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一章:该杀,就杀!
    ,精彩小说免费!

    就连敏敏也是“春-心-荡-漾”。

    这里也不是普通的地方,可是金字塔呀!

    多少强者,想要涉足,就被东厂的人,给拦下了。

    唯有君级强者,可以自己携带一些人“亲近”之人进去。

    除却,特殊的大势力,例如,威廉家族,风暴骑军之流,可以拥有特权。

    类似,南天这样陌生的,散修类“君级强者”,只能够带十个人。

    南天谁都不选,连和关系甚好的凤展,光子他们,都不选。

    却是,选了黑豹佣兵团的豹子头,方脸男子,还有就是敏敏。

    三人,都是心神激荡,以为被南天格外看重。

    敏敏,更是以为,自己的美貌,已经迷住了南天。

    敏敏不免“搔-首弄姿”,跑到了南天的跟前。

    “天屠大人,奴家,之前,跟您有许多误会,实在是抱歉。奴家,一定会好好地补偿天屠大人的,只要大人愿意,奴家,愿-意-随大人-摆-弄。”

    敏敏,脸色羞红地说道。

    豹子头,暗自吞了吞了口水。

    “小-浪-蹄-子!”

    “你认为,我们之间,还可以和解吗?还有,就是你这个残花败柳,我会看上你吗?”

    “我招你进入金字塔里头,只不过是,因为你和凤展,光子他们的关系,都是一个佣兵团的。我在外头动手,让凤展,光子看见了,难免,心中难受,有些愧疚。”

    南天声音冰冷。

    敏敏如坠冰窖。

    她也不是傻-子,自然是听出了南天的言外之意。

    “不会吧,天屠大人,奴家,长得这么美貌动人,你不会真的要辣手摧花,杀掉我吧?”

    敏敏故意睁大眼睛,显得楚楚动人。

    “有何不可!”

    南天话音一落,血光一闪。

    敏敏的人头,已经悄然落地。

    连巅峰君级强者,雷云大公,南天说杀就杀,何况一个敏敏。

    之前,一直不动手,压制着自己的脾气,南天不过是不想要凤展,光子他们心里头有什么负担。

    “啊!”

    “大人!”

    豹子头,方脸男子,吓得瑟瑟发抖,立马是跪倒在地上。

    “大人,饶命呀。饶命呀。”

    “我们都有些实力,可以当大人的奴隶。”

    “恳求大人,不要杀掉我们呀。”

    豹子头和方脸男子,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

    南天神色冰冷。

    “你们的那点实力,我能看上吗?”

    南天冷笑。

    “大人.........”

    “你先不要说话,我来问你一件事情!”

    南天瞪了一眼方脸男子,一把抓起了豹子头,喝问着。

    “天屠大人,您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豹子头冷声说道。

    “之前,这个家伙,在你耳畔,说了些什么,让你决定,留下我们,并且让我们跟你们上船?”

    南天问道。

    豹子头脸色铁青,一下子显得什么尴尬。

    “大人,他没说什么。是我,临时决定,带上你们一截的。毕竟,我们的船,非常的大,多带几个人,也没啥。”

    豹子头支支吾吾地说道。

    “咔擦!”

    南天神情淡漠,直接是斩断了豹子头的一只手臂。

    “再骗我,我把你削-成-人棍!”

    南天冷喝道。

    “啊!”

    豹子头痛苦地嚎叫了起来。

    最后,没办法。

    豹子头,将事情说了起来。

    “是他,他是我的副手。他的家族,曾经是一个古老的家族,精通祭祀,占卜,鬼神之术。”

    “他那一日,告诉我,像金字塔这种地方,属于古遗迹,里面,肯定有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想要保全自己,得以存活,必须要施展一下祭祀之术!”

    豹子头咬着牙齿,缓缓地说着。

    “好,我知道了。”

    南天说罢,直接甩手,将豹子头给抛在一旁。

    “现在,给你回答一些问题了。”

    南天大手一张,一股莫名的吸引力,将那个方脸男子,给抓了过来。

    “那个祭祀之术,如何施展?”

    南天冰冷地问道。

    “天屠大人,这个我不知道呀。”

    “我也是学艺不精,而且,我的家族,已经破败很久了..........”

    方脸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

    南天直接是一脚过去,将这个方脸男子的-双-腿-给踢断了。

    “噗通”,方脸男子,跪倒在地上,眼眸之中,充满了怨毒之色。

    “你不说,也可以。现在,把你杀了,也算是一了百了。”

    南天淡淡地说道。

    “不要,天屠大人,我不想死!”

    “请您放过我吧!”

    “那个祭祀之术,我说,我现在,全部告诉天屠大人呢!”

    旋即,这个方脸男子,便把祭祀之术的具体过程和方法,全部和盘托出。

    南天听罢,神色冰冷。

    “你想地还听周全的,若非,我有强大的实力,估计,现在,我和凤展他们,已经被你们给谋害了吧。”

    “你这个祭祀之术,我也算是了解了大概。”

    “多行不义必自毙,今天,就拿你们两个来祭祀!”

    南天目光一凝。

    方脸男子,神色一怔。

    “拿我们祭祀?”

    “天屠大人,不要,不要呀!”

    “而且,这祭祀之术,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的,搞不好会反噬而死的。我学艺几十年,才略微入门。”

    方脸男子,肯将这祭祀之术,说出来,也算是,料定了南天这个门外汉,肯定不会使用。

    他和豹子头,或许,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的确,隔行如山。若是一般人,只是听了一遍,哪里会什么祭祀之术?”

    “但是,我和那些人一样吗?”

    南天冷笑。

    在前世古武时代里头,南天结交天下名流,其中不乏一些巫术,祭祀大师。

    南天跟着他们,也是学不少技能。

    方脸男子,所说的祭祀方法和祭祀术法,其实,也很简单,关键的一些口诀,他都说出来了,南天焉能不会。

    “现在,你们拿命来吧!”

    南天掌心向上,神色肃穆,口中念念有词,按照,方脸男子自己所说的方法,开始施展这个祭祀之术。

    “啊啊!”

    方脸男子和豹子头,脸庞扭曲,显得痛苦无比,他们身上的全部血肉和精气,都被南天吸收而去,变成了掌心上面,两团血色的圆-球。

    “罩!”

    南天双手一拍,这两团血色的“圆-球”,散去,变成了两道血色的光芒,绕着南天一圈,然后就消失了。

    “这个祭祀之术,倒是有些诡异。”

    南天眉头微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