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九章:莫忘少年凌云志,曾许天下第一流
    ,精彩小说免费!

    南天心中,也是十分的欣喜。

    “内劲之气,在银河星系里头,或者说在海蓝星上,绝对无法充当真气使用的。内劲之气是后天之气,真气是先天之气。内劲之气诞生于**,真气是古武者吸纳天地灵气,淬炼而出。两者,本质上有巨大的差别。”

    “绝对大部分的古武秘技,都需要真气催动,能够内劲之气催动的寥寥可数。可是,在亚特兰蒂斯大陆上,却是打破了这个规则!”

    “哈哈,没有了机甲异能,没有了古武真气,亦然没有符文之力,这些都没有关系!我内劲之气,古武秘技,可以大放异彩。亚特兰蒂斯,且看吾来纵横!”

    南天心中心情澎湃,实力有了提升的新方式,南天高兴无比!

    正所谓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君级飞行术,给南天开辟出了一个另一条武学大道。

    赤金厂卫,见到南天升腾于空,也是向前大步一跨,对着南天拱了拱手。

    “阁下,实力强劲,位列君级,可进入金字塔。按照厂督定下的规矩,任何一个的君级强者,都可以额外携带十个人,进入金字塔里头!”

    赤金厂卫,恭敬地说道。

    在东厂里头,只有翡翠腰牌以上的厂卫,才是君级强者!

    实力为尊,纵然有东厂撑腰,赤金厂卫,也得低下高傲的头颅。

    “额外携带十个人,是吧?”

    “呵呵,不错!”

    南天目光一凝,正准备,飞身而下。

    忽然间,远方,有一阵黑云袭来。

    黑云之中,还包含-着,滚滚雷电之音。

    噼里啪啦,轰轰隆隆,甚是骇人。

    “怎么回事?”

    “沙漠之中,怎么会出现一团雷云?”

    “那不是自然形成的雷云,是有强者,动用神赐之力,引来的雷云!”

    东厂的赤金厂卫,目光灼灼地说道。

    以神赐之力,引天地雷云,这等手段,少说,也是出自一尊君级强者。

    很快,雷云来到金字塔附近。

    一名阴厉的黑袍男子,悬浮于空中。

    在他的头顶之上,是方圆过百丈的巨大雷云。

    “君级强者!”

    “好恐怖的气息!”

    这黑袍男子的出场方式,比刚才,南天平静地飞行于空,要震撼很多。

    “听说,这里已经被东厂的人,封锁住了。不是君级强者,就不给进!”

    “刚才,我的弟子,来过一次,被你们东厂的人,打断了腿脚,挑断了筋脉。此仇此恨,吾必要报!”

    黑袍男子,阴冷地吼叫着。

    “轰啦!”

    “轰啦!”

    不时地有雷电,击落而下。

    人群当中,当即,有人惨死。

    “这是厂督定下来的规矩!”

    赤金厂卫,硬着头皮说道。

    “你可知我是谁?”

    黑袍男子,阴冷一笑。

    “阁下是?”

    “吾乃雷电大公,你们东厂在兰凯城附近,猖狂惯了,可吾并不怕你们!”

    黑袍男子傲然地说道。

    “桀桀,今天,你们都得死!”

    “我要为我的弟子,讨回一个公道!”

    黑袍男子,声若洪钟。

    “雷电大公?”

    “有熟悉的名字!”

    “对了,离兰凯城一万里有一座同样繁华无比的大城市——雷云城!雷电大公,就是雷云城里头,赫赫有名的强者!”

    一个经常游历的冒险家,一口说出了雷电大公的背景。

    “给我死!”

    雷电大公,抬手一掌,滚滚雷电,攻向赤金厂卫。

    赤金厂卫瞥了一眼,在场的南天。

    目前,在场,也只有南天一人,是君级强者,似乎出自兰凯城。

    赤金厂卫慌忙大喊道:“大人,快救我!”

    “大人,救我!东厂.........”

    赤金厂卫对着南天,呼喊着。

    南天神色淡漠,他和东厂毫无瓜葛,岂会出手。

    而且,这个赤金厂卫,也是居心不良。

    雷云大公,气势汹汹而来,显然就是为了找东厂的人,算账,报仇来的。

    这个赤金厂卫,临死前,还想要将南天这个“君级强者”给拖下水。

    “轰隆!”

    雷电劈盖而下,滋滋啦啦,那个赤金厂卫直接成了一堆焦炭。

    在东厂里头,想要当上赤金厂卫,一般情况下,就要拥有巅峰高级神赐战士的实力。

    可是,饶是如此,他也不敌雷云大公一击之敌。

    “东厂的赤金厂卫,执掌杀伐,又修炼有秘传皇室功法,强大无比。同等级下,几乎是碾压一切的。就算是面对一些弱一点的君级强者,也可以勉强缠斗个十几二十招的。”

    “我若和赤金厂卫交战,百招之内,必败!可这雷云大公,一招就杀了赤金厂卫,这实力也太恐怖了!莫非,雷云大公已经是巅峰君级强者?”

    豹子头眼力也不弱,迅速在心里头,盘算着。

    “你好狠的心,你的属下都死了,你都无动于衷!”

    雷云大公,目光移向南天,狞笑道。

    “我不是东厂的人。”

    南天淡漠地说道。

    “刚才,赤金厂卫,都大声向你呼救,而且,还叫你大人呢!”

    雷云大公,冰冷至极地说着。

    “我不是东厂的人!”

    “你杀东厂的人,找东厂的人麻烦,与我无关!”

    南天目光炯炯,依旧是冷漠地答道。

    “荒唐!可笑!”

    “在这里,只有你是君级强者,一般的小势力,哪里有君级强者!今天,你百口莫辩了,你在我眼里,就是东厂之人。”

    雷云大公,冷笑道。

    “你故意挑事情?”

    南天也是一怒。

    泥菩萨尚且有三分土气,这雷云大公,得理不饶人,咄咄逼-人,他南天又岂能认-怂!

    “吾从雷云城,不远万里而来,今日,当斩一君级强者,以立吾之威望!”

    “今日,不管你是不是东厂之人,你都必死无疑!”

    雷云大公杀气冲天,狰狞地狂吼道。

    “立威?呵呵,你看我身上符文之力,神纹之力,几乎没有什么,气息不够强盛,就想要故意杀我,以此成全你的威名,好在兰凯城威风一下。好恶毒的心肠。”

    南天又不是笨蛋,他一向低调,加之,没有强大的气息,很容易,让雷云大公,以为自己是“软柿子”,想捏就捏,想吃就吃!

    “我就欺负你,又如何?”

    雷云大公,狂笑道。

    “雷云大公,是巅峰君级强者,实力滔天,凶威骇人。这一次,这个年轻的君级强者,要遭殃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在东厂和雷云大公,这等大势力,大强者面前,一个君级强者,或许只是一条鱼,一个踏脚石吧!”

    有见识广博地冒险家,缓缓地说道。

    敏敏,也是脸色好看了一些。

    她攥紧了拳头,眼神怨毒地看着,高高在上地南天,心中咒骂着:“去死吧!”

    “去死吧!雷云大公,你一定要干掉这个家伙呀!”

    南天神色古井不波,瞥了一眼气势汹汹的雷云大公,忽然,朗声一笑:“莫忘少年凌云志,曾许天下第一流!雷云大公,你真的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君级强者吗?”

    “今日,吾以天屠之名,将于金字塔下,立斩雷云大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