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八章:泥巴团子
    ,精彩小说免费!

    “长官,没有找到呀!”

    一个厂卫,凑到了白银厂卫的耳畔,轻声道。

    “找,继续找!站长,你过来。现在,我们东厂需要办一点事情。这几天,你们车站内的火车,也不要开了。弟兄们,到各个火车上去搜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拐落。”

    白银厂卫,面色肃穆地下令道。

    这样的场景,在兰凯城许多地方,都在发生着。

    东厂办事,各大厂卫齐出,也是引起了一些兰凯城内的豪门大族的注意。

    ..........

    在一间酒楼的包厢里头,几个气势不凡的人,正在窃窃私语着。

    一个脸上围着黑布的男子,沙哑而低沉地道:“这几天,东厂的人,动静很大,几乎是搅和了整个兰凯城的秩序。各大交通要塞,甚至是一些繁华地街道上,他们的人,都在搜查着,似乎找人,但是实际上,他们真正的目的,在于找一个东西?”

    坐在首座的一个青年,神色诧异。

    “找一个东西?”

    “他陈浩然,已经是侍奉过好几任大氢皇帝的人了,现如今,更是统帅东厂,势力强大,入驻总统府,荣耀至极!这天底下,还有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吗?”

    青年不免惊讶地说道。

    黑布男子,继续说着:“这个是谁知道呢?总之,东厂的人,现在,的确在追查一个东西。”

    青年冷笑,举起桌子上的一杯陈酿美酒,一饮而下。

    “这就有意思了。陈厂督,都希翼得到的东西,这般兴师动众,想必肯定惊世骇俗无比。我们可不能落后了。”

    青年冷冷地说道。

    “公子,您要插手东厂的事情?”

    黑布男子一愣。

    “东厂,可不好对付呀。正面和他们抗衡,恐怕会........老爷那边,也不会同意地.........”

    黑布男子,缓缓地说道。

    “呵呵,谁要正面和东厂抗衡了?老太爷,给了我一支秘密部队,这个时候,可以启用了呀。东厂在明面上搜查,我们就在暗地里头搜查。只要,找到那个东西,对家族肯定有益。”

    青年笑了笑,端坐于椅子上,手里头一划,一个翩翩折扇打开,流露出几分潇洒的气度。

    “是,公子!我等听令!”

    黑布男子和旁边的几个人,全部是跪倒于地,宣誓效忠。

    此刻,不仅是,这个酒楼里头,有人在密探。

    东厂的动静,这么大,兰凯城里头,其它的大势力,也不是笨蛋,他们大都是收到了一些消息。

    “陈浩然,这些年来,愈发强大,可不能,让他每一件事情,都得手呀。这一次,他想要找到那个宝贝东西,我们偏不能让他得逞!吩咐下去,派去强者,去找那个神秘的东西。记住,告诉家族强者,让他们一定要抢在东厂前头!”

    一个大家族的主事人,沉声下令道。

    “紧随东厂人之后,见机行-事,可以抢夺东厂人的东西!”总统府内一个高级官员,低沉地说道。

    “即日起,帮派里头,派出精锐,也去找那个东西。”

    一个大型帮派的领袖,也是召开了高层会议。

    ...........

    一时间,诺大的兰凯城,因为,东厂的举动,变得风起云涌。

    东厂总部内,一间阴暗的密室里头。

    一个白发苍苍,身着锦袍的白脸男子,手指头,敲了敲桌面,神情一会儿阴暗,一会儿诡异,极为怕人。

    在这个密室里头,甚至,还到处都是骷髅和斑斑血迹。

    若隐若无的凄厉的鬼嚎声,更是在这里传了出来。

    “桀桀,东厂高层听令,彻底追查,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那个东西为止!期间,若有人胆敢阻拦,一律杀无赦!东厂办事,不服就杀,无需顾忌!”

    阴冷的命令,从这间密室里头,向外传了出来。

    总部内,一些腰间挂着赤金腰牌,翡翠腰牌地高层东厂官员,神态恭敬,悉心听令。

    呼呼啦啦,东厂的人手,又向外增派了许多。

    ..........

    当然,这一切,南天这个外人,是不知情的,也不想去管。

    南天和滦滦,大狗熊,初来兰凯城,是满怀好奇的。

    亚特兰蒂斯大陆总体的科技水平,是处于蒸汽文明状态。

    当然,也有一些神奇之处,是利用,奇特地符文力量,譬如说,在天空当中,飞翔的飞行帆船。

    这些帆船之所以可以飞行,真是因为,在船体上面,雕刻了许多古怪的符文。

    符文在亚特兰蒂斯大陆上,不仅可以让人-强-健-体魄,踏入修行,也改变和融入了这个大陆的方方面面。

    甚至,一些厨师,都会运用符文之力,烹饪出了一些另类的美味食物。

    南天和滦滦,大狗熊,在一个饭店里头,酒足饭饱后,便开了一间宾馆,准备好好地休息一下。

    起初,滦滦,还不愿意和南天睡在一个房间。

    南天也是无奈地摊了摊手:“你以为我想要占你这个小丫头便宜呀?”

    “我不喜欢萝莉的,放心!兰凯城是大城市,我身上的盖亚币,不够了。现在,勉强是够我们消费一天。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去找一份活儿干,不然就要饿肚子,露宿街头了。”

    南天解释道。

    滦滦白了一眼南天,嘟起了嘴巴。

    “钱,钱,钱!唉,真的没有想到,我滦滦,也有一天,会被区区钱币给为难到了。”

    滦滦想起来,自己以前地风光生活,现在,不免一阵失神。

    “安啦,你去-床-上睡觉吧!我和大狗熊,睡地板上。”

    南天笑了笑。

    “嗯!”

    滦滦这几天,在火车上颠沛,也是有些累了,在柔软的大-床-上,很快就熟睡了。

    南天此刻,也静下心来,翻出了之前,火车上,神神秘秘的糟蹋老者,硬塞给南天的破破烂烂地包裹。

    之前,火车上,人多眼杂,南天不好直接翻看。

    现在,南天打开了包裹。

    一股淡淡的恶心地臭味,传了过来。

    南天啐了几口。

    原来,包裹里头,裹着一个黑色的大泥巴团子!

    “一团大泥巴?”

    “我勒个去,我还以为,那个老者,给我了什么好东西呢!”

    南天不免联想到东厂的人,在车站内,搜寻东西的场景。

    “哎呀,真是我多想了!”

    南天吐槽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