子里头。这轿子,是使用特殊材料打造的。坚固无比,可以许多攻击。这里这么混乱,难保有什么流-枪-暗-弹,发-射-过来!”

    “殿下,您是万金之躯,可不能受到伤害呀!”

    银一等人都是异口同声地,劝说着南天,速速待到轿子里头。

    南天已经将流星宝剑,持于手中。

    “呵呵,我南天,一生好战,焉有退-缩之理!”

    说罢,南天只身,冲入战局当中。

    彩衣祭祀等高手,站在高处,居高临下,俯瞰着一切。

    彩衣祭祀身旁,有一个祭祀强者,阴冷地道:“大人,那个轿子,是大教堂里头的宝物,可以抵御很强的攻击。那个神之子,估计就缩在那里头,避难呢!”

    在漫漫黑夜里头,那一顶大红色的大轿子,也是着实显眼。

    彩衣祭祀,声音冰冷:“无妨,我也带了特殊的武器!”

    “抬上来!”

    几个圣堂武士,扛着一个巨大的弓弩,走了过来。

    这个弓弩长十几米,箭头冰冷,闪耀着黑光。

    “这是祭祀部里头的重宝——破星弩!”

    有识货的人,不禁暗自咋舌。

    这玩意,可不简单呀。

    一记弓弩发-射-出-去,惊天动地。

    就算是再坚硬的防御,也得被击碎掉。

    “破星弩,是古老的次神级重宝,每隔一年,只能给发-射一次。一次发-射,就连是天上的主星,也得爆裂!”

    彩衣祭祀,冷冷地说道。

    这可是他坐镇银河星系,所依仗的最大的宝物。

    “大人威武!”

    “大人,神机妙算,这一次,那个神之子,必死无疑了。”

    众人恭维道。

    彩衣祭祀,洋洋自得。

    “好了,瞄准,准备-发-射!”

    “是!”

    众人应命。

    弓弩搭建完成,弓弦被几个圣堂武士拉满。

    彩衣祭祀大步走上前,伸出手来,让手放在了破星弩的扳机上。

    一股奇异的能量,不断地传输到破星弩上面。

    破星弩积攒了这些能量,逐渐的变成了赤红色的。

    “已经蓄满力量了!”

    彩衣祭祀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射!”

    扣动扳机。

    破星弩如同枪炮一样,精准地打向了轿子。

    “轰隆!”

    震耳发聩的声音,传了过来。

    破星弩击中轿子后,与轿子一起毁灭掉了。

    滚滚烟尘,冒-了起来!

    坚固无比,号称倾尽大教堂财力物力,打造的轿子,化为乌有,连个残渣都没有剩下。

    在轿子附近的银一他们,也都是受了重伤。

    他们无一,不是惊得一身冷汗。

    如果,刚才,南天听了他们的话,还坐在轿子里头的话。

    那么,现在,南天很可能也和这轿子,化为飞灰了,彻底湮灭了。

    一想起,他们很可能害了神之子,他们就是感到无比的愧疚。

    若是,南天因此而亡,他们六个人,就是百死也莫赎。

    南天在刚才,就杀入了战局当中,离自己的轿子,挺远的。

    余波并没有波及到南天。

    南天眼睛一眯,抬手一剑,干掉了几个杀手。

    “我的直觉,还是挺准的。”

    南天暗叹一声。

    有些时候,生死就在一念之间。

    不过,形势依旧不容乐观。

    漫山遍野的杀手,数量超多。

    短兵护卫们,在战斗中,伤亡越来越大。

    眼瞅着,用不了多久,就要全军覆没了。

    南天看着也很心急。

    但是,南天的实力也就是六品圣境。

    那群杀手,显然是圣堂武士,苦行僧团里头的人,装扮而成的。

    这些人,战斗力超群。

    当中不乏有圣者。

    十几个圣者杀手联手,就将南天给困住了。

    南天也在观望着战局。

    如果,再没有救兵前来的话,南天也准备,将四大将军和小黑,小岩他们放出来,杀出一条血路,逃回神圣城了。

    彩衣祭祀看着下面的局势,已经逐渐明朗,不禁冷笑一声:“大势已经定了!”

    “走,我们下去,进行扫尾工作,将那些最后难啃的骨头,给灭掉!”

    彩衣祭祀,准备自己亲自出手。

    他是一品圣境,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将血腥无比。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绝强的光明力量,宛若白昼一般,照亮了整个夜空。

    “嗖!”

    “嗖!”

    ...........

    数百道烟花,喷-射-到-了天空之中。

    一时间,整个夜空都被绚烂了!

    这些烟花汇聚成了一柄长长的骑士枪。

    骑士之枪,凝聚在夜空之上,久久不散。

    “是光明骑士团!”

    “他们来了?”

    彩衣祭祀神色难堪,转忙抽身回来,并且带着亲随们,藏匿在暗处。

    在不远处的平原地带上,一马平川。

    一队千余人的骑兵,身披重甲,古风古装,杀了过来。

    这些骑兵,骑得都不是寻常马匹。

    这些马,都是风马,可以在宇宙中飞行。

    虽然,比不上天马,但是,风马也很昂贵,一匹价钱不菲。

    能够装备一千余人,足以显示出光明教会的富裕。

    为首的是一个燕颔虎须的男子。

    男子身披金色的机甲,手持八尺骑士枪,威风凛凛。

    在他的胸口处,挂满了勋章,象征了他荣耀的一生。

    至于,他头戴的神像头盔,更是表明他的身份——光明骑士团总部十二神圣骑士长等同副教父级。

    他比银河主教,大教堂主教,都要地位煊赫!

    “祭祀部的人,竟然敢截杀未来的神之子,罪该万死!”

    “骑士们,为了光明神,为了教宗陛下,出战吧!将那些杀手,全部剿灭一个不留!”

    金甲骑士长,沉声一喝。

    “为光明神而战!”

    “为教宗陛下而战!”

    “为荣誉而战!”

    “杀!杀!杀!一个不留!”

    千余骑兵,乘风马,气势横空,直推而下。

    金甲骑士长,更是冲在最前头,武力冠绝的他,几乎是一枪就干掉好几个杀手。

    彩衣祭祀躲在暗处,看得心惊。

    有手下小声地问道:“大人,我们不去支援一下吗?”

    “撤退,立马撤退。”

    “那是光明骑士团的金甲骑士长,两个我也不够他打得,怎么支援?这次,认栽了!”

    彩衣祭祀,脸色-煞-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