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一章:青山,影杀
    ,精彩小说免费!

    他们四个,显然是将南天,当成了案板上的肉了。

    南天外表上,给他们看起来,已经有些力竭了。

    “小子,我们四个,都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你能够让我们四个人,一齐出手,就算是死了,也算是知足了!”

    威廉三爷,冰冷地笑道。

    “是吗?你们就这么自信,可以打赢我?”

    南天嘴角微微上扬。

    同阶无敌,可不是说着玩的。

    之前,对付段无情和飘髯先生,的确让南天,有些刺手。

    但是,依靠着南天,强悍的恢复能力,现在,基本上又是满血复活了。

    但是,段无情和飘髯先生,可没有那么强大的**。

    而且,南天拥有“阴阳神眼”,南天可以看出,许多别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这四个人当中,南天经过交手,已经摸清楚了,实力最强大的,不是飘髯先生,而是段无情。

    东厂的这个翡翠指挥使段无情,实际战斗力,最为强大。

    不过,这个家伙,一直在战斗中,故意留手。

    虽然,他伪装得很好。

    但是,南天眼力毒辣,一眼就看出来了。

    也正因为,段无情留手。

    南天也可以游刃有余地,与他们四个人缠斗着。

    “轰轰轰~”

    剧烈的响声,在金字塔里头回荡着。

    南天以一敌四,丝毫不落下风。

    许多人,也是讶然失色。

    旁观的一些手下们,都是膛目结舌。

    毕竟,段无情,飘髯先生,威廉三爷,血斩统领,可是他们各自的老大。

    华服青年,一-屁-股-瘫软在地上。

    南天战力悠长,一直不落下风,甚至,有些愈战愈勇的气势在那里。

    华服青年,吓得屁滚尿流。

    这个时候,华服青年,已经不寄希望于飘髯先生了。。

    “准备一下,悄悄撤退。”

    华服青年,对着自己身旁的独眼金甲武士吩咐道。

    “少爷,飘髯先生,还在死战呢?我们现在,就悄悄溜走,是不是........”

    独眼金甲武士,面色有些难堪。

    “哼,飘髯,也是一个废物老东西。连天屠,这个莫名的家伙,都打不过。现在,他联合三个人,都拿不下天屠。我们还在这里傻呆着?等天屠过会儿,将我们一一斩杀?”

    华服青年,冷漠地说道。

    “可是,少爷,我们要走,起码,要通知一下飘髯先生?”

    独眼金甲武士,继续说道。

    “通知个屁!”

    “飘髯技不如人,活该落得如此。”

    “我们和他不一样。”

    华服青年,冷冷的说道。

    “少爷........”独眼金甲武士,还想要说些什么。

    华服青年,直接是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住嘴,什么都不要说了!”

    “我的命,比飘髯要重要太多了!现在,带上人马,保护着我,安全离开金字塔。只要回到了兰凯城,把消息告诉我父亲,父亲实力盖世,就可以杀掉天屠了。”

    华服青年,嘴角泛起一丝狠辣的笑容。

    “末将,遵令!”

    独眼金甲武士,没有办法,只得听令。

    窸窸窣窣,独眼金甲武士领着护卫们,就要带着华服青年,悄悄离开。

    突然间,雷云大帝和池畜堡的副堡主,来了!

    滚滚雷霆,在大厅里头,噼里啪啦的作响。

    雷云大帝是货真价实的帝级强者,他一出场,气势非同凡响。

    南天和段无情,飘髯先生,威廉三爷,血斩统领,都是不约而同地停手了。

    段无情等人,退到一旁。

    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见识广博。

    飘髯先生首先,发出惊叹。

    “帝级强者的气息!”

    “雷霆盖世,惊天动地。雷云城——雷云大帝!”

    飘髯先生,朝着雷云大帝,作揖。

    “参见,大帝!”

    飘髯先生,恭敬地道。

    与此同时,段无情他们,也是朗声道:“参见,大帝!”

    雷云大帝,微微颔首。

    这些大势力,他在雷云城里头,也是略有耳闻。

    每一个超级势力,背后都有着各自的帝级强者坐镇。

    雷云大帝,虽然狂妄,但是,也不敢向这么多家宣战,该给一点面子,还是要给一点。

    “有东厂的人吗?”

    雷云大帝,威严一喝。

    段无情,浑身一震。

    段无情硬着头皮,上前:“我是东厂的翡翠指挥使段无情,算是这里东厂的负责人。”

    “好!”

    雷云大帝,抬手一掌。

    直接将段无情,打趴在地上。

    段无情这半步帝级强者,丝毫没有反抗能力。

    “我来此,你应该知道,为何吧?”

    雷云大帝,冷笑地质问道。

    段无情,脸色惨白。

    “大帝,您听我解释。我东厂,全程都没有参与这件事情。真正,伤害了雷云大公的是天屠呀。”

    “我相信大帝是明道理的人。我家厂督,陈大人,还一直跟我说,大帝是一个和善的好人。”

    段无情,呼着粗气,忙不迭地解释道。

    “呵呵,厂督陈浩然!你拿陈浩然,那老东西,来压我?”

    “胆子,够肥!”

    雷云大帝,眼眸中,凶光乍现!

    “掌嘴!”

    雷云大帝,不由分说地,扇了段无情,几个大嘴巴子。

    将段无情,打得口出白沫,鼻青脸肿。

    “滚!”

    雷云大帝,一个甩手,将段无情,丢在一旁。

    最终,雷云大帝,终究是有些顾忌了。

    东厂的厂督陈浩然,始终是一座高山,雷云大帝,还是的看看他面子。

    对于东厂,雷云大帝,也不敢过多的追究。

    毕竟,陈浩然服侍过好几代大氢皇族的皇帝们,修为天知道,有多强大。

    东厂漫长的时间历史,也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强者。

    雷云大帝,没有底气,敢和东厂真正的翻脸。

    “天屠在哪里?”

    雷云大帝,冷声问道。

    “大帝,天屠,就是这个年轻人!”

    飘髯先生,指了指南天。

    威廉三爷和血斩统领,也是点了点头。

    雷云大帝一瞬间,暴怒而起,滚滚雷电,如同紫色地风暴,在大厅里头,交织盘旋着。

    “就是你,小子,是你杀了我的儿!”

    雷云大帝,杀气冲天。

    华服青年,脸色一喜,高兴坏了。

    “哈哈,雷云大帝,亲自找上门来了。我看你天屠,这会儿,还怎么跑?我不信你,可以对抗帝级强者!”

    华服青年,立马停下了脚步,准备看看好戏。

    南天呵呵一笑,丝毫不惧:“没错,就是我。我还怕你吗?”

    “青山,影杀,你们可以出来了!”

    南天吩咐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